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第十六章读书群群对话《时间的尽头—完整篇》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8 19:31:07
日期:2013年1月15日

【某次和一个关系很好的朋友聊天,因为他是驻院精神病医师,所以我说起了那位能看到“ 绝对四维生物”的少年,他听了后觉得很有意思,但同时也告诉我,他们院一个患者,简直就是仙了。那患者是个老头,当时六十多岁,在他们院已经十几年了。他们院都管他叫“镇院之宝”。这么说不光是他的想法很有趣,更多的是他会“传染”。
最初这个老头是跟好几个人一个病房,里面大家各自有各自的问题:有整天在床上划船的(还一个帮忙挂帆抛锚的),有埋头写小说的(在没有纸笔的情况下),还有半夜喜欢站在窗前等外星人老乡接自己走的(7 年了,外星老乡也没来),有见谁都汇报自己工作的:“无妨,待我斩了华雄再来饮此酒不迟!” 就那种环境下,老头没事儿就拉着其他患者聊天,花了半年多,居然让那些各种病症的人统一了——都和自己一样的口径。大家经常聚在一起激烈的讨论问题——不是那种各说各的,而是真的讨论一些问题,但是很少有人医生护士能听明白他们在说什么。
跟他聊过的其中少量患者很快出院了,这个很让人想不透。那些出院的人偶尔会回来看他,并且对老头很恭敬,还叫老师。不过有一些病情加重了……院方换了几次房都一样。后来医院受不了了,经过家属同意,让老头住单间。开始家属还常来看,可一来就被拉住说那些谁也听不明白的事儿,逐渐子女来的也少了。好在子女物质条件很不错,打款准时,平常基本不露面。照理说那么喜欢聊天的一人,自己住几天就扛不住了,但老头没事儿,一住就是十几年,有时候一个月不跟人说话都没所谓,也不自己嘀咕,每天乐呵呵的吃饭睡觉看报纸,要不在屋里溜达溜达。现在的状况,按照朋友的说法就是:“当我们院是养老院了,住的那叫一个滋润!按时管饭就成,自己收拾病房,自己照顾自己,连药都停了,很省心。不过每天散步得派人看着,不能让他跟人聊天,因为他一跟其他患者聊天,没一会就能把对方聊激动了,这个谁也受不了。”

广州-扶风
绝对大成就者呀。这段看到的不止是这个特别的能传染的人,更好到了所谓的疯子,那些神经已然错乱的疯子,在正确的引导下,或说在实相面前,这点儿神经转不过来的,在实相的引导面前,一样不受错乱相的影响 ,照样通达真如。
果然是真理面前人人平等,个个本有如来智慧德相

广州-扶风
【在朋友的怂恿下,加上我的好奇,那次闲聊的两周后,我去拜访了“镇院之宝”。说实话我很想知道他到底说了些什么。

【进门后看到窗前站着个老人,个头不高,中等身材花白头发,听到开门回过头了,逆光,看不清。
医师:“这是我的一个朋友,来看您了。” 这时候我看清了,一个慈眉善目的方脸老头。老头溜达到床边坐下,很自然的盘着腿,我坐在屋里唯一的一把椅子上,颇有论经讲道的气氛。】【朋友说还有事儿就走了,关门前对我坏笑了一下,我听见他锁门的声音后有点不安的看了一下眼前的老头。他说话慢条斯理的,很舒服,没压迫感:“你别怕,我没暴力倾向,呵呵。” 我:“那倒不至于……听说您有些想法很奇怪。” 他:“我只是说了好多大家都不知道的事情,没啥奇怪的啊?” 我:“您很喜欢聊天?”
他:“嗯,聊天比较有意思,而且很多东西在说出来后自己还能重新消化吸收一下。没准还能出新的观点。”
我觉得这点说的有道理。

