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第三十八篇读书群群对话:关于时间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9 10:20:22
日期:2013年1月19日

【第三十八篇《关于时间》
我进去的时候,他正趴在桌上忙着写什么。旁边堆了好多已经写满的纸。

我:“您好。”
他头也不抬:“等一下。”
我:“好”
我心里盘算着这次可能依旧是失败的结果。
他是极为特殊的一个患者。病史大约五年了,之前身份是某科学院的院士,即便不是德高望重也属于菁英级那种人物。他现在医院,在不发病的时候也忙于工作,而且还会有各种各样的人来看他——原来的同事和学生。而且,他研究的一部分内容至今依旧发表在某些学术刊物上。气势这也是我锲而不舍要接触他的原因。不过,让我想想看,他拒绝我多少次了?十几次?所以这位老先生也荣登最让我痛苦的榜首。当然还有别的原因,例如需要患者所在单位的确认以及…… 】

广州-扶风:来了个院士。如果这本书是真实的记载,那。。那,嘻嘻。
【半个小时后,他不在伏案疾书,缓缓的靠在椅背上,皱着眉看着我。
他:“你到底想知道什么呢?我所做的对你来说都太专业了,你是外行,我们之间没什么可以沟通交流的。”
说实话他把我问住了,对啊,我到底想知道什么呢?
我:“嗯……可能……我只是好奇吧?”
他脸色缓和了点儿:“好奇可以理解……你能帮我要杯茶吗?”
茶,咖啡,碳酸饮料,在院里是被禁止的。
又十几分钟后,他端着茶杯一脸笑容。
他:“你不是记者吧?”
我:“不是。”
他:“猎奇的作家?”
我:“不是。”
他:“你也不是医生或者心理医生。”
我:“不是。”
他:“哦……好吧,你为什么能坐到我面前我就不问了,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动用了不少人脉关系吧?”
我:“嗯。可能是我比较好奇吧?我很想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或者我未曾想过的事情。您能理解吗?” 】
【他慢条斯理的喝了口茶:“理解,完全理解。你让我想到了我信奉的一句话。”
我:“是什么。”
他:“如果你打算得到一些从没得到过的东西,那么你就得去做一些从没做过的事。”
我:“有道理,是谁说的?”
他认真想了下:“忘了,是谁说的不重要了,记住这句话就可以了。”
我:“嗯,我记住了。”
他:“你接触过很多精神病患者吗?”
我:“还成吧?接触过不少。”
他饶有兴趣的看着我:“都有什么样的?”
我说了几个,包括四维虫子少年和镇院之宝(那会儿还没见到‘迷失的旅行者’)。
他点了点头:“嗯,很有意思。”
我:“您对那个领域熟悉吗?我指天体和量子物理。”
他:“不是很熟,不过我多少知道一点儿。”
我:“您能说说吗?”
他:“可以,至少看在这杯茶的面子上。”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那只是杯袋泡茶。 】
广州-扶风:呵呵,镇院之宝,那可是个大成就者,能把人带进去。这个也非等闲呀
【他说话还是慢悠悠的:“时间这个问题,其实不是什么大问题。时间是不存在的。”
我:“啊?”
他:“时间只是我们、人类对于自身感受的一个标签,或者叫刻度。而且是共识标签。如果没有详细的这个标签或者刻度,那么很多事情会很混乱。大到发动战争,发射火箭,小到炒个菜,约个人。”
我:“您的意思是说,时间只是一个概念而已。”
他:“对啊,只是个概念。时间本身,不存在,只是我们好去标记一些事情罢了。吹个牛你总不能说:很久以前如何如何……对吧?有了共识的标签,你可以很得意的说:在20亿年前……” 】
广州-扶风:这个在哲学上已经确认了,比如温度,我们现在说南方很暖,有20度。北方很冷,零下5度。面实际上,这个世界是不存在20度,零下5度这个东西的。在中国用摄氏,在美国用华氏,我们这里现在60度。
崔旭:是
广州-扶风:人们把水从冰变水那个温度称为摄氏零度,然后把水开了变蒸汽那刻称为摄氏100度,这中间把它们等分100分,就有了现在我们的摄氏温度计量
比如红,这个世界是没有“红”这样物件的。我们只有红色的衣服,红色的电话,红的血,红的花,却找不到一个红。
这位被限制行动的前院士,讲的是一般科学常识。
广州-扶风:
【我笑了:“的确是这样。”
他:“所谓的现在,只是我们在某个刻度上罢了。而且,这个刻度是我们自己定下的。”
我:“某个刻度……您的意思是,可以逆转吗?”
