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左天才右疯子》第二讲读书群群对话:梦的真实性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8 17:26:47

日期:2013年1月7日

扶风:
好,我们开课。谁告诉我一下,这疯子一共有几篇呀?我的书找不到了。让我安排一下进度。今天哪位值日呀?是katie吗,来了没?

 

第二篇《梦的真实性》 
跟这个女患者接触花了好多次才能正经坐下来交谈。因为她整日生活在恐惧中,她不相信任何人——家人,男朋友,好友,医生,心理专家,一律不信。 她的恐惧来自她的梦境。因为她很安全,没有任何威胁(反复亲自观察的结果,我不信别人的观察报告,危及到我人身安全的事情,还是自己观察比较靠谱),所以那次我录音笔、纸张、铅笔那些带的一应俱全。 

我:“昨天你做梦了吗?”

她:“我没睡。”

她脸上的神态不是疲惫,而是警觉和长时间睡眠不足造成的苍白以及频临崩溃——有点儿歇斯底里的前兆。

我:“怕做梦?”我有点儿后悔今天来了,所以决定小心翼翼的问话。

她:“嗯。”

我:“前天呢?睡了吗?”

她:“睡了。”

我:“睡的好吗?”

她:“不好。”

我:“做梦了?”

她:“嗯。”

我:“能告诉我梦见什么了吗?”

她:“还是继续那些。”

 

在我第一次看她的梦境描述的时候,我承认我有点儿惊奇,因为她记得自己从小到大的大多数梦境。而且据她自己说都是延续性的梦——也就是说:她梦里的生活基本上和现实一样,随着是时间流逝、因果关系而连贯的。最初她的问题在于经常把梦里的事情当做现实的,后来她逐渐接受了“两个世界”——现实生活和梦境生活。而现在的问题严重了,她的梦越来越恐怖。最要命的是:也是连续性的。想想看,一个永远不会完结的恐怖连续剧。

 


扶风:近日与时照禅师常讨论呼吸,道家及瑜伽都非常看重呼吸的训练。 
孤笑:一般的呼吸训练要打坐的模式吗?
扶风:照师告诉我,修呼吸法门的关键是停息。住息那刻才是所有呼吸修法的目标。多年前修密时,就有练过呼吸,今年去印度学瑜伽时,也专门练过呼吸。对于我来说,停息是很随便的事。
孤笑:就是吸气与呼气之间,或者是气在运行的时候吗?
扶风:既然点明了,我就试试。不是,是吸完,或吐完之后。每天早起,在半迷半醒间,我会着意随着一呼一吸去延长无呼无吸的空隔。这两天,很明显地感觉到,一停息的当下,图象便聚起来。很象沙画,既慢慢地,又迅速地聚合成形。只要我不停醒自己,它就会继续。

说梦吧,是又不是,它们很清晰,有所有的人物及环境。但一个去下一个,不论人物、事件,都绝然不同。让你不得不感叹庄周梦蝶?蝶梦庄周?书里这个病人的梦,为什么是连续的呢?

是她太入梦吗?一个半个的有情节的梦,很平常。但这人,竟然几十年延续来发。
我:“你知道我是来帮你的,你能告诉我最近一个月发生的事情吗?”我指的是在她的梦里。 她咬着嘴唇,犹疑了好一会才缓缓的点了下头。
我:“好了,开始吧。”
她:“还记得影子先生吗?我发现他不是来帮我的。”
这句话让我很震惊。影子先生是存在于她噩梦里除患者外唯一的人。衣着和样子看不清,总是以模糊的形象出现,而且,影子先生经常救她。最初我以为影子先生是患者对现实中某个仰慕男性的情感寄托,后来经过几次专业人士对她的催眠后,我发现不是,影子先生对她来说,是实实在在的梦中人物。

我:“影子先生……不是救你的人吗?”
她:“不是。”
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她:“他已经开始拉着我跳楼了。”

