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小王子》4“何为生命?”读书群群对话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15 17:17:35

日期:2013年6月5日

SF-扶风:今天读了一条微博,上课前转发一下
【一道残忍的数学题】妈妈27岁生下我,19年前,妈妈每天都能看到我,现在我19岁了,已经半年没有回家看妈妈。 而妈妈46岁了。如果妈妈可以活100岁,那么妈妈还可以活54岁,如果我依然每年回家看她1次, 我这一生,妈妈这一生, 就只有54次机会见面了,这道数学题的答案,我希望我是算错的。

http://www.xiaowangzi.org/xwz_04-06.html

好继续读小王子,今天读第五章啦
【我可不喜欢人们轻率地读我的书。我在讲述这些往事时心情是很难过的。我 的朋友带着他的小羊已经离去六年了。我之所以在这里尽力把他描写出来,就是 为了不要忘记他。忘记一个朋友,这太叫人悲伤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过一个 朋友。】

朋友,是那个与你一起,经历过一段生命的人。现在我们的朋友,更多是拿来用的,有用的就有朋友做,没用的就。。。。一边凉快去

个人,用各种量词、名词,测量着,计算着,这个人合适做这个,那个人合适做那个,看似超级精明,人人都被你利用到了。却不知,你一个人在计算着盈亏时,生命,生命的美,那如山涧野花般绽放的生之美,没有人分享,没有人共度,没有人与你一起开怀,没有人,一个活着、可以回应,可以反响的人,与你一起,见证着你的笑你的哭,生命,如此孤独地惨淡地伸张着,没有了汁,没有了肉,只如钢丝一般,向着利益处长去。

【忘记一个朋友,这太叫人悲伤了】

【再说,我也可能变成那些大人那样,只对数字感兴趣。也正是为了这个缘 故,我买了一盒颜料和一些铅笔。象我这样年纪的人,而且除了六岁时画过闭着 肚皮的和开着肚皮的巨蟒外,别的什么也没有尝试过,现在,重新再来画画,真 费劲啊!当然,我一定要把这些画尽量地画得逼真,但我自己也没有把握。一张 画得还可以,另一张就不象了。还有身材大小,我画得有点不准确。在这个地方 小王子画得太大了些,另一个地方又画得太小了些。对他衣服的颜色我也拿不准。 于是我就摸索着这么试试那么改改,画个大概吧。】
生命,可以是彩色的,也可以的灰的。亲们,要怎么画,自便吧
【我很可能在某些重要的细节上 画错了。这就得请大家原谅我了。因为我的这个朋友,从来也不加说明解释。他 认为我同他一样。可是,很遗憾,我却不能透过盒子看见小羊。我大概有点和大 人们差不多。我一定是变老了。】

从不加说明解释, 我们能做得到吗?
柳州—敏婷:很遗憾,我却不能透过盒子看见小羊。
SF-扶风:事情,做了就做了,过了就过了,不加说明解释,是何等的坦然、自然呀,看看我们的心,一件事过后,又是解释,又是标注,还要举例,就怕你不信,更怕你不从想想,从什么时候起,我们开始解释了

柳州—敏婷:孩子总是说大人太罗嗦。
SF-扶风: 没关系,从现在起,尽量不解释了,笑笑就好
柳州—敏婷 :珠说,妈妈,你不说下面那些话就可以了。
SF-扶风:为什么大人总要画蛇添足呢?怕什么
柳州—敏婷: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逃避自己啊。
SF-扶风:难怪我们都看不到盒子里的小羊了
柳州—敏婷:打着为了对方的旗号啊
北京-昕曈:“怕”已经成为习惯了
SF-扶风:不知怕什么,却早成习惯了。可怜的心呀,被什么绑紧了
每天我都了解到一些关于小王子的星球,他的出走和旅行等事情。这些都是 偶然从各种反应中慢慢得到的。就这样,第三天我就了解到关于猴面包树的悲剧。
这一次又是因为羊的事情,突然小王子好象是非常担心地问我道:
“羊吃小灌木,这是真的吗?”
“是的,是真的。”
“啊,我真高兴。”
我不明白羊吃小灌木这件事为什么如此重要。】
【可小王子又说道:
“因此,它们也吃猴面包树罗?”
我对小王子说,猴面包树可不是小灌木,而是象教堂那么大的大树;即便是 带回一群大象,也啃不了一棵猴面包树。】
一群大象这种想法使小王子发笑:
“那可得把这些大象一只叠一只地垒起来。”

