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小王子》7“星球”不直面自心,受苦的,只是自己。读书群群对话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15 18:00:59
日期:2013年6月10日

继续小王子
SF-扶风
【在附近的宇宙中,还有325、326、327、328、329、330 等几颗小行星。他 就开始访问这几颗星球,想在那里找点事干,并且学习学习。】
SF-扶风:接下来两章,比较明显的比喻了,大家不是小孩子了,用不着太展开,我只是贴吧
【第一颗星球上住着一个国王。国王穿着用紫红色和白底黑花的毛皮做成的大 礼服,坐在一个很简单却又十分威严的宝座上。
当他看见小王子时,喊了起来:“啊,来了一个臣民。”
小王子思量着:“他从来也没有见过我,怎么会认识我呢?”
他哪里知道,在那些国王的眼里,世界是非常简单的:所有的人都是臣民。
国王十分骄傲,因为他终于成了某个人的国王,他对小王子说道:“靠近些, 好让我好好看看你。”
小王子看看四周,想找个地方坐下来,可是整个星球被国王华丽的白底黑花 皮袍占满了。他只好站在那里,但是因为疲倦了,他打起哈欠来。
君王对他说:“在一个国王面前打哈欠是违反礼节的。我禁止你打哈欠。”
小王子羞愧地说道:“我实在忍不住,我长途跋涉来到这里,还没有睡觉呢。”
国王说:“那好吧,我命令你打哈欠。好些年来我没有看见过任何人打哈欠。 对我来说,打哈欠倒是新奇的事。来吧,再打个哈欠!这是命令。”

“这倒叫我有点紧张……我打不出哈欠来了……”小王子红着脸说。
“嗯!嗯!”国王回答道:“那么我……命令你忽而打哈欠,忽而……”

他嘟嘟囔囔,显出有点恼怒。
因为国王所要求的主要是保持他的威严受到尊敬。他不能容忍不听他的命令。 他是一位绝对的君主。可是,他却很善良,他下的命令都是有理智的。
他常常说:“如果我叫一位将军变成一只海鸟,而这位将军不服从我的命令, 那么这就不是将军的过错,而是我的过错。”

SF-扶风:我们很多人何尝不是这样,表面上看是高高在上,更是内心的卑微。一但想对别人提出点什么,一看面色不对,马上转舵。又想,又怕。那伸出去的手,比章鱼的爪子还敏感,一点半点不迎合,马上就缩回去。特别是在久处后的爱侣间,相处过了热恋期后。一但经过些什么事后,双方都特别敏感。呵呵,国王当然是指人们心中的妄自菲薄,只是贴到这里时,我跳过了这层明显的意思,在国王对小王子不服从的转语中,感受到那种心底的深深的自卑。其实人,真是非常非常清楚自己的。不论他说什么,做出什么,其实,内心,是非常知道自己的。
不直面自心,受苦的,只是自己。