广州-扶风
哈哈,“奇怪”,只大家不知道的事情。
关键是老头后一句:很多东西说出来后自己还能重新吸收,还能出新观点。这个是大成就者的特征之一。

广州-扶风
缘起性空的真如里,一切依缘随来随应。一件事,再重复一次的时候,对方当事人的场与景都不同了。不同的对境,于同一件事或至同一句话,都有不同的反应。在这个不同反应中,无我的人 ,就会收获不同的反应,而再生成不同的新。真正入道的行人,是清新了脱,时时不住时时新的。很活泼的当下,不是现在坊间看到的死死地板了一件宝的那些佛弟子。动不动就:“犯戒了”,这是抱住了“戒”相。一会又:“要受因果的”,这是住了“因果”相。各种的“圣”相,论番地缚住本来自由无依的心地越修,比平常人越执着。常人被欲缚,坏人被恶缚,这种人被善缚。佛教的教育是离二边不住一切。只去恶而住善的,只是四分一佛教。这个四分一佛教,是扶风发明的新词,以后大家应该能常看到。

广州-扶风
比如一,分一半,一半执,一半不执。佛教我们的是去取执着,来到不执着的无我寂静的境界。而坊间大部分的“修行人”,在执的一半修。执有执善执恶,凡夫因欲望驱使,被恶缚。这类修行人,为达到与凡夫不一样,修去恶从善。然,善恶,也还只是一的一半中的一半,故名四分一佛。这个就跟达摩说梁武帝建了很多庙却无有功德一样,在世间法上,这是善良的,是好人好事。然于出世间,在缘起性空的道的层面,它们是一样的,于道无益!不论恶还是善,只要执持了,便是对本来清净的污染。

广州-扶风
【我:“听说您‘治好’了一些患者?”

他:“哈哈,我哪儿会治病啊,我只是带他们去了另个世界。你想不想去啊?”

我盘算着老头要是目露凶光的扑过来,我就抄起椅子揍,还得喊。这会儿得靠自己,跑是没戏了。

他大笑:“你别紧张,我不是说那个意思。”

我:“您说的另一个世界,是什么地方?”

他:“是时间的尽头。”

广州-扶风
哈哈,老头这境界,早跟上一篇那扮人象人那个一样,你想什么,他早知道了。一切起心动念,在如如不动的清净面前,一点儿都藏不住。呵呵,藏不住,是因为你有“小我”,便有前有后。而成就者无我,,你藏哪儿,于其而言,不过是地方的不同。很多藏宝图什么被发现的,部分是这类大成就者在定中突然显见,便挖出来的。密宗有伏藏一说,“时间的尽头”,太好了。时间与空间,是人类这种二分动物最大的矛盾体

广州-扶风
我:“时间的尽头?时间有尽头吗?” 当时的我已经具备了一些量子物理知识了。

他:“有。”

我:“在哪儿?”

他:“在重力扭曲造成的平衡当中。”

我觉得这就很无聊了,最初我以为是什么很有趣的东西,但现在貌似是纯粹的空扯。

我:“您说的那个扭曲是什么意思?”说话的同时我掏出手机准备短讯我朋友让他来开门。

他依旧不慌不忙的:“看来你这方面的知识不多啊,要不我给你讲细致点儿?”】

广州-扶风
你一动念,他就收到。平衡中没有对立,时间在没有对立的地方停止。

广州-扶风
【我想了想,攥着手机决定再听几分钟。

他:“你知道我们生活在扭曲的空间吧?”

我:“不知道。”

他:“不知道没关系,打个比方说的话会觉得很简单。假如多找几个人,我们一起拿着很大的一张塑料薄膜,每人拉着一个边,把那张薄膜绷紧……这个可以想象的出吗?”

我:“这个没问题,但是绷紧薄膜干嘛?”

他:“我们来假设这个绷紧的薄膜就是就是宇宙空间好了。这时候你在上面放一个橘子,薄膜会怎么样?”

我:“薄膜会怎样?会陷下去一块吧?”

