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十七章读书群群对话: 瞬间就是永恒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8 19:38:22

日期:2013年1月16日

【第十七篇《时间的尽头—后篇》

 

看着患者那么自豪的声称去过时间的尽头,我一时懵了,因为前面他说的我还没完全消化,冷不丁这么离谱的事儿搞得我没反应过来。

 

《瞬间就是永恒》

 

我:“您……什么时候去过?”

他:“想去随时能去。”

我:“随时?”

他很坚定:“对。”

我:“现在能去吗?能让我看着您去吗?”

他:“现在就能去,但是你看不到。”

我:“我不是要去看,而是让我看到您不在这里去了就成。”

广州-扶风:如何能见?如佛经中有个故事,一个和尚身上背着东西在走,问一个行人,他说是烂狗,问第二个,也说是烂狗,到问到一个心无杂念的婆婆时,她说和尚肩上扛着一尊佛。

经上有说,地狱那些渴死的众生,你带它们到恒河前,他们也看不到水,只看到熊熊的火焰。什么心识显什么物,这是二千年前科技不发达前,圣人对实相的描写。

今天,在二十一世纪的科学概念下,你可以把这句话理解成“解象”。成象与解象,如雷达,它只是扫到了一组数据,然依人的习惯,机器把这组数据转换成人习惯阅读的外形式

机器里运转的,是机器自己的解读方式。只是为给人看,才再解读一次,以人仅有的三维成相形式显现。再换句话说,一切东西都有,是理论上都有无数种解读的方法,只看解读者的需要。

同一时空,不同使用。全看你自己了。所以说你的命运在你手,不由天不由命,只由你的心态。心态决定一切!


 

突然间他的眼睛神采奕奕:“我回来了。”

我:“啊?”

说实话我见过不少很夸张的患者,但是像夸张到这种程度的,我头一回见到。

他:“我说了,我去了你也看不到。”

我:“您是指神游吧?”

他:“不,不是精神上去了,而是彻底的去了。”

我对此表示严重的怀疑和茫然。

他:“我知道你觉得我有病,不过没关系,我习惯了。但是我真的去了。我说了,那里是时间的尽头,就是没有时间这个概念,所以即便我去了,你也看不到,因为不属于一个时间。在那里不占用这里一丝一毫的时间。”

我:“您的意思是:您去了,因为那里的时间是停滞的或者说没有时间,所以您在这里即使去了,在这个世界也发现不了,有两个时间的可能性。对吗?”

他:“不完全对,实际上时间有很多种。根据我们刚才说的‘质量扭曲时空’的那段话你就能接受了。”

我:“好吧,我们假设您真的去了。那么您怎么去的呢?”

他:“你必须先相信时间尽头的存在,你才可以去。”

广州-扶风:怎么办呢?无法言语呀

我:“信则有之,不信则无?这就有点儿没意思了吧……”

他很严肃:“你可以不相信,但是你不相信并不能影响客观现实的存在,而且你也不能证实我所说的是错误的。至少,你无法在这个有时间的世界证实我是胡吹的。有个故事我想说给你:有个天生的盲人,很想知道什么是太阳。有人告诉他:你就站在太阳底下啊,感觉到热了吗?那就是太阳。盲人明白了:哦,太阳是热的。盲人有一次晚上路过一个火炉,觉得很热,就问周围的人:好热啊,是太阳吗?别人告诉他:这不是太阳,太阳是圆圆的。盲人明白了:原来又圆又热的是太阳啊。别人解释给他:不是的,太阳是摸不到的,太阳在天上,早上是红色的,中午是白色的,晚上又是红的了。太阳会发光,所以你觉得太阳是热的。盲人就问:天在哪儿?什么是红色?什么是黄色?什么是发光?没人能说清。于是盲人就说:你们都骗我,没有太阳的。”

我愣了一会儿,感觉似乎陷入了一个圈套或者什么的悖论,但是说不明白。不过我明白为什么他是“镇院之宝”了,同时我觉得这老头也有邪教教主的潜质。

我叹了口气:“好吧,您去了,真的存在。那么,时间的尽头是什么样的?”

