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小王子》1:“有用与用的主人”读书群群对话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15 17:08:56
日期:2013年6月1日

SF-扶风:儿童节快乐,让我们在儿童节这天,开始进入小王子的世界吧
季札:我就是那朵,骄傲的小玫瑰
求驯养,小王子们

SF-扶风:
http://www.xiaowangzi.org/index.html这里是小王子的全文配图阅读,今天一起欣赏

SF-扶风:阅读小王子,需要的,只是一颗
(1)、没有任何时间压迫感的、
(2)、不需要向任何人交待的、
(3)、不期盼任何结果的
————无功利心!

柳州—敏婷:无功利。

SF-扶风:【请孩子们原谅我把这本书献给了一个大人。我有一个正当的理由:这个大人是我在世界上最好的朋友。我还有另一个理由:这个大人什么都懂;即使儿童读物也懂。我还有第三个理由;这个大人住在法国,他在那里忍冻挨饿。他很需要有人安慰。要是这些理由还不够充分,我就把这本书献给这个大人曾经做过的孩子。每人大人都是从做孩子开始的。(然而,记得这事的又有几个呢?)因此,我把我的献词改为:
献给还是小男孩时的莱翁·维尔特
这个大人什么都懂;即使儿童读物也懂。不知还有多少大人如你我,还能读懂小王子
柳州—敏婷:我每次读,都感觉到淡淡的忧伤。从自己心里出来的。那种忧伤。
SF-扶风:嗯,这次,我们学着,用心去读,去印

SF-扶风:
摘自陈凤杰:《小王子》(Le Petit Prince)自1943年在纽约问世以来,多次再版,经久不衰。它不但被誉为有史以来阅读率仅次于《圣经》的书籍,而且还被翻译成100多种文字,成为译本最多的法国文学作品(本文所采用的是马振骋先生的译本)。《小王子》还多次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剧、木偶剧、话剧、音乐剧、卡通片等,风靡全球。

SF-扶风:不要少看这本小书,没有华丽的语言,没有曲折的情节,有的只是它的真,它的纯。看看,我们的心里,还能承得起这份淡淡的轻吗?
金华--默:是不是我的不成熟我看见的第二幅图不是帽子,是蟒蛇

SF-扶风:
当我还只有六岁的时候,在一本描写原始森林的名叫《真实的故事》的书中, 看到了一副精彩的插画,画的是一条蟒蛇正在吞食一只大野兽。页头上就是那副 画的摹本。 这本书中写道:“这些蟒蛇把它们的猎获物不加咀嚼地囫囵吞下,尔后就不 能再动弹了;它们就在长长的六个月的睡眠中消化这些食物。”
当时,我对丛林中的奇遇想得很多,于是,我也用彩色铅笔画出了我的第一 副图画。我的第一号作品。它是这样的

于是我把我的这副杰作拿给大人看,我问他们我的画是不是叫他们害怕。

他们回答我说:“一顶帽子有什么可怕的?”
我画的不是帽子,是一条巨蟒在消化着一头大象。于是我又把巨蟒肚子里的情况画了出来,以便让大人们能够看懂。这些大人总是需要解释。我的第二号作品是这样的:

大人们劝我把这些画着开着肚皮的,或闭上肚皮的蟒蛇的图画放在一边,还 是把兴趣放在地理、历史、算术、语法上。就这样,在六岁的那年,我就放弃了 当画家这一美好的职业。我的第一号、第二号作品的不成功,使我泄了气。这些 大人们,靠他们自己什么也弄不懂,还得老是不断地给他们作解释。这真叫孩子 们腻味。
这里做妈妈的,有多少,是这样“教育”你们的孩子的?

