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坛经》第四讲读书群群对话: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9 13:49:09
日期:2013年2月6日

广州-扶风
【5、门人得处分,却来各至自房。递相谓言:“我等不须呈心用意作偈,将呈和尚。神秀上座是故教授师,秀上座得法后,自可依止,请不用作。”诸人识心,尽不敢呈偈。】

涅槃的火花
诸人识心,尽不敢呈偈——识心何解
平凡
洞察人心
广州-扶风
昨日讲到五祖说,你们不要整天修这个福消那个业的,生死事大,这些枝未叶稍的功夫,不是修行人该做的。你们各各回去,从本心中直印真如,来一着偈子,我看到你们的谒就知道你们水平到哪了,是明白人的,我就把衣钵传给他,作为六祖的印证
广州-翁辉立
值日生到

广州-扶风
诸人识心的识,是意识分别,大部份的弟子,都还是用意识分别心去应事,尽是比对较量之能事
广州-扶风
弟子们得到师令,各各回房,给互相说到:“我们这些人呀,就不用费心思作什么偈了,交上去也是白搭。神秀是我们的教授师,他接了衣体,我们继续跟他学就可以了。”各人都觉得这事只能这个样,总得按个规矩上下吧,别妄想爬头了。省点心思睡觉去

广州-扶风
【时大师堂前有三间房廊,于此廊下供养,欲画楞伽变,并画五祖大师传授衣法,流行后代为记。画人卢坅看壁了,明日下手。】

当时五祖住的房间,有三间房边上的墙是空白的,五祖正准备请位画师来,在上面画上楞伽传法次弟图,并画上五祖再传下的第六代祖,以为流传后代的证记。卢姓画师今天已看过地方,准备好明天就画上去的。

《楞伽经》《楞伽经》全称《楞伽阿跋多罗宝经》,是达摩用以印学人心的经典

禅宗初祖达摩以四卷《楞伽经》授与二祖慧可,并说“我观汉地,唯有此经。仁者依行,自得度世。”此后禅宗,《楞伽经》与《金刚经》一起,作为重要印心依据。


广州-扶风
【 6、上座神秀思惟:“诸人不呈心偈,缘我为教授师。我若不呈心偈,五祖如何得见我心中见解深浅?我将心偈上五祖,呈意即善,求法、觅祖不善,却同凡心夺其圣位。若不呈心,修不得法。】

广州-扶风
上座也称上首、首座,也即师门下第一大弟子。五祖的大弟子神秀这时就想:“大家都不上偈,都说我是教授师。如果我也不上,那师父怎么知道我证量的深浅?再怎样我也得上偈子呀,但我如果讲对了,那还好,如果我的见地不正,那就是未证言证,等于我妄想夺圣位了。怎么办?怎么办?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

广州-扶风
【良久思惟:“甚难甚难。”夜至三更,不令人见,遂向南廊下中间壁上题作呈心偈,欲求衣法。“若五祖见偈,言此偈语,若访觅我,我见和尚,即云是秀作。五祖见偈,言不堪,自是我迷,宿叶障重,不合得法。圣意难测,我心自息。”】

涅槃的火花
我心自息
广州-翁辉立
面子的问题,哈哈
广州-扶风
想了半天,还是没有头绪。到了夜半三更时分,四处无人,于是走向南廊下中间的那一块墙壁上题上心偈,作为向五祖传衣钵的响应。神秀心里是这样想的:“如果师父见着此偈,口中谈及此偈并问谁作的,那我就见师父说是我作的。如果师父见偈后没有言语的,那即是我证量不够,宿业深重,没这得法的命了。唉,踹度圣意哪呀,罢罢,这样得不得我也安心了。

广州-扶风
奇怪的是,慧能怎么会这样讲神秀呢?
广州-翁辉立
我也觉得奇怪
崔旭
哈哈,我也是这个问题
广州-扶风
有点刻意贬低神秀的样子呀
崔旭
慧能怎么知道神秀想什么?有声有色的
广州-翁辉立
难道有点不爽他

广州-扶风
禅人最怕思量,这里把个神秀刻画得如凡夫一般,左右算计上下筹措的。不应该这样的呀。存疑不论,过
广州-扶风
【秀上座三更于南廊下中间壁上,秉烛题作偈。人尽不知。偈曰: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
广州-翁辉立
我二伯父有个好朋友就说是六祖降机在他身上
广州-扶风
上座弟子神秀夜半三更时分,便在五祖的南面房廊处,点着蜡烛写上自己的心偈。
涅槃的火花
心如明镜台。挺好的。
广州-翁辉立
还有人去拜他
广州-扶风
呵呵,好呀,有机会拜会一下
泰山—海洋
呵呵
广州-翁辉立
可是我不认识,不然坛经不懂就去问他哈哈
泰山—海洋
违背了明镜台亦非明镜台
广州-扶风
看这偈子,神秀也真是落二元,这首名偈,不能讲,大家自看自解吧

