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之《世界观》 读书群群对话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8 17:22:46
日期:2013年1月3日

《精神病人的世界》(出版名为《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作者:塔塔的死亡周刊。

扶风:这个月我们要读的书,是一本关于疯子的调查记录。

【因为某些原因,我接触过很多精神病人。辩证点儿的说法是“至少在大多数人看来是精神病的人”。用词上我不想深究,这也不是必交的工作报告,就这么用吧】

【其实精神病人很好沟通,没想象的那么难。有相当数量的人逻辑上极为清晰——在他们自己的世界观里。当然,狂躁症的除外,那个得冒点儿风险——被打一类的,做好心理和生理准备就没大问题。我说的生理准备是逃跑。我又不是对方亲人,犯不着流着泪让对方揍,逃跑还是很必要的一项准备。】

【精神病人也有性格,有喜欢滔滔不绝的,有没事儿招事儿的,有沉默的,有拐弯抹角的,跟大街上的人没啥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会做一些没精神病的人不能理解的事儿。做这些事儿的根源就在于:世界观的不同。对了,我就是要说这个!世界观!他们的世界观是令人匪夷所思的,也是很难理解的。所以,很多人认为精神病人是难以沟通的。 】

【实际上我觉得,跟正常人很难沟通,真的,我真这么想。 】


扶风:世界观,顺着作者的文字,我们看看“世界观”,世界观是怎么形成的呢?是长大的过程中学习的吗?是在环境中熏陶的吗?是前世带来的吗?
敦煌:是思维的集取,接受,固化。
扶风:思维如何集取?向哪里,从哪里收集来呢?收集来后,到是接受固化了。
敦煌:就是把空花,本来没有的东东当成真了。
扶风:一个世界观确定一个人生。我们拼命地向前拓展着我们的人生,却忘记了向后看看,这个“人生观”是怎么被定下来的。就如小时候著名的童话故事“叮咚”。叮咚来了,小兔子听到突然的一声“叮咚”,吓得撒腿就跑,路上见着小猴,小猴问她跑什么,她脚不停地说叮咚来啦。小猴跟着小兔一起狂跑的路上碰到小鸭,小鸭问他们跑什么,小猴说“叮咚来了”。

扶风:谁跑谁掉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怎么都跟着跑了。当我们都随着被叮咚吓得全员狂奔的时候,有那么一小撮人,他们不管叮咚,只是在边上笑着。

【精神病人也有性格,有喜欢滔滔不绝的,有没事儿招事儿的,有沉默的,有拐弯抹角的,跟大街上的人没啥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会做一些没精神病的人不能理解的事儿。做这些事儿的根源就在于:世界观的不同。对了,我就是要说这个!世界观!他们的世界观是令人匪夷所思的,也是很难理解的。所以,很多人认为精神病人是难以沟通的。 】

扶风:跑着的人,认为那些还原地不动的人,难心沟通。那些原地不动的人,也看不明白,这伙被叮咚追着跑的。
崔旭:有人说扶风老师是“精神病”吗?
扶风:没听到过呢,被认为精神病的,往往有两个主要特征,一是让别人觉得怕,二是让别人觉得烦,可能这两点我都没有吧。


敦煌:对一件事的看法就这样造成了行为的不同,就造成了分流。
扶风:主流,好象人一旦入了“主流”,就安全了。
崔旭:是,有这种感觉
扶风:好,让我们随着作者的文字,来看看非主流的世界

【第一篇《角色问题》】
【他:“我只能说我同情你,但是并不可怜你,因为毕竟是我创造出你的。”

我:“你怎么创造我了?”

他:“你只是我小说中的一个人物罢了,你的出现目的就在于给我——这本书的主角添加一些心理上的反应,然后带动整个事情、我是说整个故事发展下去。” 】

扶风:添加一些心理上的反应,晕。有一本以故事形式写的哲学书,西方推荐为优秀学生读物的,叫什么来着?
崔旭:苏菲的世界?
扶风:《苏菲的世界》就是讲的这个。
崔旭:这个病人所说的好像和佛说的有相通的地方。不是说大千世界都是我心造吗?
扶风:这是一本关于哲学史的小说。   20世纪百部经典著作之一。   1994年获"德国青少年文学奖"与"最优秀作品奖"   《苏菲的世界(Sophie's world)》以小说的形式,通过一名哲学导师向一个叫苏菲的女孩传授哲学知识的经过,揭示了西方哲学史发展的历程。