金华--默:呵呵,大人在有的方面是挺差劲的
柳州—敏婷:是啊,每一次我女儿画出什么,我都要很小心地问她,画了什么?她的答案从来就不是我能想象的。
SF-扶风:我们要的是“有用”
我们把“有用”放在第一位,放在了一切的指导位置,
却忘记了,用,是为了什么

柳州—敏婷:我能察觉到自己心里的评判,嘴里不说自己不理解,那是有意识的,心里还不能做到完全接纳。

金华--默:儿子小的时候在幼儿园里画了一幅画,海底世界。其中有个豆芽样的东西我看不明白,就问了,儿子那是什么啊?儿子小嘴一撇,一脸不屑,就是海底的豆芽呗
柳州—敏婷:孩子就是纯真。
SF-扶风:孩子看世界,只是存在,感知存在,与存在一起,就是孩子们最快乐的时刻

柳州—敏婷:我们是挺无知的。
SF-扶风:我们不是无知,我们是生怕知无用。我们的知,全是为了好用、有用、能用而知的
柳州—敏婷:生怕知无用。是啊,我们就是这样。

SF-扶风:
后来,我只好选择了另外一个职业,我学会了开飞机,世界各地差不多都飞 到过。的确,地理学帮了我很大的忙。我一眼就能分辨出中国和亚里桑那。要是 夜里迷失了航向,这是很有用的。】

【这样,在我的生活中,我跟许多严肃的人有过很多的接触。我在大人们中间 生活过很长时间。我仔细地观察过他们,但这并没有使我对他们的看法有多大的 改变。】
我们会说,这样多好,他能有一技之长。
却忘了,早忘记了,一切的用,只是为了生命的愉悦
久而久之,用,只是用,只是用得好不好。却忘了,用是为了啥

当我遇到一个头脑看来稍微清楚的大人时,我就拿出一直保存着的我那第一 号作品来测试测试他。我想知道他是否真的有理解能力。可是,得到的回答总是: “这是顶帽子。”我就不和他谈巨蟒呀,原始森林呀,或者星星之类的事。我只 得迁就他们的水平,和他们谈些桥牌呀,高尔夫球呀,政治呀,领带呀这些。于 是大人们就十分高兴能认识我这样一个通情达理的人。】
SF-扶风:通情达理=你的东西有用
柳州—敏婷:是啊,这就是大人。

SF-扶风:想想我们自己,在判断事物,比如一个人对你好不好时,是不是也用了这个标准
SF-扶风:在我们一天一天地把“用”、“有用”推高到指导生命中的一切的时候,我们是否,丢失了一些更重要的东西?
金华--默:对自己有用的就是好的,有害的就是坏的

第二章

我就这样孤独地生活着,没有一个能真正谈得来的人,一直到六年前在撒哈 拉沙漠上发生了那次故障。我的发动机里有个东西损坏了。当时由于我既没有带 机械师也没有带旅客,我就试图独自完成这个困难的维修工作。这对我来说是个 生与死的问题。我随身带的水只够饮用一星期。

第一天晚上我就睡在这远离人间烟火的大沙漠上。我比大海中伏在小木排上 的遇难者还要孤独得多。而在第二天拂晓,当一个奇怪的小声音叫醒我的时候, 你们可以想见我当时是多么吃惊。这小小的声音说道:
“请你给我画一只羊,好吗?”
“啊!”
“给我画一只羊……”
我象是受到惊雷轰击一般,一下子就站立起来。我使劲地揉了揉眼睛,仔细 地看了看。我看见一个十分奇怪的小家伙严肃地朝我凝眸望着。这是后来我给他 画出来的最好的一副画像。可是,我的画当然要比他本人的模样逊色得多。这不 是我的过错。六岁时,大人们使我对我的画家生涯失去了勇气,除了画过开着肚 皮和闭着肚皮的蟒蛇,后来再没有学过画。