SF-扶风:继续看文本。
【小王子腼腆地试探道:“我可以坐下吗?”
“我命令你坐下。”国王一边回答,一边庄重地把他那白底黑花皮袍大襟挪 动了一下。
可是小王子感到很奇怪。这么小的行星,国王他对什么进行统治呢?
他对国王说:“陛下……请原谅,我想问您……”
国王急忙抢着说道:“我命令你问我。”
“陛下……你统治什么呢?”
国王非常简单明了地说:“我统治一切。”
“一切?”
国王轻轻地用手指着他的行星和其他的行星,以及所有的星星。
小王子说:“统治这一切?”
“统治这一切。”
原来他不仅是一个绝对的君主,而且是整个宇宙的君主。
“那么,星星都服从您吗?”
“那当然!”国王对他说,“它们立即就得服从。我是不允许无纪律的。”
这样的权力使小王子惊叹不已。如果掌握了这样的权力,那么,他一天就不 只是看到四十三次日落,而可以看到七十二次,甚至一百次,或是二百次日落, 也不必要去挪动椅子了!由于他想起了他那被遗弃的小星球,心里有点难过,他 大胆地向国王提出了一个请求:
“我想看日落,请求您……命令太阳落山吧……”
国王说道:“如果我命令一个将军象一只蝴蝶那样从这朵花飞到那朵花,或 者命令他写作一个悲剧剧本或者变一只海鸟,而如果这位将军接到命令不执行的 话,那么,是他不对还是我不对呢?”
“那当然是您的不对。”小王子肯定地回答。
“一点也不错,”国王接着说,“向每个人提出的要求应该是他们所能做到 的。权威首先应该建立在理性的基础上。如果命令你的老百姓去投海,他们非起 来革命不可。我的命令是合理的,所以我有权要别人服从。”
“那么我提出的日落呢?”小王子一旦提出一个问题,他是不会忘记这个问 题的。
“日落么,你会看到的。我一定要太阳落山,不过按照我的统治科学,我得 等到条件成熟的时候。”
小王子问道:“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国王在回答之前,首先翻阅了一本厚厚的日历,嘴里慢慢说道:“嗯!嗯! 日落大约……大约……在今晚七时四十分的时候!你将看到我的命令一定会被服从的。”
小王子又打起哈欠来了。他遗憾没有看到日落。他有点厌烦了,他对国王说: “我没有必要再呆在这儿了。我要走了。”】

SF-扶风:人,怎么就把这些允许不允许的,一条一条地,加到自己身上呢?从何时起,我们开始捆绑自己?——从害怕的那一刻开始。
再问:怕什么?

SF-扶风
这位因为刚刚有了一个臣民而十分骄傲自得的国王说道:
“别走,别走。我任命你当大臣。”
“什么大臣”
“嗯……司法大臣!”
“可是,这儿没有一个要审判的人。”
“很难说呀,”国王说道。“我很老了,我这地方又小,没有放銮驾的地方, 另外,一走路我就累。因此我还没有巡视过我的王国呢!”
“噢!可是我已经看过了。”小王子说道,并探身朝星球的那一侧看了看。 那边也没有一个人……
“那么你就审判你自己呀!”国王回答他说。“这可是最难的了。审判自己 比审判别人要难得多啊!你要是能审判好自己,你就是一个真正有才智的人。”
“我吗,随便在什么地方我都可以审度自己。我没有必要留在这里。”
国王又说:“嗯……嗯……我想,在我的星球上有一只老耗子。夜里,我听见它 的声音。你可以审判它,不时地判处它死刑。因此它的生命取决于你的判决。可 是,你要有节制地使用这只耗子,每次判刑后都要赦免它,因为只有这一只耗子。”
“可是我不愿判死刑,我想我还是应该走。”小王子回答道。
“不行。”国王说。
但是小王子,准备完毕之后,不想使老君主难过,说道:
“如果国王陛下想要不折不扣地得到服从,你可以给我下一个合理的命令。 比如说,你可以命令我,一分钟之内必须离开。我认为这个条件是成熟的……”
国王什么也没有回答。起初,小王子有些犹疑不决,随后叹了口气,就离开 了……
“我派你当我的大使。”国王匆忙地喊道。
国王显出非常有权威的样子。
小王子在旅途中自言自语地说:“这些大人真奇怪。”

SF-扶风:心儿呀,其实,什么都清楚
SYSU-李菱:再问:怕什么?--怕丢脸,怕伤害,怕别人不认同,怕孤独
SF-扶风:有了这此允许,就安全了吗?就勇敢了吗?就不孤独了吗?是伪装?是面具?还是掩耳盗铃
SYSU-李菱:都是
SF-扶风:不,我说不是,
SYSU-李菱:哦?
SF-扶风:它们,多是我们在没长大前,没足够强大前,在面对自己力所不能及的事情时,应急的选择。只是,慢慢地,我们习惯了不思考的,随着年纪的增长,把它们一直延用至今
SYSU-李菱:呵呵,嗯。这样看,就有很大很大的成长空间了
SF-扶风:那不过是孩童时期,迫于妈妈或老师或其它什么人的任务或要求没完成时,急急地举起的一些借口。
因为是孩子,不有事实必须去验证。孩童的心,便以为那样就可以逃避

