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为自己出征》读书群群对话:还有一个另外的你吗?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9-29 10:27:09
日期:2012年11月20日

扶风:继续昨天,有人交作业吗?昨天留下的题目:沉默里有什么,是比不说话还多的
或者说:沉默与不说话一样吗?为什么
翁辉立:还是很想说话,特别是当别人说到自己的时候
扶风:嗯,怕别人错理解了自己
或者说,是希望别人都能象你自己认识你自己那样,认识你
翁辉立:不说话是沉默的好方法,对就是这个怕
老王:我的理解是,真正的沉默并不是不说话,而是把心的对外攀缘停下嘴闭得死死的,自己心中在不停对话,不叫沉默
翁辉立:怕别人错理解了自己,所以很急躁,很想改变
扶风:嘻嘻,想想你自己是怎么对待身边人的,你的室友?你的同桌?他们的事,你真的那么关心,那么在意吗?
瑛紫:嘴上不说,心里不停的在说
扶风:可我们总想别人时时刻刻都在意我们,在我们身上用心
瑛紫:实际是想别人在意我们自己
扶风:想想满大街的人,真有那么多人在意你穿了双红色的鞋还是绿色的裙吗
翁辉立:有时候会惭愧,但只是很短的时间
扶风:别自作多情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每天关心不完的事,没时间关注你,放过你自己吧。自作多情?

瑛紫:自己在意自己,这样很累
翁辉立:看到了这样一个小我
默:不太在意自己,但常被别人提醒 。比如,又胖咯,今天衣服不好看,之类的
扶风:是的,

【“沈默里所包含的东西,不只是不说话而已,”国王回答:“我发现,只要我和别人在一起,我就只会把我最好的一面表现出来,而不会把障碍放下,让自己看看想要隐藏的是什么。”】
【“我不太懂。”武士说。“你会的,”国王回答:“等你在这里待得够久的时候。人要独处,才能脱掉自己的盔甲。】
【武士看来很惊慌。“我不愿意一个人待在这里!”他大叫,用力跳着脚,强调他的重点,不小心踏到国王的脚趾,国王痛苦地尖叫起来,四处跳着。】

翁辉立:伤到别人了
扶风:
【 武士吓坏了,首先是铁匠,现在是国王。“对不起,大人。”武士抱歉地说。国王轻轻地揉着他的脚趾。“哦,没关系,你的盔甲给你带来的痛苦,比你给我的痛苦多得多。”站直了身体,他了解地看着武士:“我知道,你不想一个人待在这座城堡里,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也是这样,但是,在这里要做的事,一定得一个人单独地做。】

伤到别人时,自己更伤自己,对自己好点吧,放了自己,别解释那么多,别可是那么多了,就是它。对自己好点

【跛着穿过房间的时候,国王加上一句:“我得走过这扇门,继续上路。”武士迷惑地问:“你要去哪里?门在这里。”“那是前门,”国王解释:“那只是入口,通往另一个房间的门在那边的墙上。”
“我没有看到什么门。”武士回答。“记不记得我告诉过你,人不能真正看看,除非他能了解?等你了解到这个房间里有什么的时候,你就能看到通往下一个房间的门了。”国王挥挥手:“好好照顾自己,我的朋友。”】


默: 怎么样才是对自己好呢?
扶风:让真实的自己光明正大地露出来,真实地面对自己,才可能对它好,连它的本来面目你都不接受的,怎么可能对它好呢?整天就想着改造它,折腾它的
好好地爱自己,放轻松了,看清楚自己到底想得到什么,怕丢去什么
默:不知道真实的自己是什么样的,才会折腾,寻找
扶风:别捂着它,藏着它,压着它,按着它的。不是不知道,是不接受。不愿接受,总认为自己应该是那个样子,而不是这个样子
默:现在这个懒懒的自己是真实 的吗?
扶风:是的。你只是不想接受自己这个懒样
默:懒得,不心安理得
扶风:是的,这是根源,然后不去改变,却去新构建一个勤快的自己
默:这个提不起劲的自己也是真实的吗?
扶风:好好照顾自己,我的朋友
老王:怕改变,又不满意现在?
翁辉立: 接受吧,别管真不真实
默:是想懒着,有不能心安理得的懒着