SF-扶风:他很有见识地说:“猴面包树在长大之前,开始也是小小的。”“不错。可是为什么你想叫你的羊去吃小猴面包树呢?”他回答我道:“唉!这还用说!”似乎这是不言而喻的。可是我自己要费很 大的心劲才能弄懂这个问题。呵呵,这猴面包树呀,让我们看看,每个人的心里,是否想有那么三几颗,总想偷着发芽。每一颗能吞噬我们心灵的猴面包树,都是从很小、很小开始的。
【原来,在小王子的星球上就象其他所有星球上一样,有好草和坏草;】
原来,每个人的心里,都有好的念头及坏的念头。
柳州—敏婷:小小的,一点点长,最后竟然大到我们不认识是什么了
SF-扶风:【因此, 也就有益草的草籽和毒草的草籽,可是草籽是看不见的。它们沉睡在泥土里,直 到其中的一粒忽然想要苏醒过来……于是它就伸展开身子,开始腼腆地朝着太阳长 出一棵秀丽可爱的小嫩苗。


SF-扶风:每一个想法,都看似那么自然,当开始时,看上都是那么合理
如果是小萝卜或是玫瑰的嫩苗,就让它去自由地生长。 如果是一棵坏苗,一旦被辨认出来,就应该马上把它拔掉。因为在小王子的星球 上,有些非常可怕的种子……这就是猴面包树的种子。在那里的泥土里,这种种子 多得成灾。而一棵猴面包树苗,假如你拔得太迟,就再也无法把它清除掉。它就 会盘踞整个星球。它的树根能把星球钻透,如果星球很小,而猴面包树很多,它 就把整个星球搞得支离破碎。】
有时那么一小点的贪,隐藏的很好很好的,我们会用各种的方式,包装了去对人。
看上去是帮助别人,其实内里有自己的小九九
北京-昕曈:请教时照师,那好草和坏草的量是不是相等呢?坏草的好作用是什么?
时照:不一定。对人来讲,坏草的好作用就是不作用
SF-扶风:心里的猴面包树,有没有这样蛮横地占据着内心呢。嗯,对小王子来说,就是不发芽

【“这是个纪律问题。”小王子后来向我解释道。“当你早上梳洗完毕以后, 必须仔细地给星球梳洗,必须规定自己按时去拔掉猴面包树苗。这种树苗小的时 候与玫瑰苗差不多,一旦可以把它们区别开的时候,就要把它拔掉。这是一件非 常乏味的工作,但很容易。”】
当我们的一些念头升起时,初时很难区分它们是本能需要,还是欲望驱使
但到能区别的时候,就要把那些欲念驱使的,及时清除出脑海里,不要再打主意了
【有一天,他劝我用心地画一副漂亮的图画,好叫我家乡的孩子们对这件事有 一个深刻的印象。他还对我说:“如果将来有一天他们出外旅行,这对他们是很 有用的。有时候,人们把自己的工作推到以后去做,并没有什么妨害,但要遇到 拔猴面包树苗这种事,那就非造成大灾难不可。我遇到过一个星球,上面住着一 个懒家伙,他放过了三棵小树苗……】
【于是,根据小王子的说明,我把这个星球画了下来。我从来不大愿意以道学 家的口吻来说话,可是猴面包树的危险,大家都不大了解,对迷失在小行星上的 人来说,危险性非常之大,因此这一回,我贸然打破了我的这种不喜欢教训人的 惯例。我说:“孩子们,要当心那些猴面包树呀!”为了叫我的朋友们警惕这种 危险——他们同我一样长期以来和这种危险接触,却没有意识到它的危险性—— 我花了很大的功夫画了这副画。我提出的这个教训意义是很重大的,花点功夫是 很值得的。你们也许要问,为什么这本书中别的画都没有这副画那么壮观呢?回 答很简单:别的画我也曾经试图画得好些,却没成功。而当我画猴面包树时,有 一种急切的心情在激励着我。】
可是猴面包树的危险,大家都不大了解,对迷失在小行星上的 人来说,危险性非常之大——人心里的一点点的贪欲,非常危险的,大家不要等闲视之。对于我们小小的心灵,一但它生根了,那危险性是非常之大的,会让你整个人变得不可理喻。
想找个例子呢,一下没搜索到
很多时候我们都不过一念之差,每每我们心头一个念搁着,会做出些为了掩饰而一错再错的事,心头坦荡,不作解释,是多么不容易的事呀,对于大人,活在当下

