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小王子》20 “人都不能忍受失去”读书群群对话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17 9:06:34
日期:2013年6月29日

SF-扶风:
今天最后一次读小王子。
【我放心不下。我想起了狐狸的话,如果被人驯服了,就可能会要哭的……】
情感,跟时间有关,被驯服了,占用了你的时间的物体,你对它都会有一种企盼的牵连。一旦分离,便痛。很多时候,是因为对自己过往付出时间的不舍。
Phoebe:小王子也正是因为它的玫瑰花费了时间,才使得她在他看来与众不同~。
SF-扶风:比如恋人分手,比如孩子长大离开,比如离开一份自己真心付出过的项目。是的,付出了时间会痛,同时也因为时间与关注的付出,而特别,而与众不同。今天继续看最后两章。
26章【在井旁边有一堵残缺的石墙。第二天晚上我工作回来的时候,我远远地看见 了小王子耷拉着双腿坐在墙上。我听见他在说话:
“你怎么不记得了呢?”他说,“绝不是在这儿。”
大概还有另一个声音在回答他,因为他答着腔说道:
“没错,没错,日子是对的;但地点不是这里……”
我继续朝墙走去。我还是看不到,也听不见任何别人。可是小王子又回答道:
“……那当然。你会在沙上看到我的脚印是从什么地方开始的。你在那里等着 我就行了。今天夜里我去那里。”
我离墙约有二十米远,可我依然什么也没有看见。
小王子沉默了一会又说:
“你的毒液管用吗?你保证不会使我长时间地痛苦吗?”
我焦虑地赶上前去,但我仍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现在你去吧,我要下来了!……”小王子说。
于是,我也朝墙脚下看去,我吓了一跳。就在那里,一条黄蛇直起身子冲着 小王子。这种黄蛇半分钟就能结果你的性命。我一面赶紧掏口袋,拔出手枪,一面跑过去。可是一听到我的脚步声,蛇却象一股干涸了的水柱一样,慢慢钻进沙 里去。它不慌不忙地在石头的缝隙中钻动着,发出轻轻的金属般的响声。】
像干涸了的水柱,形容得真贴切。
Phoebe:一直不太理解那个蛇是什么寓意,求解。
SF-扶风:嗯, 这里很多评论家也在争论这条蛇。
柳州—敏婷:我感受到了,我的恐惧。蛇,在我看来,代表恐惧感。
Phoebe:解释。
SF-扶风:是智慧?还是圣经里那诱夏娃吃草果的。
东莞-慧妮子:其实蛇就是龙的意思。
Phoebe:为什么?
东莞-慧妮子:都是吉祥的动物。
SF-扶风:但小王子的死,并不是恐惧,它是准备好了的回家。
柳州—敏婷:恐惧感是为了让我们找到彼此,不是妥协,也不是战斗。
SF-扶风:文本出生,作者就死了,各自解读吧。敏婷这句好。
柳州—敏婷:这句不是我说的,是我前几天看到的。这一刻,我感觉这句话很贴切的从我心里冒出来。
SF-扶风:
【我到达墙边的时候,正好把我的这位小王子接在我的怀抱中。他的脸色雪一 样惨白。
“这是搞的什么名堂!你怎么竟然和蛇也谈起心来了!”我解开了他一直带 着的金黄色的围脖。我用水渍湿了他的太阳穴,让他喝了点水。这时,我什么也不敢再问他。他严肃地看着我,用双臂搂着我的脖子。我感到他的心就象一只被 枪弹击中而濒于死亡的鸟的心脏一样在跳动着。他对我说:
“我很高兴,你找到了你的机器所缺少的东西。你不久就可以回家去了……”
“你怎么知道的?”
