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肇论《物不迁论》读书群群对话:回也见新,交臂非故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8 14:42:52
日期:2012年12月13日

广州-扶风:
并没有移动,在船上看海浪也是这样的呀,你盯着一个浪看时,会觉得它在走,随着船走。然而它只是上下上下地波动
[故仲尼曰:“回也见新,交臂非故。”]
广州-扶风:
仲尼是孔子 ,孔子对他的学生颜回说:“颜回呀,刚刚见一个人时,交臂走过的功夫,他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他了 ,原来在希腊的哲学家们辩论的时候,我们的老先生们,也已知道了交臂非故,这个现代粒子科学里的常识了
广州-扶风:
[如此,则物不相往来,明矣。]
广州-扶风:
其实想想我们身上的细胞,一个一个死去生出,交替中让我们新陈代谢,生命在这个基础上得以延续。交臂非故,也是这个意义上来说,人的病,应该自己能修复的 ,因为细胞不继地在更新, 只是为什么病了的不能变回不病的呢?原来我们头脑想变,但是肌肉不听话,它们认定了那些就是理所当然的
宁波—珊瑚:
曾经看到过,人只要不死,那么任何病都有治愈的可能。
广州-扶风:
你给多少药,吃下去,它也还是要纽回去

下面这段话,可有气势了
[如此,则物不相往来,明矣。既无往返之微朕,有何物而可动乎?然则旋岚偃岳而常静,江河兢注而不流,野马飘鼓而不动,日月历天而不周。复何怪哉!]
广州-扶风
你能明白物并没有来往吗?即无来往的征兆(朕:征兆、迹象),还有什么 是可动的呢
宁波—珊瑚:
“只是为什么病了的不能变回不病的呢”按照这个理,那么人是可以永远不老的呀。
广州-扶风:
象还是这样呀
老,只是我们自己心念的恐惧。七情至病,我们的情绪,是病生成的温床,病,只是处于不同应激状态的细
胞。我们的心念,把它改变成了病态的样子
崔旭:
可以理解情绪对病情的影响;但是所有的病(比如感冒)都是因为情绪引起的吗?
宁波—珊瑚:
逆之所谓塞,顺之所谓通。不通也会病吧。比如失恋症。
崔旭:
失恋也是病?
宁波—珊瑚:
抑郁症 ,七情至病,我们的情绪,是病生成的温床,病,只是处于不同应激状态的细胞。我们的心念,把它改变成了病态的样子
广州-扶风:
感冒当然不是情绪直接引起的但,为什么同样的环境,有人感上了,更多人没事 。这就是情绪导致的了
崔旭:
过去的业力?
广州-扶风:
呵呵,没这事
宁波—珊瑚:
过去的业力?
广州-扶风:
只是你现在的情绪 ,只是你不断纠缠的不肯放的情绪,当然,你可以把这种纠缠不清的东西,怪到业力的头上,也没错。所谓业力,不过是你上辈子习惯了的惯性思维方式
崔旭:

广州-扶风:
到这辈子,换了个色身,习惯却依然带着,就是轮回轮回不止是色身的又一次转换,更指我们习气的轮转,出不得

[然则旋岚偃岳而常静,江河兢注而不流,野马飘鼓
广州-扶风:
岚:山间的雾
偃:停止
第一句有点解不通呀
崔旭:
为什么?
广州-扶风:
飘忽的雾气围绕群山而常静,江河奔流却没有向前野马跑起来鬓毛飘鼓,却没有动半步,日月交替而并没有周行 ,旋岚偃岳怎么解呢 ?可我们看到江水的时候,分分秒秒在都奔
崔旭:
如果从月球上看长江,看不到波浪,长江就是不动了
广州-扶风:
我觉得这不是意伸的过解
北京-白风:
崔旭----我google的:旋岚”指劫末的毗岚风,“岳”指须弥山,劫末的大风吹倒了须弥山,叫做“旋岚偃岳”。
扶风老师,如果说人会死在须弥山 是什么意思呀?
广州-扶风:
须弥山 是我见之山 ,人当然是死在我见上啦
北京-白风: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额 ?

在须弥
广州-扶风:
僧肇的时代,不有劫未倒须弥山之说
崔旭:

北京-白风:
才看到崔旭(崔晓飞)说须弥山,我想起有人骂我时说我:以后会死在须弥山
崔旭:
谁这么会
骂人
广州-扶风:
是的,他骂得对, 白风的我见很重
北京-白风:
我是疯子,骂的人多
崔旭:
我见是我执吗
北京-白风:
什么样的骂都有
广州-扶风:
我见是我执坚固后,形成的认识世界的观点
崔旭:
哦.是不是普通人说的思想僵化?
不够开明?
北京-白风:
谢谢了扶风
广州-扶风:
益西彭措的解,偃字取倒踏的意思了
崔旭:

广州-扶风:
旋岚偃岳而常静:山区升腾的雾气也好,倒塌的大山也罢,没有一个是动的 ,意指翻天复地吗?

崔旭:
这个真是难以理解。看到一个倒塌的山,却看到不动
道人是不是修炼后,眼睛和大脑的神经发生了改变?
广州-扶风:
一段上来
憨山大师悟入物不迁

憨山大师在《年谱》和《肇论注》中讲了自己的一段经历。憨山大师年轻的时候读《肇论》,曾经一度对“旋岚偃岳”等四句疑惑不决。后来有一次重刻《肇论》校对阅读,读到论中一段——“梵志从小出家,到他回故乡时,头发花白,邻居见了惊讶地说:‘昔人还在呀!(就是你还在呀)’梵志答:‘似昔人,不是昔人。’”憨山大师读到这里恍然有悟,内心无比的欢喜。他就从禅床上起身礼佛,见身体没有起动、俯下的相。他揭开帘子站在台阶前,忽然风吹庭树,树叶飘满了天空,只见叶叶不动,这时真信了“旋岚偃岳而常静”。然后上厕所小解,了无流相,感叹地说:真是“江河竟注而不流”。之后,再看《法华经》所说的“世间相常住”,过去的疑团顿时冰消瓦解了。
憨山大师是从“似昔人,不是昔人”这句话悟了物不迁。“似昔人,不是昔人”(像那个人,不是那个人),只是相似,不是一体,两者是两个他体的法,怎么是原来的人回家呢?到这里举一反三,就知道有为法事事不迁,道理上是一以贯之的
嘻嘻,又到点下课了
崔旭:
这些高僧所达到的境界真是不可思议啊
广州-扶风:
你也可以
崔旭:
努力达到他们的境界 

广州-扶风:
努力。。。达到。。。他们的,这些都是向外的呀
崔旭:
我现在已经不敢说话了
广州-扶风:
方向搞错了,你走不到别说扶风骗你呀
崔旭:
不敢说努力、不敢说达到
4我到底每天要做什么呢?
广州-扶风:
说,快要怎么做
崔旭:
“不努力”?
广州-扶风:
天努力地不努力?
崔旭:
我要好好反思这句话。有时候真是感觉左右都不对,不知道该做什么
广州-扶风:
为什么不
能不做呢
金华--默:
是不是云雾缭绕,更显得寂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