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第二十二篇读书群群对话:在墙的另一边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8 20:27:13

日期:2013年1月23日

广州-扶风

【第二十二篇《在墙的另一边》】

广州-扶风
【在见这位患者之前,我被两位心理专家和一位精神病医师严正告诫:一定要小心,他属于思想上的危险人物。在接到反复警告后,我的好奇心已经被推倒了一个顶点。 
老实说,刚见他到后有点儿失望,看上去没啥新鲜的。其貌不扬,个头一般,没獠牙,也呼吸空气,肋下没逆鳞,看样子也吃碳水化合物,胸前没一个巨大的“S”标志,看构造变形的可能性也不大。不过还是有点儿比较醒目的地方——是真的醒目:他的目光炯炯神。

广州-扶风
呵呵,思想上的危险人物,
一说到危险,我们自然想到会对我们的身体发生什么伤害。有点风吹草动的,比如三氯菁氨、空气质量什么的,就全民大激昂。却不知,那些思想上的危险,一个理念,一个似是而非的论证,把我们的认知,推向光鲜死胡同的。全民麻目着,任由我们的思想,被随意地腐食。

广州-扶风
【按下录音键后我打开本子,发现他正在专注的看着我一举一动。 
我:“你……”
他:“我很好,你被他们警告要小心我了吧?”
我:“呃……是的。”
他:“怎么形容我的?”
我:“你很在意别人怎么看你吗?”
他:“没别的事儿可干,他们已经不让我看报纸了。”
我:“为什么?”
他:“我会从报纸上吸收到很多东西,能分析好几天,沉淀下来后又有新的想法了。所以他们不愿意让我看了。”
我:“听说过你的口才很好。”
他:“我说的比想的慢多了,很多东西被漏掉了。”
我:“自夸?”
他:“事实。”
我突然觉得很喜欢跟他说话,清晰干净,不用废话。
我:“好了,告诉我你知道的吧?”
他:“你很迫切啊。”
我:“嗯,因为说你是那些心理专家的噩梦。”
他:“那是他们本身也怀疑。” 】

广州-扶风
信息的解读,语言太慢太慢了

广州-扶风
【我:“怀疑什么?”
他:“你会不会觉得这个世界不对劲?一切都好像有点儿问题,但是又说不清到底什么地方不对劲,看不透什么地方有问题。有些时候会若隐若现的浮出来什么,等你想去抓的时候又没了,海市蜃楼似得。你有时候会很明显的感觉到问题不是那么简单,每一件事情,每一个物体后面总有些什么存在,而且你可以确定很多规律是相通的,但是细想又乱了。这个世界有你太多不理解的了,你会困惑到崩溃,就像隔着朦胧的玻璃看不清一样,最后你只好用哲学来解释这一切,但是你比谁都清楚,那些解释似是而非,不够明朗。你有没有?”

我飞快的在脑子里重温着他那些话,并且尽力掩饰住我的震惊:“嗯,有时候吧?”

他:“如果真的仅仅是‘有时候’,你就不会在接受了警告后,还是坐在了我面前。” 他的敏锐已经到了咄咄逼人的地步了。】

广州-扶风
【我:“因为我好奇。”
他:“对了,所以你会怀疑一切,你会不满足你知道的。”
我啥都没说,脑子里仔细的在考虑怎么应对——第一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被迫认真应对。
他:“我说的你能理解吗?”
我:“我在想。”
他:“没什么可想的,根本想不出来的,因为你现在的状态不对。”】

广州-扶风
读人的能力很强,这就是他心通,不是知道你什么,是你的整个状态,你的思维做成的整个身心状态所发散出来的气氛,他能直接相应。不是他是你心里的虫,你想什么他都知。如果你的想已经成形,并形成明确信息,他会收到。。但不是说他能知道你要说的每一句话。如果你说的话是无心而出的,没有蕴壤没有思量的,他不会知。

广州-扶风
【我:“也许吧?什么状态才能想明白呢?”
他:“不知道。但是大概上我了解一点。”
我决定先以退为进:“能教给我吗?”
他:“不需要教,很简单。你想想看吧,宗教里面那些神鬼的产生,哲学各种解释的产生,追寻我们之外的智慧生物,以及把我们所掌握的一切知识都极限化,为了什么?为了找。找什么呢?找到更多更多。但是,实际上是更多吗?是的。多在哪儿了?”
我:“似乎话题又奔哲学去了吧?”
他:“不,哲学只是一种概念上的解释,那个不是根本。”
我:“呃……哲学还不是根本?那什么是根本?”
他:“你没听懂我说的重点。哲学只是其中一个所谓的途径罢了。也许哲学是个死胡同,一个骗局,一个自我安慰。”


我觉得我有点儿,精神病了,他的目光像个探照灯让我很不舒服。
佛山-Katie
记者跟着疯子们学了不少东西了
广州-扶风
镜子一直提醒我们,小心我们这样读疯子,不知不觉,也被这些疯子们同化了,看来有点可能
宝庆-千山暮雪
三人行必有我师嘛,何况对象是精神病人。。

