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第三讲读书群群对话:四维虫子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8 17:34:49

日期:2013年1月8日

【他:“你好。”
我:“你好。”
他有着同龄人少有的镇定和口才,而且多少有点儿漫不经心的神态。但是眼睛里透露出的信息是一种渴望,对交流的渴望。

如果把我接触的患者统计一个带给我痛苦程度排名的话,那么这位绝对可以跻身前五名。他是一个17岁的少年。

 

在经过多达7次的失败接触后,我不得不花了大约两周的时间四处奔波——忙于奔图书馆,拜会物理学家和生物学家,听那些我会睡着的物理讲座,还抽空看了量子物理的基础书籍。我必须这么做,否则我没办法和他交流——因为听懂。
在经过痛苦恶补和硬着头皮的阅读后,我再次坐到了他面前。由于他未成年,所以每次和他见面都有他的父亲或母亲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坐着,同时承诺:不做任何影响我们交谈的事情——包括发出声音。 我身后则坐着一位我搬来的外援:一位年轻的量子物理学教授。 在少年漫不经心的目光注视下,我按下了录音笔的开关。
他:“你怎么没带陈教授来?”
我:“陈教授去医院检查身体了,所以不能来。”
陈教授是一位物理学家——我曾经搬来的救兵,但是效果并不如我想的好。
他:“哦,我说的那些书你看了没?”
我:“我时间上没有你充裕,看的不多,但是还是认真看了一些。”
他:“哦……那么,你是不是能理解我说的四维生物了?”
我努力在大脑里搜索着我看过的那些物理名词:“嗯……不完全理解,第四维是指时间对吧?”
他:“对。”看得出他兴致高了点儿。
我:“我们是生活在长、宽、高,里面的三维生物,同时也经历着时间轴在…………”
他不耐烦的打断我:“三维是长宽高?三维是长度、温度、数量!不是长宽高!长度里面包括长宽高!!!!”】

广州-扶风:什么是维度?百度:维度,又称维数,是数学中独立参数的数目。在物理学和哲学的领域内,指独立的时空坐标的数目。我们周围的空间有3个维(上下,前后,左右)。我们可以往上下、东南西北移动。在物理学上,时间是第四维,与三个空间维不同的是,它只有一个,且只能往一方向前进。

这里就出来了两个问题:A.数字,这是一个人为的东西,自然界里没有它的存在。你可以说有一个苹果,一台电脑,但你找不着“一”。B.移动,谁在移动?安立这个词前,是否以先立了一个主体?广州-扶风:当疯子说:“三维是长度、温度、数量!”,这时,它把长度,一种物理距离的递增,算作一类;温度,一种体表对能量(冷热)的感觉,归作一类;数量,抽离显见物的概念。维度,是人的,基于“人”的结构的一种计量,也就是它必须在五宫能够捕抓的范围。不能说必须吧,换个说法:维度的描述,被人的感官认识所限制了。

广州-扶风:我们看到长宽高变化,所以说有一个长短的维度;当看到冷热转换时,我们又说,有一个温度的维度;当看到一块钱二块钱,一个面包两个面包时,疯子说有数量的维度。呵呵,疯子没有学道德经,如果学了的话,他能出来更多的维。在道德经第二章里,也是我最喜欢讲的一章,里面说: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 长短与高下都在疯子的第一维里,这里又可以出来一个音声的维,难易的维。好了,我们不跟疯子玩三维四维了,我们借疯子的眼睛,看看时间。

 

广州-扶风:疯子在这里提出了一个很好的问题:不在时间的因果里,不被时间的维度所限制。这可以相对于佛陀的三世因果,三世的过去、现在、未来,如果在线性上看,就是实存的一个相对于当下这一点的另外两个方向的点。而实相的三世,或说没有时间相的三世因果,是同在的,过去与未来同在。道家算命的基础,原本是这个的。广州-扶风好,以最后一段课文,结束今晚的课。