扶风:该书自1991年出版发行之后,长期雄踞各国畅销书排行榜第一名,世界上已有35个国家购买了该书的版权。截止到1995年5月,该书德文版的销售已达120万册的天文数字。一部《苏菲的世界》就是一部深入浅出的人类哲学史。它不仅能唤醒人们内心深处对生命的敬仰与赞叹、对人生意义的关心与好奇,而且也为每一个人的成长——使生命从混沌走向智慧、由困惑而进入觉悟之境,挂起了一盏盏明亮的桅灯……
扶风:对呀,下下一期小书,我们就读《苏菲的世界》吧。读书群设立的目的之一,也是让我们一起,看完没有看完的好书。大家一起带着,从着众,一起读书去。
【我面前的他是一个妄想症患者,他认为自己是一部书的主角,同时也是作者。病史4年多了,3年前被关进医院。药物似乎对他无效,家人——他老婆都快放弃了。由于他有过狂躁表现,所以我只带了录音笔进去,没带纸笔——或者任何有尖儿的东西。坐的也够远,他在桌子那头,我在桌子这头,大约两米距离。他在桌子另一头,习惯性的在桌子底下搓着手。】


【他:“我知道这超出你的理解范围了,但是这是事实。而且,你我的这段对话不会出现在小说里。在那里只是一带而过,例如:某年某月某日,我在精神病院见了你,之后我想了些什么,大概就会是这样。”

我:“你觉得这个真的是这样的吗?你怎么证明我是你创造出的角色呢?说说看?” 】



扶风:在那里只是一带而过,”这里有一个小小的大问题。介子纳须弥。在某个层面上一带而过的东西,在另一个体验里,却是漫长的。这又引出一个问题,时间,时间觉受。这也是霍金说的膜理论。任何一点,只要你用力,它都能理论上无限地以该点中心点向下延伸,每一个人,也是一个在平衡世界中,以自我感觉 为中心点,集散起来的膜下坠的延展出来的世界。
未命名.jpg
扶风:我找不到那张一个膜上因为重力而压下的一漏斗形的图。如一张薄膜,我们放了一个苹果下去,它就会因为苹果的重力,在苹果的周边压下去一个漏斗形。在苹果放上去之前,那一个点,只是一瞬间,一个“一带而过”的点。而当一个重物放入时,它便能在膜中,压出一个、延展出一个世界。世界多大,一是看苹果的重量,一是看膜的韧度。时间就是这样,当一个“注意”被倾注在了当下,当下的点,就形成一个重力延展。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恋人因思念的重力,把时间延展长了。时光飞逝,这是重力点轻了,时间感,便在膜上滑行。一会就一年又过去了,所以说快乐不知时日过。这在另一个方向上,论证了,不论在哪一个点上,你都可以活出不一样的精彩。只看你如何在你的生命的膜中,营造你的重力感与重力点了。

【我:“你觉得这个真的是这样的吗?你怎么证明我是你创造出的角色呢?说说看?”

他:“你写小说会把所有角色的家底、身世说的很清楚给读者看?”

我:“我没写过,不知道。”

他笑了:“你肯定不会。而且,我说明了,我现在的身份是:这部小说的主角,我沉浸在整个故事里,我的角色不是作者身份,也不能是作者身份,什么都清楚了读者看着没意思了。我可以知道你的身世,但是没必要在小说里描绘出来,那没意义。我现在跟你交谈,是情节的安排,只是具体内容除了书里的几个人,没人知道。读者也不知道,这只是大剧情的里面的一个小片段……” 】

【我:“你知道你在这里几年了吧?”

他:“三年啊,很无聊啊这里。”

我:“那么你怎么不让时间过得快一点,打发过去这段时间呢?或者写出个超人来救你走呢?外星人也成。” 】

扶风:我们现在就是这样呀,在自己写就的剧本里,幻想着再找一个超人出来,解决自己的一揽子的问题。

【他大笑起来:“你真的太有意思了!小说的时间流逝,是按照书中的自然规律的,三年在读者面前只是几行字甚至更短,但是小说里面那的人物都是老老实实的过了三年,中间恋爱结婚生孩子升职吵架吃喝嫖赌什么都没耽误。怎么能让小说的时间跳跃呢?我是主角,就必须忍受这点儿无聊。至于你说的超人外星人什么的,很无聊,这不是科幻小说。你的逻辑思维有问题。” 】

【我发现的确是他说的这样,从他个人角度讲,他的世界观坚不可摧。

我:“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这个世界是为了你而存在的,当你死了呢?这个世界还存在吗?”