扶风:其实,停下来,认识清楚自己,从自己不喜欢的地方,开始改变,一点一点地改变。改变自己,要比不断地搭建一个假想的优秀的自己要容易。想想,这就象说谎,说出了第一个,就要第二、第三、第四地圆下去。我们的假想的优秀的自己也一样,越想越放不下来,每次实际情况就越是不符合心中理想,每次每次,都要编个理由来给实际的自己开脱,做一件事,心头要折腾百次。累,真累,不如,好好地接受,一点一点地改,开始不习惯,不用半年,改起来可溜了,抓虫都成最开心的事了,发现自己一条大虫,那个开心呀,也真好笑,自己原来是这样的。关键是,每次退掉一点自我的观念 ,对外部世界的敏感性就增加一分

真真是:退一步海阔天宽
默:困,又睡不着,又不能清醒
扶风:默找个机会睡透它,睡它三两个月,天天吃了睡睡了吃,我原来从密宗改到禅宗师父处时,问禅宗的师,我要怎么修,他就让我睡觉,一直睡了半年,我原来修密,特精进。每天半天打坐,又是念经又是念咒,嗑头一天二千个,嘻嘻,给密宗师父听到了,一定说我那时候消业消得好

小稞子:闭关是怎么一回事?
扶风:嗯,下面就说到闭关了。

【 “等一下,拜托。”武士叫着。国王回头看他,同情地应着:“什么事情?”武士犹豫了,如道他没办法动摇国王的决心,然后他说:“走之前你能不能给我一些建议?”国王想了想,然后点点头:“对!亲爱的武士,这对你而言,是一场崭新的圣战。这次的圣战,需要非常的勇气,比你以前所有打过的仗,加起来的还要多。如果你能鼓起勇气留下来,做你该做的事,这会是你一生中最大的胜利。”说完,国王转过身,慢慢地在墙中间消失,留下武士在后面瞪着看他。】

扶风:修心过程,不比外在的求索省力,而胜利,也远比外在的果实大多得多了

【国王走了以后,寂静似乎更深了。武士走动的时候,能听到的声音,只有他的盔甲互想碰撞,在城堡里引起的回声。等到他听回声好象想了很久很久以后,他比以前更沮丧。所以,为了让自己开心,他开始唱以前学过,能振奋人心的战歌:“甜心,为你上战场”,还有“系马处即为儿家”。】

扶风:这就是闭关的第一天的情形,刚入关时,由于没有了外界的接触,应该是第二天吧,一般第一天都睡过去了。,到了第二天,睡了一整天睡不着了,这时思想就开始来了,整个过程跟武士在沉默之堡的过程,是一样的。开始拼命地留意周围的东西,床硬了软了,被子闷了冷了,空调声音大了小了,风吹着面还是吹着脚了。。。。等等等等,各种的东西都冒出来。看似是条件的问题,其实是内心的抓狂的转移。所以一般这时的互关师,是不理你的,管你冷了热了,自己受着就是了,实在没办法了,就开始跟自己对话,一回想这个事,一回想那个事,不停地翻出些事儿来过。可,事儿也不能挺多久呀。试试看,你能一心想一个念头多久?五分钟?试试,它能不掉五分钟吗?我们的心就象猴子捡苞米,捡这个丢那个,抱起这个甩开那个。我们在一堆的事情中跳来跳去,然后就认为自己很忙,认为自己很重要了,有外物的时候,多少分钟都可以,我要求的是没有外物,只是自己单提一念,什么也不许做,就只想一见事或一个人,试试。密宗初修时的观想,就是让你想上师的样子,练专注
【可是,等到他的声音累了,寂静开始淹没他的歌声,他被寂静重重地包围起来,到那时,武士终于承认一件他从来没有发现过的事——他害怕独处。】

