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读书群聊7:遁世者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9-26 8:55:48
日期:2012年7月23日   热爱读书的朋友欢迎加入读书群125496043
广州-扶风
【遁世者】
【从前,查拉斯图拉也曾如遁世者一样,把他的幻想抛掷到人类以外去。那时候我觉得世界是一个受苦受难的上帝之作品。】

以为在人类,在自身的存在之外,有一个更高的存在,这也是很多宗教修行者的思想

【那时候我觉得世界是一个上帝之幻梦与奇想;一个神圣的不自足者放在眼睛前的彩色的烟雾。】
把一切都归因于上帝。这样便可以为自己的苦,找一个合理的理由

【善恶,苦乐与我你,——我觉得都是创造者眼睛前的彩色的烟雾。创造者不愿再看见自己,——于是他创造了世界。受苦的人能够不看见自己的痛楚而忘却了自己,这于他是一种陶醉的快乐。从前,世界对于我也曾是陶醉的快乐与自我的遗忘。】
陶醉的快乐与自我的遗忘——自欺欺人,掩耳盗铃。看看周边的很多“修行人”,一边说着这个世界的这不是那不是,一边美滋滋地幻想着那一天,自己不在这个红尘中。口中的句句佛号,拿来挡着工作的不如意,家庭的不和睦,一句因果,一句业报,就想把一切不如意打发走

【 这世界,这永不完美的、一个永恒的矛盾的略似的形象——它的不完全的创造者的一种陶醉的快乐;——从前我曾觉得世界是这样。】
永不完美的、永恒的矛盾,这就是世界的原样,这就是世界的真实面貌

【所以我也曾如遁世者一样,把我的幻想抛掷到人类以外去。但是真正抛掷到人类以外去了吗?】
以为能有一个世界,只有好没有不好,只有利没有害。总想离开现在这个好坏参半的形器世间。尼采把这类人叫遁世者
但真可以遁得了吗?昨天在“山上的树”里,尼采也说了,要没落,不要高举。只有接纳了不好,接纳了那些令你觉得不舒服的“坏”,一切才会好,而不是不要它们,打杀它们。

【唉,兄弟们,我创造的这个上帝,如其他神们一样,是人类的作品与人造的疯狂!】
沈阳涤生:上善若水
广州-扶风:尼采借查拉图之口,告诉世人,上帝也是人的作品,上帝亦不过人造的。 同理,佛也是人间的作品,佛的神格不过是人的需要

【 他也是人,而且只是一个“人”与一个“我”的可怜的一部分罢了:他是从我自己的灰与火焰里走出来的幻影,真的!他不是从天外飞来的!】
天行健:精彩
广州-扶风:我把尼采的“灰”理解成业,“火焰”理解成希望,人都是一半魔鬼一半天使的,好坏参半里,就是我们自身的灰与火焰

【兄弟们,以后便如何呢?我克服了痛苦着的我;我把我自己的灰搬上山去;我给自己发明了一种更光明的火焰。看罢!那幻影便离我远遁了!】
【现在,相信这样的幻影,对于新愈者是痛苦与侮辱;对于我是恶运与羞屈。我向遁世者如是说。】
克服了痛苦,接受了它,不再为它去找一个原因,一个安眠的理由,一个投诉的对象,一个为你的痛苦买单的人。这时,你的光明的火焰,你的本来就出现了。当人的本性自现时,上帝,这人造的上帝,就没有了存在的位置了。这个上帝,指一切在自身之外的高举之物。一切令你远离当下的令你迷痴之物。包括佛,包括道德,包括文化,一切令你鄙视当下一切的,都是幻影的上帝,以为它们可以救你的不幸之物

【痛苦与无能——它们制造了别的世界和这短期的幸福之狂,只有痛苦最深的人才能体验到。 疲倦想以一跃,致命的一跃,达到最后的终结;可怜的无知的它,也不愿再有意志:于是它创造了神们与别的世界。】
别的世界——极乐、净土、天堂,希望通过这不可企及的,但到令自己安眠。反正这东西总不会兑现的,所以你可以大声地用它去吓着别人,因为一但兑现,一定会显出它的不完善处。因为世间就是不完美的统一体。一但出现的,不可能完美。所以上帝、佛、天堂,绝对不可以出现。这便 给幻想者有了一个足够安全的遐想空间,你大可任意地赞美它,都不为过。嘻嘻,因为无可验证

