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之第六篇读书群群对话:《进化惯性》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8 19:09:20
日期:2013年1月10日

【他:“我说的不是推翻,而是能不能尝试。当然了,如果有人不喜欢,那他可以自行选择。不过我推荐这种新的生活方式,谁说就非得按照惯性生活下去了?我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为什么你不试试看呢?假设你住在一个四通八达的路口,你每天下班总是会走某一条路,那是因为你习惯了,对吧?你应该尝试一下走别的路回家。也许那条路上美女更多,也许会有飞碟飞过,也许会有更好看的街景……生活方式也一样,你应该摆脱惯性试试新的方式,不要遵从自己已经养成的习惯。习惯不见得都是好的,抽烟就不是好习惯……而且习惯下面隐藏的东西更复杂。比方说周末大家都去酒吧,有人会说那是习惯,其实为了勾女……习惯只是个借口,不是理由对吧?所以我真的觉得你有必要换一下习惯。”


眼前这位患者的逻辑思维、世界观和我完全不是一个次元的——我是说视角。他已经用了将近3个小时表达自己的思想,并且坚定自己的信念——同时还企图说服我……总之是一种偏执的状态。

我:“刚刚你说的我可以接受,但是貌似你所要改变的根本比这个复杂,这不是一个人的事儿,牵动整个社会,甚至牵动了整个人类文明。”

他:“人类文明怎么了?很高贵?不能改变?谁说的?神说的?人说的?人说的吧?那就好办了,我还以为是神说的呢!”

我郁闷的看着他。

他:“你真的应该尝试,你不尝试怎么知道好坏呢?”

我:“听你说我已经基本算是尝试了啊?你已经说的很多了。”

他:“你为什么不进一步尝试呢?”

我:“一盘菜端上来,我犯不着全吃了才能判断出这盘菜馊了吧?”

他:“嗯……我明白的你的顾虑了……这样吧,我从基础给你讲起?”

我苦笑着点了下头。


扶风:本来世界就是一个四通八达的路,而我们总用习惯了的那几条,来框定自己的世界。

【他:“首先,你不觉得你的生活、你的周围都很奇怪吗?”

我:“怎么奇怪了?”

他:“你要上班,你得工作,你跟同事吃饭聊天打情骂俏,然后你下班,赶路约会回家或者去酒吧,要不你就打球唱歌洗澡……这些多奇怪啊?”

我:“我还是没听出哪儿奇怪来。”

他:“那好吧,我问你:你为什么那么做?”

我:“哎??”说实话我被问得一愣。

他:“现在明白了吧?”

我:“不是很明白……我觉得那是我的生活啊。”

他一脸很崩溃的表情,我认为那应该是我才该有的表情。

他:“你没看清本质。我来顺着这根线索展开啊:你这么做,是因为大家都这么做,对吧?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做呢?因为我们身处社会当中,对吧?为什么会身处社会当中呢?因为这几千年都是这样的,对吧?为什么这几千年都是这样的呢?因为从十几万年前,我们就是群居的;为什么要群居呢?因为我们的个体不够强大,所以我们聚集在一起彼此保护,也多了生存机会。一个猿人放哨,剩下的猿人采集啊,捕鱼啊什么啊的。这时候老虎来了,放哨的看见了就吼,大家听见吼都不干活了,全上树了,安全了。后来大家一起研究出了武器,什么投石啊,什么石矛啊,什么弓箭啊,于是大家一起去打猎,这时候遇到老虎不上树了,你仍石头我射箭他投长矛,胆子大没准冲上去咬一口或者踹一脚……你别笑,我在说事实。我们,人类,就是这么生活过来的,因为我们曾经很弱小,所以我们聚集在一起。现在我们还聚集在一起,就是完全的破坏行为了!好好的森林,没了,变城市了,人在这个区域是安全的,但是既然安全了为什么还要扎堆呢?因为习惯扎堆了。我觉得人类现在有那么多厉害的武器,就个体生活在自然界呗,住树林,住山谷,住的自然点儿就成了,扎什么堆啊?为什么非要跟着那么原始的惯性生活啊?就不能突破吗?住野外挺好啊,也别吃什么大餐了,自己狩猎,天天吃野味,还高级呢……” 】


