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第二十四篇读书群群对话:《迷失的旅行者——前篇:精神传输》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9 9:50:44

广州-扶风
【如果说,我还有那么可怜的一点儿量子力学知识的话,完全是我这几年看了很多相关书籍和论文、旁听了很多让我崩溃的量子力学课程。我之所以那么做,并不完全是“量子少年”或者“镇院之宝”。更多的是因为和他接触。老实讲我个人对外星人啊、鬼怪啊、上帝啊、神啊什么的都严重的怀疑其真实性。只有关于这件事儿,拜他所赐,我会说:“很有可能。” 还记得在“四维虫子”中我搬来的外援吗?那位年轻的量子物理教授,就是通过这位朋友,我才认识的他。而且,在上一句的“认识”两个字之前,我觉得应该还要加上:很荣幸。 在“四维虫子”案例大约两年后,那位量子物理教授某天急切的找到我,明确表示:我需要你的帮助。路上我没得到太多解释,只是告诉我要做的:确认那个人是不是精神病。即便我反复强调我没有独立确诊患者的资质也没用。于是我见到了他。】
广州-扶风
很多人会说,他会对生命造成伤害。是呀,现在这点基本就是对精神病的最伟大的谕旨了。生命,伤害,或可能,某些人对生与命的看法,与常人不一样吧。这人肯定是精神病,呵呵

广州-扶风
【第一天。 我:“呃,你好……”
他:“你好,为什么要录音?”
我:“这是我的习惯,我需要听录音来确认一些事情,这样才能帮到你。”
他不确定的看了眼量子物理教授。
他:“好吧,我知道你来是确认我是不是有精神病的,如果我是个精神病人,反而会好些。” 我:“有什么事儿比成为精神病人还糟糕吗?”
他不安舔了下嘴唇:“嗯……对你们来说,我来自另一个世界……”
我也看了一眼量子物理教授。
我:“您……哪个星球来的?”
他:“地球,但是不同于你们的地球。”
我:“啊……异次元或者别的位面一类的?”
他:“不,我是另一个宇宙来的……确切的说,是一个月后的那个宇宙的地球。” 】

【我:“……不好意思,你的话我没听懂,到底是另一个宇宙什么的还是你穿越时间了?”
他:“那要看你怎么看了。”
我再次看了一眼量子物理教授。
他:“这个解释起来很麻烦,我还是尽可能让你先听懂吧,否则逻辑方面你会因为某些东西不明白而没法判断,不过你的朋友能帮到你。”
我:“好吧,你从头说吧。”
他:“宇宙不是一个,是好多个。”
我:“多宇宙理论吗?”那个我倒是知道,但是仅仅限于这个名词。因为当时困得要命,最后还是在讲台上那位老先生嘶哑的声音中睡了。
他:“我想想从哪儿说起……因为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所以我知道也不多,我只是使用者。”

广州-扶风
[我:“这样……的确是悖论,那个怎么了?”
他:“没多久后,解释不是这样了。后来被解释为‘不可改变性’。例如说你回到50年前,你却没办法杀死你的祖父。也许行凶过程中被人拦住了,也许你以为杀了他了,其实他没死,也许你根本找不到你祖父,也许你虽然杀了祖父,但是那会儿你祖母已经怀上你父亲了……大概就是这样,反正就是说你杀不了你的祖父,或者改变不了你已经存在的现实。”
我:“嗯,这个我明白了,悖论不存在了。”
他:“你说对了一半,悖论的确不存在。但是你可以在你祖母怀上你父亲前杀死你祖父……” 我:“你等等,那不还是悖论了吗?我的父亲那样就不会出生了对吧,那我怎么存在的?怎么回去杀死祖父的?”
他:“实际上,你杀死了你的祖父,你的父亲还是会存在。只是,在你杀死的那个宇宙不会存在了,包括那个宇宙的你也不会存在了。”
我:“那个杀死祖父的我哪儿来的?别的宇宙?”
他:“是的,这就是多宇宙。实际有你存在的宇宙,有你不存在的宇宙;有你中了大奖的宇宙,也有你没中大奖的宇宙;有你已经老了的宇宙,有你还是婴儿的宇宙;有希特勒战败的宇宙,有盟军战败的宇宙,还有希特勒压根就没出生的宇宙,甚至还有刚刚爆炸形成的宇宙……很多个宇宙。
广州-扶风
晕,不过还是听过一个类似的说法。
崔旭
这些“精神病”的物理知识还是很丰富的,这个多宇宙理论我听说过,好像有一个调查,许多搞量子力学的物理学家都相信多宇宙理论。
广州-扶风
比如我们和电脑下棋,我们上一个马,电脑回一个横炮。我们看去电脑只是走了一个横炮这一步,然实际的电脑运算,是把我方移动了一只马后的所有能动的棋位,都模拟了一遍,最后试验中横炮这招是取胜机率最高的,按上面这“疯子”的说法,我方上一只炮后,电脑里有上车的,有走士的,有上相的,都有。只是显现出来的是横炮。也是在这个理论里,告诉我们,其实一切不过存有的试验,为了得到“正确”的,很多“不正确”的,被制造出来为了找寻“正确”而正确地出现。换句话就是:存在即合理、合法。不论它是多么烂。
崔旭
微观世界中这种现象挺普遍的。比如光子从A到B,我们宏观上看光走的是直线这个路径,其实光子把所有的路径(弯的直的)都同时走了。
广州-扶风
前阵子有部电影叫什么来着,一个军人被炸弹炸死了,而他要不断地回到那个死前的八分钟,去找出放炸弹的罪犯
崔旭
只不过直线的概率最大,这个电影看过,名字忘了,看得糊里糊涂的
广州-扶风
车里有一个女孩,他对她产生了好感。在最后一次爆炸中,他把她引下了车,