他:“对,没错,是有了一个弧形凹陷。那个弧形的凹陷,就是扭曲的空间。” 】

广州-扶风
天呀,在第一篇中我跟大家说的重力凹陷,不就是这个样子吗?
豫-白开水
嗯,英雄所见略同!
广州-扶风
之前我也看过这本书,但这个概念,是我看过霍金的《时间简史》后,并在倪梁康老师的《内时间意识》课上,搞明白了时间就是空间的计量,得出了这个结论.特别在这两年,在生活日用中,看到个个生命的不同精彩,更悟到生命,只是不同的重力点,在同一张巨大的薄上,用自身的愿景,压下的一个一个不同的凹陷。在这个意义上,我们现在中国的教育万分地失败了。我说的不是学校的教育,是我们对人生的期望,我们会把做多了一些事,看作亏了, 总想着付出比别人少点而得到能多一点,古语说得好:吃亏是福

广州-扶风
所谓的吃亏,就是你多干了,却没拿到你应得的那份。在我的膜人生理论下,任何的付出,任何的用功,都会为你自己的世界,压出一个更大更深的空间。拿到什么不重要,生命在于经历,你经历了比别人多,你经历得比别人丰富,你的人生的凹陷,就比别人大.

广州-扶风
今天的课,希望对大家有所触动,一是付出,有亏吃赶紧去吃去。一是泥沙俱下,这是世界本来的样子.要是忙着去污存真的话,事就不能前行。哈哈,也就是今天前面我讲的四分一佛教,理是一样的.

佛山-Katie
从与人家的矛盾中看到的,容不得的时候有很多道理讲
广州-扶风
你要把你的精力,放在四分一事上,那就是折腾了。出不得,事前不了
佛山-Katie
信心不坚固
广州-扶风
不是,是你不够宽容,要有一种大爱,这爱里,能承受一切
佛山-Katie
嗯,我好奇怪老师怎么知道这么清晰

广州-扶风
呵呵,你也能的,跟过来
【我:“弧形凹陷就是?我们说的是宇宙啊?空间怎么会凹陷呢?”
老头微笑着不说话。
我愣了一下,明白了:“呃,不好意思,我忘了,万有引力。”
他继续:“对,是万有引力。那个橘子造成了空间的扭曲,这时候你用一颗小钢珠滚过那个橘子凹陷,就会转着圈滑下去对吧?如果你的力度和角度掌握的很好,小钢珠路过在那个橘子造成的弧形的时候,橘子弧形凹陷和小钢珠移动向外甩出去的惯性达到了平衡,会怎么样?” 我:“围着橘子不停的在转?有那么巧吗?”
他:“当然了,太阳系就是这么巧,月亮围着地球也是这么巧的事儿啊?不对吗?”
我:“……嗯,是这样……原来这么巧……”
他:“现在明白扭曲空间了?我们生活的环境,就是扭曲的空间,对不对?”
我不得不承认。


【他:“明白了就好说了。我们这时候再放上去一个很大的钢珠,是不是会出现一个更深的凹陷?”
我:“对,你想说那是太阳?”
他:“不仅仅是太阳,如果那个大钢珠够重,会怎么样?”
我:“薄膜会破?是黑洞吗?”
他:“没错,就是黑洞。这也就是科学界认为的‘黑洞质量够大,会撕裂空间’。如果薄膜没破,就会有个很深很深的凹陷,就是虫洞。”
我:“原来那就是虫洞啊……撕裂后……钢球……呃,我是说黑洞去哪儿了?” 】
虫洞的理念,在爱恩斯坦死后,成了天体物理学家们探求的热点了
霍金把它解释的很好,但我们多还是搞不明白他:“不知道,也许还在别的什么地方,也许很可能因为撕裂空间的时候自我损耗已经被中和了【注①】,不一定存在了,但是那个凹陷空间和撕裂空间还会存在一阵子。”
我:“这个我不明白,先不说它去哪儿了的问题。钢球都没有了怎么还会存在凹陷和撕裂的空间?”
他笑了:“这就是重力惯性。如果一个星球突然消失了,周围的扭曲空间还会存在一阵子,不会立刻消失。”
我:“科学依据呢?”
他:“土星光环就是啊,虽然原本那颗卫星被土星的重力和自身的运转惯性撕碎了,但是它残留的重力场还在,就是这个重力场,造成了土星光环还在轨道上。不过,也许几亿年之后就没了,也许几十万年吧?” 我:“不确定吗?” 他:“不确定,因为发现这种情况还没多久呢。” 我:“哦……那您开始说的那个什么平衡是指这个?” 他:“不完全是,但是跟这个有关。我们现在多放几个很大的钢球,这样薄膜上就有很多大的凹陷了,这点你是认可的。那么假如那些凹陷的位置都很好,在薄膜上会达成一个很平衡的区域,在那个区域的物体,受各方面重力的影响,自己本身无法造成凹陷,但是又达成了平衡,不会滑向任何一个重力凹陷。这个,就是重力扭曲造成的平衡。” 我努力想象着那个很奇妙的位置。他:“如果有一颗行星在那个平衡点的话,那么受平衡重力影响,那颗行星既不自转,也不存在公转,同时也不会被各种引力场撕碎,就那么待在那里。而且它自己的重力场绝大部分已经被周围的大型重力场吃掉了,那个星球,就是时间的终点。” 我:“不懂为什么说这是时间的终点?” 我也不懂。

