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小王子》10 “违背真理的爱是做好人,而不是做好一个人”读书群群对话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17 8:44:04

SF-扶风:读书时间开始,继续《小王子》

【第七个行星,于是就是地球了。地球可不是一颗普通的行星!它上面有一百一十一个国王(当然,没有漏掉黑人国王),七千个地理学家,九十万个实业家,七百五十万个酒鬼,三亿一千一百万个爱虚荣的人,也就是说,大约有二十亿的大人】

简单的几个数字,111:7000:900000:7500000:311000000,看看每个数字后的零的增长,原来我们地球,最多的是爱虚荣的人,需要的,只是别人的注视。还有很多如酒鬼般自己折腾自己的人,更有很多忙个不停的实业家,还有只想不做的地理学家,当然还有小部分自我封闭在自己世界的“国王”。这个数字,不但是比喻世间有多少这类的人,同时亦是我们内心里,这些成份的比重。问问自己,是不是虚荣心最常让我们违背自己?其实就是所谓的后悔,及后悔后的为后悔而后悔。

时照:是,经常这样。

SF-扶风:小王子讲的世界,同时也是每个人内心的世界。最后都有一点点国王情节,总以为自己就是世界之王。当然,每个人的世界,一定是以自己为王的。

【为了使你们对地球的大小有一个概念,我想要告诉你们:在发明电之前,在六的大洲上,为了点路灯,需要维持一支为数四十六万二千五百一十一人的真正大军。

从稍远的地方看过去,它给人以一种壮丽辉煌的印象。这支军队的行动就象歌剧院的芭蕾舞动作一样,那么有条不紊。首先出现的是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点灯人。点着了灯,随后他们就去睡觉了。于是就轮到中国和西伯利亚的点灯人走上舞台。随后,他们也藏到幕布后面去了。于是就又轮到俄罗斯和印度的点灯人了。然后就是非洲和欧洲的。接着是南美的,再就是北美的。他们从来也不会搞错他们上场的次序。真了不起。

北极仅有一盏路灯,南极也只有一盏;唯独北极的点灯人和他南极的同行,过着闲逸、懒散的生活:他们每年只工作两次。】

这点灯人有什么比喻吗?我看不出来。照师帮我们看看呀。

涅槃的火花:太阳么?

SF-扶风:为什么要说南北极就很闲?罢罢,过。

涅槃的火花:因为太阳一年只有一次升降,只要开一次灯,可以管上半年。

时照:点灯人不应该是太阳。

柳州—敏婷:点灯人,那些往内走路的人,点亮心灯,照亮自己,也照亮别人。

时照:说的好。

柳州—敏婷:北极和南极的点灯人,太有智慧了。

SF-扶风:呵呵,往内走的人。

柳州—敏婷:点一次,照亮整个世界。

SF-扶风:是因为有了前面第五颗星球上的点灯人,一天点很多很多次,才有的南北有点灯人一年点一次吗?

涅槃的火花:说得挺有感觉的。就是听不懂。

SF-扶风:看看下面。

时照:按照地心引力来讲应该是规律。

SF-扶风:

【当人们想要说得俏皮些的时候,说话就可能会不大实在。在给你们讲点灯人的时候,我就不那么忠实,很可能给不了解我们这个星球的人们造成一个错误的概念。在地球上,人们所占的位置非常小。如果住在地球上的二十亿居民全站着,并且象开大会一样靠得紧些,那么就可以从容地站在一个二十海里见方的广场上。也就是说可以把整个人类集中在太平洋中一个最小的岛屿上。

当然,大人们是不会相信你们的。他们自以为要占很大地方,他们把自己看得象猴面包树那样大得了不起。你们可以建议他们计算一下。这样会使他们很高兴,因为他们非常喜欢数目字。可是你们无须浪费时间去做这种乏味的连篇累牍的演算。这没有必要。你们可以完全相信我。】

柳州—敏婷:当我进到这个群的时候,我感觉,我的世界就被你们点亮了,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翘动地球。

时照:这个小王子境界不低啊。

柳州—敏婷:南极和北极,不同的修行法门吧,不管哪个法门,根都是一样的。

时照:接着粘啊,扶风老师。

SF-扶风:他们自以为要占很大地方,他们把自己看得像猴面包树那样大得了不起。照师说说呀,怎么个境界不低了。这么说来,人类给再大的空间,都是不够的,不是空间不够,是心不够。

时照:南极和北极不应该只是修行的方法。

柳州—敏婷:嗯,是合一。

SF-扶风:上面那个点灯,是专门一章节的,很短,我却没懂出隐喻来。

时照:他一定是超越地球了和地心引力了,否则不会知道南极北极点灯的频率。

SF-扶风:不明白。

柳州—敏婷:哇,是这样的角度。

SF-扶风:不是很明显,南北极只有一个极昼,一个就是极夜吗?