广州-扶风
【我:“你就不要在兜圈子了吧?” 他:“我们只看到一部分世界,实际上,世界很大,很大很大。” 我:“你是想说宇宙吗?” 他:“宇宙?那不够,太小了,也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罢了。实际上这个世界时跨越空间、跨越时间、跨越所有的一切。大到超越你的思维了。” 我:“思维是无限的,可以想象很多。” 他突然大笑起来,这让我觉得很恼火。 他:“想象的无限?你别逗了。想象怎么可能无限呢,想象全部是依托在认知上的,超越不了认知。” 】

广州-扶风
想象超越不了认知,这本来应该是一个常识,但好象我们全都忘了
宝庆-千山暮雪
感觉很多精神病人 都是自圆其说的高手 一般人辩论不了
广州-扶风
辩论不了,是否我们的思维,没有在那个方向打开?
宝庆-千山暮雪
可能是的 有点像在他的主场
佛山-Katie
这本书上的疯子都挺厉害 不在辩论的范畴
广州-扶风
或者说疯子们的思想,有些没有被文化禁锢的地方?
佛山-Katie
真不像疯子

广州-扶风
不在辩论范围,呵呵
宝庆-千山暮雪
我也觉得不大像 应该进入研究院之类的
佛山-Katie
奇思妙想
广州-扶风
辩论,是在已知的知识上的,超出范围的,是很难辩论,因为没有资料,没有认同
宝庆-千山暮雪
这个老人的言论也是建立在认知的基础上的 他说宇宙很小 这个认知 可能也只能是他个人感觉
佛山-Katie
是天才啊 直觉惊人 我们发现不了他所发现的那些却没有看任何书

广州-扶风
记得前面有讲过一个人成为精神病医生的原因,是听到两个人兴致勃勃地谈了一个小时,却风马牛不相干
宝庆-千山暮雪
嗯 昨天上课讲到
广州-扶风
有些个人感觉,是自己一厢情愿臆造的。

宝庆-千山暮雪
其实 世界有多大 A 点到 B 点 就这么大 ,那到底有多大,你心有多大,就有多大
广州-扶风
有些感觉,却是无我后接收的。也就是说,不是他一个还是你一个,是任何个体但到相同境地时,都会直观到的
广州-扶风
但到=达到
广州-扶风
或者说,这叫科学精神吧。科学的定义:在满足一定条件后可重复的,当有越多的人可重复,那就越是科学的

广州-扶风
【【我:“嗯,这个……知识越多,想象的空间越大……是吧?” 他:“扔掉空间的概念吧?神鬼被创造出来就是为了弥补空间的不足,什么时间啊,异次元啊,都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罢了,差的太远了。一只树上的小虫子,无法理解大海是怎么样的,沙漠是怎么样的,那个超出它的理解范围了。捉了这只虫子,放到另一棵树上,它不会在意,它会继续吃,继续爬,它不会认识到周围已经不同了,它也不在乎是不是一样。有吃就好。” 我:“既然有吃了,何必管那么多呢?那只是虫子啊。” 他:“没错,我们不能要求虫子想很多,但是也同样不能认为想很多的虫子就是有病的。允许不同于自己的存在。” 】

宝庆-千山暮雪
“没错,我们不能要求虫子想很多,但是也同样不能认为想很多的虫子就是有病的
广州-扶风
这人好利害,一再在时间、空间的概念里下手。不给你任何机会在时空里浪费

广州-扶风
想说……” 他:“我并没有想说,只是你认为。” 我:“好吧,知道我们的世界渺小又能怎么样?对虫子来说即便知道了大海,知道了沙漠又能怎么样呢?不是还要回去吃那棵树吗?没有任何意义啊?” 他:“你是人,不是那个虫子。你是自诩统治者的人,高高在上的人。” 我:“那就不自称那些好了。” 他微笑着看着我,我知道我上套了。 我:“你是想否定人吗?” 他:“不,我不想。” 我:“……回到你说的那个更大的世界。你怎么证明呢?” 他:“一只虫子问另一只虫子:你怎么证明大海存在呢?” 】

