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读书群聊:最沉默的时刻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9-26 9:32:50
日期:2012年8月16日
广州-扶风
今天尼采《查拉斯图特拉如是说》尹溟译本,第二部最后一节【最沉默的时刻】在群共享文件里的第四卷。这节修禅的人容易明白,其它人可能缺少这个背景,不容易明白尼采想表达的.它讲的是开悟后的那个空——沉默的时刻

【最沉默的时刻】

【朋友们,什么事情在我身上发生了呢?你们看出我被扰乱了,被推进着,不自愿地服从着,而准备离去,——唉,准备离去你们!】
被扰乱了——空性把原来识性世界打乱了,一切不再按人们习惯的线性逻辑规律行进。
被推进着——开悟一刻,名相世界再也牵不得你,不论你愿不愿意,生命已被改变.
不自愿地服从着——回归是真如之道,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更准确地说,明心见性的人,已经没有了个人意志

【是的,查拉斯图拉必得再回到他的孤独里去:但是这次归洞的熊是不快乐的!什么事情在我身上发生了呢?谁命令着我呢?——唉,我的发怒的情妇要我如是;它已向我说过了;我曾把它的名字告诉过你们吗?】
发怒的情妇——这里如六世达赖情诗般,也把空性比喻为情人,这个情人是如此地蛮不讲理,空性是如此没理可讲,不依任何意志而妥协

【昨夜黄昏时候,我的最沉默的时刻曾向我说话:这便是我的泼悍的情妇的名字。】
最沉默的时刻——这里没有半点声音,它是一切,它不是一切。AUGHT
泼悍的情妇——尽情撒野的跳舞者,欢快的不受约束的酒神,而你依然不得不钟情于她.因为,你不可离开,你不曾离得,你离不得

【事情如是发生的:——因为我必得全部告诉你们,使你们对这匆匆离去的人不致心肠太硬!你们知道睡着的人之恐惧吗? 他从头到脚地害怕了,因为他沉落着而梦正开始。我向你们说这句话当一个譬喻。咋夜在那最沉默的时刻,夜沉落了,梦开始了。时针前进着,我的生命之钟呼吸着,——我从不曾觉得我四周如此沉默过;因此我的心害怕了。 于是我听到这句无声的言语:“查拉斯图拉,你知道那个吗?”——我听到这低语便惊呼起来,血退出了我的面孔:但是我不做声。】
四周沉默——空寂的本来里,没有一物可依。说修行是大丈夫事,也是指脱落开始时,你必得面对世界是你你是世界的具大的无依感,(我的心害怕了),很多人过不了这一关。你知道吗?你开悟了吗?你明白吗?

【 于是那无声的言语又说:“查拉斯图拉,你知道那个,但是你不说出!”我终于用挑战的态度答了:“是的,我知道那个,但是我不愿说出!”于是那无声的言语又说:“查拉斯图拉,你不愿意吗?真的吗?别把你自己藏在这挑战的态度之后罢!”】
别把你自己藏在这挑战的态度之后罢——我们是否也有这个时候?当认下时,以诸多的开脱,什么资粮不够啦,什么我根器浅啦,等等。常以:我还不是,我还不够,我还不能。。。去抵挡当下的承当

【我竟孩子似地哭泣而战栗起来,我说道:“唉,是的,我很愿意,但是我如何能够呢!免除我这个罢!这是超乎我的力量的!”】
看看,我们自己内心里,也是这样吗?

【 于是那无声的言语又说:“你自己有什么关系呢,查拉斯图拉!说出你的话而死去罢”】
把你的顾虑通通丢掉,死去——让一切意义消亡

【我答道:“唉,那是我的话吗?我的谁呢?我等候着一个比我有价值些的人呢;我还不够资格因它死去呢。”】
总认为自己不是,自己不够,死去才能大活,死不了的人,成不了佛。小我不退出历史舞台,大我不得重生

【于是那无声的言语又说:“你自己有什么关系呢!我觉得你还不够谦卑。谦卑之皮是最厚的。”——我答道:“我的谦卑之皮真是一切都忍受过了!我住在我的高度之下:我的峰顶多高呢?谁还不曾告诉我。但是我很清楚我的深谷。”】
斜月三星:不懂
广州-扶风:连到下面一起看吧,这里孙周兴的译本很好【那声音无情地对我说:"你不愿意吗,查拉图斯特拉?这是真的吗?不要把你藏在自己的固执中!”我说:“哎呀,我原是愿意的,但我怎能做到!只免了我这事吧!它超乎我的力量!”那声音又无声地对我说:“你有什么要紧,查拉图斯特拉!说出你的话,粉身碎骨算了!”那声音又无声地对我说:“你有什么要紧?在我看,你还不够谦恭。谦恭是有最坚硬的皮毛的。”】
这里的谦卑应该指我执,它以谦卑的形式,死守着自己的观念而抗拒着