source code? 

宝庆-千山暮雪
引力不是质量导致的么 质量可以扭曲时空 扭曲的力也是一种引力
广州-扶风
我也不懂,要问学物理的,
崔旭
现在的超弦理论的确认为有重力子

广州-
但,学物理的,又是问谁呢?他的老师。那他的老师又是问谁的呢?老师的老师,如是这般还是老师的老师。那,那,只是假设啦,如果这些老师们,亦不过树上的鱼儿想着怎么飞?

广州-扶风
【我:否则我帮不了你。
他认真的想了好一阵:……我试试吧……但是我只能说尽力……你原来听课都听哪儿去了?
我无比坦然的承认:睡着了。
他叹了口气:来我书房吧。
我发现能有个自己的书房是件很爽的事儿,不管是否看书,那个气氛还是挺不错的。至少说起来很牛的感觉。
坐下后,他认真的看着我:你在考验我的教学水平……这样吧,我看看能不能压缩最实质的内容,用最直白的方式给你解释下多宇宙理论。
我鞠了个躬:如果真的能,那我以后就听您的课了。
他笑了下:……从这儿说吧:在19世纪的时候,物理界有个共识,象光啊,电磁啊,这类的能量都是以连续波的形式存在的。所以我们至今都在用光波、电磁波这类的名词。对于这一点上,是19世纪的物理界的很大成就。如果有人对此质疑的话,用一个实验就能证实这一点。我:嗯,弄一堆仪器干点儿啥。最后得了个结论,所有人目瞪口呆,这个我理解。
量子物理教授:你错了,这是个很简单的实验,任何人都能做。
我:哎?是吗?那你现在做给我看!
量子物理教授:别急,我会做给你的。咱们先说第一步:假设啊,假设你在我这个门上掏出个竖长条的缝隙来,我站在外面用手电向里面照射,你关了灯在屋里看。墙上会有1条光带对吧?我:对,怎么了?
量子物理教授:好,现在假设门上掏了2个竖长条缝隙,我还是站在外面用手电筒照射,你会在屋里的墙上看到几条光带?
我:“2条啊,这个有问题吗?
他笑了:真的吗?我们试试看。说着他找了张硬纸,用裁纸刀切了2条窄缝,又翻出了手电筒。 我看着他折腾不解的问:难道不是2条吗?
他在关灯前神秘的笑了下:看看就知道了。

他打开手电筒,用那张有2条缝隙硬纸挡住光束。墙上出现了一系列的光栅(见图1)。我像个白痴似得发出惊叹:天呐,居然这么多!
量子物理教授:看到了?
我:怎么会这样?
他重新开了房内灯坐回我面前:透过缝隙的光波是相干的,在有些地方互相叠加了,然后就是你看到的,出现了一系列明暗效果的光栅(见图2)。
我:真有意思。
量子物理教授:我们还是假设,假设门被掏出了4条缝隙,墙上的光带会是多少?
我:呃,我算算……加倍再加上叠加……”
量子物理教授:不用算了,这种情况下得到的光栅只有刚才的一半。
我:“4条缝隙的比2条缝隙的光带少?你确定?为什么?
量子物理教授:你不信?我们可以再做实验。