在闭关中,念头再怎么出来,到了第三天,也不得不越出越少。因为没有现实支撑它们,只是想,总也停不久,慢慢也就不想了,而不想,又是什么状态呢?睡着了吗?明明不是呀。武士终于承认一件他从来没有发现过的事——他害怕独处。终于接受了一个现实,原来强捍如武士,也怕孤独

【突然,他在墙上看到一扇门。他很快地站起来,向门口走了过去,把门慢慢地打开,走进另一个房间里。他小心地四处张望,这个房间和前一个很像,只是好象小一点,也同样寂静无声。】

当接受了自己,一扇门,就被你看到了

【武士开始大声说话打发时间,讲任何他能想到的事。他谈到他小时候是什么样子,怎么和其它小孩不同,其它小孩打鹌鹑,唱“把尾巴钉在野猪身上”的时候,他却在读书。可是,因为能读的书不多,很快地他就读完了所有的书。因此,他开始热情的和任何他碰到的人说话,没有人的时候,他就和自己说,就像他现在做的事一样。他得到一个结论:他这么喜欢说话,就是为了不让自己面对独处的恐惧。】

他这么喜欢说话,就是为了不让自己面对独处的恐惧。
他这么喜欢干活,就是为了不让自己面对独处的恐惧;
他这么喜欢骂人,就是为了不让自己面对独处的恐惧;
他这么喜欢抱怨,就是为了不让自己面对独处的恐惧
你呢

【可是,等到他的声音累了,寂静开始淹没他的歌声,他被寂静重重地包围起来,到那时,武士终于承认一件他从来没有发现过的事——他害怕独处。】

在闭关中,念头再怎么出来,到了第三天,也不得不越出越少。因为没有现实支撑它们,只是想,总也停不久,慢慢也就不想了,而不想,又是什么状态呢?睡着了吗?明明不是呀武士终于承认一件他从来没有发现过的事——他害怕独处。终于接受了一个现实,原来强捍如武士,也怕孤独

【 说完这些话以后,另一扇门马上在墙上显现出来。武士很快地开了门走进去,他发现自己在一个比第二间房间更小的屋子里。】

扶风:停下来,接纳又一个真实的自己,门,又展开了一扇

【他突然醒悟,他花了这么多时间想以前做过,和将来要做的事,却没有享受此刻他正在做的事,然后——你猜对了——另一扇门在墙上出现。】

扶风:享受此刻,当下

【第四个房间比前三个都小。受了前面经验的鼓励,进房间以后,武士做了一件他到目前还没做过的事:没有想任何事情,没有和自己说话,他静静地坐下,倾听寂静。他发现,以前,他从来没有认真去听过——不论听任何事,或任何人。风吹过的沙沙声,下雨时的淅沥声,还有溪水流过小溪的声音,这些声音一直在那里,但是他从未真正的聆听过。】

扶风:关房的第四、五天,人也会不再折腾了,静静地和自己相处,不想任何事,也不和自己说话了,被迫的呀,因为四五天过去了,折腾累了,也知道没有效,当一个人静下来,是沉静下来,而不只是不说话呀。也就是老王说的,内心不向外攀缘

【他发现,以前,他从来没有认真去听过——不论听任何事,或任何人

扶风:当我们一直冲冲冲,向前冲的时候,我们自然忽略掉了身边很多的声音

【这些声音一直在那里,但是他从未真正的聆听过。】

现在他才了解,茱莉亚曾经多么努力的想和他分享她的感觉,他也从未真正的听过她说话——特别是在她伤心的时候,她的悲伤提醒了他,他也同样的不快乐。事情上,武士习惯穿着盔甲不脱下来,好扰乱她悲伤的声音。他只要把面盔拉下来,就可以拒茱莉亚于千里之外。
  和一个包在铁甲里的人说话,茱莉亚一定觉得很孤单——就像他现在坐在城堡里一样孤单。在这个像坟墓般的房间里,他感到自己的痛苦和孤独。很快的,他也能感觉到茱莉亚的痛苦和孤独。这么多年来,他逼她住在另一座沈默之堡里,他开始嚎啕大哭。】


扶风:问自己,我有逼他/她住在沉默之堡吗???

