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之十四十五章读书群群对话:下意识不用行为模仿,就是已脱离了相上效法,直印了。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8 19:20:31
日期:2013年1月15日

广州-扶风:开课,第十四篇《永远,永远》,每天就这一个小时读书,其它时间闲聊的。大家习惯一下,课书开始后,把QQ屏幕拉大,因为选取章节较长,拉大好看一些,这个月读《天才在左疯子在右》群共享里有下载,每晚讲课后有值日班长负责收集整理放到论坛
【在一次前期调查的时候,我习惯性的找到患者家属想了解一下现在是什么情况。家属没说完我就知道了,这是最头疼的类型。因为就目前的科技医疗水平来说,那种情况基本算是没办法解决,只能看运气,很悲哀。
跟她闲聊了一阵,我觉得老太太脑子比较清醒,精神也还好,不过有时候说话会语无伦次。
我:“听说阿姨最近气色好多了。”
她笑了:“人都这岁数了,也不好看了,气色再不好那不成老巫婆了?哈哈。”
我:“叔叔去年的病……好些没?”
她:“好是好太多了,在医院那阵把我给急的。我岁数大了身体不行了,也经不起折腾,放不下。不过好在没事儿了,他恢复多了,但是经常气短,现在在屋里歇着呢。”
我往空荡荡的那屋瞟了一眼:“没事儿,文涛(患者长子)忙,就是让我来替他看看您,顺便把东西送过来。”
她:“我知道你们年轻人事情多,现在压力那么大……他们几个最近回来特别勤,估计是不放心我们老两口,其实都好着呢,你们忙你们的,抽空来玩儿我们就挺高兴的了。” 】

广州-扶风:这章没什么好讲的,本来想过掉,但感动于老人家的爱情,就走一遍吧
【我:“阿姨,我问您件事儿:您还记得去年这个时候您在做什么吗?”
老太太自己嘀咕着,皱着眉仔细的想。
她狐疑的看着我:“去年?这个时候?应该是接你叔叔出院了……但是后面的事儿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我:“去年什么时候出院的?”
她:“5月初啊……”
5月初是就是家属说他们父亲去世的时候。
家属前几天的描述:“我爸去年去世的,我们都很难过,最难过的是我妈。好几次差点儿也哭过去了……这一年来我们兄弟姐妹几个都经常带着老婆孩子回去陪她,可老太太一直就没怎么缓过来,老是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前几天我又回去了,开门的时候我觉得我妈气色特好,我还挺高兴,但是进门后我跟我们都吓坏了。我爸遗像给撤了,他用的茶杯还摆着,我妈还叫我陪我爸聊天,她做饭,我们看遍了,家里就我妈一人,我们怎么说她都跟听不见似得……吃饭的时候,桌上始终摆着一副多余的碗筷,我妈还不停的往里面夹菜,对着那个空着的座位说话。……后来我问了好多人,都说我爸的魂回来缠着我妈,我们不信,老两口感情一直很好,当年一起留的学,一起回的国,后来又一起挨批斗……虽说日常吵架拌嘴也有,但是绝对没大矛盾,都那么多年了……我怀疑我妈是接受不了现实,精神上有点儿……”。于是,后来在家属安排下,我去了患者家。

我:“对啊,去年的现在,6月份,您想不起来在做了?”
她想了一会儿后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对了!我想起来了,去年是我们结婚40周年。那阵我们忙着说找老同事办个小聚会,结果他身体还是太虚了,没办。”
我:“那您打电话给老同事们取消了吗?”
她:“我哪儿顾得上啊,就照顾他了,所以我让大儿子打的。我说我想不起来了呢!这一年我就照顾他了,每天是这件事儿,当然想不起来了,我就说我记性怎么突然差了……”
我沉重的看着她,不知道怎么开口。家里的摆设等等都是两个人用的生活器具:杯子,脱鞋,老花镜…… 】


【她宽慰的看着我:“我没事儿,这些年我身体很好,现在照顾他也算还了人情了。当年在国外留学,我水土不服,都是他伺候我,我还特感动呢,没想到他到这时候要债来了。哈哈哈。”
聊了好一阵,她很自然的认为丈夫还活着,我尝试说明,但既没有好的时机,也没忍心开口。后来老太太说今年的41周年结婚纪念日,不打算请人了,自己家人过。
我:“阿姨,最近夜里您睡的好吗?”