【我:不,我信了,告诉我为什么。
量子物理教授:因为缝隙过多,就造成了光波互相抵消掉,互相干涉了,这也就是光干涉现象。这个实验叫杨氏双缝干涉【注】。你回家可以尽情的做这个实验。
我:嗯,我也许会做的。但是这跟多宇宙有什么关系?
量子物理教授:有,实验证明了光是波,但是后面出了个小问题:用光照射金属板,会产生电流,没人知道为什么。后来经过反复试验,通过研究金属板上光线的量和产生电流量的关系,得到了一个结论。
我:那个光照和电流关系怎么回事儿?一系列的计算?
量子物理教授:对。
我:好了,不用告诉我那些公式或者计算了,直接告诉我结果吧。
量子物理教授:嗯,你有兴趣可以查到的;结果就是:光其实连续独立单元形式存在的能量,也就是一种粒子【注】。这就是量子物理学的开端。

广州-扶风
这个故事的重点就在,女孩得救了。在平衡宇宙中,这个女孩得救了。他改变了事实,天呀,发现西方导演们的思维,太强大了。
崔举的光子 例子,也是很好地说明,不要去批判那些明显错误的、不对的、不好的,它们,也不过是好的前身,反正我自己是在看完这个比喻后,心真的扩大了,不再恨那些不好的人,平常我们的恨,主要是因为我们觉得它们不应该存在。
那么低级的错误也犯的,真没有存在的必要,心里有灭了它,别占着茅坑的念想,换了种欣赏的眼光,看着身边这些好的之后,发现原来它们也好可爱的说

广州-扶风

【我:很多?有多少个?
他:我不知道,虽然我所在那个宇宙的地球科技比你们发达很多,但是我们那里的科学家们至今还是不知道有多少个宇宙。总之,很多。
量子物理教授:他说的那些在量子物理界目前还是个争论的话题,而且我们对多宇宙的说法是:宇宙在不停的分裂,有无数个可能。但是他告诉我宇宙不会分裂,就是N个,已经存在了。我:同时存在?量子物理教授:没有时间概念,只能从某个一宇宙的角度看:那个时间上稍早一些,这个时间上稍微晚一些,还有差不多的……” 我转向他:是这样吗?他:比这个还复杂,在你说的同时概念里,有下一秒你眨眼的,还有下一秒你舔嘴唇的。我忍不住眨了眼又舔了一下嘴唇。 我:原来是这样……你是说在你们那里能确认多宇宙的存在吗?
他:是的,否则我也来不了这个宇宙。
广州-扶风
不有时间概念,这个比较难理解,如果我们能突破时空概念,那就。。。。。能想象一下,那个正在妈妈怀里哭泣的你,与抱着正在哭泣的孙子的你,竟然同时存在,这是一个什么状况?
崔旭
只能说不可思议

广州-扶风
而我们的连续性,如何体验,难道有三个你在连续吗?还是说每次睡着去,就是连接的更新的开始。

广州-扶风
-【我:“……对了你刚才说你们的科技比这个宇宙的地球发达很多?能例举一下吗?
他:……我留意了一下,最明显的就是你们还用喷气机,我们已经开始有反重力运输工具了。我:“……好吧,很先进很科幻,怎么做到的?如果你生活的世界是那样的,你应该知道。他:自从发现了引力粒子后就能做到了,用反重力器。
我:那你可以做出来一个给我看吗?
他象看一个白痴似得看着我:你回到明朝跟他们说有冰箱存在,然后就做一个给他们?我不是机械或者物理应用学家,我怎么知道那东西怎么做?你们的这个地球有喷气飞机,你知道那是涡轮增压的原理,但是你做一个我看看?
广州-扶风
这人的逻辑都强大,思维也超敏感

广州-扶风
【我:……好像是……那你们那些科技先进的东西,你能做个什么给我看呢?
他被我问的有点儿不耐烦:我再说一遍:我不是那些机械电子专家,也不是相关技工,我做不了那东西给你,我倒是可以叠个纸飞机给你——如果你真想要的话。
我不甘心的回头看了看量子物理教授,他点了点头:他说的没错。 


