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读书群聊:自愿的乞丐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9-26 11:12:51
日期:2012年8月29日
第三部 自愿的乞丐

[查拉斯图拉离开了最丑陋的人,他觉得凄冷而且孤寂:因为凄冷和孤寂的思想起于他的心中,所以他的四肢也冰冷了,但当他行走又行走,上山又下山,有时候经过了碧绿的草地,也经过了溪水已经干涸了的荒旷的沙沟,他又忽然变得更温暖和更快活。“我碰到什么了?”他问着自己,“一种温热而活泼的东西鼓舞我;那东西必在这附近。]
默漠。。。。:可怜兮兮的盼着人家施舍
绿豆粥:那多好
广州-扶风:冷漠是因为人的自私,温暖因为自然的一体。我们自己想想,当开放时,比如一次同学聚会,大家肆无忌惮地谈讨着过去,非常开心放怀。而一个公司同事聚会,因要面临裁员,大家吃得互相防备。佛教的语言真的非常到位的,无我。当你无我时,一体的感觉就是全部,这时便是爱,便是温暖,便是同体大悲,便是佛境界。一念私心起,有个“我”可以守护,当刻便与全体割裂,你多我少,你对我错立马有了安立之所……冷漠就是这样来的

[我已经不孤弱了;不相知的伙伴和兄弟们遨游在我的周围;他们的温热的呼吸轻触着我自己的灵魂。”]
现在我们也是这样呀,大家在这条少人走的路上,互相温暖着

[但当他周围侦察要寻觅他的孤寂之慰藉者,看哪,有许多牝牛站在高丘上,越临近他们,使他的心情越温暖。但这些牝牛好像在热心地听人演说,并不理会有人来到。查拉斯图拉再往前进,于是他分明地听到有人在牝牛中间说话;显然地牝牛们的头都向着说话的人。]
牝牛代表什么呢?没找过,应该是一种与圣物比较接近的东西吧
默漠。。。。:谁在给牝牛说话啊?
广州-扶风:有点象大象,即庞大又温柔,所以大家要坚信,真正的圣人,是强大又温柔的。强大,不但是不怕你害他,更是你害不着伤不着他。
斜月三星:代表受人摆布的底层人吧
默漠。。。。:说的是什么?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听,连查拉斯图拉走近都不发觉
广州-扶风:别一味的以为我忍、我受,我任你摆布,才是圣人。默有感觉了
斜月三星:谁在代表?受蛊惑了吧?牛啊温顺的
广州-扶风:心的交融,大家便都喜欢听,便都融入进去。温暖与冷漠,这个那天你们真有感觉了,就会知道放舍小我的利益了

[ 查拉斯图拉跑上去将牝牛们驱散;因为他恐怕有人在这里受害,那不是牝牛之慈悲所能救济的。但他揣测错了;因为,看哪,那里有一个人坐在地上,好像正在对那些动物们讲演,一个和平的人,一个山上的说教者。“你在这里寻求什么呢?”查拉斯图拉惊讶地叫起来。]
山上的说教者…逃离了尘世的人,不敢进入尘世市场中的人。查拉图要下山向人们说教,但他又遇着只爱围着转的市蝇们,他又不愿意做苍蝇拍子,所以又逃回山上来,跟动物跟自然交流。而他的内心 ,又深深地舍不下人类

[“我在这里寻求什么?”他回答:“同你一样,你这扰乱和平者;那就是说,我寻求大地上的幸福。“为那目的,我喜欢从这些牝牛学习。我告诉你,我已经和它们说了半早晨的话,现在大约它们要答复我了。为什么你驱散了它们呢?]

默漠。。。。:很有趣,牛怎么答复啊?

[ 除非我们改变而成为牝牛,我们将不能进到天国。因为我们应当从它们学习:反刍。真的,人得到全世界而不反刍,那又有何益?他当不能弃绝了他的悲愁。他的伟大的悲愁:现在那叫做憎恶!现在谁的心,的嘴,的眼都不是充满了憎恶呢?你也一样!你也一样!但看看这些牝牛!”]
斜月三星:反刍啊
广州-扶风:反刍,人们只会要要要,拿拿拿,为着小我的利益,不断“为学日益,为生日益,为我日益”。那些慈悲,那些怜悯,原来是憎恶在底层作怪
默漠。。。。:反刍只是为了更好的消化,这里有了新的意义
广州-扶风:反刍的牛,吃进去了,还会吐出来
斜月三星:不要用寻常的逻辑读,就是个借代