默:我们各自住在自己的沉默之堡里,做个种努力消除寂寞,手机,电脑,才这么流行,都是孤独的人啊
【武士不知道他哭了多久,不过眼泪从他的面盔里迫涌而出,直到他坐的熊皮地毯完全湿透,眼泪流进壁炉,把火都浇熄了。说真的,整个房间开始淹水。如果不是在那时候,有另一扇门在墙上出现的话,武士可能会淹死。】

【虽然哭的疲累不堪,他还是涉着水,走到门前,进了另一间更小的房间里。他有点担心,这个房间不比他养马的马厩大多少,他大声地说:“奇怪,这些房间为什么变得越来越小?”】

【马上,有一个声音回答他:“因为你和自己越来越近。”】

【武士四处张望,非常惊讶,这里只有他一个人——至少原本他是这么想的。刚刚是谁在说话?那个声音似乎是从他身体里面发出来的,这可能吗?“对,很可能,”声音说:“我是真正的你。”“可是,我才是真正的我。”武士大声抗议。】

【“看看你自己,”声音说,带着一股厌恶:“濒临饿死的坐在那里,披着一身废铁,废铁里还有一块生锈的面盔,卖弄着一把湿透了的胡子。如果你就是真正的你,我们俩的麻烦就大了。”】

【 “嗳,你要弄清楚,”武士坚定地说:“我过了这么多年,也没有想到你半句话。等听到了,第一句话你就说,你才是真正的我。那以前你为什么不早点宣布这么重要的消息呢?”“这些年我一直在这里,”声音回答:“可是,这是第一次,你够安静,可以听到真正的自我。”】

扶风:你够安静,便可听到真实的自我,闭关也是这样,在一间全黑的房子里,不许说话,不许看书,没有电视,没有手机,就一张 床。躺也在那,坐也在那,站也在那,两个平方,外加漆黑一片。这就是你的全部世界,初期还想折腾,可实在太小了,真折腾不出什么来。慢慢地就歇下来了,就自己与自己对话。 再对话吧,也不可能没个玩的,对累了,还是得歇下来。 没事没人没声没关的,歇着歇着,真实的自己,就会出来见你

小稞子:有吃的吗?
扶风:有人送吃的,一天两次
很多人就把这当成了时间,开始几天天天盼呀盼呀,就盼着听到锅盘的响声

默:在做梦的时候关房里的世界还是很大的
扶风:默那是幻化,不是做梦,非常清晰的

【“这些年我一直在这里,”声音回答:“可是,这是第一次,你够安静,可以听到真正的自。”武士充满疑虑:“可是,如果你才是真正的我,那么我是谁?”声音很温和地回答:“你不能指望一下子就知道每件事,你为什么不休息休息?”】

【“好吧!”武士说:“可是在睡之前,我想知道我要怎么称呼你?”“称呼我?”声音困惑地说:“我就是你。”“我不能叫你‘我’,这样我会弄混淆的。”“好,叫我‘山’。”“为什么叫‘山’?”武士问。“为什么不?”声音回答。“你一定认识梅林。”武士说。他开始瞌睡地点起头来。闭上眼精,通常他都会整晚叽叽轧轧地翻来覆去,可是现在,他第一次进入深沈、安宁的梦乡。】


扶风:当遇见了真实的自己,人,睡得可沉实了。香!

【刚开始,他不知道身在何处,只意识到身为自己的感觉,全世界好象都消失无踪。然后,等到他完全醒来,他意识到松鼠和瑞蓓卡坐在他的胸膛上。“你们怎么来的?”他问。松鼠大笑:“我们没有进去,是你出来了。”武士完全的睁开眼睛,挣扎着换成坐姿。他惊奇的四处望着,没错,他躺在真理之道上,在沈默之堡的另一瑞。
  “我怎么出来的?”他问。瑞蓓卡说:“唯一的可能是,你变得完全的沈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