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坛经》敦煌版第三讲读书群群对话:真理并不是干净的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9 12:01:49
日期:2013年2月4日

3、弘忍和尚问惠能曰:“汝何方人,来此山礼拜吾?汝今向吾边复求何物?”】
广州-扶风:前面说到六祖听闻金刚经,一闻便悟,即时安顿好老母亲,前往黄梅找五祖去。五祖弘忍见到惠能就问他:“你是哪里的人呀,为什么来这里找我?你现在要向我,这里求什么东西呢?”在流通版里,这句作“祖问曰:“汝何才人。欲求何物?””
广州-扶风:呵呵,法海高人一筹呀。看看、看看,“汝今向吾边复求何物”——向吾边,你向我这边,我是你的外呀,你向外求什么?大家一同听法,流通版的那人,只记了个大概:“你是哪里人,要求什么?”,法海的记录里,专门点出:“你要向身外(我)这里求什么呢?”待我有时间有闲心时,写一个长篇,用语言学的方法,对法海的记录及其它版的记录,用词角度上的差异,反应出笔记者对空性的理解的不同的文章来。
崔旭:好
禅易行者:期待

广州-扶风:上面那句,看出差别来了吗。法海的强调二元,你是否在二元对立中,是否心外求法。后面的对比流通版的,没有这个意识。
崔旭:看出来了
广州-扶风:这在禅修上,是一个很重要的差别。法海的描述,表现出五祖那种既诱又杀的气度。
禅易行者:赞叹
广州-扶风:你识得就是试探,你不识就杀。高手交锋,不露痕迹。流通版却把这么精彩的地方,给迷糊过去了。

【惠能答曰:“弟子是岭南人,新州百姓,今故远来礼拜和尚。不求余物,唯求佛法作。”】
广州-扶风:后一句,杨曾文教授把它校正为“唯求作佛法。”
禅易行者:所以明白人写的东西都是自性的流露而不是说文解义。
广州-扶风:在粤语里,。。。作,有以什么为事,从事什么的意思。
禅易行者:有点像感叹词。
广州-扶风:现在粤西的方言里,还有这么用的。慧能回答说:“我是岭南人,新州地方的百姓。今天远道而来拜见师父您,不求别的东西,只求佛法”。

【大师遂责惠能曰:“汝是岭南人,又是獦獠,若未为堪作佛法。”】
广州-扶风:若未为是“凭什么”的意思。獦獠:未开化的大猩猩。岭南人相对于北方人的精明而言,总有那么些目纳。嘻嘻,当然,我这个南方人例外。
广州-扶风:五祖说:“你这个岭南来的獦獠,凭什么也学人学佛?”
崔旭:奇怪,为什么五祖会这么说慧能,好像有点侮辱的意思。
广州-扶风:试机。看你上不上当呀。什么话不是相,你跟来不?高手过招,当然要发些怪招。宠辱不惊。就要用两极来试你,看你上当不,粘着不,当真不。禅宗说拖泥带水,就看这里。
禅易行者:看来五祖属于只教上上根器的,其他的门徒混了这么多年(包括惠明)也没个开窍。
崔旭:老师,我有个问题。前面说“惠能一闻,心明便悟。”,他悟了什么,为什么现
在又找五祖?
广州-扶风:呵呵,崔,他悟的和你一样,别想着有个什么大开天眼的过程。他只是确认,你只是不信,不相信
崔旭:哦。
广州-扶风:比喻吧,我们现在美国,今天是三藩市的球队与人决赛,大家都涌到酒巴里看球,一堆的英文叽里呱拉里,突然有一句国骂:“他妈的。”这时你一听,是否心明便印,突然一种开心直印的爽。
沈阳-老王:悟便悟了,不悟猜也没有。
崔旭:哈哈。
沈阳-老王:扶风老师说的真好。

广州-扶风:没有悟个什么,只是金刚经里讲到的景象,慧能一直便是,之前从没想过也没人提过,现在一听,哈哈,那个亲切呀。
崔旭:哦。
广州-扶风:你听完那句国骂,是否有想前去找那人喝一杯的冲动?六祖也是啦。
崔旭:明白。这个比喻好。
广州-扶风:嗯。我们继续。