柳州—敏婷:在地球里面是看不到那些全局的。

涅槃的火花:视角肯定是从宇宙中看地球。

SF-扶风:这是物理知识吧。

时照:是。

郑州-shayne:南极北极是地球自转的轴线,地球自转同时再绕公转,所以南北极就是一年一天。

柳州—敏婷:这么多角度理解。

时照:是从宇宙看。

郑州-shayne:自转是昼夜,公转是一年,貌似地理上学的,所以小王子说南北极的人很悠闲哈。

时照:接着发。

涅槃的火花:天黑了就需要点灯人去点灯,其它的地方是按照地球自转的顺序,每天依次去点灯,南极和北极半年点一次。整个视角是宇宙看地球,就这。如果小王子是个修行人的话,就是可以离开地球漫游,然后同时观察到1年内的时间行为。

SF-扶风:在去过第五颗点灯人的星球后,小王子来到第七颗地球。在描述了点灯人从原来的一天一点,到随他的星球的越转越快,他变得每分钟都要点一次。之后就来到地球,专门用一个篇章写地球上的点灯人。

时照:作者的不是计算出来的是感应。

柳州—敏婷:我要做点灯人,做好一个人,就是点灯人。感恩。

时照:这句对了。

SF-扶风:本来地球上的所有居民,只需要一个太平洋小岛那么大的地方就够的,却整个地球都被住满了,而且还有很多人认为不够。

豆子:可是,小王子说过,跟着太阳走就不需要点灯啊。

柳州—敏婷:是的。

SF-扶风:我们是不是把小王子读成修行人了呀。

豆子:这个点灯到底讲的什么呢?

柳州—敏婷:太阳在心里,也在天上。呵呵。

时照:不是修行人,是自然人。

SF-扶风:点灯人那章只是讲人们麻目地追随命令。

时照:他讲的地球在银河系运行的规律。

SF-扶风:不论实际,也不论有没有需要,更多的世人,只是习惯了听从命令而去行事。不会吧,时照,有那么大吗?

时照:来讽刺大人自以为懂,其实天天随着星球转而不懂星球的就是大人。有。

豆子:他是不是说点不点灯,以什么频率点灯实际上是可以自己决定的?

柳州—敏婷:是的,关键是我们认识自己吗?

时照:没有银河系的大,他讲不出地球的小。

涅槃的火花:越想越复杂。

SF-扶风:我也觉得我们在过度解读中。这可不是公案唷。

时照:火花真奇怪,想不明白的就不想不行吗?

柳州—敏婷:呵呵,自己读自己的书,没什么过度解读吧。

涅槃的火花:偶没想了,我就觉得大家好没事做。

豆子:任何一个点本来都是可以无限解读的啊。

涅槃的火花:想多了。

SF-扶风:读小书的时间,就是让大家天马行空的嘛。

郑州-shayne:越简单越好。

SF-扶风:放纵自己的思维,也是一种享受的说。

时照:是你们过度认为了,他就是用地心规律讽刺大人的无知。

绕指余香:越小的书,空间越大啊。

SF-扶风:下一段。

涅槃的火花:想得明白的想,想不明白了放着。对自己有触动的就吸纳,没有触动的就不理。过。。。

时照:天马行空可以,但是一定要骑着作者的灵魂啊。

SF-扶风:

【小王子到了地球上感到非常奇怪,他一个人也没有看到,他正担心自己跑错了星球。这时,在沙地上有一个月光色的圆环在蠕动。

小王子毫无把握地随便说了声:“晚安。”

“晚安。”蛇说道。

“我落在什么行星上?”小王子问道。

“在地球上,在非洲。”蛇回答道。

“啊!……怎么,难道说地球上没有人吗?”

“这里是沙漠,沙漠中没有人。地球是很大的。”蛇说。】

时照:不骑白马怎么行空啊?