涅槃的火花
为什么不能讲……
开心
说来话长是吧
涅槃的火花
讲讲呗……
广州-扶风
不是话长话短,一讲就把你们框死了,你们想不通的地方可以问,
有疑的地方可以提出来
泰山—海洋
框不死
广州-扶风
但一人一心,我讲了,你们就背去了

泰山—海洋
前二句没错吧
广州-扶风
都没错

泰山—海洋
后二句不就有否了吗
广州-翁辉立
老师能不能讲讲前两句
广州-扶风
咦,贴重了,
哪个不懂

涅槃的火花
我觉得这个讲的也没什么问题啊,就是个譬如。明镜台比空性,尘埃比念头。就把有(尘埃)与空性(明镜台)的一的关系没说出来而已。但是找照见万物的意思有了。
泰山—海洋
时时勤拂拭,又说修。
广州-翁辉立
菩提和明镜
广州-扶风
菩提比喻不动吧。
明镜差不多是火花说的,他想说本来不动,却了了妙印

nature
学佛之人,讲究不打妄语,所以坛经中的描述,应该是真实的才对,如其不然,我们怎么能够当作经典来信呢。孔子说,割不方则不食。。。
广州-扶风
身不仅指身体,也指安身立命的本来
涅槃的火花
那二元在那里?
广州-扶风
这一串概念里,何为妄语,如何界定?真实指什么,有何指标?信有没有度?孔子说不方不食,是否他一辈子都严守不方不食,哪怕在他落难逃亡时?

涅槃的火花
是明镜和尘埃么。
广州-扶风
继续7吧,过快些子,下周要去纽约,可能会翘一些课的
涅槃的火花
学佛的人不打妄语这点不准确,既然是学,就不能确保这个结果。佛一定不打妄语,只是佛讲每一个经都说那个主题最殊胜,讲每一个菩萨也说功德最大。佛的是对的,偶们理解不了,或者受了自己角度影响。

广州-扶风
奇怪的是,慧能怎么会这样讲神秀呢?
广州-翁辉立
广州-扶风
是最大最好,但此最非每一个都最,只是相对于听进去的那个而言
涅槃的火花
对。
广州-扶风
如饭没有哪个是最好的,相对于你喜欢吃的,它就是最好。
佛言总说最,是想让有缘的人息心,就此进入,不再比较

涅槃的火花
但是这一点在资讯发达的现在很麻烦
广州-扶风
死死守住,沉下去处,处处都是开门枢机,
所以资讯过度发达时,就一定要学减法了,不识减法,就等着被淹个半死吧广州-扶风(2886088) 14:25:33

【7、神秀上座题此偈毕,却归房卧,并无人见。五祖平旦,遂唤卢供奉来南廊下画楞伽变。五祖忽见此偈,请记。乃谓供奉曰:“弘忍与供奉钱三十千,深劳远来,不画变相也。《金刚经》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不如留此偈,令迷人诵。依此修行,不堕三恶。依法修行,有大利益。”】

广州-扶风
神秀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写罢回房,无人看见。呵呵,却不知师父总是明眼人,不写名不看字迹,只看心境,便知谁谁,躲不过去的。
崔旭
呵呵,神秀被写得太猥琐了

广州-扶风
流通版里的这里长一些,更形象【秀书偈了,便却归房,人总不知。秀复思惟:“。。。。。”圣意难测,房中思想,坐卧不安,直至五更。祖已知神秀入门未得,不见自性。天明,祖唤卢供奉来,向南廊壁问,绘画图相,忽见其偈,报言:“供奉却不用画,劳尔远水。经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但留此偈,与人诵持,依此偈修。免堕恶道,依此偈修,有大利益。”令门人炷香礼敬,尽诵此偈,即得见性,门人诵偈,皆叹善哉。

涅槃的火花
想问一问,见性的人一定要听一个偈子才知道别人是否见性么。
广州-扶风
话说五祖弘忍早上起来,正准备让画师到南廓下画楞伽神变图的,忽然见着此谒,就转身对画师说:“我给你工钱三十千,劳烦您这么老远的跑过来 ,现在我决定还是不画这些法相的变异了
广州-扶风
那时是听偈子,现在是与你对话

金华--默
总要有个印证的
广州-扶风
第7段最重要的是后面,五祖保留下了神秀的偈子,却又只为“免堕恶道。”与生死依然无关呀

广州-扶风
【迷人诵。依此修行,不堕三恶。依法修行,有大利益】
五祖很是无奈呀
广州-扶风
不明本心的人,依着这样修善法,多少也对自己有些益处的,可以不令堕恶道,
这也是我说的四分一佛教
涅槃的火花
四分一佛教什么意思
金华--默
现在大多做的也是这部分

广州-扶风
佛教是离粘的学问,不论粘善粘恶,都是粘染,都是对本来清净的染污。
涅槃的火花
有木有见性的人做公认的恶事的呢。
广州-扶风
而大部分人把修佛,理解成去恶从善,于世人,这是应该的,而出世间,无善无恶,不过名相差别,实无实质分别
涅槃的火花
有木有见性的人做公认的恶事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