【相信我,兄弟们!这是肉体对于肉体的失望,——它用迷路的精神之手指,沿着最后的墙壁摸索着。相信我,兄弟们!这是肉体对于大地的失望,——它听到存在之肚皮向它说话。于是它把头穿过最后的墙,伸出去,不仅是头——它想整个地到“彼岸的世界”去。】
想逃?没门

【但这“彼岸的世界”是无人性的非人性的,是一个无上的空虚;它深藏着,不给人类看见;存在的肚皮如果不是用人的身份,便不向人说话。】
【真的,证明存在,或使它发言,是很难的。但是,告诉我,兄弟们,你不觉得最奇特的事情,便是已经被证明最好的事情吗?】
【是的,这个“我”,这个有创造性,有意志而给一切以衡量与价值的“我”,它的矛盾与混乱,便最忠诚肯定了它自己的存在。】
说得多好,就是这种茅盾与混乱的一体,明证了“我”的存在。“我”就是矛盾与混乱

【这个“我”这最忠诚的存在,便是当它沉思时,狂热时,或用断翼低飞时,也谈着肉体,还需要着肉体。】
【这个“我”时时学着忠诚地说话;它愈学,愈能找到赞颂肉体与大地的字句。】

一但忠诚,便能于当下,见着美好

【我的“我”教我一种新的高傲,而我又教给人们:莫再把头藏在天物之沙里,自由地,戴着这地上的头,这创造大地之意义的头罢!】
【我教人类一个新的意志:意识地遵循着人类无心地走过的路,肯定这条路是好的,而莫像病人与将死者一样悄悄地离开了它!】

新的意志——禅宗的本来,佛教的第八阿赖耶识,如来藏

【病人与将死者蔑视肉体与大地,发明一些天物与赎罪之血点;但是,这甜而致死的毒药,他们还是取自肉体与大地!他们想从不幸中自救,而星球却太远了。于是他们叹息着:“不幸呵,为什么没有天路,使我们可以偷到另一生命里和另一幸福里呢!”——于是他们发明了一些诡计与血之小饮料!】
【他们自以为脱离了肉体与大地,这些忘恩的。谁给他们脱离时的痉挛与奇欢呢?还是他们的肉体与大地呢!】
肉体与大地——当下,尼采当时是骂基督教的,现在用在中国,把基督教换成佛教,也是一样的

【 查拉斯图拉对于病人是宽厚的。真的,他不因为他们的自慰的方式,或他们的忘恩负义而恼怒。让他们痊愈了,超越了自己,给自己一个高等的身体罢!查拉斯图拉对于新愈者,也是宽厚的。他不因为他们留恋于失去的幻想,半夜起来巡礼他的上帝的坟墓而恼怒;我认为这些新愈者的眼泪,是一种疾与身体的一种病态。】
【我认为这些新愈者的眼泪,是一种疾病与身体的一种病态】
【溺于梦想而希求着上帝的人,很多是病态的;他们毒恨求知者与最幼的道德:那便是诚实。】

最幼的道德:诚实,直心是道场。对于前面那些病人及新愈者,尼采是宽容的。但对后面的这些“像上帝”的人,他就不客气了

【 他们常常后顾已过去的黑暗时候:自然,那时候的疯狂与信仰,都是不同的。理智的昏乱便认为是上帝之道,疑惑便是罪恶。我十分清楚这些像上帝的人:他们要别人相信他们,而疑惑便是罪恶。我也十分知道他们自己最相信的是什么。】
【那真不是什么另一世界或赎罪之血点:他们最相信的是肉体;他们把自己的肉体视为绝对之物。不过他们仍认为肉体是一个病物:很愿意脱去了这躯壳。所以,他们倾听死亡之说教者,而他们演说着另一世界。】
另一个世界:净土、佛国、天堂、上苍
赎罪之血点:业、报、地狱、恶
这些自欺欺人者,以为一切赎罪的点都安放在肉休珠躯壳上,而一但脱去这层壳,一切便能完美显现。

【兄弟们,倾听着健康的肉体的呼声罢:那是一个较忠诚较纯洁的呼声。健康,完善而方正的肉体,说话当然更忠诚些,更纯洁些;而它谈着大地的意义。——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莫遁世了,正视你现在的一切,正视你手边的一切,它们都是你心造之物,他们都是你的大地的产物。忠诚于他们,臣服于他们,喜爱、接纳, 不完美就是这个世界存在的完美模式
本章完。后面的肉体的轻蔑,也跟这个差不多。明天讲“快乐与热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