我稍稍松了口气:“是为了救你逃脱吧?原来不是有过吗?”
她:“不是,我发现了他的目的。”
我:“什么目的?”
她:“他想让我和他死在一起。”

我克制着自己的反应,用了个小花招,重复最后一个词:“死在一起?”
她:“对。”
我不去追问,等着。
她:“我告诉过你的,一年前的时候,他拉着我跳楼,每次都是刚刚跳我就醒了。最近一年醒的越来越晚了。”
我:“你是说……”
她好像鼓足勇气似得深吸了一口气:“每次都是他拉着我跳同一栋楼,最开始我没发现,后来我发现了。因为那栋楼其中一层的一个房间有个巨大的吊灯。因为最开始的时候我刚跳就醒了,后来每一次跳下来,都比上一次低几层才能醒过来。”
我:“你的意思是:直到你注意到那个吊灯的时候你才留意每次都醒的晚了几层,在同一栋楼?”
她:“嗯。”

我:“还经常是那个40多层的楼吗?”
她:“每一次。”
我:“那个有吊灯的房间在几层?”
她:“35。”
我:“每次都能看到那扇窗?”
她:“不是一扇窗,每次跳的位置不一样,但是那个楼的房间有很多窗户,所以后来每一次从一个新位置跳下去,我都会留意35层,我能从不同的角度看到那个巨大的吊灯。”
我:“现在到几层才会醒?”
她:“已经快一半了。”
我:“…………”
她:“我能看到地面离我越来越近,他拉着我的手,在我耳边笑。”


扶风:也就是说这个患者总是重复重复,不断地在这个时点里重复吗?是什么让她的心力,多年来粘着在这个点上?
瑛紫:他的意念吧。他白天晚上都想的是一个事。
扶风:我不认为这个根空性开悟什么的有关了,有点觉得是她的神经出了物理性的问题,总在那一点上跳。
瑛紫:恩。

我有点儿坐立不安:“不是每次都能梦见跳楼吧?”
她:“不是。”
我:“那么他还救你吗?”
她恐惧的看着我:“他是怪物,他认得所有的路,所有的门,所有的出口入口,只要他拉住我的手,就没办法再松开,只能跟着他跑,喊不出来,也不能说话,只能跟着他跑,跑到那栋楼顶,跟着他跳下去。”

海洋:那她不就是在这个点上疯的吗?所以忘不了,就是在这个点上疯的所以停不下来。就老想这些事情了不转弯了。
瑛紫:自己跳不开,停不下来。
孤笑:这如果是真实的事例,应该是精神性的问题吧,或者心理的问题吧。

扶风:文字记录的,都应该是八九不离十的个案。这本书,先是以单篇形式,不定期地出现在天涯里,是作者不定期地去采访完精神病人后,写下的记录。四年后,才集结出版的。
孤笑:其实,人即宇宙,宇宙即人。所有物质都是一种展现,可说实有,但都是感觉的产物 没有感觉,万物也就没有。她出现那样的梦境应该是心理或者生理出现了问题,但是什么问题就不知道了。
空华幻境:阿赖耶识里的种子吗?
扶风:感觉已不是种子了,不清楚。
孤笑:阿赖耶识……那太远了。

如果不是彻底调查过她身边的每一个男性,如果不是有过那几次催眠,我几乎就认为她是生活中被男人虐待了。那样的话,事情到简单了。说实话,我真的希望事情是那么简单的,真的。
我:“你现在还是看不清影子先生吗?”
她:“跳楼的瞬间,能看清一点儿。”
我盘算着身边有没有认识公安那种专门画犯人容貌的高手。
我:“他长什么样子?”
她再次充满了恐惧的回答:“那不是人的脸……不是人的脸……不是……”
我知道事情不好,她要发病了:“你喝水吗?”
她看着我愣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不要。”

那次谈话后不久、她再次入院了。医院特地安排了她的睡眠观察,报告很奇特:她大多数睡眠都是无梦的睡眠,真正做梦的时候,不超过2分钟,她产生梦的同时,身体开始痉挛,体表出汗,体温升高,然后就会醒,惊醒。每一次。