【如果,他真的是个天才,那么他也只能是一百年后、甚至更遥远未来的天才。而不属于我们这个时代——我是说时间段落?
我至今依旧很想知道,那个所谓的“绝对四维生物”会是什么样子的。它可怕吗?它恐怖吗?我可能永远没办法知道了,即便那是真的。
写到这里的时候,想起歌德说过的一句话:真理属于人类,谬误属于代。】


广州-扶风:比如我现在用手写出一个“好”字,在时间点上,我必须先写女,再写子。在写的时候,“女”就是过去,“子”就是未来。而对于一个站在这个字之外的观察者而言,女与子无有先后,它们是同时的。这也是疯子这里说的,人只能看到时间的一个段落,而不是全部。他说的没错,我努力让自己的记忆和情绪恢复常态,我居然会有点儿紧张。
他:“要不你再回去看看书吧?”他丝毫不客气的打算轰我走。
我:“其实你知道的,我并没有那么好的记忆力,而且我才接触这些,但是我的确看了。我承认我听某些课的时候睡着了,但是我还是尽量的听了很多,还有笔记。”我掏出我做的有关物理学笔记本子放在他面前。
这时候坦诚是最有效的办法,他情绪缓和了很多。
他:“好吧,我知道你很想了解我说的,所以我不再难为你了,尽可能的用你能听懂的方式告诉你。”
我:“谢谢。” 】
广州-扶风:好,看了上面贴上来的百度百科,关于维度,我们大概可以知道,它:1)与数字相关联的递进;2)维度与移动有关;3)移动有方向性。从这三点看,维度就是一个可数字式递进的移动描述。

广州-扶风:呵呵,这不就是梦嘛?梦里,你是否一切皆可实现,一切不可能的,在梦里都是可能的。这里又出来了一个问题,“不可能”!这个不可能,原来只是相对于人类的感官感觉来说的不可能!

广州-扶风:
一但超越了我们的感官局限的,我们就用“不可能”,去否定它们。 不但是实物,在情感的世界中也一样。当出现现解不了,接受不了的事实时,就用一个“不可能”去试图抹杀它。亲们,别做鸵鸟了!把头埯在沙里,只是一厢情愿!

【我:“那是怎么做到的呢?
量子物理教授:“不知道,这就是量子力学的特性,也是全球顶尖量子物理工作室都在研究的问题……你是怎么知道的?”后面的话是对少年说的。

他:“四维生物告诉我的,还有看书看到的。

我:“你说的那个四维生物,在哪儿?

他:“我前面说过了,它的部分组成由非物质性的,只能感觉到。”】


【我:“你是说,它找到你跟你说了这些并且告诉你看什么书?”
他:“书是我自己找来看的,因为我不能理解它给我的感觉,所以我就找那些书看。

他说的那些书目我见到了,有些甚至是英文学术杂志。一个高中生,整天抱着专业词典一点儿一点儿去读,为了读懂那些专业杂志刊登的专业论文。

我:“可是你怎么能证实你的感觉是正确的,或者说你怎么能证明有谁给你感觉了呢?

他冷冷的看着我:“不用很远,只倒退一百多年,你对一个当时顶尖的物理学家说你拿着一个没一本书大、没一本书厚的东西就可以跟远方的人通话,而这要靠围着地球转的卫星和你手机里那个跟指甲盖一样大小的卡片;你可以坐在一个小屏幕前跟千里之外的陌生人交谈,而且还不需要有任何连接线;你看地球另一边的球赛只需要你按下电视遥控器。他会怎么想?他会认为你一定是疯了,而且很白痴,因为那超出当时任何学科的范畴了,列在不可理喻的行列,对吗?”】


广州-扶风:不可理喻,呵呵


 

 

广州-扶风:回到上课前说的维度,人的认知很可怜,一切依仅有的五种感觉器官。难道世界只有五种存在模式吗?这是扶风的专利呀,我说人是宇宙的囚徒。造物把眼给我们装上,让人不要看太远。把耳给我们安上,让我们不要听太多。波无限长,而可见波只有那么一小点!耳骨神经能反应的音频振动,就那么一小点儿,高频一点或低频一点的,人类就无法反应。多么可怜的囚徒呀,却还以世界由我做主的心,来看存在!囚的,是小我。只要小我安立,一切就受限。

沈阳-老王:那就是所说的无眼耳鼻舌身意的时候,就“看”的多了?