【我有点儿头疼:“变成蝴蝶也许就能看到……如果离海不是太远的话……” 他得意的在笑。 我明白了,这个狡猾的家伙利用我说出了他真正的主张。】


广州-扶风
呵呵,学习了呀,高人就在这了,利用你引导你,说出他的主张

宝庆-千山暮雪
精神病人遇到如霜 就没办法了,简直晴天霹雳

广州-扶风
【我:“这可复杂了,根本是质变嘛……” 他:“你突然又困惑了是吧?” 我觉得脑子里乱成了一团。 他:“你有没有玩过换角度游戏?” 我:“怎么玩儿?” 他:“在随便哪个位置的衣兜里装个小一点的DV,想办法固定住,然后再把兜掏个洞,从你早上出门开始拍,拍你的一天。等休息日的时候你就播放下看看,你会发现,原来世界变了,不一样了,全部都是新鲜的,一切似是而非,陌生又熟悉。” 我不得不承认这个真的很好玩儿,想想都会觉得有趣。 他:“过几天换个兜,或者装在帽子上,或者开车的时候把DV固定在车顶,固定在前杠上,然后你再看看。又是一个新的世界。这还没完,同样是裤兜,再让镜头向后,或者干脆弄个架子,固定在头顶俯拍,或者从鞋子的角度?或者从你的狗脖子上看?怎么都行,你会发现好多不一样的东西,你会发现原来你不认识这个世界。” 我:“好像很有意思……” 他:“当个蝴蝶不错吧?” 我上套已经习惯了。 我:“这样会没完没了啊。” 他:“当然,这个世界太大了,大到超出了你的想象。” 我:“时间够一定会看完所有的角度。” 他:“你为什么老根时间较真儿呢?没有时间什么事儿啊?真的要去用所有的角度看完整个世界?哪怕仅仅是你认知的那部分?难道不是你的思维限制了你吗?” 我:“我的思维……” 他:“我说了,思维是有限的。对吧?” 我:“对……”没办法我只能承认。 】
广州-扶风
是你的思维限制了你,你思维的习惯角度,很严重地限制了我们,局限了我们,只能在单一方向上去认知世界
宝庆-千山暮雪
感觉这老人调换了感念 思维来自于认知 认知来自于角度 角度是有限的 那么思维便是有限的 
广州-扶风
思维本来无限,但角度有限。角度本来无限,是我们自己,只认那么一两个角度,习以为常后,就屏蔽或说是反对其它角度的解读了
佛山-Katie
好像也会误解其他的角度
佛山-Katie
解读错误

广州-扶风
整个佛教的修行,就是修这个。我指的是真正意义上的修行,不是那些读两部经念几句咒的。
广州-扶风
三法印:诸事无我 ,诸法无我,涅槃寂静。就是修一个无角度
宝庆-千山暮雪
修个圆满,圆是什么角度,没有角度,便是角度
广州-扶风
刻意的读经读咒什么的,本身就是一个大角度。经咒等一切修行方式,只是工具,当你有需要时,给你过渡用的,不是目的。死粘着它,便本末倒置了。修佛修出了个大角度。经咒等一切修行方式,只是工具,当你有需要时,给你过渡用的,不是目的。死粘着它,便本末倒置了。修佛修出了个大角度

广州-扶风
【他:“我是个危险人物?” 我:“嗯,可能吧?但是你说的那些太脱离现实了,毕竟你还是人,你在生活。” 他:“是这样,但是依旧不能阻止我想这些。” 我:“但是你的思维也是有限的。” 他:“思维,只是一道限制你的墙。” 我:“你说的这个很矛盾。” 他:“一点儿也不。宗教也好,哲学也好,神学也好,科学也好,都是一个意思,追求的也是一个东西。那是你要找到。也是所有人找的——当然,你可以不去找,但是,总是有人在找。” 我:“假设你是真的,找到后呢?” 他:“啊……按照以往的惯例,找到后就支离破碎结结巴巴前言不搭后语的讲给别人听,有人记住了,有人没记住。记住的人又糊里糊涂的再传播,最后大家觉得他是某个学派或者宗教的创始人,然后一帮人再打来打去,把本身就破碎的这个新兴宗教又拆分为几个派系。直到某一天,几个古怪的人发现了其中某些不同,然后煞费苦心的再找,直到找不到答案,开始思考,直到遇到那堵墙,然后,然后……Bulabulabula,周而复始。” 我:“你把我搞糊涂了,你到底知道什么?” 】

广州-扶风
呵呵,他说是地大实话,得确是这样子。扶风老师的目的也是,用经典,用小书,不断在不同方向,换着花样地给大家撬墙角。希望哪一天,不经意间,谁谁的墙,就倒塌了

广州-扶风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思维混在一起,理不清头绪。我懂了他说的,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做。第二天我很想再次跟他聊聊,突然间我觉得这很可怕。因为我昨儿晚上睡前一直在设计把DV固定在衣服的什么位置上。 我想起了N个精神病医师告诉我的:千万千万千万别太在意精神病人说的话、别深想他们告诉你的世界观,否则你迟早会疯的。 思维真的是限制我们的一堵墙吗?世界到底有多大?在墙的另一边。 】


广州-扶风
别深想他们告诉你的世界。看看现在满大街的新时代,差不多就这样,这么可爱的小云,真不舍得一脚下去

广州-扶风
【他笑了:“对你来说,对你们来说,我只是个精神病人。” 我:“你……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任凭我再说什么,他也不再回答了。但是他目的达到了:勾起了我对一些东西的想法,但是这样只能让脑子更乱。 】
广州-扶风
他的目的达到了,在你坚固的壁垒上,开了一个洞。剩下的要干什么,那是你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