我正是来告诉他,在没有任何希望的情况下,我成功地完成了修理工作。
他不回答我的问题,却接着说道:
“我也一样,今天,要回家去了……”
然后,他忧伤地说:
“我回家要远得多……要难得多……”
我清楚地感到发生了某种不寻常的事。我把他当作小孩一样紧紧抱在怀里, 可是我感觉到他径直地向着一个无底深渊沉陷下去,我想法拉住他,却怎么也办不到……
他的眼神很严肃,望着遥远的地方。
“我有你画的羊,羊的箱子和羊的嘴套子……”
他带着忧伤的神情微笑了。
我等了很长时间,才觉得他身子渐渐暖和起来。
“小家伙,你受惊了……”
他害怕了,这是无疑的!他却温柔地笑着说:
“今天晚上,我会怕得更厉害……”
我再度意识到要发生一件不可弥补的事。我觉得我的心一下子就凉了。这时 我才明白:一想到再也不能听到这笑声,我就不能忍受。这笑声对我来说,就好像是沙漠中的甘泉一样。】
人,都不能忍受失去。
柳州—敏婷:回家的路,原来,真的是这么充满痛苦,原来,真的是要具备很大的勇气和献身精神的人,才能回到家。
东莞-慧妮子:恐惧心不可得。
Phoebe: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
SF-扶风:为什么会怕呢?
Phoebe:怕失去。
柳州—敏婷:因为看到障碍。
SF-扶风:记得应该是初一初二的时候吧,我爸妈常出差,不时会一个人在家,很怕很怕。终于有一天,我问自己,到底怕什么?
柳州—敏婷:看到必须要这样做,那个害怕恰好给了自己能量,面对的能量。
Phoebe:习惯很难改,习惯了再失去无疑很痛苦。
SF-扶风:我想呀想呀想呀,我发现,我怕死。
东莞-慧妮子: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做这个世界上没有你绝对得多到的东西,到最后只能靠你自己。
柳州—敏婷:我看到的是,我害怕那种不确定,把自己完全交出去的不确定感。
SF-扶风:那我就又花了好些天,让自己想死,后来想来想去,不就死吗,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那没有了就没有了吧,反正我也没什么。我告诉自己死就死吧,我不怕死。我以为这样自己就不怕了,可下来一旦自己过夜,不是怕,只是没有之前怕得厉害了。我又想呀想呀想,我还怕什么呢?
柳州—敏婷:知道把自己交出去没什么,可一路走啊走啊,终究是要走啊,才能做到的。走啊走啊,力量越来越强了,内心越来越坚定了。原来,恐惧感真是让我找到自己的。那就跟着恐惧走吧,走吧。
SF-扶风:终于又想明白了一点,我不怕死了,可我还怕痛呀,我怕它吓我。那我又想,我死都不怕了,它吓我不就最后是想吓死我而已,我不怕死,那就不怕它吓我了呀。什么黑呀怪声呀等等,只要不死,那你响你的,我睡我的,如果死了,就死吧。终于,就不怕了。在那自己一个人,都不怕了。于是,就一直没有了怕,反正我不怕死。
柳州—敏婷:呵呵,你小时候比我小时候胆子大。我小时候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害怕了,总感觉房子某个角落里有鬼,然后非逼迫自己去那个角落里看看,看看后还是害怕,然后又看,就这样折腾着,累了,直到家里人回来。
SF-扶风:不确定感也只是自己没有想清楚,不外那几种情况,看透了,也就不怕了。
【一想到再也不能听到这笑声,我就不能忍受。这笑声对我来说,就好 象是沙漠中的甘泉一样。
“小家伙,我还想听你笑……”
但他对我说:
“到今天夜里,正好是一年了。我的星球将正好处于我去年降落的那个地方 的上空……”
“小家伙,这蛇的事,约会的事,还有星星,这全是一场噩梦吧?”
但他并不回答我的问题。他对我说:
“重要的事,是看不见的……”
“当然……”】
重要的事,是看不见的。
Phoebe:生命是一团看不见的火焰,我们依靠内心的光芒活着。
SF-扶风:想想自己,任何再大的事,再小的事,都是自己心的感受。好受难受,都是别人看不见的。
柳州—敏婷:心事,果真是看不见的啊。
Phoebe:对的。
SF-扶风:对自己的心负责,不要对自己的面子负责。虽然面子需要别人看见,但自己的心看不见。
【“这就象花一样。如果你爱上了一朵生长在一颗星星上的花,那么夜间,你 看着天空就感到甜蜜愉快。所有的星星上都好象开着花。”
“当然……”
“这也就象水一样,由于那辘轳和绳子的缘故,你给我喝的井水好象音乐一 样……你记得吗?……这水非常好喝……”
“当然……”
“夜晚,你抬头望着星星,我的那颗太小了,我无法给你指出我的那颗星星 是在哪里。这样倒更好。你可以认为我的那颗星星就在这些星星之中。那么,所有的星星,你都会喜欢看的……这些星星都将成为你的朋友。而且,我还要给你一 件礼物……”】
因为有一颗在其中,那么所有的星星,你都会喜欢。
柳州—敏婷:纯真的爱。
SF-扶风:中国人讲爱屋及乌,小王子说因为其中一颗里有你心所牵,而使每一颗星星都变得可爱了。
柳州—敏婷:因为,我们本是一体的。
SF-扶风:
【我还要给你一 件礼物……”
他又笑了。
“啊!小家伙,小家伙,我喜欢听你这笑声!”