任何解释,在实相面前,都苍白吧
【他:“你不懂没关系,因为你不是学物理的。要是学物理的不懂,就该回学校再读几年了。那是广义相对论【注②】。有时间你看一下就懂了。而且,我为了让你明白一些故意没用‘时空’这个词,而用了空间。实际上,被扭曲的是时空。” 我:“嗯……可是,您怎么知道会有那种地方存在的?就是您说的那个时间的终点……呃,星球?” 老头笑的很自豪:“我去过!” 哈哈,这个我懂。

【第十七篇《时间的尽头—后篇》

看着患者那么自豪的声称去过时间的尽头,我一时懵了,因为前面他说的我还没完全消化,冷不丁这么离谱的事儿搞得我没反应过来。


广州-扶风

【他:“不知道,也许还在别的什么地方,也许很可能因为撕裂空间的时候自我损耗已经被中和了【注①】,不一定存在了,但是那个凹陷空间和撕裂空间还会存在一阵子。” 我:“这个我不明白,先不说它去哪儿了的问题。钢球都没有了怎么还会存在凹陷和撕裂的空间?”
他笑了:“这就是重力惯性。如果一个星球突然消失了,周围的扭曲空间还会存在一阵子,不会立刻消失。”
我:“科学依据呢?”
他:“土星光环就是啊,虽然原本那颗卫星被土星的重力和自身的运转惯性撕碎了,但是它残留的重力场还在,就是这个重力场,造成了土星光环还在轨道上。不过,也许几亿年之后就没了,也许几十万年吧?”
我:“不确定吗?”
他:“不确定,因为发现这种情况还没多久呢。”
我:“哦……那您开始说的那个什么平衡是指这个?”
他:“不完全是,但是跟这个有关。我们现在多放几个很大的钢球,这样薄膜上就有很多大的凹陷了,这点你是认可的。那么假如那些凹陷的位置都很好,在薄膜上会达成一个很平衡的区域,在那个区域的物体,受各方面重力的影响,自己本身无法造成凹陷,但是又达成了平衡,不会滑向任何一个重力凹陷。这个,就是重力扭曲造成的平衡。” 我努力想象着那个很奇妙的位置。
他:“如果有一颗行星在那个平衡点的话,那么受平衡重力影响,那颗行星既不自转,也不存在公转,同时也不会被各种引力场撕碎,就那么待在那里。而且它自己的重力场绝大部分已经被周围的大型重力场吃掉了,那个星球,就是时间的终点。”
我:“不懂为什么说这是时间的终点?” 】

【他:“你不懂没关系,因为你不是学物理的。要是学物理的不懂,就该回学校再读几年了。那是广义相对论【注②】。有时间你看一下就懂了。而且,我为了让你明白一些故意没用‘时空’这个词,而用了空间。实际上,被扭曲的是时空。”
我:“嗯……可是,您怎么知道会有那种地方存在的?就是您说的那个时间的终点……呃,星球?”老头笑的很自豪:“我去过!” 】

【第十七篇《时间的尽头—后篇》
看着患者那么自豪的声称去过时间的尽头,我一时懵了,因为前面他说的我还没完全消化,冷不丁这么离谱的事儿搞得我没反应过来。《瞬间就是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