她:“还行啊,最近都挺好的,一觉到天亮。平时我神经衰弱,有点儿动静就醒了。”
我:“叔叔呢?”
她:“他还那样,打雷都不醒的主儿,睡到天亮……最近也不半夜起来看书,倒是不会吵我了……他的一些书……这些天我找不到了,忘在医院了?医院……”
我:“叔叔跟您说话吗?”
她:“说啊,慢条斯理的,一句话的功夫都够我烧开一壶水了,哈哈哈……对了,我去给他续上水啊,你等一下。”
我:“嗯……我能看看吗?” 】


【她站起身:“好啊,来,他习惯在卧室的大椅子那儿。”
我跟着她进去了,她所说的那把大椅子空荡荡的,椅子上放了一件外套,一本书。她对着空椅子介绍我,然后看着椅子开始说一些生活琐事,场面很诡异,于是我慢慢的退了出去。
这种老式的两居室就两间房子加一个很小的门厅,我只能回另个房间。我留意到老太太刚才坐过的椅子旁放了厚厚的一叠卡片,随手拿起来翻了翻,看样子都是老两口这些年互赠的,生日,新年,春节,结婚纪念日等等。就在我准备放回去的时候,我看到最上面那张,落款日期是去年写的。卡片上的文字迹娟秀、清丽,看来是患者的。看过后,我把那张卡片私自收了起来。
当老太太从屋里出来的时候,我改主意了,闲聊了几句后起身告辞。 】



【几天后我约了患者家属,尽可能把他们都找到一起,客观的说了所有情况和我的判断后,告诉他们我的想法:是否入院治疗的问题,我希望他们再考虑,我个人推荐休养为主。然后把那张卡片还给了他们。几个人传看后,都沉默了,只是点了点头。
当晚在家,我找出笔记本,又看了一遍我从卡片上抄下的那段文字。
自从我习惯于沉迷在逻辑分析与理性辨析后,从未觉得情感竟然是如此的重要。
我知道情感很渺小,既不辉煌,也不壮烈,只是一个小小的片段,但是却让我动容。我也知道这篇看起来很无聊,很枯燥,很平淡,没有玄妙的世界和异彩纷呈的思想。但是我依旧偏执的尝试着用我拙劣的文字以及匮乏的词藻,任性的写下这一篇,谨此来纪念那对老人真挚的情感,并以卡片上的那段文字,作为这一篇的结尾。
原文:
指间的戒指不再闪亮
婚纱在衣柜早就尘封
我们的容颜都已慢慢的苍老
但那份心情,却依旧没有改变