他:“你为什么这么理解?怎么可能逆转呢?”
我:“您是说……”
他:“我们来说一个被大众误解的事实吧?” 】
【我:“好。”
他:“有一个说法,说如果物体运行超过光速,时间会倒流对不对?”
我:“这不是误解吧?根据相对论……”
他:“你先停住,我问你,你了解相对论吗?这个了解不是仅仅背下来,而是能讲解其中一部分。”
我:“我不能,世界上也没几个人能讲解吧?”
他:“当然没几个人能讲解全部,但是讲解以部分还是有很多人能做到的。我这里要做的不是给你上基础课,而是想告诉你:在你没有真的了解一个理论的时候,不要轻易的引用,或者用来佐证,或者去反驳。你要先了解清楚,否则你很可能会成为一个笑话,因为你在做自己不擅长的事情。而且在你不了解一些问题的时候,不要胡乱解释,那只能让你看上去很可笑很愚蠢。那假设,你非得用电波理论去解释量子电运,用无线的传输损耗去看待量子电运,那你就很可笑,只能证明你的无知和自以为是。虽然都是传输,但是概念不一样。你写一封信,需要邮政系统,但是你写一封电子邮件,不需要邮政系统。虽然都叫做邮件。明白吧?”
我:“好,我懂了。相对论的那句我收回。” 】
云外馨风:这么费力,直接给个链接不行吗
沈阳-老王:共享有下载
广州-扶风:院士讲的很好,我们常犯这类错误。总是听到个概论,就拿来忽悠
【他:“我们接着说时间。其实超光速也是一种速度的表现,而不是超过那个界限了就会发生什么奇特的事情。假设,你在一光年以外看到地球了,那么其实你看到的是一年前的地球,这个基础不用我解释吧?”
我:“不用,光年是长度单位。”
他:“对,那么你看到的是一年前的景象。假设你比光快365倍,或者3650倍,你很快来到地球了,那么你来到的是一年前的地球?不对吧?你看到的地球,就是现在的,而不是一年前。” 】
广州-扶风:所谓时间倒流,就是逆着时间走吗?应该不是这样的呀
崔旭:这个不清楚
广州-扶风:
【我:“我好像明白点儿了。”
他:“其实可以用射箭来比方。一个人对你射箭,箭到了你的眼前,假设你动作很快,你顶多也是就看到那支箭悬在空中。如果你用超光速到了射箭人的跟前,那支箭会回到弓上?不对吧?那支箭,已经不在弓上了,已经射向你刚刚所在的位置了。你的高速,顶多也就是造成你看到了一个静止的世界,而不是逆流。”
我:“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是:假设真的有超光速,实际上超光速也是要消耗掉时间的,哪怕只有一万分之一秒,也是消耗了,而没办法逆转。”
他:“对啊,所谓超光速逆转时间,是个大众很喜欢的幻想罢了。其实超光速逆转这个概念,就算用哲学分析都能看出问题来。难道一个人超光速了,整个世界就为之逆转?这个想法太主观了。实际上,相对论作为一个理论,要说明的是如果有速度,可以无视时间问题,只是一种物理上的假定现象。” 】
广州-扶风:他这个射出的箭的比喻很形象,原来我也会想当然地认为时间会逆转,会倒流
【我:“嗯,是这样……这么看,您对于穿越时空这个概念是支持多宇宙理论了?”