【我:好吧,那么既然你是别的宇宙来的,你总该知道是怎么过来的吧?别说你一觉睡醒就过来了。
他无视我的讥讽:通过惠勒泡沫。
我:毁了什么泡沫?没明白。
量子物理教授:他说的是量子泡沫,不是毁了,是惠勒【注】。你们的地球也有惠勒吗?后半句是问他。
他:有,我们宇宙的地球和你们宇宙的地球,除了科技上发达一些,基本差不多。反重力器也是才有没多久的,至于多宇宙穿梭是政府行为。
我有点儿晕眩,事实上我觉得如果是一个科幻发烧友坐在这里都会比我明白的多。这些年我面对过很多种看似完善的世界观。有依托神学或者宗教的,有建立在数学上的,还有其他学科的,当然也有凭空胡说的。但是我最讨厌建立在物理基础上的——如果精神病医师面对的大多数患者都是这类型的话,我猜物理系毕业生们会在就业问题上很滋润——或者,在精神科增设必修课,猜猜看会增设什么科目?】

广州-扶风
【我打断他们俩:不好意思,麻烦你们谁能解释下那个泡沫是怎么回事儿?
量子物理教授:惠勒泡沫,也就是量子泡沫,那是一个形容的说法而不是真的泡沫。在宇宙形成后,整个宇宙在扩散,宇宙中不是绝度同质的,是不规则分布的。宇宙中星系就是不规则分布的,这个知道吧?实际上我们已经证实了【注】在非常非常小的维度上——不是纬度,而是四维时空的维……在很微小的维度上,时空也是不规则的,是混乱状态,就像一堆泡沫一样杂乱无章,比原子微粒还小。有些量子泡沫会有虫洞。因为量子泡沫这个词是物理学家约翰.阿齐博尔德.惠勒创造的,所以也管那个叫惠勒泡沫。
我痛苦的理解着那个泡沫的存在。
我:是个微缩的宇宙?
量子物理教授:可以这么理解。或者从哲学角度理解:微观其实就是宏观的缩影。
我:好吧,我懂了。我转向他:你的意思是说,你从那个比原子还小的泡沫里找洞钻过来了是吧?

【他笑了:不是钻,而是传输。
我:你是学什么的?在你那个宇宙的地球……有大学吧?
他:我是学人文的。
我:你们的政府为什么不派士兵或者物理学家过来,而派人文学家过来呢?
他看着我不说话。
我叹了口气:好吧,我明白,你的工作是观察汇报……”我的确有点儿胡搅蛮缠。
他笑了下:那就好。
我:好了,也就是说,你也不知道怎么传输过来了对吧?因为你不是技术人员,你不是……”


【他打断我的话:我知道怎么传输。
我和量子物理教授飞快的对看了一眼。
我们几乎同时问:怎么做到的?
他:数据压缩。
量子物理教授:你能说的详细点儿吗?
他:是把我的个人信息全部转变成数据后,通过电子实现在这个宇宙重塑。
我:怎么回事儿?你是说把你转变成数据了?
他:对,我的一切信息数据。
我:我不懂。
他:……举个例,这么说吧:一个外星人偶然来到了地球,觉得地球很有意思,想带资料回去。但是因为是偶然来的,自己的飞船不够大,不可能放下很多样本。于是外星人找到了一套大英百科全书,觉得这个很好,准备带回去。但是发现那还不行,因为那一套太多了,还是太重了。外星人就把字母全部用数字代替,于是外星人得到了一串长长的数字,通过飞船的计算机全部按照百科全书顺序排列好后准备带走,但是外星人又发现飞船上的计算机还要存储很多画面和视频,那串大英百科全书数字太长了,占了很多硬盘空间——我们假设外星技术也需要硬盘。那怎么办呢?外星人就测量了自己飞船精确的长度后,把飞船假设为1。又把那串长长的大英百科数字按照小数点后的模式,参照飞船长度,在飞船外壳上某处刻了很小的一个点。于是外星人回去了,他只刻了一个点,却带走了大英百科全书。回去只要测量出飞船的长度,再找到那个点在飞船上的位置……”
我:我明白了,那个点所在的位置精确到小数点后很多位,就是那串大英百科数据,对吧?他:是这样。