感谢你带给我的每一天
正是因为你
我才有勇气说
“永远,永远” 】

广州-扶风:作者也是一样呀,为了这份爱,把篇幅留出给了他们。这章就是典型的相由心生,在老太太的世界里,她的思念,真的造出来了一个老先生
cj:很感动
广州-扶风:一天一位学生问我,那人修法很利害,他现在一入定就能上三十三天转一圈,他问我是真的吗?是不是那人说慌?我只能告诉他,那人没说慌,但却不是真的,修行的执着,一样可以让功能呈现,而且因为这是常人所没有,就更不容易放下了,便越练越真切,越坚固,好,这章结束,让我们为爱情感动一下
【第十五篇《真正的世界》】
【她:“这也是我不久前才想通的。你知道为什么有些时候,面对一些很明显的事物却难以分析,不敢下定义吗?其实是思维影响了人的判断。所处思维状态导致了人看不清本质,干扰人判断的能力。”
我:“但是这跟你所做的有什么直接关系吗?”
这个患者身边的很多人形容她被 “附体”了。男友为此弃她而去,家人觉得她不可救药,朋友都开始远离她……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几年前她开始模仿别人。
最初她身边的人还觉得好玩儿,后来觉得很可怕,因为她几乎模仿的惟妙惟肖。除了生理特征外,眼神、动作、语气、习惯、行为、举止,没有一点儿不像的。这让她周围的人觉得很可怕。借用她前男友的描述:“那一阵她总是模仿老年人,不是做给别人看,是时刻都在模仿,我甚至觉得跟爸生活在一起。而且,最可怕的是,她看我的眼神……那不是她。我觉得她被附体了。我自以为胆子不小,但分手都是我趁她不在家,然后逃跑似得搬出了。搬出去后才打电话告诉她的……我觉得她接电话的声音,是个老头……。”
但我我所感兴趣的不是什么灵异内容,而是另一个问题:那些所谓“附她体”的,都是活人。
她:“有直接关系,我刚才说了,人怎么可能没有思维?”
我再次强调:“你看,是这样,我并没有接触你很久,也不是很了解情况。当然了,我从别人那里知道一些,但是没亲身你接触,到目前为止,一个多小时。所以……”
她:“所以,你希望我说明白点儿?”
我:“对,这也对你有好处。”
她笑了:“对我?什么好处?”
我:“如果你不让我把事情弄明白了,你后面会面对一系列的测评和检查,耽误时间不说,对心理上……”
她:“我明白了,我也知道你要说什么了……是个问题。不过,我尽可能从开始给你讲,如果你还不明白,我也没办法,但是我会尽力。”
我:“好,谢谢你。” 】
广州-扶风:思维影响了人的判断,这句说得正确,模仿的惟妙惟肖——完全进入,完全合一了。她的思维超清晰,也很敏感,但就是没法理解,哈哈,这人自己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了
金华--默:这个看上去还真是诡异
广州-扶风:不是诡异,完全的无我后,看什么是什么。她进入太深了,完全把自已忘掉,丢掉了。想想佛经上的词,让我们做到的这是这样呀,想什么是什么,是一非二
金华--默:两个一样的人,面对面像全息的镜子
广州-扶风:不是,不是全息的镜子。她就是完全融入了那个人的信息里,成为那个人了,思想上的我不在了,色身上的我还有记忆

【她是那种言辞很犀利的女人。
她:“嗯……从哪儿算开始呢?这样吧,我刚才的话你先放一边不想,我问你件事儿:你想没想过你看到的世界也许本身不是这个样子的?”
她的话让我一惊,这个问题是长久以来一直困扰我的。
她:“说个简单的吧。你知道人类眼球的结构是球形对吧,球形晶体。根据透镜原理,景物投射给视网膜的是上下颠倒的图像,但是大脑自行处理了这个问题,左脑控制右手,右脑控制左手。这样问题就解决了,但本质上,我们眼中的世界是颠倒的。”
我:“嗯,是这样。”
她:“我是从这里出发想了很多,这是最初。下面我要跟你说的,需要你要尽可能的展开自己的想象。”
我:“……好吧我尽力而为……” 】

广州-扶风:这个就是她成为疯子而不是圣者的原因了,因为自己出了这种情况,而无法解释,便抓了套理论来垫底。 久久自己也把这套理论当真了。本来相应的东西里,多了个“我”,只是这个我不是人我,是物我,就让她的境界被锁在了某种功能上,而她也因为功能的常用常显,而乐此不彼,住于此上。
如果她的心不住于这些,就能成为如《当下的力量 》《心世界》等作者一样的,很多新时代的作者,都是在自己个人偶然得病或一次意外时,惊见实相,然后呆住了,再出来,就写出那些虽不是佛经但胜似佛经的东西看看这类作者的自传,都会有一段“出事”后静呆,静养的过程,一般一两年没人教他们,也没有禅宗的典籍供他们阅读。但,如念“扫帚”的那什么鸠利盘舵(名字可能打错)也能成佛一样,成佛没有固定的路线。你大可不必照着前人的脚印一步一步地走。前人的文字,只是给你增加前行的信心的动力,不是按着他们的脚步一步一步地学。越学越远,因为这一切就在你身边。学会、放下,一切自然显。