他:“当然存在了,只是读者看不到了。如果我简单的死掉了,有两种可能:1,情节安排我该死了;2,我不是主角。而第一点,我现在不会死,小说还在写呢。第二点嘛,我不用确定什么,我绝对就是,因为我就是作者。”

我:“你怎么证明呢?”

他:“我想证明随时可以,但是有必要吗?从我的角度来说,证明本身就可笑。除非我觉得有必要。非得证明的话,可以,你可以现在杀我试试,你杀不了我的,门外的医生会制止你,你可能会绊倒,也许冲过来的时候心脏病发作了,或者你根本打不过我,差点儿自己被我杀了……就是这样。” 】
扶风:原来,这就是主角不死的原因呀。
【我:“这是本什么小说?”

他:“描写一些人情感的一类的,有些时候很平淡,但是很动人,平淡的事情才能让人有投入感,才会动人,对吧。”

我:“那么,你爱你老婆吗?”

他:“当然了,我是这么写的。”

我:“孩子呢?”

他有些不耐烦:“这种问题……还用问吗?”

我:“不,我的意思是:你对他们的感情,是情节的设置和需要,并不是你自发的对吧?”】

扶风:很平淡,很动人。“平淡的事情才能让人有投入感,才会动人"。原来我们生活的平淡,是为了动人的,可总有这么多人喜欢狂风暴雨,喜欢激昂荡迭的,总认为平谈是浪费生命,好象我自己也有一点吧,总不甘于平淡,总要做点什么出来。


【他:“你的逻辑怎么又混乱了?我是主角,他们是主角的家人,我对他们的感情当然是真挚的。”

我:“那你三年前为什么要企图杀了你孩子?”

他:“我没杀。只是做个样子,好送我来这里。”

我:“你是说你假装要那么做?为了来这里?”

他:“我知道没人信,随便吧,但是那是必须做的,没读者喜欢看平淡的流水账,必须有个高潮。”

我决定违反规定刺激他一下:“如果你在医院期间,你老婆出轨了呢?”

他:“情节没有这个设定。”

我:“你肯定。”


他笑了:“你这个人啊……”

我不失时机:“你承认我是人了?而不是你设定的角色了?”

他:“我设定你的角色就是人,而且你完成了你要做的。”

我:“我做什么?”

他:“让我的思绪波动。”

我似乎掉到他的圈套里了。 】


扶风:你存在的任务只为了:"让我思绪波动“。亲们,这样看来,要好好感激那些骂你的气你的人了。不是来自他们的刺激,你的生命就会在膜中平滑地滑过去,留不下来重力延展了。

【我:“完成了后,我就不存在了吗?”

他:“不,你继续你的生活,即便当我的小说结束后,你依旧会继续生活,只是读者看不到了,因为关于你,我不会描述给读者了。”

我:“那这个小说,你的最后结局是什么?”

他:“嗯,这是个问题,我还没想好……”

我:“什么时候写完?”

他:“写完了,你也不会知道,因为那是这个世界之外的事情了,超出你的理解范围,你怎么会知道写完了呢?”

我:“…………”


他饶有兴趣的看着我:“跟你聊天很好,谢谢,我快到时间了。”说完他眨了眨眼。】

扶风:这个故事如果只是故事,可能大家一笑了之。如果,这些文字,真的是现实的再现,那么,请各位认真读完最后一部分。

【那次谈话就这么结束了。之后我又去过两次,他不再对我说这些,转而山南海北的闲聊。不过那以后没多久,听说他有所好转,半年多后,出院观察了。出院那天我正好没事儿就去了,他跟他的主治医生和家人朋友谈笑风生,没怎么理我。临走时,他漫不经心的走到我身边,低声快速的说:“还记得第一次那张桌子吗?去看看桌子背面。”说完狡猾的笑了下,没再理我。

费了好大劲我才找到我和他第一次会面的那张桌子。我趴下去看桌子底下,上面有很多指甲的划痕,依稀能辨认出歪歪斜斜的几个字。

那是他和我第一次见面的日期,以及一句话:半年后离开。



过后很久,我眼前都会浮现出他最后那狡猾的笑容。 】

崔旭:老师,从佛法角度,这个人是什么状态?是开悟者吗?
扶风:不能这么叫,只是一个没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