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为自己出征》读书群群对话:沉默之后,就是知识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9-29 10:37:36

日期:2012年11月21日

广州-扶风:
昨晚的作业有人可以交一点吗
翁辉立:找不到啊老师,很朦胧的另一个我
广州-扶风:看到翁没有足够沉默,所以“山”的声音,还听不到
哈尔滨-瑛紫:我听到过一回
翁辉立:是啊
广州-扶风:瑛紫可以说说吗
翁辉立:那个山很奇怪
哈尔滨-瑛紫:有一天晚上,我自己一个人,耳朵里好多声音,就是对一个事的看法,想着想着,就听到一个声音说,怎么这么吵啊,吓我一跳,当时好像是有一个事情纠结着我,是说的吵死了。我一下子就坐起来了

广州-扶风

“我怎么出来的?”他问。
 瑞蓓卡说:“唯一的可能是,你变得完全的沈默。”
 “我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武士说:“我在正和……”他停住了。本来他想告诉他们有关“山”的事,可是很不好解释,更何况,整件事可能都是他的想象,他还有得想的。】

好吧,这山就放一边,反正也说不清

广州-扶风

【没有意识到他在做什么,武士想抓抓头,过了一会儿,他才明白,他确实在抓自己的皮肤。用两只戴着铁手套的手捧住头,他的头盔已经锈光了,他碰碰自己的脸,和乱七八糟的长胡子。
  “松鼠!瑞蓓卡!”他大叫。
  “我们知道。”她们大笑。】

透过沉默,盔甲又丢掉了部分

广州-扶风

“你在沈默之堡里一定又哭了。”松鼠说。
“对,”武士回答:“可是,一整个头盔怎么可能一个晚上就锈完了?”
 两只动物又开始大笑,笑的很激动。事实上,瑞蓓卡笑倒在地上喘不过气来,还不停地拍着翅膀,武士坚持要知道什么事这么好笑。】
【松鼠终于喘过气来:“你在堡里不只待一个晚上。”
  “那么多久?”
  “如果我告诉你,你在城堡里的时候,我已经采集了超过五千个核果,你觉得怎么样?”松鼠说。
  “我会说你疯了——不然就是塞了太多的核果。”
  “你在里面真的待了很久,很久。”瑞蓓卡替松鼠作证。】

广州-扶风:八万四千劫,不过转念间

【无法置信地,武士的嘴张的老大。他说:“梅林,我要跟你说话。”在那时,就像他允诺过的,梅林立刻出现在面前。很显然,武士逮到他正好在洗澡,因为法师全身光溜溜的,除了那把长胡子外,什么也没穿,而且全身都在滴水。“对不起,打扰你了。”武士说:“可是,这是紧急事件,我……”
“没关系,”梅林说,打断他:“我们法师必须要把这些小小的不方便,当作理所当然。”他甩掉胡子上的水,“不过——回答你的问题——真的,你真的在沈默之堡里待了段很长的时间。”】

广州-扶风:呵呵,这个小插曲好有童心呀,法师竟然滴着水出来

广州-扶风

【梅林总是能让武士大吃一惊。“你怎么知道我想知道这个?”
“因为我了解自己,我就能了解你。我们都是对方的一部分。”
武士想了想。点点头,他开始能了解。】

你能理解吗?具说量子力学能理解,每个在场的,都相互关联。

广州-扶风:佛教油子们又可以管这个叫“他心通”了,你想什么,我就能知道。不是我知道你,是那一刻,我就是你

【“我可以体会茱莉亚的痛苦,因为我是她的一部分?”
“对,”梅林回答:“这就是为什么你可以为她,和为自己痛哭,这是第一次你不是为了自怜而流泪。”】
广州-扶风:所有的显现,都是你的一部分?你信吗?你敢信吗?八年前和八年后,一样?不一样?校真?校理?还是要一个合理性掩盖一些自己都觉得有点交待不过去的?同体大悲,只是为了他人的感受而流泪。

广州-扶风

【武士觉得蛮为自己骄傲的,他跟梅林说他的感觉。
梅林笑了:“人不必为了自己能像个人一样而感到自傲,这就像瑞蓓卡为了会飞而骄傲一样无稽。瑞蓓卡能飞,因为她生来就有翅膀,你有感觉,因为你生来就有心——现在你开始用心,这是你本来就该作的。”】

广州-扶风:什么是神通?就是鱼儿对同伴说:“哇,看,它能飞”指点小鸟。
小鸟对妈妈好:“他们好利害,能潜水里不出来,神了。”
广州-扶风:
我们自己身上,神的地方也多得去了,一口饭咕哝一下吃进去,上咽提起、食道打开、胃门收缩,到明儿,完全给你变了个样儿,又出来了。 这,还不神吗
金华--默:呵呵,是很神呢,有时自己也忍不住赞叹
广州-扶风:身上的红细胞,这点儿东西,竟会选择氧气带上,还知道把它放什么地方,现在西方很多科研动画,就是把深奥的科学前研探索的东西,以直观的图象表达出来
金华--默:什么都不用指挥,自动就工作了
广州-扶风:看过几个细胞的,太震撼了
我们本来该有的,本来该做的,就已经是造物的精美了。还要什么,还找什么
广州-扶风:把本来的角色做好,

【“你真晓得怎么打击人,梅林。”武士说。
“我不是故意对你不客气,你做得很好,不然你不会碰到‘山’。”】
广州-扶风:觉得视觉大增呀,短短的七分钟十分钟的片子,能改变观念

【武士看来像松了一口气:“那么我是真的听到他的声音?这不是我的幻想?”
梅林笑了出来:“不是,‘山’是真的。事实上,他可能比你这么年来称作‘我’的那个,还要更真的点。你没有疯,你只是开始听见真正的自我,这就是为什么时间过得飞快,你却没有感觉到。”】

广州-扶风:时间,真是一个大怪物。哈哈,超喜欢《盗梦空间》,庄周梦碟的现代版
金华--默:最后也没分清,梦和现实啊
广州-扶风:今天没情绪,不展开时间来讲了,时间与空间,是一个很迷惑人的东西
宁波—珊瑚:《盗梦空间》,我也很喜欢。
 
广州-扶风:
【 “我不懂。”武士说。
“你通过知识之堡就会懂。”梅林说完,又再度消失不见。】
沉默之后,就是知识了。这个说法,好象跟佛教有点不一样,嘻嘻,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