他也叹了口气:“我可能没办法让你相信了。不过,我还是会告诉你。”

我:“嗯,您说。”

广州-扶风:呵呵,你无法在这个有时间的世界证实我是胡吹的——这句超棒。怎么证实,那都超出了你的能力范围了。如要鱼儿去证明飞翔的原题。好象我用这个比喻,有点落了。

他:“时间的尽头是超出想象的,那个地方因为没有时间,很难理解。例如说,你向前走一步,同时你也就是向所有的方向走了一步。这个你理解吗?你可以闭上眼想象一下。”

我虽然有些抵触,还是尝试着闭上眼想象我同时往所有方向迈了一步的效果。很遗憾,眼前画面是盛开的菊花(注意区分)。

我睁开眼:“不好意思我想象不出来。”

他:“嗯,我理解,这很难……好吧,如果你非要跟有时间的世界比较的话,我可以尽可能例举给你。不过不指望你有什么概念了。就当我是在异想天开的胡说吧。时间的尽头,有没有空气无所谓,有没有重力无所谓,不吃不睡无所谓,肉体存在就存在了,可以存在于任何点——只要你愿意。而且关于迈一步的那个问题,看你的决定,如果你继续向前,也就是往所有方向前进前。同样,你可以同时看到所有的角度——是不是对你来说更困惑了?你亲眼看到自己的背影,很古怪吧?你也看到自己的正面或者侧面。你能看到,是因为三维还存在,但是第四维没了。”

我:“可怜的四维……”

他:“超出理解了吗?还有更夸张的,事实上,你连那一步都不用迈,只要你想走出那步,实际上你已经走出去了。没有时间的约束,就脱离了因果关系。你可以占满整个空间——那可是真正的空间,而不是时空。但是其实你就在某个点上。我知道你不能理解,实际上没几个人能理解,包括物理学家【注①】。”

说实话我脑袋有点儿大。

广州-扶风:我脑袋也大了

哈尔滨-瑛紫:理解不了

广州-扶风:是不是说象电子那样,它只要充盈着一个区间,但实际上它只是一个点

宝庆-千山暮雪:比较像

广州-扶风:不知道。但我们说电子测不准,也是因为我们人,作为人的观察者们,需要对电子作一个合符我们解读习惯的解读

宝庆-千山暮雪:没有时间的空间 三维都没有量度 你出发就是结束 往前走就是背影 那么只能是一个点吧

广州-扶风:是呀,没有时间了,空间就不存在不懂?呆会拷出来问时照老师去。


 

我:“那,之后呢?会有无数个自我?”

他:“不,只有一个。”

我:“为什么?”

他:“你的身体是具有三维特性的,所以你存在的点只有一个。但是没有了时间轴,你可以在任何地方,因为没有第四维的因果约束……四维时空这个概念估计你也不明白。”

我:“不,我明白。”突然间很感激说人类是四维虫子的那个少年。没他我今儿啥也听不懂。

他:“你明白?那好,我继续说。因为没有时间轴了,也就不存在过程了,在时间的尽头,所有的过程其实就是没有过程。因果关系需要有先有后。没有了时间,先后这个概念不存在了【注②】。”

我觉得有点儿明白了,但是由衷的感慨这一步迈的真难——我是指理解。

【我:“好吧,那么您解释一下在没有时间的情况下,意识会怎么样?没有时间也就没时间思考了对吧?”

他:“谁说我们的意识和我们在一个时空了?意识是由我们的身体产生的。但是存在于相对来说比我们身体更多维地方。”

我觉得这句话比较提神。

我:“您等等啊,您是在否定物质世界对吧?”

他在笑:“不,我不否定物质世界。我有信仰不代表我必须就去否定物质世界或者宇宙的存在。上帝也好,佛祖也好,安拉也好,只是哲学思想。思想产生于意识,我说了,意识不属于这个四维世界。如果说,来自意识的思想促使了人类的进化,推动了人类发展和进化讲得通啊?不矛盾。”

我:“嗯,这个可能有道理……为什么话题跑哲学来了?”

他:“你没发现吗?不管你说什么话题,说到最后全部都会涉及到哲学。”

我:“好像是这样……”


 

广州-扶风:倒是,意识是没有时间,没有空间的,它想哪是哪,去海角天边也是一想即到。只是现在我们这个“沉重的肉身”里,看到意识这样子乱跑,不带上自己,就管它叫虚幻,管它叫做梦。

庄子的梦蝶真好,庄子午休时发了一个梦,梦里自己是只无忧无虑的蝴蝶。一会梦醒,庄子想了半天,到底我是蝴蝶梦里的庄子呢,还是庄子梦里的蝴蝶

因为我们现在以肉身,以肉身的感觉为重,为第一位,所以意识就变成虚幻的了。

宁波—珊瑚:老师是不是得道的人肉身可以跟着意识走?

广州-扶风:如果肉身与意识的存在等量,那是否两者都各对一半?再如果肉身是意识的附着,意识才是存在的真如,那肉身,现在我们感觉存在的肉身,那么真实的肉身,于意识而言,就是虚幻的了。好象佛陀也是这么说的。

宁波—珊瑚:但肉身可以不动。像孙悟空。汗毛可以变出人?