[这山上的说教者如是说,并转而看着查拉斯图拉——因他以前是和蔼地注视着牝牛的——:这时候他又掉换了话头。“我同他说话的这人是谁?”他惊叫着并从地上跳起来。“这是没有憎恶的人,这是查拉斯图拉,这是大憎恶之克服者,这是查拉斯图拉的眼,的嘴,的心。”他如是说,同时眼光洋溢着,吻着查拉斯图拉的手,好像突然从天外得到了赠礼和珠宝的人。但牝牛们凝视着这一切而且惊奇。]
默漠。。。。:想想这一幕我也觉得很惊奇,
广州-扶风:和蔼地注视着牝牛…当下全体是 融入

[“别说我罢,你奇异的人;你可爱的人哟!”查拉斯图拉说并抑制着自己的柔情,“最先说说你自己!你不是曾抛掷了伟大财富的自愿的乞丐么?他以财富和自己的富裕为可耻,他逃到赤贫者那里,以他的丰裕和好心赠贻了他们。但他们不接受他。”]
默漠。。。。:像是孤独极了的人突然找到了同类
斜月三星:曾怡给他们了什么


慈爱之最后的,最精的,卓越之技艺……给与,反刍

[“他们不接受我,”自愿的乞丐说,“真的,我看你很知道。所以最后我走向动物,走向牝牛们去。”“那么你当知道适当地给与比适当地夺取是如何的困难,”查拉斯图拉说,“并且这乃是一种技艺,——慈爱之最后的,最精的,卓越之技艺。”]

[“尤其是在现在,”自愿的乞人回答:“在现在,一切卑贱的,都成为叛逆,而不易接近,并且自己走着自己的傲慢的道路。真的,你知道,大的,恶的,长久的,漫延的,流痞和奴隶的叛乱的时代已经来到:那叛离扩大又扩大!现在一切的恩惠和末屑的赠贻激怒了卑贱者;大富裕者都警备着罢
]

广州-扶风:今天有事准备要出去了,下面的贴出来,大家讨论吧
[现在无论是谁只要滴沥者,如长颈大腹的瓶:——这瓶就随时都可以被人打断。空虚的贪婪,乖戾的嫉妒,愤怒的复仇,庸俗的矜骄;一切这些都跳到我的眼前。穷人是有福的,这已不再真实。天国乃是与牝牛同在。”
“为什么天国不与富人同在呢?”查拉斯图拉试探地问,同时驱散了亲切地嗅着这和平的人的牝牛们。
“你为什么试探我?”那人回答,“你比我还明白。哦,查拉图拉哟!谁驱使我到赤贫的人那里去?那不是因为我憎恶最恶富的人们么?
我怀着冷眼和厌恶的思想,憎恶有罪的富人,他们从污秽中拾取微利,——憎恶恶臭冲天的这些贱氓。
憎恶这些镀饰的,虚伪的贱氓,他们的祖先是扒手,是食腐肉之鸦,是有着与娼妓无别的怨怒而淫荡而懒怠之妻的拾破褴者。
上层社会是贱氓,下层社会也是贱氓,现在贫与富是什么!我不知道那种区别——于是我逃离得更远,更远,更远,直到我到了牝牛们这里。”
这和平者一面说,一面喘息而流汗:所以牝牛们又惊奇了。但查拉斯图拉仍然微笑望着他的脸,——并且沉默地摇着他的头]

[“你山上之说教者,当你说着这么剧烈的言语,你自己太兴奋了。这样的剧烈并不是你的口也不是你的眼所做得出的。
我想也不是你的胃!一切所谓的暴怒和仇恨和嗔怒也和你的胃不能相容。你的胃要求是柔软的东西:因为你不是一个屠户。
在我看来,你好像一个素食者,一个食植物和树根的人,或者你咀嚼谷粒。但一定地,你有你的享乐,你喜爱吞蜜。”
“你猜透了我!”这自愿的乞丐回答,心情也轻爽了。


广州-扶风:这章的乞丐在昨天的影子之前的,后面的查拉图,身边就总跟着这两人到处走,都是求道中的进行时的修行者,没到地的行者。如果有佛教的放在,乞丐与影子都是菩萨,未到地的菩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