他:“我可没这么说,而且我对平行宇宙理论,以及现在流行的超弦理论都是怀疑态度,这不是我个人问题,而是这两种理论各自有各自的依据,但是都是很明显的证据不足,也没能解释其他一些问题。所以我还是观望态度。而且我也不是这方面的专业,只是知道些。”
我:“明白,不在一个领域。”
他:“我也偶尔关注下。因为很多专业,到了一定的程度会有很多共通的地方。”
我:“的确是这样,不过好像这些也有热门不热门的问题。” 】
广州-扶风:所谓平行宇宙理论,在实相层面,我还说不好。要问问照师,我也没到穿越时空的程度
崔旭:呵呵
广州-扶风:也只是很偶然地串乱一下,不能自由进出。所以讲不出所以然,但感觉这篇的“疯了”讲得很在理
【他:“如果笼统的说科学界,其实跟影视界,娱乐界差不多,都会分年度的有一些课题很热门。昨天是量子,今天是天体,明天是超弦理论,过几天没准又到生物计算机去了。”
我:“您说的我同意,但是事情总有人在做,关注不关注,其实有媒体或者政府的诱导成分。”
他:“嗯,其实还是跟某个领域的技术成果有关。”
我:“那么在时间的问题上,有没有什么成果?或者您知道一些什么?” 】
崔旭:“偶然地串乱一下”是什么意思?
广州-扶风:有时会跑到过去什么的
崔旭:科学界确实和影视界差不多
广州-扶风:怎么说
崔旭:就像他说的,过几年就有一个流行的题目
广州-扶风:科学界讲究重复,满足一定条件可重复。影视界讲创新,无厘头的创新
崔旭:流行的时候,基金也容易申请,教授位置也容易申请
如果做一个冷的题目,就不大好过了
广州-扶风:崔是指科学界也象时装界一样,也有被大众引领或引领大众的某些风潮
崔旭:是啊,
广州-扶风:谁主导呢
崔旭:这个很不好说,有时候突然一个领域就热起来了
广州-扶风:是大众兴趣?还是某一个狂人?
崔旭:这个还没有仔细思考过
广州-扶风:还是商人谋利?
崔旭:一般也不是一个狂人,天才(比如爱因斯坦)毕竟少数,有没有商人牟利还不知道
广州-扶风:嗯,也是。我们接着看下面
【他:“还接着我前面的说。时间既然是个人为的刻度,不可逆转,那么在时间的因果问题上似乎就没有任何问题了。可是事情不是这样的,因果问题经常又没有必然性,例如天气变化。曾经美国人做过无数次实验,在同样的环境模拟下,得出的模拟气候完全不相同,为什么呢?是微量因素,但是微量因素足以导致那么大的变化吗?结果是肯定的。然后衍生出新生学科——非线性动力学,也就是连锁效应。但是连锁效应其实也是在研究必然性,可是现在问题还是会出现,我们没办法做观察所有来检测这一理论,那怎么办?”
我仔细顺着这个思路在想:“对啊……那怎么办?”
他:“问题又回到时间上了。时间其实是我们制造出的一种刻度工具,但是如果这个工具出错了呢?或者这个工具该被淘汰掉了呢?”
我:“啊?那不可能吧?现在如果改变这个概念,那很多事情全乱套了。只是相关研究领域变化不就成了吗?不要公众都跟着改变。” 】
广州-扶风:或者这个工具该被淘汰掉?有点恐怖的说
【他点了点头:“没错,现在就是这么一种态度。但这不是变化的问题,是根本导致的问题。我们现在的时间建立依据,是根据所在位置——这个星球上而来的。例如年、月、天,都是根据公转、自转、四季气候变化来的。假设没有这些了,时间上就没有任何依托了。我们只能想别的办法。实际上有办法吗?肯定会有的,还是要看我们到底打算依据什么来制定。”
我愣住了:“您是说,时间其实就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
他:“就是这样,时间,不存在,只是我们的一种态度,一种眼光。实际上,没有时间。” 】
无剑:非线性动力学???