【 惠能曰:“人虽有南北,佛性本无南北;獦獠身与和尚不同,佛性有何差利?”】
广州-扶风:这句话被大量引用,不讲大家也明了。
沈阳-老王:这几句变成嘴上功夫,就是狂妄。
广州-扶风:人有南北,是相。相上看来千差万别,浪花每朵各各不同。而佛性,那大海,那水,有何差别?
禅易行者:能闻这句话也需累世的善因缘。
广州-扶风:是呀,能听得进去这个,也是上根利器了。不是能闻,是能信,能入。不怕你千差万别,不怕你客尘扰动,我自巍然,不是不动,是照单全收。
禅易行者:呵呵,心境一如,无二相。
nature:对不起,我再啰嗦问一下,如果慧能一直也是那个感觉,然后听到金刚经里用言语描述出来,感觉于心有戚戚焉,这是一回事;如果他心里本来没有认识到这个道理,然后听到了,豁然开朗,这又是一回事。悟就是本来就懂的意思吗?
广州-扶风:别把这句理解成我自不动,没有个不动,千动万动中,任你各自各动。是照单全收,不是按着不动,既不是按着你不让动,也不是按着我自己不让动。
广州-扶风:应该是后面一种。应该有一层点破的意思。
禅易行者:本来就有,但没有这么深的体悟,经五祖再一画龙点睛,这层纸就破了。
广州-扶风:嗯。nature是Alex吗?
nature:是。
广州-扶风:今天这个问,很到点呀。上面我回复崔的是他对慧能一闻既悟的好奇心。我打掉了他把这高举的为圣景的一种想。你这问,双把问题推深入了。很好。谢谢!

【大师欲更共议,见左右在旁边,大师更便不言,遂发遣惠能,令随众作务。时有一行者,遂着惠能于碓坊踏碓八个余月。】

广州-扶风:在流通版里,这里记录得比较详细
【五祖更欲与语,且见徒众总在左右
,乃令随众作务。惠能曰:“惠能启和尚,弟子自心,常生智慧,不离自性,即是福田。未审和尚教作何务?”祖云:“这獦獠根性大利,汝更勿言,看槽厂去。”惠能退至后院,有一行者,差惠能破柴踏碓。】
广州-扶风:流通版里记多了一句,六祖当时请法的话:”请教师父,我内心中,常有直觉智慧,我知道福田只是不离自性,不知道在老师您这里,是否也这样理解呢?

广州-扶风:
五祖一听这么利害,看看左右都有人,不好直言,让慧能随着大家去干活去了。有一管事的人,就让慧能去后院为厨房作些砍柴、踏碓的事。踏碓应是为把柴火吹旺些而踩的一种为炉火煽风的板吧。
崔旭:我又有好奇心了。慧能怎么知道“大师欲更共议”,后面还有神秀的心理活动,是不是在当时知道他人想什么已经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豆子:法海猜的吧?

广州-扶风:不是吧。这里我自己的理解是,慧能自己讲的,当然向着自己啦。不是法海记的,应该是慧能自己讲的。因为不同版本里都有记录。
禅易行者:心有灵犀。
nature:我常嘀咕,一代大师,为何同常人一样,畏首畏尾的,一点自由都没有的样子
?他是怕对谁不利?是左右,还是对慧能?
广州-扶风:我觉得是怕其它弟子误解。
禅易行者:六祖以前的祖师基本都被害过,保存法脉不容易啊。
广州-扶风:这里也有一个大问题,是很大很大的问题。不过跟现在讲坛经没有关系。自敦煌文书出土后,大量的北宗(神秀)一系的文字,见于市面。大家对被六祖,被南顿诟病,并最后被灭掉的北宗,又有了重新的认识。
沈阳-老王:我觉得他只是适应而已。做弟子时好好当弟子,做大师时就做大师。
广州-扶风:在我本人的修行体验里,也逐渐认识到神秀的时时勤拂拭的可贵处。六祖只是顿悟,而神秀却是落实呀。也就是珊瑚刚的问:怎么才能做到。
沈阳-老王:悟前悟后,做到都是必需的。悟就词而而已
禅易行者:六祖的东西和法华经一脉。唯一佛乘。
nature:一座山,南面能上去,北面自然也能上去,就看上山的人本来在哪边。

广州-扶风:罢罢,这是一个逆天下之大不韦的问题,继续坛经。

【4、五祖忽于一日唤门人尽来。门人集讫,五祖曰:“吾向汝说,世人生死事大,汝等门人终日供养,只求福田,不求出离生死苦海。汝等自性迷,福门何可救汝?】
广州-扶风:八个月后,五祖有一天把门下学人都招集过来。五祖对大家说到:“我跟你们说,世人生死才是头等大事,你们这些学人,却整天只管供养,一天到晚只为自身的福报去作这作那的,也不想想出离生死的问题。你们这样自性痴迷的,再修福,也救不得。”在流通版里,这句之前还有一句,我觉得似是后人为美化nature刚刚的问题而加上去的,应该是后期比如明代等时,才解释进去的

【八月余日,祖一日忽见惠能曰:“吾思汝之见可用,恐有恶人害汝,遂不与汝言,汝知之否?”惠能曰:“弟子亦知师意,不敢行至当前,令人不觉。”】
nature:呵呵,每读至此,总觉得追求真理,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广州-扶风:这两句话,明显就是解释nature的疑问的,也就是说这个疑是一直都有广
大市场的。
广州-扶风:呵呵,真理并不是干净的。这世上,没有干净的东西。
禅易行者:都是这么过来的,呵呵。有疑才努力嘛。
广州-扶风:只有生命力是长的。
沈阳-老王:真理并不是干净的。
广州-扶风:所以时照道德也并不干净,但我相信,它的生命力是长的,很长很长,很
长很长。。。。
沈阳-老王:发现今天老师精彩频出。
禅易行者:离四句,呵呵。
沈阳-老王:是什么?
宁波—珊瑚: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