SF-扶风:

【小王子坐在一块石头上,抬眼望着天空,说道:

“我捉摸这些星星闪闪发亮是否为了让每个人将来有一天都能重新找到自己的星球。看,我那颗行星。它恰好在我们头顶上……可是,它离我们好远哟!”

“它很美。”蛇说,“你到这里来干什么呢?”

“我和一朵花闹了别扭。”小王子说。

“啊!”蛇说道。

于是他们都沉默下来。

“人在什么地方?”小王子终于又开了腔。“在沙漠上,真有点孤独……”

“到了有人的地方,也一样孤独。”蛇说。】

柳州—敏婷:你已经行空了,偶们还在找马。找马的时候,常忘记自己已经在马背上了。我琢磨这些星星闪闪发亮是否为了让每个人将来有一天都能重新找到自己的星球。——如果我们相信,我们是来自宇宙的孩子,那么,我们就会运用宇宙的规律来教养孩子。

SF-扶风:到了有人的地方,也一样孤独。敏婷这话说得真好。

豆子:大家都很孤独吗?

SF-扶风:心的孤独,是灵魂的样子。因为,没有伴侣,只有它自己。

柳州—敏婷:没有伴侣,却处处是伴侣。这是我今天中午感受到的。

SF-扶风:我是觉得,如果我有累,有不想承担的想的时候,就会出来孤独感。如果我只是很开心地过着生活的每一刻,孤独感就没影。

柳州—敏婷:和一朵花闹别扭的时候,会感觉孤独。

涅槃的火花:孤独时感受到自己某一方面的虚弱。

柳州—敏婷:那朵花,蕴涵的是道。

SF-扶风:和花闹别扭就是不敢承担花呀。

柳州—敏婷:是的。

涅槃的火花:和花闹别扭是和自己闹,跟花没关系吧。

豆子:怎么没关系啊?没花你也不会闹啊。

涅槃的火花:没花自己也会闹的,没花有别的。

柳州—敏婷:花是来当镜子的,让人照见自己的心。

SF-扶风:这有点像那天说到的宠,和花闹别扭时,就是不肯再宠了。宠即包容,不宠,即不肯再包容了。贴完这章,好下课,呵呵,小书怡情天马行空。

涅槃的火花:就是把花跟自己独立出来了,把原来的一个整体分成花和自己。包容的时候就是一个整体。

柳州—敏婷:说到宠,感觉自己以前养孩子,是有点宠的成分啊。那都是因为自己内心不坚定。我爱你,我更爱真理,违背真理的爱是做好人,而不是做好一个人啊。

SF-扶风:

【小王子长时间地看着蛇。

“你是个奇怪的动物,细得象个手指头……。”小王子终于说道。

“但我比一个国王的手指更有威力。”蛇说道。

小王子微笑着说:

“你并不那么有威力……你连脚都没有……你甚至都不能旅行……”

“我可以把你带到很远的地方去,比一只船能去的地方还要远。”蛇说道。

蛇就盘结在小王子的脚腕子上,象一只金镯子。

“被我碰触的人,我就把他送回老家去。”蛇还说,“可是你是纯洁的,而且是从另一个星球上来的……”

小王子什么也没有回答。

“在这个花岗石的地球上,你这么弱小,我很可怜你。如果你非常怀念你的星球,那时我可以帮助你。我可以……”

“啊!我很明白你的意思。”小王子说,“但是你为什么说话总是象让人猜谜语似的?”

“这些谜语我都能解开的。”蛇说。

于是他们又都沉默起来。】

涅槃的火花:讲宠只讲自己,不讲孩子。

SF-扶风:送敏婷。

柳州—敏婷:是的,孩子是镜子。

SF-扶风:违背真理的爱是做好人,而不是做好一个人。

柳州—敏婷:感恩扶风,进这个群后,我清楚多了。

时照:这话真好

柳州—敏婷:好人会做坏事的。我不要做好人,我要做好一个人,这是真正推动社会前进的力量。

涅槃的火花:确实,不如行动。

SF-扶风:这话地道。

 

-------------------------------------------------------------------

喜欢读书的朋友欢迎加入读书群,每月一书,单月隽永经典,双月心灵小书。由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会长、中山大学佛学研究中心研究员,【时照道德文化推广】总策划吴穗琼(扶风)老师指导。读书开慧,明心开智,欢迎加入读书QQ群:125496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