“这正好是我给你的礼物,……这就好像水那样。”
“你说的是什么?”
“人们眼里的星星并不都一样。对旅行的人来说,星星是向导。对别的人来 说,星星只是些小亮光。对另外一些学者来说,星星就是他们探讨的学问。对我所遇见的那个实业家来说,星星是金钱。但是,所有这些星星都不会说话。你呢, 你的那些星星将是任何人都不曾有过的……”
“你说的是什么?”
“夜晚,当你望着天空的时候,既然我就住在其中一颗星星上,既然我在其 中一颗星星上笑着,那么对你来说,就好象所有的星星都在笑,那么你将看到的星星就是会笑的星星!”】
你看到的星星都是会笑的星星,多美呀。
【这时,他又笑了。
“那么,在你得到了安慰之后(人们总是会自我安慰的)你就会因为认识了 我而感到高兴。你将永远是我的朋友。你就会想要同我一起笑。有时,你会为了快乐而不知不觉地打开窗户。你的朋友们会奇怪地看着你笑着仰望天空。那时, 你就可以对他们说:‘是的,星星总是引我欢笑!’他们会以为你发疯了。我的 恶作剧将使你难堪……”
这时,他又笑了。
“这就好象我并没有给你星星,而是给你一大堆会笑出声来的小铃铛……”】
柳州—敏婷:小王子,纯真的爱。
SF-扶风:因为心有所属,而幸福溢满,重要的东西,是眼睛看不见的。
柳州—敏婷:在心的世界,没有时间,没有空间。孩子的心,多么新奇的想象。难怪,小王子,是每一个纯真的孩子,是曾经是孩子的你和我。
SF-扶风:有时,你会为了快乐而不知不觉地打开窗户——心中藏着一人或一事时,下意识中,你会做出很多从属自己心的动作,而不顾环境。嘻嘻,所以,大家以后不要轻易地嘲笑那些发呆的或行为怪异的人唷,人家心中正美呢。
柳州—敏婷:不是想象,是真实的世界。而那个世界,是我还没有进入的。
SF-扶风:你几时出过?
柳州—敏婷:我这一刻就出了,出出进进,进进出出。
SF-扶风:出哪了,进哪了。
柳州—敏婷:继续吧,大家以后不要轻易地嘲笑那些发呆的或行为怪异的人唷,人家心中正美呢。
SF-扶风:
【他仍然笑着。随后他变得严肃起来:
“今天夜里……你知道……不要来了。”
“我不离开你。”
“我将会象是很痛苦的样子……我有点象要死去似的。就是这么回事,你就别 来看这些了,没有必要。”
“我不离开你。”
可是他担心起来。
“我对你说这些……这也是因为蛇的缘故。别让它咬了你……蛇是很坏的,它随 意咬人……”
“我不离开你。”
这时,他似乎有点放心了:
“对了,它咬第二口的时候就没有毒液了……” 】
这蛇,到底指什么呢?