广州-扶风:今天我跑到三蕃市唐人街逛庙会了,开了一天车,累死了。可能是累得我没思考了。又有好问,就引出来了。
禅易行者:扶风老师,灵感来源与突现。
广州-扶风:不是吧,小我累得起不来了。也可能是我这几天练掌心通,特别通窍。
沈阳-老王:累了 老师,来了精彩。
广州-扶风:我的哮喘好了很多。开心也要练练,你的气不够。
崔旭:祝贺祝贺。
济南-深谷幽兰:这真是好啊。

广州-扶风:气壮神才闲,神闲了才能定。
禅易行者:一起回向吧。
广州-扶风:阿弥陀佛。
广州-扶风:继续,讲完这一节。五祖骂门人们,终日作这佛事作那早课的,只是相上用功。只在福报上求,却不知生死与福祸无关。
广州-扶风:自性迷,不识本来无一物,再作圣物也是迷。圣物也是相,于清净本性上,再圣也是染污。这个后面慧能在法会上会讲到,我们不深入。

【汝总且归房自看,有智慧者,自取本性般若之知各作一偈呈吾。吾看汝偈,若悟大意者,付汝衣法,禀为六代,火急作。”】
广州-扶风:这句只是陈述,没什么好讲的了。下课吧
nature:为什么五祖决定在这个时候考试?
崔旭:得给大家一个机会和交待。
禅易行者:心中早有人选。
沈阳-老王:nature爱操圣人心。

广州-扶风:可能他觉得该退休了吧。
nature:呵呵,我是觉得圣人与俗人的一个很大区别就是相机而动,所以想知道触动机关的是什么。
广州-扶风:今天谁整理呀,把nature 的这个问加上呀。
开心:我觉得这个跟组织行为学有关。我组织社团,知道这里面有一些规律,是基于群众心理的。所以 一件事情一定要在一个合适的场合做。
广州-扶风:说说。
开心:尤其是涉及很多人的时候。最简单的,不能老搞活动,大家会疲劳。所以能,就等一个月再搞,等两个月再大搞,这样的。我当然不知道五祖的情况,但我想肯定是往这个方向理解。
宁波—珊瑚:我怎么越来越不懂了,好像离问题更远了。
沈阳-老王:是
涅槃的火花:偶还是觉得六祖大答案比较对题。神秀的说法要么是还没到过,要么就是
见后继续去习性。五祖说的才是本性那个状态。
广州-扶风:涅槃要注意,我们现在看到的所有关于神秀的文字,都来源于他的对手方,六祖一系的描述。这个是大问题,大大的问题,大大大大的问题。
nature:如果真的被历史淘汰了,我们是不是应该接受呢?
沈阳-老王:学佛,学来学去,时时要注意个大妄心,以为有个捷径可走,有个高级的
法可用。什么法,都得一步步走过去。没有面对,什么都不是。这次花了很长时间才又打下了这个妄心,这东西,不爱死,偷偷就活了。认识自己,再认识自己。
nature:问题是谁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怎么走?
沈阳-老王:那就先学怎么认的方法,然后,做。咳,空话。
nature:对呀,什么方法是好的方法,或者合适的方法。
沈阳-老王:您自己就这么问下去,看看到最后是什么吧。如果有老师指导会简单点。
开心:个人觉得,自己为自己负责,自己探索,同时有人领最快。嘻嘻。
沈阳-老王:是,自己不想,谁也没用,老师也不行
nature:信、愿、行,这是三部曲吧。
沈阳-老王:是,说三部也行,同时也行
nature:觉得应该是三位一体的。

广州-扶风:什么是好的方法,刚才人家说起我的文章,我又认真学习了一遍,真好。
广州-扶风: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e6d5bd50101aw01.html
广州-扶风:这东西,不爱死,偷偷就活了。连老王这么顽固的人,也能说出这种话,时照禅是真利害呀。
梦:冥想是静坐闭着眼睛随意想吗?
沈阳-老王:这次花的时间长。上次时照师说过后,我就让自己潜下来,费了好大劲才
又把它打倒了,这次是不打倒不出来说话。
nature:是打倒了,还是化掉了?打倒了,化掉还差功夫。

广州-扶风:打倒nature。这话地到,只能先打倒,要化,是很深的功夫。慢慢来,一点一点地,就化掉了。
沈阳-老王:嗯。
广州-扶风:没有一个一明即化的。
沈阳-老王:没有一个一明即化的的办法以前以为有一个呢,越来越知道没有了。
广州-扶风:只这么希希拉拉地,来了又走,来了又走,一次比一次来的时间短,一次比一次起的时间长。不知哪一天,突然发现,这个早就不是问题。
沈阳-老王: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