【啊!小王子,就这样,我逐渐懂得了你那忧郁的生活。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 你唯一的乐趣就是观赏那夕阳西下的温柔晚景。这个新的细节,是我在第四天早 晨知道的。你当时对我说道:
“我喜欢看日落。我们去看一回日落吧!”
“可是得等着……”
“等什么?”
“等太阳落山。”
开始,你显得很惊奇的样子,随后你笑自己的糊涂。你对我说:
“我总以为是在我的家乡呢!”
确实,大家都知道,在美国是正午时分,在法国,正夕阳西下,只要在一分 钟内赶到法国就可看到日落。可惜法国是那么的遥远。而在你那样的小行星上, 你只要把你的椅子挪动几步就行了。这样,你便可随时看到你想看的夕阳余辉……
“一天,我看见过四十三次日落。”】
你有多久,没去看日落了
【过一会儿,你又说:
“你知道,当人们感到非常苦闷时,总是喜欢日落的。”
“一天四十三次,你怎么会这么苦闷?”
小王子没有回答。】
SF-扶风:闲闲地,就读两章吧,
北京 唯心:每个人都是自己观点的囚徒,是吧?

分享一些读后感:
“这就象花一样。如果你爱上了一朵生长在一颗星星上的花,那么夜间,你看着天空就感到甜蜜愉快,所有的星星上都好象开着花。”

第一次读《小王子》,是在高中的时候,一下子就被他那清新的文笔和单纯的世界所吸引。六年后的现在,再读《小王子》,不禁一次次地流泪,为小王子那慑人心魂的忧伤而心悸,为他纯洁而执着的爱所感动,也为自己那逐渐泯灭的童心而哀悼。正象作者圣-埃克絮佩利在序言里面说的,他把这个童话“献给雷昂·维尔特,当他还是一个小男孩的时候”
北京 唯心:爱是可以分享的
扶风:作者以小王子的孩子式的眼光,透视出这些大人们的空虚、盲目和愚妄,也道出了成人的孤独寂寞、无可适从的处境。
柳州—敏婷:是啊,成人的确是在无可适从的处境里的。今天听孩子的笑,我也发出这样的感叹。
北京 唯心:为什么会这样呢?成人都染了吧
SF-扶风:【《小王子》这部童话,最有印象的是“它是一本给成人看的儿童书籍”,“在他富有诗意的淡淡的哀愁中蕴含着一整套的哲学思想”。这本给成人看的儿童童话包含着象征意义,这些象征看上去既明确又隐晦,因此就格外的美。我不知道这部阅读率仅次于《圣经》的童话,它的魅力究竟在哪里。】
北京 唯心:污染
SF-扶风:无可适从,看着那么令人悲哀
柳州—敏婷:呵呵,那一刻的感觉而已。
SF-扶风:非常准确呀
柳州—敏婷:是啊,我们离开了原来我们在的地方,所以我们总要找从,而孩子,他一直就在那里。
SF-扶风:慢慢迷失在数字里的心,除了一些特别铁石心肠的,更多的,只是人云亦云的跟了去,跟了去,慢慢却发现,自己早已无可适从了
【说实话,我开始读的时候,并没觉得它怎么的吸引人。但是,有一天我清晨醒来,突然脑海里有一个小小的金黄色头发的小人,用他细小的声音说:“劳驾——请给我画一只绵羊吧!”我在努力地回想这种声音,在一霎那间,明白了,小王子,已经在记忆中存在。这让我再一次读圣艾修伯里的那些文字,这次的阅读,我才渐渐地感受到了这部“唯一一部写给大人看的童话,一则关于爱与责任的寓言”的奇迹。】
真是这样的,读完小王子,基本上他的形象就印在你心底了,
总在心里,占去一角软软的地方

【简单、留白会少去很多压迫感,会给人静谧如幽谷的感觉。《小王子》的故事简单,文字素淡。我很轻松地就读了两遍,没有丝毫的倦意。童话也许就是对平淡生活的一种恩赐,他让你轻松地阅读,同时在轻松间也给予你一些东西,比如生活的纯真与美好,比如简单与清澈。 】
柳州—敏婷:这本书,曾经帮助过我度过,大学毕业走进社会那头一年。
金华--默:想着老师讲的留白,得给人留点空白,要不那会离开你自己去拓展一些没有你的空间,以免窒息而死
SF-姜森原:人会不会童心太多了呢
柳州—敏婷:纯洁的心。
金华--默:一直只想占有的像不像猴面包树?
SF-扶风:经典,如枝杆,让你伸长。小书,给你丰满,让那些枝条带上生命的丰满
北京 唯心:一个人如果真的能够打定主意,简单清澈地生活,就不会给自己借口,让自己再随着环境的情况、旁人的眼光、世间的价值观去计较、争夺胜负得失。此为首先需要让自己内心体会到并建立起来的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