【我:“但你说的是感觉。
他:“那只是个词,发现量子之前没人知道量子该叫什么,大多叫做能量什么的。你的思维,还是惯有的物质世界,那是三维!我要告诉你的是四维,非得用三维框架来描述,我觉得我们没办法沟通。”他再次表示我该滚蛋了。

量子物理教授:“你能告诉我那个四维生物还告诉你什么了吗?

“是绝对四维生物。”他不耐烦的纠正。

量子物理教授:“对,它还给你什么感觉了?

他:“它对我的看法。

我:“是怎么样的呢?

他严肃的转向我:“应该是我们,对我们的看法。我们对它来说不是现在的样子,因为它的眼界是跨域了时间,所以我们在它看来,都是蠕动的虫子一样的东西。

我忍不住回头和量子物理教授对看了一眼。 】


【他:“你可以想象的出来,跨越时间的看,我们是一个长长的虫子怪物,从床上延伸到大街上,延伸到学校,延伸到公司,延伸到商场,延伸到好多地方。因为我们的动作在每个时间段都是不同的,所以跨越时间来看,我们都是一条条虫。
他:“你可以想象的出来,跨越时间的看,我们是一个长长的虫子怪物,从床上延伸到大街上,延伸到学校,延伸到公司,延伸到商场,延伸到好多地方。因为我们的动作在每个时间段都是不同的,所以跨越时间来看,我们都是一条条虫子。从某一个时间段开始,到某一个时间段结束。”】


广州-扶风:这段超可爱,是这章的核心,看看能不能想象出来?

湖南-孤笑:把人类的时间做了切片了?

广州-扶风:一条四处延伸的蠕动的虫子,是人类把时间做了切片。

湖南-孤笑:实际上是一系列时间的动作的慢放?因为足够慢 所以我们都变成了虫子

广州-扶风因为有了观察者,时间便被生成了。不是慢放。

沈阳-老王:嗒嗒嗒嗒,一条在延展的虫子。是人类用时间做了切片吧!

广州-扶风:如果没有观察者,独立于时间体之外的观察者,哪来的快慢。

湖南-孤笑:是的,但绝对生物现在是观察者。

广州-扶风:所以佛陀说的很准确的,一切都是小我。

 

不是,在介绍这个概念的时候,它举出了绝对生物。绝对生物之于我们而言,不是绝对生物观察我们。
【他:“绝对四维生物可以先看到我们死亡,再看到我们出生,没有前后因果。其实这个我很早就理解了:时间不是流逝的,流逝的是我们。”
他一字一句的说完后,任凭我们怎么问也不再回答了。】

沈阳-老王:如果没有时间,就没了因果,是一下子展现出一个虫子。

广州-扶风:
怎么应你这个说法呢?

广州-扶风:好好看看问题出在哪里了?我能作用吗?

 


 

湖南-孤笑:时间肯定是存在的。

广州-扶风:时间因立二而存在。

湖南-孤笑:我在想,就绝对生物而言,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蠕动的虫子?