SF-扶风:
而现实的世界里,是不可以逃避的,因为后果会直接显现出来,而不再有人帮你遮帮你挡。
SF-扶风:不过是小时候的习惯,亲们,接过爸妈对你的培养,自己成长
SYSU-李菱:是的啊
SF-扶风:
爹妈教你二十年,你还要教你自己八十年,如学校般,不是毕业了就学完了,学习是终身的。
SF-扶风:同样,成长,也是终身的。亲们,从爹妈手里接过自己,继续成长

SF-扶风
【第二个行星上住着一个爱虚荣的人。
“喔唷!一个崇拜我的人来拜访了!”这个爱虚荣的人一见到小王子,老远 就叫喊起来。

在那些爱虚荣的人眼里,别人都成了他们的崇拜者。
“你好!”小王子说道。“你的帽子很奇怪。”
“这是为了向人致意用的。”爱虚荣的人回答道,“当人们向我欢呼的时候, 我就用帽子向他们致意。可惜,没有一个人经过这里。”
小王子不解其意。说道:“啊?是吗?”
爱虚荣的人向小王子建议道:“你用一只手去拍另一只手。”
小王子就拍起巴掌来。这位爱虚荣者就谦逊地举起帽子向小王子致意。
小王子心想:“这比访问那位国王有趣。”于是他又拍起巴掌来。爱虚荣者 又举起帽子来向他致意。
小王子这样做了五分钟,之后对这种单调的把戏有点厌倦了,说道:
“要想叫你的帽子掉下来,该怎么做呢?”
可这回爱虚荣者听不进他的话,因为凡是爱虚荣的人只听得进赞美的话。
他问小王子道:“你真的钦佩我吗?”
“钦佩是什么意思?”
“钦佩么,就是承认我是星球上最美的人,服饰最好的人,最富有的人,最 聪明的人。”
“可您是您的星球上唯一的人呀!”
“让我高兴吧,请你还是来钦佩我吧!”
小王子轻轻地耸了耸肩膀,说道:“我钦佩你,可是,这有什么能使你这样 感兴趣的?”
于是小王子就走开了。
小王子在路上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这些大人,肯定是十分古怪的。”】
SF-扶风:为什么需要外在的承认?因为自己心里知道,自己没有做够!真正脚踏实地地一步步做出来的事,自己一个人欣赏都会是美美的,没有时间去等待别人的认可。
SYSU-李菱:心里知道没有做够,大脑却不愿意承认,真正脚踏实地地一步步做出来的事,自己一个人欣赏都会是美美的,没有时间去等待别人的认可。--嘻嘻,这种状态真好!
SF-扶风:嗯,爱自己吧。只有足够地爱自己,才不会急急地慌忙跳起来摘那高枝处的去向别人表白,爱自己的人,会欣喜地盯着眼前事
专注地与它一起,而不需急急交待

SF-扶风

【小王子所访问的下一个星球上住着一个酒鬼。访问时间非常短,可是它却使 小王子非常忧伤。
“你在干什么?”小王子问酒鬼,这个酒鬼默默地坐在那里,面前有一堆酒 瓶子,有的装着酒,有的是空的。
“我喝酒。”他阴沉忧郁地回答道。
“你为什么喝酒?”小王子问道。
“为了忘却。”酒鬼回答。
小王子已经有些可怜酒鬼。他问道:“忘却什么呢?”
酒鬼垂下脑袋坦白道:“为了忘却我的羞愧。”

“你羞愧什么呢?”小王子很想救助他。
“我羞愧我喝酒。”酒鬼说完以后就再也不开口了。
小王子迷惑不解地离开了。
在旅途中,他自言自语地说道:“这些大人确实真叫怪。” 】

SF-扶风:我们把酒鬼的对话换成与修行人的对话:“我想放下。”“怎么放呢?”“用各种方法”
SF-扶风:上面这个送给cj
金华--默:这个这个正是各种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