广州-扶风:哈哈,珊瑚怕肉身遭殃呀

宝庆-千山暮雪:意识应该很真实就像现在我们知道在上课一样

广州-扶风:你细看我上面肉身与意识谁主谁属的三个可能性。意识的真实,却又摸不到,闻不着。

 

广州-扶风:对了,这里又回到扶风老师的专利(还没去申请,不知哪儿可以受理)“人是宇宙的囚徒”。 世间人犯了罪,就用一间小房子关着你,让你有腿不能走。存在对人的惩罚,就是明明可见光波很长很长的,给你加个眼睛,让你只能看那么一小部分,猫头鹰就比我们看得远。耳朵也是,给你安了一双属人的耳朵,你就只能听到那么一点点,狗都比我们灵多了

 

宁波—珊瑚:老师说过:神识离开肉体就是死亡。那么修炼神识不粘连肉体不是不对么?

广州-扶风:不粘连不是离开呀,有种说法是植物人就是神识出游了。

宝庆-千山暮雪:但应该能确定意识是真实的。当然确实是看不到摸不着,不像肉身。为什么意识是真实的?我意识到我的存在! 是不是这样?

宁波—珊瑚:老师太牛了,庄子也有这看法。

 

广州-扶风:人是宇宙的囚徒,我们本来可知可觉的,要比现在这具肉身多多去了,只是上帝要惩罚我们,给我们装了眼耳鼻舌,只让我们感知那么一小点点儿

亲们,下会还说:眼见为实吗?可怜的人呀!


 

他:“我们的祖先曾经就从哲学的角度描述过不同的时间流:洞中七日,人间千年。只不过那会是一种从哲学角度的推测。”

我:“这个听说过……”

他:“对你来说时间的尽头让你很不理解,但是如果你把我们用薄膜假设的平面空间再好好想一下你就明白了。从唯物的角度确认不同的时间流存在没问题啊?达到了重力平衡,也就必定会有一个点属于时间的尽头。”

我:“这个我现在清楚多了,实际上我不理解的是怎么去。”


 

广州-扶风:这跟鱼儿问鸟儿,怎么飞的空气动力学我明白了,但我不明白的是怎样飞起来。

宁波—珊瑚:老师您真是太美了!献花

广州-扶风:先天结构性缺失呀。


 

老头松开盘着的腿下地站了起来:“最开始没有生物,后来就有了;最开始没有地球,后来就有了;最开始没有太阳系,后来就有了,银河系也一样,宇宙也一样。所谓的凭空吗?凭空就违反了物质世界的物理法则。但是,真的是凭空吗?无线电你看不到,红外线呢看不到,X光你看不到。但是不管怎么难以理解或者不可思议,这一切的确存在着。一个唐朝的人来到我们的时代,看到有人拿着移动电话唠唠叨叨他会觉得这个时代都是神奇的,都是魔法的,是仙境。实际上呢?是吗?吃喝拉撒那样儿少了?这只是科技的进步对不对?假如那个唐朝人比较好学,努力学习我们这个时代的生活,等有一天他也拿着移动电话说话,手里按着电视机遥控的时候,你再把他放回唐朝,你认为他说的谁信?我们学习历史,可以认识到我们自己的文明发展,所以不觉得是什么魔法或者神奇。移动电话也好,电视也好,只是日常用品罢了。冷不丁把你扔1000年后,你就是刚才来过这个时代的唐朝人。”

我认真的看着他。

他:“唯物论也好,唯心论也好,其实不冲突,大家看待事物的角度不一样。只要不用自己所掌握的去祸害别人,那就算自我认识提高了,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像我前面说的:你不相信并不能影响客观现实的存在。时间的尽头存在,而且我也的确去了,你是否认同,不是我的问题,是你的。”

我叹了一口气:“好吧,我承认您是仙级的……您原来是做什么的?”

他笑了:“我只是个精神病人罢了,曾经是个哲学老师。。”

 

【我:“……对了,我想问一下,之前有些患者好了是怎么回事儿?还有您跟那些患者说什么了?能把他们情绪调动起来?”

他:“我带他们去了时间的尽头。”

我无奈的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眼前浮现出朋友锁上门离去前的坏笑。

然后我们的话题逐渐转入哲学,我发现了,哲学基础扎实的人差不多都是仙级的。对于时间的尽头,我理解了,但是对于他说去过,我不能理解。或者说,以我对物质世界的认识来说,我不能理解。

 

【朋友开门接我的时候,依旧挂着一脸欠揍的坏笑。和他一起下班路上我问他:“你听过他的言论吗?”

朋友:“时间的尽头吧?我听过,听晕了,后来自己看书去了,勉强听懂了。”

我:“你信吗?”

他:“你先告诉我你信吗?”

我:“我不知道。”

他:“我也不知道……不过,他跟我说过一句话我好像明白点儿了。”

我:“什么话?”

他:“尝试着用唯物的角度去理解:瞬间就是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