广州-扶风:不味因果,不是没有,不是有。

沈阳-老王:对。

广州-扶风想想有点恶心。

沈阳-老王:蠕动是因为加上了时间。

广州-扶风:那为什么我们在蠕动中长,在蠕动中老,在蠕动中死

湖南-孤笑:这个我知道。 但是之所以变成蠕动的虫子, 就是因为时间在流失或者我们在流失,因此有过程,否则不存在蠕动一说。而应该是绝对静止。

广州-扶风流失?去哪里了?世界不有绝对静止。

沈阳-老王:“时间不是流逝的,流逝的是我们。” 这句不知该怎么理解了? 想像不出。

广州-扶风:是我们的心识在流逝吗?因为它追逐。

南-孤笑:这个应该很难讲,比如宇宙或者时空都有的诞生死亡,这么说就有过程,时间必然会流逝的。

沈阳-老王:不应该用推理的办法理解。

湖南-孤笑:这疯子!应该是从绝对生物来说,它既然超越了时间, 那么岂不是超越了宇宙生死,这已经是宗教或者超过宗教了。

广州-扶风:是的,他触到了这个点。跟当下的力量,及新世界那伙人般,这人越狱了。新时代的这伙人,都是些子散落在世界各处的成功越狱的人。

沈阳-老王:想起了前段一次与时照师一起打坐时的感觉:一阵很强的风,吹散了我身体的内所有框架,身体空空,只剩个壳。

广州-扶风:我们中国也有,很多乡村的问米婆,神棍什么的。只是那些人的文字不好,学识不够,如果换我扶风的,早写了个世界皆知了。

湖南-孤笑:从另一种方面我突然觉得时间有可能是不流失的。比如宇宙的诞生与灭亡,在诞生与灭亡的刹那,难道不存在时间吗? 假如我们跳出宇宙, 看宇宙的生死,时间就是永恒了,而且也不具备单向性了。所以当然能看到我们先死亡后出生。

广州-扶风:不是你的身体散光,是你的意识,被从小我坚固的点上,解散开。我们就是小我意识的坚固集合,放开就是。

沈阳-老王:嗯,后来才想到,当时还有些紧张。

湖南-孤笑:这男孩怎么进的精神病院,窃以为只要有逻辑性,可说得清,便不是疯子。


广州-扶风:宗教里的神,它们一再强调的就是它们的全体,全然,全部。就是这个。
【我目瞪口呆。
量子物理教授:“你说的是生物学界假设的绝对生物吧?”
他:“嗯……应该不完全是,绝对生物是可以无视任何环境条件生存,超越了环境界限生存,但是四维生物的界限比那个大,可以不考虑因果。”
量子物理教授:“具有量子力学特性的?”【②】
他:“是这样。” 】

【我:“什么是量子力学?”这部分的几堂入门课我都是一开始就睡了。
量子物理教授:“说清这个问题太难了,很不负责的这么简单说吧:就是两个组互不相关联的粒子单元,也许远隔万里却能相互作用……我估计你还是没听懂……” 【③】
我隐约记得跟某位量子物理学家谈的时候对方提到过,但是现在脑子却无比的混乱。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次谈话可能会失败。
他接过话头:“最简单的说法就是:你在这里,不需要任何设备和辅助,操纵家里的一支画笔在画画,完全按照你的意愿画。或者象在电脑上传文件一样,把一个三维物体发给远方的别人。”


【他:“其实我们都是四维生物,除了空间外,在时间线上我们也存在,只是必须遵从时间流的规律…………这个你听得懂吧?”
我:“听得懂……”我身后的量子物理教授小声提醒我:“就是因果系。”
他:“对,就是因果关系。先要去按下开关,录音才会开始,如果没人按,录音不会开始。所以说,我们并不是绝对的四维生物,我们只能顺着时间流推进,不能逆反。而它不是。” 】


广州-扶风:时间流的因果关系,是线性的。人类天生对把握线性的东西很着迷,因为在线性里,我们有着绝对权威。所以人类喜欢把东西都按线性来安排、归纳、分类,这样,一切,便可在“人”的掌控内显现了。

【我:“它,是指你说过的‘绝对四维生物’吗?”
他:“嗯,它是真正存在于四维中的生物,四维对它来说,就像我们生活在三维空间一样。也就是说,它身体的一部分不是三维结构性的,是非物质的。”
我:“这个我不明白。”
他笑了:“你想象一下,如果把时间划分成段落的话,那么在每个时间段人类只能看到的它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能理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