扶风:一次打击,就会让孩子们关上。
我们的小学老师,最喜欢干这种事情了
希望这里没有小学老师台

柳州—敏婷:是的。我妈妈就是小学老师,我就是这样被打击大的。
呵呵,今天要感谢自己的经历,如果不是自己深刻的经历了这一切,怎么可能会让孩子在家上学呢。所有遇到的都是值得感谢的。
SF-扶风:不会吧,敏婷在家教孩子呀?孩子多大呀?
柳州—敏婷:不教啊,我教不了。女儿快六岁了。她提出小学也在家上学,我和她爸爸都同意了。
柳州—敏婷:珠三岁去幼儿园,去了一个多月,然后跟我说她要退学,她说她觉得就象姨婆家养的鸡一样被关在笼子里,从那一天开始,我们就在家上学了。
SF-扶风:象姨婆家养的鸡一样——三岁孩子能说这样的话,利害呀
柳州—敏婷:是啊,厉害啊,她对我们说,你们能找到没有门的幼儿园,我就去。


SF-扶风:
【“唉,你在这儿干什么?”
可是他却不慌不忙地好象有一件重要的事一般,对我重复地说道:
“请……给我画一只羊……”
当一种神秘的东西把你镇住的时候,你是不敢不听从它的支配的,在这旷无 人烟的沙漠上,面临死亡的危险的情况下,尽管这样的举动使我感到十分荒诞, 我还是掏出了一张纸和一支钢笔。这时我却又记起,我只学过地理、历史、算术 和语法,就有点不大高兴地对小家伙说我不会画画。他回答我说:
“没有关系,给我画一只羊吧!”】
柳州—敏婷:这时我却又记起,我只学过地理、历史、算术 和语法,就有点不大高兴地对小家伙说我不会画画。——这是我时常有的心情啊。珠也时常鼓励我说:“没关系,妈妈,你就画吧,想画什么就画什么,胡乱画也可以的。”
SF-扶风:记得看过一个八十多岁的女士画的画,她是快七十岁时,突然想画画,就画了。非常好,把技巧掌握后,她把她人生的经验,都融进了画里。那些画,非常特别,很入心。我们怕什么?生命不是自己的享用吗?怎么都成了对别人的交待???

柳州—敏婷:因为我们卡在评判里头了
金华--默:读书的时候画的还不错,现在什么都不会画了
柳州—敏婷:是啊,活出自己
金华--默:我们都按照别人的标准活着,

柳州—敏婷:嘿嘿,我在三年前开始按照自己的想要活了。
三年前,我辞职,不做大学老师。开始清理自己混乱的心。
从那一天开始,我的生命就不断有惊喜。

SF-扶风:然后你就跑到广西去当农民吗?
阿拉丁:太棒了!之后你做什么了呢
柳州—敏婷:呵呵,不是,是我老公本来就是农民,我是农民老婆。他在农村一直折腾,从果园,到养羊,到养鱼,然后鸡,一直到去年年底,他结束了这一切,现在他在山东学针灸了。我唯一可以对自己说的就是,我爱森,我从来不用无用评判他,我欣赏他整个过程里的毅力和坚持,从来不放弃自己。
SF-扶风:真好,不管有用无用,过程里表现的对生命的积极,就值得欣赏

阿拉丁:我每年上课也都会跟大学生一起分享小王子
扶风:太好了,阿拉丁在哪学校呀
阿拉丁:我在湖北大学
SF-扶风:那天你帮讲几段最有感觉的吧

阿拉丁:好多学生小学、中学都看过,但印象不深,还不太明白,大学再重读,大家都很感动
嗯,花儿为什么会长刺?有一次给孩子读小孩子读小王子的时候,突然脑子里就冒出了这个问题,然后就觉得从里面似乎读出来了一部爱情心理学。恋爱中的人特别是女孩子总是要从对方那里求证自己的爱情,象玫瑰花那样,就不停地刺探对方,但当对方要离开时,它又会用刺来保护自己。
柳州—敏婷:精彩啊
SF-扶风:驯养也是呀,就一部营销学

阿拉丁:还有驯养,扶风老师读出来了营销学,我用它来讲美学中的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的命题,效果也还不错,看来经典,真是全息的呀。
这个群真好

SF-扶风:
好,今天先到这里,明天再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