扶风:你为什么那么做?为什么你每天上班、回家、吃饭、睡觉?哈哈,这个疯子的观点是,人类在弱小的时候养成的习惯,不必要带到强大了的今天。
空华幻境:不吃饭会饿呀 。要不然我就不吃了有些思想理论上行的通,现实里似乎做不的?
扶风:不吃饭,只是你想当然地认为它饿,所以它就响应你,饿了。这里有辟谷经验的,应该不下十位。本人最长二十一天。自在呢,她断食一个月。
老王:需要有人指导吧?
扶风:需要的,现在时照的闭关,欲辟谷的,先要提出要求,在指点下进行。

【我:“那不是破坏的更严重吗?大家都乱砍乱伐造房子,打野生动物吃……”

他:“谁说住房子了?”

我:“那住哪儿?树上?”

他:“可以啊,山洞也成啊?”

我:“遇到野兽呢?”

他:“有武器啊,枪啊什么的。”

我:“枪哪儿来了?子弹没了怎么办?”

他:“城里那些不放弃群居的人提供啊。”

我:“哦,不是所有人都撒野外放养啊?”


他:“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偏激啊,谁说全部回归自然了?这就是你刚才打断我的后果。肯定有不愿意这么生活的人,不愿意这么生活的人就接着在城里呗。因为那些愿意的、自动改变习惯的人回到野外了,减轻了依旧选择生活在城里那些人的压力了,所以,城里那些人就应该为了野外的人免费提供生存必需品,枪啊,保暖设备啊一类的。”

我:“所以就回到我们最初说的那点了?”

他:“对!就是这样,在整个人类社会号召一下,大家自动自觉开始选择,想回归的就回归,不想的继续在城市,多好啊。” 】



空华幻境:二十一天没吃饭吗?我好像最长才一天
扶风:空花,不要去分析我说的是对是错,是真是假,有几成真几成假。我接你的话说不吃饭也可以,只是破你对一些概念的坚固认识。想想刚才的思想,你只是举了个你认为不可能的例子,我就找来事实,让你知道你认为的不可能,其实是可能的。


扶风:这样让自己一点一点地柔软,放下一些不可能的坚固认识,用这种方式,再重读前面的一段话试试,不要急着想进攻,看看别人在说什么。不要太在意它们的对错,只让自己的识性,熏一点多彩的。不知哪天,你会用上。
空华幻境:恩,我在努力改变中
扶风:呵呵,借你说事啦。人们习惯了对抗,一见事就找尖点反激过去,应该这样可以很好地感知“小我”的存在。

镜淳:不对抗也是小我吧 ?
扶风:久久小我越来越坚固,凡人安立这样的以反击构造的世界里,以一种说不太好(我不怕,我利害,切看我的)的心态,构建自己虚幻的世界。这里怎么说呢,不是说空华,也不是镜子呀,我在想怎么表达这种心态。有点象温泉上面的水气,我们的心气上浮,急切地找寻一切可以抓住的点,反击过去。一但反击到,就清晰了,就开心了。因为上浮的燥气没处安放,一看到其它人的东西,不是先接收他人的整体信息,而是立马找出它不当处,反击。
孤笑:窃以为自己也是一个自我比较坚固的人 容易对抗 有时候自己不觉得 但是意识到了 就觉得别扭
扶风:是呀,很障碍我们吸收的,我们把精力都用在找对抗点上去了。这也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

珊瑚:心虚。
孤笑:一个是不自信 一个是虚荣吧
扶风:为什么心虚,找认同?无安全感?这已是事相上的分析了,我想它应该更有一个非任何单个事相的,结构上的原因。虚荣就是欲望啦。

清清之水:内心里找不到地方安放自己
珊瑚:对,是内心里找不到地方安放自己
孤笑:是 但有时候 虚荣也是一种过度的保护,不过说来 都是无根。

扶风:好了,不讨论那么细致深入,因为具体原因各各不同,太细了容易大家没的找有。大家知道有这个现象,也不用太在意它,只是时时观照,起时认识它,笑笑,放它过。太在意,太分析了,也是它的一种诡计。

【他:“对!就是这样,在整个人类社会号召一下,大家自动自觉开始选择,想回归的就回归,不想的继续在城市,多好啊。”

我:“那你选择怎么生活?”