崔旭:呵呵
无剑:时间,不存在??
广州-扶风:如刚才我们说的温度,这前是300年前的荷兰人华伦海特他把一定浓度的盐水凝固时的温度定为0oF,把纯水凝固时的温度定为32 oF,把标准大气压下水沸腾的温度定为212 oF,中间分为180等份,每一等份代表1度,这就是华氏温标。
无剑:如果将时间看作一种名称,即便它不存在,它所表征的流逝也是存在的.为什么说实际上没有时间呢?而摄氏只是水的冰点到沸点间平分100
无剑:也就是说,时间如同温度是一种计量单位,具有人为的因素,但它所对应的某点,有些糊涂了.
广州-扶风:是呀,这就是刚才我举例的那些红色、温度等等,现实中不存在的,却又为我们使用的概念,它们只是一些依据人类感觉器官接收到的变量,无剑在这里用了“流逝”这个词,很准确。它们只是一些变量,它们不是事,不是物,只是事或物的进程
无剑:如果说它们是一种认识论的范畴的话,但毕竟是有客观依据的,无论说时间是纯客观或纯主观的,恐怕都是极端吧?
广州-扶风:你这句话,有问题
无剑:??
广州-扶风:当你说纯客观或纯主观的时候,那个是参照物?而这个参照物,是客观的?还是主观的?这里有一个循环论证的误区
无剑:那春夏秋冬,四季轮转,是我的想像?
广州-扶风:他们是现象
无剑:那本质呢
崔旭:我觉得,可能时间的虚幻性没有办法在思想层面证实 。。。
广州-扶风:我不知道,一想到这个我就受不了。所谓的本质,或者每一个偶然,都是唯一。也就是说,在无限多的可能性里,一切只是随机的显现,无有意义,无有先后,无有优劣。因为一切的一切,都正在平行世界里深泽着。如电脑下棋子,哪一步都是可能
深泽=演泽
无剑:其实,这未必是唯一,只是许许多多解释中的一种
广州-扶风:再举例说电子,我们说电子不确定性,你不能同时确定它的速度与位置,也就是说,在电子的运动中,任何点到别一点的距离,都是无意义的。但,如果我们截取了一个时间段,那么在这个时间段里,电子就有了起始与终点。在这两个点间,电子的运行就有了意义。而现实是,海量的电子运动,根本无可容这两个始点与终点。所谓的这两个点,不过是人的一厢情愿
无剑:世界只是我们的意义世界。而意义世界又是无限的,这就是所谓的平行世界。
广州-扶风:如果,如果生命,也是另一种类型的电子运动,即是说无限多可能都正在发生的,是同时发生。那,流逝,还有意义吗,还有它特定的意义吗
或进一步说,流逝的意义还成其为意义吗?是否可以换句话说成:爱咋活咋活
无剑:要将人生导向虚无吗
广州-扶风:嘻嘻,原来的我,在半生不熟的时候,还真有点虚无。群里的不少人,相信正在度过虚无期吧,现在,也因了同一原因,我的人生非常积极。因为一切由你创造
爱咋玩咋玩。如果你立足受者的,那平行世界观下的人生会导向虚无。
无剑:爱咋界定咋界定,世界的意义就是我所赋予的意义,世界因我而如此存在
广州-扶风:如果你是创造者的,那正是大好时机
无剑:然也
广州-扶风:今天星期六,白天水没来吗
【接下来好几天我都有点而心灰意冷的感觉,说不清到底是怎么了。可能是他最后那句话给我搞的。虽然后来恢复过来了,但是对于时间的问题,我总是忍不住用一种很复杂的心态去看——就算这是从我出生以前很早就被定下来的概念。
后来我对当精神病科医师的朋友说了这些,他不置可否,只是告诉我别想太多。而且提醒我不要忘记那段患者发病的录像。
那个我还记得——患者被捆在床上,声嘶力竭的高喊着:“放开我!放开我!我是爱因斯坦!!” 】
广州-扶风:好象真绑了个爱因斯坦在精神病床上呀
好,下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