【她:“咱们再进一步: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有思想的,所以在我们看待事物的时候,其实是加了自己的主观意识。也就是说,你认为的鲜艳,在我看来并不见得是鲜艳,你看到的红,我也许会觉得那偏黄;你尝到的甜,在我尝过后觉得偏酸;你认为的很远,我很可能觉得不是特远;你认为那很艺术,我却觉得很通俗。这样说明白吗?”
我:“你的意思是说:经历,造诣,学识,见识,知识,这些客观因素影响了我们看待事物的本质?”
她:“你想事情太绕了,看本质。你说的那些经历啊,知识啊,都是客观的,那些客观的影响了你,是你的思想,所以最终就是形成了你的主观。当你知道越来越多,你就和别人越来越不一样。实际上,每个人都是越来越和别人不一样。”
我:“是这样吗?”
她:“是这样,我们每个人看到的世界,会偏差越来越大,但是会有所谓的集体价值观在均衡着我们的主观。”
我:“嗯……好像是……”
她:“后来我想到这个就开始好奇,别人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呢?” 】

广州-扶风:客观的影子,慢慢聚成了你的思想。呵呵,修行人就是修个把小我去掉,小我不死,一切都是意识上头事,小我死,大我才能活,这个人还真有探索精神,值得敬佩
【我:“我懂了,这就是你开始模仿别人的最初原因对吧?”
她:“没错,我开始想了很多办法,最后决定还是用这个最笨的办法,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换个角度看。不过,这个换角度,要复杂的多。因为要换角度看的不是一件事,而是整个世界!最开始我先是慢慢观察别人的细节,然后记住那些细节的特征,再然后开始试着模仿别人、体会对方为什么这么做。说白了就是变成你模仿的那个人。模仿的时间久了,会了解被模仿者的心态,进一步,就会学会用对方的眼睛去看事物了,如果掌握的好,甚至可以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

豫-白开水:这不就是他心通吗
广州-扶风:这段也可以编成修行进阶了。一般我们看到的修行的方法,1、2、3的,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地练自己,练着练着,在那一点上突然没有了自我,全然地成为对方,如果掌握的好,这里就是她融入的点,那一刻全然地无我了
【我:“有点儿象演员……不过,知道对方想什么这个有点儿玄了。”
她:“一点儿都不,我知道很多朋友不怎么理我是觉得我可怕,所谓附体只是借口,其实更多的是我知道他们想些什么,所以他们觉得很可怕。不过那会儿我已经接近更高级别的模仿了。”
我:“是模仿的更像了?”
她:“不,是心灵模仿。不动声色的就知道对方的想法。因为模仿别人久了,对细节特征抓的很准,所以揣摩到对方的心态纯粹是下意识的。不用行为模仿就可以看透。你认为这是巫术或者魔法吗?”
我:“这么说过来,不觉得。” 】

广州-扶风:下意识不用行为模仿,就是已脱离了相上效法,直印了。回头看我们的很多修行,也是这样,前期让你吃斋,让你盘腿打座,让你嗑大头等,都是准备的过程,绝不是目的。目的是要丢开这一切的。所以修行人切不可以功夫与人较高下【她:“就是的啊,花几年的时间一直这么做过来会觉得很简单,无非就是对细节的注意、把握、体会,对眼神的领悟、对动作的目的性都熟悉了,习惯后不觉得怎么神奇。不过,做到心灵模仿,我觉得有天赋成分。就是说,如果你天生观察细致,并且很敏锐的话,会更快。”
我:“这样会很累啊。”
她:“不,这样很有趣,你开始用别人的眼光看的时候,你会看得更本质。你也就会更接近这个世界的本质所在。” 】