【我:这个很有意思……但是跟压缩你有什么关系?
他:把我的信息压缩成数据,按照脑波的信号用电子排列。这样我就成了一串长长的电子讯号,电子可以通过惠勒泡沫来到这个宇宙。
量子物理教授:不对,讲不通。你现在的存在是肉体,不是讯号。这边宇宙怎么再造你肉体呢?他:嗯,现在我们的技术没有那么好,所以只能找有我存在的其他宇宙,把我的电子讯号传输到这个宇宙的我的大脑中,这样实际意识也是我了。
我:附体嘛……”
他:可以这么说。
广州-扶风
你喜欢什么形象的,加入材料(面粉、糖等),机器就帮你一层一层的以面粉打印出来,不一会儿,你特制的食物(包括食材也由你选择)就成形了。画上画,就活了

广州-扶风
【量子物理教授:那你怎么回去呢?
他:大脑本身就可以释放电讯号的,虽然很弱。利用这点,在每次传输都附加标准回传信息……我的脑波讯号,开头部分是定位讯号,结尾部分是回传讯号。到了回传讯号的定时后,定期在这个宇宙的替身大脑释放一个信息,刺激一下大脑,然后这个大脑就会释放我特征的电讯号回去。那边负责捕捉接收。这样就可以了。
我努力听明白了:也就是说那边你的肉体还存在,你存在于两个宇宙……呃,一个宇宙的你,存在于两个宇宙,是吧?
他:就是这样。
我:精神跨宇宙旅行啊……可行吗?我侧身对着量子物理教授。
看量子物理教授表情是在仔细想:目前看理论上完全没问题……不过我的确没听说过……”
我转回头:但是你为什么找到他呢?我指的是量子物理教授。
他:我想询问一下这个宇宙地球的量子物理程度的,我希望能想个办法帮助我。
量子物理教授:他两天前就该回去了,但是那边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

【他:是的,我回不去了。

广州-扶风
【第二十五篇《迷失的旅行者——中篇:压缩问题》
【傍晚的时候,那位 时空旅行者暂时走了,我没走,住在朋友家了。
我:你觉得他是精神病吗?
朋友有点急了:你问我?我找你来就是问你这个的啊!!
我:你先别激动……因为我对你们说的那些宇宙啊,什么泡沫啊,不是很明白,所以我没法做判断。你先告诉我他说的那些是小说电影范畴的还是真的是那样。
量子物理教授:哦,这样啊,嗯……有些地方我也不是很明白。例如说到反重力装置的问题。他提到了引力子,这个……因为万有引力只是一个现象,为什么会万有引力、万有引力的成因,目前还是未知的东西。

 

【我:“……对啊,为什么会有引力……”
量子物理教授:现在没人知道,引力场的存在是事实。所以说他提到的这个的确很有意思,如果真的发现所谓引力子,反重力装置还真有可能实现。那个可以说是一个重大的科技标志了。我:还有吗?还有你觉得是瞎掰的没?
量子物理教授:难说,我想明天他来了我详细的问一下。如果真的是他说的那样,那么他作为参与者肯定会对那方面知识有一些掌握,哪怕是岗前培训也得知道一些,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就放过来了,违反常理。而且他也提到过这是政府行为,那么岗前培训应该是有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点。因为目前我所了解的量子力学知识里面,没听说过这种传输方式。哪怕他能说个大概,理论上可行都成……否则就是胡吹了。
我:等等,你是说你相信他说的?
量子物理教授:……有点儿,所以我急着找你确认。因为关于穿越量子泡沫那方面,眼下的技术还是实验阶段,例如无条件电运——就是在我家这里无条件的把一个东西传输到你家。目前虽然可以做到,但是只能运送很微小的粒子……”
我:停,电运啥的太复杂了,还有就是多宇宙理论是怎么回事儿?我听不懂就没法判断他是不是胡吹的。你必须今天晚上教会我。
他使劲挠着头:这个怎么可能啊?

广州-扶风
唉,看不懂呀,这疯子的世界,是否真的和科学的世界,是一致的?