【于是那无声的言语又说:“啊,查拉斯图拉,谁必得移山,也移深谷与平原。”——我答道:“我的说教还不曾移过山,还不曾达到人群。不错,我曾向人群去,但是我还不曾达到人群。”】
高峰——建树,深谷——能力不达处。我们总谦虚地认为我们知道自己的不足,却见不到一个人内心湛定时的具大能力——吸引力定律,成功的法则

【谁必得移山,也移深谷与平原】——能成就者,也能放舍对自己的不信任。人的两头,一是不相信,一是力不达。当不再不相信时,事便自然显现

【于是那无声的言语又说:“你知道什么呢?露珠之降在草上是在夜间最沉默的时刻。”】
在你最没有思想,最放舍的地方,心想事成

【 我答道:“当我发现了而遵循着我自己的路途时,他们讥笑我;真的,我的两足曾战栗呢。】
发现了而遵循着我自己的路途时——开悟,明白宇宙人生的唯一真如存在实相时,人们却不理解它。

【 他们向我说:‘你从前不识路,现在竟不知如何走路了!’”于是那无声的言语又说:“他们的讥笑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是一个忘却了服从的人:现在你应当发号施令!】
忘却了服从——在道德律令下解放出来,不再为了“你应”而生活,你应该生活如狮子,以“我要”来展现

【你不知道谁是大家需要的人吗?那便是指挥大事业的人。完成大事业,是难的:但是更难的是指挥大事业。】
更难的是指挥,指挥,按你的意愿来指挥,一切按你的设想而行进,你敢吗?你敢于承担起一切吗?远不止成功的喜悦,更是失败的,混乱的,都因于你的指挥。你敢承担这个吗?没有人为你买单,没有人为你的失误负责,一切你承担更难的,是指挥。因为这意味着,一切你必得负责,负全责

【这是你最不可原谅的固执:你有权力,你却不愿统治。”——我答道:“我缺乏狮吼以发布命令。于是一个低语向我说:“最沉默的言语引起大风暴。轻盈的鸽足带来的思想指挥着世界。啊,查拉斯图拉,你应当像那应当来到之物的影子似地走着:你将命令着。命令的时候,你成为前驱。”】
承担,承当。承当后,一切自依你的意愿而现行

【我答道:“我害羞。”于是那无声言语又说:“你必得成为孩子而不知道害羞。】
骆驼、狮子、孩子,三种生存状态,孩子因不知羞而无畏,

【青春之高傲还在你身上;你的青春来得很迟:谁要成为孩子,便得克服青春。”】
谁要成为孩子,必得克服青春。青春有思考有对错有好坏,必得退回这些分辨,才能回归孩子的纯真,回归孩童的自然起用。

【 我考虑了一会,战栗起来。最后我重述着我的第一句答语。“我不愿意。”于是我四周有一个笑之爆发。唉,那笑声如何地撕碎我的内脏而劈开我的心啊!那无声的言语最后一次说:“啊,查拉斯图拉,你的果实已经成熟了,但是对于你的果实而言,你自己还不够成熟!】
你的果实——清净本性,对于你,你的清净本性早就在那里恭候了。而对于果实(清净本性)的用,你还不够了手,还有粘着,所以还不成熟。对不起,我用的这些,全都是禅宗的修行上的名词,不是修行人,应该看不明白

【所以你必得再回到孤独里去:使你变成软熟的。”——】
这个就 是“保任”了,你还需要时时刻意地修静,让自己常与空相融,慢慢你的定力具足,自然就成熟了。这个如禅宗十牛图里,从开悟的找到牛尾,到最后的令牛全白,到人牛俱无,需要一个过程

【 第二次笑声爆发了,又逃走了:于是我四周又宁静下来,如两重宁静一样。我躺在地上,四肢流着汗。 ——现在你们听到一切了,知道我何以必须回到孤独里去的原因了。朋友们,我不曾隐瞒什么。我把这个都告诉了你们了:我这最慎秘的而愿意永远慎秘的人。】
我把空性都能你们讲了,这是最秘密的,最大的密法呀,

【唉,朋友们,我还得有话向你们说,我还有东西赠给你们!但是我为什么不给你们呢?
我悭吝吗?】——

但是我能给你们什么吗?我什么也给不了,Aught,它是一切,又不是一物。空性,空生万有,而不是万有。道,可道,非常道
。这世界上的圣人们,明白人们,都在讲着:一个东西呀

【查拉斯图拉说完这些话以后,他想到他就将离去朋友们,痛苦之权力抓住了他,使他呜咽地哭起来;任何人也不能安慰他。可是夜间他仍然留下了朋友们而独自别去。】
求圣的路上,没有任何伴侣,无伴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