广州-扶风: 这里说到的天赋成分,其它就是有某一刻她“开悟”了。这个学不来,练不来的,你学多少,练多久,都没有用,最多只能无限地相似,但总还不是。那个点一透,就是。不能说前面的模仿没有用,但那只是如跳远般,前面助跑地热身。嘻嘻,你也可以立定跳远的,前面的助跑只是热身,不是目的。要跳,跳出去
【我:“但那只是用别人的眼光去看而已,你不是说要看到真正的世界吗?”
她笑了:“没错,但是我说了,这是一个很笨的方法,实际是绕了个大圈,可我想不出更好的。我不打算走宗教信仰那条路、”
我:“你说你会知道别人的想什么,你可以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

广州-扶风: 哈哈,这人也清晰也,知道宗教说的也是这回事。真不疯,这里是一个很重要的点,很多人也会问,当你说了我能怎么怎么的时候,他就会来一句,特别如镜子这样的人,就会说:“那你做给我看呀”。好象你说得那么好那么玄,那就做出来吧。呵呵,他又搞错了,看看我们的疯子这里怎么说
【她:“不知道,因为在跟你说清这件事儿,所以我一直在自己的思维中。不过……”她顿了一下。“不过我知道你对这个世界的本质很困惑。”
我愣了。 】

广州-扶风: 当对方问的时候,你就已不在这个状态里,硬要回去,就有点头上安头了。很多时候也是这样的,你问他的时候,他不说,一会会讲出来。就是你问的当下,他没有办法一下印去,因为已起了心。但转眼功夫,他忘记了你的问,但因这前的问带了点心,也就是说多少有了个方向,一会忘记这问时,反而事情出来了
【她:“神奇?我不觉得,只是我刚才注意到了的你眼神轻微的变化而已。那个问题,困扰你很久吗?”
我点了下头后突然意识到:我和她的位置好像颠倒过来了:“你很厉害……”
她微笑:“没那么严重,我们再说回来吧?” 】

广州-扶风:她这一句再说回去,也是看到了作者觉得颠倒了位置的心,而顺着过的。大修行者也是如此,事事顺缘,时时应机,当然,应无所应,顺无所顺
【我:“OK,但是你既然已经掌握了某种程度的心灵模仿,为什么还要行为模仿呢?”
她:“你知道我什么时候被称作‘附体’的吗?”
我:“这个他们没说。”
她:“在我开始模仿上了年纪的人那阵。”
我:“模仿上了年纪的人有什么不一样吗?”
她:“民间传说中总是提到某种动物修炼多少年成了精对吧?事实上我认为不用修炼,活够年头直接成精了,是因为阅历。你发现没,活的越久,阅历越多,人的思维就越深、越远。”
我:“是吗?”
她:“想想看,一个动物,在野外那种弱肉强食的残酷自然环境下,活个几百年,不成精才怪!什么没见过?什么没遇到过?什么不知道?没准真的就有,只是人类已经无法看到了,因为它们活的太久,经验太丰富了,过去说的什么山魈(音xiao)啊、山神啊,河神啊,没准就是那些活的很久的野生动物。人要是都能活个七八百年,肯定个个都是老妖精!我这么说不是宣扬封建迷信怪力乱神啊,我只是强调下阅历和经历的重要性。” 】


【我:“所以你刻意模仿老人的行为举止?”
她:“嗯,是这样……你有烟吗?”
我找出烟递给她。
她点上烟深吸了一口:“不好意思,我轻易不抽烟的……”
事实上我很高兴她面对我能放松下来。

她:“我在模仿那些老人的时候,发现逐步接近我想知道的那些本质了。”
我:“你是说……”
她:“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
我:“我懂你的意思了。你选择这种兜圈子的方法去做目的其实不是为了揣摩别人或者单纯的用别人的眼光看世界,而是为了不带任何主观意识的去看这个世界,对吧。” 】