他:“我先负责发起,等大家都响应了,我再决定我怎么生活。我觉得我这个号召会有很多人响应的。”

我:“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选择的时候会有很多干扰因素的。”

他:“什么因素?地域?政治?那都是人类自己祸害自己的,所以我号召这个选择,改变早就该扔掉的进化惯性。那太落后了!没准我还能为人类进化做出贡献呢!”

我:“怎么贡献了?”


他:“再过几十万年,野外的人肯定跟城里人不一样了,进化或者退化了,这样世界上的人类就变成两种了,没准杂交还能出第三种……”

他还在滔滔不绝。我关了录音,疲惫的看着他亢奋的在那里口若悬河的描绘那个杂交的未来。一般人很难一口气说好几个小时还保持兴奋——显然他不是一般人。记得在做前期调查的时候,他某位亲友对他的评价还是很精准的:“我觉得他有邪教教主的潜质。” 】


扶风:今天这个疯子,应该是某个点上见着了真如,但又不知为何,无人指点,一见就过,只能抓着这么个事来说来。
空华幻境:恩,跟着老师以后,我改变了很多,心平静了很多…
扶风:嗯,这样就好,我喜欢。歇下后的世界,才叫真正的大。比原来的世界,要好玩多去了。
这样的对话,很有效。不是说珊瑚变得好还是空华变的好,而是这些转变让那些心存疑惑的人,有了放手的勇气。

瑛紫:老师,每个人都会有那样一个阶段的吧,知道了一些东西后,就想讲给别人听。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
扶风:瑛紫,是这样的,会有一个很兴奋的过程,但随后的,是一个死寂的感觉期,这段是最难过的。上两句表扬这种表达的,就是针对死寂期的人,这段时期需要外界的鼓励,不是具体的支持,是见着身边人义无反顾地前行在死寂的路上。孤独的求圣路上,有同行善知识,也在走着与你一样的路。突破这个死寂期,就是风光无限了。很多修行人,就死在这里。一是不敢前行,一是死抓点啥 ,功能拉神勇啦,就是这时坚固的。不也面对死寂。
珊瑚:好像自己更流畅,很能理解世人皆可以为尧舜,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随心所欲,不逾矩。
扶风:珊瑚好高兴的,就让她高兴一会吧。无处可立, 这非常可怕的。

空华幻境:恩,这就是那些前行在真理之路上的人甘愿做个孤独而坚苦的求圣者的原因吧
扶风:空华这句话,表明这些人出 不去,与自己较死劲。这个时期,不应该太久的

孤笑:有一种透 是真叫死透的 一段极为痛苦之后的顿然解脱 当然这痛苦不是修行的痛苦 而是俗世的痛苦 以前有过这种感觉 只是无法维持很久 一种彻底的无拘束 无痛苦 无牵挂
扶风:这个描述,应该不是。死透,只是意义的彻底消亡。死透的人,凡事无意义,只有当下。死前的挣扎,只是还想给生命找依托,不甘于放舍小我生命的意义,这种欲找无处,欲哭无泪的死,让人周身不自在。

默:脱落,真的会很轻松
扶风:这个是的,真透脱放下了,自在由然而生。这个脱不是一下脱光光,要遇缘遇事,一点一点洗白 。或这才叫渐修吧,悟后起修,只是一个洗白的过程。
孤笑:嗯 所以 无法维持那种状态
扶风:不用去维持,知道后,这事粘一天,下会再来粘半天,一次比一次快离,,就是进步
慢慢地,突然发现,什么事都粘你不住了
老王:我现在处于一种停滞状态,不动了
扶风:老王还在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