【这天夜里,我没有看到他起程。他不声不响地跑了。当我终于赶上他的时候, 他坚定地快步走着。他只是对我说道:
“啊,你在这儿……”
于是他拉着我的手。但是他仍然很担心:
“你不该这样。你会难受的。我会象是死去的样子,但这不会是真的……”
我默默无言。
“你明白,路很远。我不能带着这付身躯走。它太重了。”
我依然沉默不语。
“但是,这就好象剥落的旧树皮一样。旧树皮,并没有什么可悲的。”
我还是沉默不语。】
Phoebe:人生就一副皮囊,不带也罢。
SF-扶风:说得轻松,连它胖一点、丑一点都不放过。
【他有些泄气了。但是他又振作起来:
“这将是蛮好的,你知道。我也一定会看星星的。所有的星星都将是带有生 了锈的辘轳的井。所有的星星都会倒水给我喝……”
我还是沉默不语。
“这将是多么好玩啊!你将有五亿个铃铛,我将有五亿口水井……”
这时,他也沉默了,因为他在哭。
“就是这儿。让我自个儿走一步吧。” 】
为什么有五亿口井,有五亿个铃铛了,分别的这一刻还是伤感呢。
Phoebe:人走了,留下的只是回忆。
SF-扶风:这一段,读着心里不是滋味。
【他这时坐下来,因为他害怕了。他却仍然说道:
“你知道……我的花……我是要对她负责的!而她又是那么弱小!她又是那么天 真。她只有四根微不足道的刺,保护自己,抵抗外敌……”
我也坐了下来,因为我再也站立不住了。他说道:
“就是这些……全都说啦……”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站起来。他迈出了一步。而我却动弹不得。
在他的脚踝子骨附近,一道黄光闪了一下。刹那间他一动也不动了。他没有 叫喊。他轻轻地象一棵树一样倒在地上,大概由于沙地的缘故,连一点响声都没有。】
Phoebe:要是人没有离开,那些东西不要也罢。
SF-扶风:好了,小王子读书马上结束,贴上最后一章,希望小王子住在各位心里。这蛇,到底指什么呢?
【这天夜里,我没有看到他起程。他不声不响地跑了。当我终于赶上他的时候, 他坚定地快步走着。他只是对我说道:
“啊,你在这儿……”
于是他拉着我的手。但是他仍然很担心:
“你不该这样。你会难受的。我会象是死去的样子,但这不会是真的……”
我默默无言。
“你明白,路很远。我不能带着这付身躯走。它太重了。”
我依然沉默不语。
“但是,这就好象剥落的旧树皮一样。旧树皮,并没有什么可悲的。”
我还是沉默不语。】
Phoebe:小王子的小宇宙面貌就会全然不同。
柳州—敏婷:就像对于我来说一样,无论什么地方,凡是某处,如果一只羊(尽管我们并不认识它),吃了一朵玫瑰花,或是没有吃掉一朵玫瑰花,那么宇宙的面貌就全然不同。我,羊,花,宇宙。
后山:小王子走了,完成了自己的旅程。那条金色的蛇是属于小王子的,它也是金色的,它曾让小王子感到恐惧。当自己的星球到达了自己降落地点上方的时候,小王子知道自己该回去了,虽然不舍,虽然恐惧,却也坦然接受了这一切。金蛇送他走上了回家的路。这一段何尝不是人类临终的情景再现?在经历了人世间的喜怒哀乐以后,生命终将面对死亡。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所以它有着和小王子的头发一样的颜色——金色!读完了《小王子》,我们会不自觉得爱上那抹金色。这金色是令作者怦然心动的颜色,也是作者眼中死亡的颜色,更是作者想传递给读者面对死亡的一种态度。

【这真是一个很大的奥秘。对你们这些喜欢小王子的人来说,就象对于我来说 一样,无论什么地方,凡是某处,如果一只羊(尽管我们并不认识它),吃了一朵玫瑰花,或是没有吃掉一朵玫瑰花,那么宇宙的面貌就全然不同。
你们望着天空。你们想一想:羊究竟是吃了还是没有吃掉花?那么你们就会 看到一切都变了样……
任何一个大人将永远不会明白这个问题竟如此重要!】
作者告诉我们,人世间最重要的问题莫过于心里的那份牵挂!
SF-扶风:全文完,下课。

--------------------------------------------------------------------------
喜欢读书的朋友欢迎加入读书群,每月一书,单月隽永经典,双月心灵小书。由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会长、中山大学佛学研究中心研究员,【时照道德文化推广】总策划吴穗琼(扶风)老师指导。读书开慧,明心开智,欢迎加入读书QQ群:125496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