空华幻境:中子力故?前世的余恋。嘿嘿!
扶风:什么是中子力?大家是否记得小时候的梦?
孤笑:有些记得,很少。
空华幻境:一定是梦婆没给汤喝。
扶风:总是跑不动,人家在追,自己就是跑不动。
孤笑:这样的梦好像没有过……不过梦见过被人追,在一个废弃的古堡。
扶风:我小时候也记得有几个梦,是重复重复再重复的,可能有一个月或更多的时间吧,都是同一个梦的重复。
孤笑:但是我有另一种感觉,就是生活中一个镜头,忽然好像以前发生过,而且发生过不止一次。
扶风:是。
瑛紫:是。
孤笑:貌似经历过,而正在发生的人或事,他们不知道这事情似乎已经重复。但我一刹那觉得这感觉很熟悉,而接下来要说什么,似乎也知道……这就像一个游戏程序被从新读档,然后在卡掉的地方继续。
扶风:从新读档?呵呵,这个比喻好。
孤笑:那时,这感觉,也有点毛骨悚然……
扶风:这章不长,把最后一段贴完。大家说说各自好玩的梦吧。

最后一次和她谈话的时候,我还是问了那个人的长相。
她压制着恐惧告诉我:影子先生的五官,在不停的变换着形状,彷佛很多人的面孔,快速的交替浮现在同一张脸上。


珊瑚:很恐怖。
海洋:被吓坏了。

扶风:今天值日的Katie看似没来呢,有谁能代班呀?
孤笑:有句话叫“方生方死 方死方生”其实如果人生如梦,焉知不是从新读档很多次了。
我来整理吧。这是第二讲吗?

珊瑚:前几天做梦,梦见去世了的父亲脸色苍白,我抱住他:心中庆幸:还是活着的,还有心跳。
孤笑: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扶风:是第二讲,谢谢孤笑。
孤笑:好的,客气了。

扶风:我想知道,是谁?是什么?选择从哪个点开始重新读。
孤笑:对……
扶风:我有几次的梦,都特别有意义,或不能叫梦吧,都是在名山大德那里的,好几次不同的死法。也就是说,每一次的死亡,其实真的很深刻。
空华幻境:嘿嘿。
扶风:只要有机缘,首先唤醒的,是它们。
孤笑:这或者应该不能简单叫梦了,可能是修炼的心路历程。这样的梦,很少能梦到的。
扶风:去年还认识一个人,她每晚做不同的梦,那些梦多到,她只好每天起床第一时间把它们写下来。她的博客里,全部是她这些年来的梦。
空华幻境:关建的第方请老师留点注解,我怕会误解。
孤笑:居然有这么多梦……

扶风:我的那些以梦的形式显现的,应该是幻化吧,或说是记忆点里深刻的部分。
空华幻境:几次死的体会?
孤笑:应该是修行的一种象征或者幻化吧,其实,死与生同。所以梦见不同的死法,或许恰指对于习性的剥离。
空华幻境:哦。

扶风:几次死是因为这些梦都是在不同的上师身边发的,每一次都不同,但多少跟那位上师有关,或可说是与对方有关的缘份的再现吧。但都是从死开始。
孤笑:我做的梦很少,除非大病的时候,当然也有别的时候也做梦。梦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我这心像蓬草,有点闭塞吧。
空华幻境:哦,传说不足取信。

扶风:我把这两天晨起停息时的梦告诉照师,她说我这是读图功能的恢复,说刚开始如沙画,慢慢就会坚固,且立体。
空华幻境:老师讲课跟原先大有改变,现在讲的深奥了,实证或理解起来也难了啊。
扶风:应该是跟书有关吧,这期的天才与疯子,要不真疯,要不就是大成就者呀。书中描述的疯子,各式各样,也正好把修行中一些现象,拿出来讲讲。
十点了,大家早点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