广州-扶风:修行人修半天就为这个不带主观看世界呀,这人也真能呀,按她这么说,下会学生们要考试前,直接模仿教授就得了,题一套套地出来,哈哈哈,偷思想。这人在你身边,还真受不了,一切想法都赤裸裸了
【她笑了:“我花了好几年,被人说有病、附体,就是这么简单?我告诉你我明白的不是这样。”
我没笑,等着她继续。
她:“大多数老人很让我失望,因为他们阅历够了,经历也许不够,这样思维上还是没有我需要的那种超脱的态度。因为大多数上了年纪的人,遇到什么事情还是会有很强烈的情绪,但是身体上又不允许有很强烈的反应,所以有时候他们的脾气就会很怪……我妈就是这样。不信你把身上所有关节都用绷带包上绷紧,这样过一周试试,你也会很郁闷的……可我要的不是这些,我需要的是脱离尘世的状态去看世界,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你是说,你陷入僵局了吗?”
她咬了下嘴唇:“没错,但是,没多久,我发现我又进了一步,因为就在我以为这几年白费功夫的时候,我突然懂了。” 】

广州-扶风:这段大家可以学到,老年人身体为什么容易得病了,原来是遇事是情绪反应强烈而身体却跟不上。
比如气急时,年轻时或会踹你两脚的,老了只能瞪你两眼,是憋屈呀。做人儿女的要知道了,为了爸妈健康,一定要先梳理他们的情绪
【我:“你得到超脱的状态了?”
她:“比这个还强大。”
我:“难道说,用完全不带思维和主观意识的眼光去看,还看不到真正的世界?”
她:“对啊,那不是真正的世界。”
我:“那究竟什么是?” 】

广州-扶风:这人超强大了,如果有幸认识她的,你们可以直接跟她修行了,所谓修行,不是要你按经书上说的1、2、3做什么,而是把你不对的状态指出,让你反身自见。
一个明眼的修行人,也就是开悟了呀,或说通达了呀的,如这人般,对实相再无疑者,他给学人的指导,是直接的。你那里多了他就点你那里,而不是依着经,你跑到天津了,他还跟你说先向南再向东的。因为经书上说时候,那人在呼和浩特呢,要去北京,当然要先南后东了。而人人情况不一样,通达的人指你的,都是你的粘着处,他点,你放,自然就进入。
【她掐了烟笑了:“如果你带着自我意识去看,根据我前面说的,你看到的其实是你自己,对吧?。你想过没有?真正要做的,不是什么都放弃了,不是无任何态度去看,那不是超脱,那是淡漠了,就是俗话说的:没人味了,那种状态根本看不到,顶多目中无人而已,差得远了。”
我:“可是你说了半天,到底是怎么能看到呢?”
她得意的笑了:“想看到真正的世界,就要用天的眼睛去看天,用云的眼睛去看云,用风的眼睛去看风,用花草树木的眼睛去看花草树木,用石头的眼睛去看石头,用大海的眼睛去看大海,用动物的眼睛去看动物,用人的眼睛去看人。”
我认真的听着,傻了似得的看着她,但大脑是沸腾的状态。 】
广州-扶风:这人是这本书的疯子里面,少有的三两个可以当具格上师的人,在实相里站稳脚跟了。说得真好,不是放弃一切。修行也是,不是让你放弃一切,那走歪了。顶多修出个目中无人,看看很多所谓修行的,不就都修了个目中无人吗,老子天下第一,你们都不懂。【最后她又开了句著名的玩笑:“如果有天你看到我疯了,其实就是你疯了。”
那天走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晕晕乎乎的,看什么都好像是那样,又好像不是那样。因为她说的太奇异了,都是闻所未闻的。我必须承认她的观点和逻辑极为完善,而且把我彻底颠覆了。我想,也许有一天,她会看到那个真正的世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