崔旭(329066904) 14:37:51
就从我粗浅的量子力学知识来看,他说的还挺有道理的
广州-扶风
是的,这人说的,很在理

广州-扶风
【我点了点头:没问题;你能说说关于传输的事儿吗?
他:好,那个我知道不少。
量子物理教授飞快的抢过我手里的本子和笔准备记下他看重的重点。
他:说传输就必须说大脑和人体。在我们通过DNA技术成功了解了大脑机能后……”
我:停,你说你们彻底破解了大脑全部机能?
他:全部?我没那么说吧?大部分,但是记忆部分基本没有任何问题了。
我和量子物理教授对看了一眼:好你继续。
广州-扶风
算了吧,看看还有下篇呢,我们明天再继续吧,这家伙,太利害了
崔旭
呵呵,这个家伙是挺厉害的



【我:“……那个杨什么的实验呢?被数学推翻了?
量子物理教授:看上去是的,因为这不合理。然后物理学家们开始争起来了,但是谁都没办法否定——因为这不是说说的事儿,计算过程摆在那里,没有作假。这种混乱直到爱因斯坦对于原子的研究以及粒子的研究发表后才结束。爱因斯坦把光粒子叫做光子,正是因为光子冲击了金属板,才产生了电流。
我:光波实验白做了?真折腾啊,弄了半天是个伪科学实验,我白激动了一把,以为终于可以亲自摆弄下科学实验了。
他笑了:不白做,到了现在,已经证明了光子是带有波特性的粒子。
我困惑的看着他。
量子物理教授:这么说吧,因为光子足够快,还是连续的,这个理解了?就像你扔出一把沙子。我:哎,早说嘛……这里OK。不过你说了这么多,半句没提多宇宙的问题。
量子物理教授:这是我要说的。通过前面的实验你看到了光的互相干涉,也就是说,光才可以干涉光。而后面又确定了光子这个问题。下面就是多宇宙理论的证据之一了。
我:“OK
量子物理教授:物理学家们就想:如果每次放出一个光子,用专门的光感应器来接收,这样就没有干扰了对吧。因为光子的速度让它可以不受干扰——因为没有别的光子了。
我:嗯,是这样。
量子物理教授:但是实验结果让所有人不能理解。光子的落点很没谱,这次在这里,下次在那里,再下次又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了,没有定式。
我:……假如你计算下概率。
他摇了摇头:不要用数学来说,这是个真正的实验,真正的光子,真正的感应器,在地下几公里的深处,排除了能排除的所有因素。但是,没有定式。



【我笑了:然后物理学家们又打起来了吧?
量子物理教授:没错。大家都纷纷做这个实验,但是却找不到任何原因。所有已知的可能性都排除了。
我:终于说到这里了,你是想说:来自其他宇宙的光子干扰了这个光子【注】?好吧,我暂时相信,那么,怎么来干扰的?
量子物理教授:还记得量子泡沫吗?
我:“……这样啊……但是……”
量子物理教授:没错,就是你说的但是,所以至于多宇宙的问题,还在争论不休。因为那个实验没有问题,但就没有答案,只有多宇宙才能解释。而且,没有人能证明这个说法是错误的。但是,这彻底颠覆了我们目前所知道很多东西:灵魂啊,神啊,物理啊,这个解释过于大胆了,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我疲惫的倒在椅子上——总算搞明白了。
那天晚上躺下的时候觉得脑子有点儿晕,因为这一天有太多东西冲击进来了。以至于花了很久我才睡着。


【我:好吧,那说你知道的吧。
他:嗯,我记得多少都会说出来,如果你们觉得我说的有严重的问题,真的是精神病的话,也立刻就告诉吧?我是说真的。


第二天. 我的朋友也是一脸疲惫的坐在我旁边,而那个旅行者显得平静而镇定。
我:我想问你一下,你昨天回家了?
他:对。
我:这里跟你那边,除了那个什么反重力装置外,还有什么不同?
他:你们南美是十几个国家各自独立的,在我们的地球南美是联盟形式存在,就跟欧盟似得。我:哦?这样多久了?
他:筹备好多年了,成立了一年多。
我:哦,美国总统是布什?2006年)
他:对。
量子物理教授:你能说说你们的那个反重力装置是怎么制造引力子的吗?
他:制造?不,不制造,而是改变引力子的方向。
看得出量子物理教授有点儿诧异:哎?那怎么改变的你知道吗?
他:这个我不知道了。
我:好吧,那说你知道的吧。
他:嗯,我记得多少都会说出来,如果你们觉得我说的有严重的问题,真的是精神病的话,也立刻就告诉吧?我是说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