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读书群聊:影子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9-26 11:24:23
日期:2012年8月28日   喜欢读书的朋友欢迎加入读书群125496043,每月一小书,由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会长、中山大学佛学研究会研究员扶风老师主讲,欢迎大家的加入。

[刚刚这自愿的乞丐匆忙地走开,查拉斯图拉又孤独了。这时他听到后面一种新的呼声:“站住!查拉斯图拉,等一会!那是我,真的,哦,查拉斯图拉哟,那是我,你的影子呀!”但查拉斯图拉没有站住;因为在山上的拥护和嘈杂,使他忽然变得激怒了。“我的孤寂到什么地方去了呢?”他说。]
[“真的,那太多了;这山上的蜂群;我的王国已不是在这世界;我需要新的群山。我的影子叫我么?我的影子算什么呢!让它追赶我!我愿意——逃离了它!”]
很多人以做圣人的影子为生命所依,而圣人,是不愿有这影子的。什么是“影子”?不要顺着文字玩精神自慰,所有文字,用来指向自心

[查拉斯图拉心里如是说,且向前奔跑。但影子紧迫着他。所以那时有着三个奔跑者,一个跟一个,——即最先,自愿的乞丐,其次,查拉斯图拉,第三,他的影子。但他们跑了不久,查拉斯图拉渐渐觉到了他的愚蠢,他即刻消去了激怒和憎恨。]
没有讲前面的自愿的乞丐,尼采把修行路上的各种人,都以他诗人的视角点到了

[ “什么!”他说,“最突然的事不是总发生在我们老隐士和圣人们之间么?真的,我的愚蠢曾经在群山中长大了!现在我听见六支老傻子的腿紧相追赶!查拉斯图拉当恐惧于他的影子么?我想,它究竟比我有着更长的腿。”查拉斯图拉如是说,心与眼充满了欢喜,静静地站着,并急遽地转身——看哪,以此他差不多将他的影子摔倒在地上,他的影子如此紧随着他的脚踵,他是如此的软弱啊。查拉斯图拉严肃地观察了这影子,他好像被一种突然出现的,这么细瘦,黧黑,空廓,凋敝的这跟随者的样子所震惊了。]
他是如此的软弱……看看很多这类的人。“细瘦,黧黑,空廓,凋敝”…很多所谓学佛者的样子。没有自己的内涵,只会念诵着圣人的经典,

[“你是谁呢?”查拉斯图拉热烈地问,“你在这里做什么?为什么你自称为我的影子?你并不使我喜欢。”“原谅罢,”影子回答,“那正是我;假使我不能使你喜欢——那末,哦,查拉斯图拉哟!我赞美你和你的优良的赏味。]
我赞美你和你的优良的赏味。……最好的赞美是身体力行,把看到的听到的,运用到自己的生活中。而且,关键是,一切的生命,都是独一的。尼采在前面的很多篇章里,批评的就是那些把生命捆绑,把生命按一种模式倒出来的,那些模子就是道德。整个的批判道德,就是要打破禁锢生命的模子。这里的理解,不是抽离了特点的共性的生命,是个体生命,打破扼杀个体特异性的统一道德律令。所以尼采不喜欢影子,哪怕是自己的影子,追随自己的影子。因为影子把圣人的生命当作自己的生命,把自已的本来属于自己,一已的独特的生命,放弃了。这样的存在,也是尼采所批评的
学佛也是这样,不能学成一个标准的“学佛人”,佛是让你做你自己,把自己做精彩了,才是缘起性空。生命各各精彩,我的精彩不是你的精彩,你听了我说的,当以这个方法,把你的生命,造出你的精彩。我的精彩是我自己的,你复制不来。如果你拼了命只想复制我,那是对我的教义的亵渎

[ 我是一个漫游者,曾跟随着你的足踵行之;总是在走路,但没有鹄的,也没有归着:所以我虽然不是犹太人,也不是永久,但已无异于永久温游的犹太人。怎么?我必须永久在走路么?必须被一切大风吹卷,无定,四方飘零么?哦,大地呀,你对于我未免长得太圆了!我曾经落在一切平面上,如同倦怠的沙土,我熟睡在一切镜子和玻璃窗上:从我拿去一切,没有一物给我;我渐渐淡薄。我差不多成为一种幻影。哦,查拉斯图拉哟,我追随着你游历得很久;虽然我从你隐匿了我自己,我仍然是你的最良的影子:你所在的地方,也有我。]
虽然我从你隐匿了我自己……很多学佛人,亦已没有了自我为荣。不着只是不粘着,不是不做不许不让不见,不是逃离,是做完了,离开,是不粘不着

[我和你漫游于最遥远,最冷酷的世界,如同自愿憧憬于冬天的屋顶和雪上的幽灵。我和你深入一切的禁地,一切最坏和最远的地方:假使我有着所谓的道德,那就是我不惧怕任何的禁制。我和你粉碎我的心所敬重的;我推倒了一切的界石和偶像;我追逐了最危险的愿望——真的,我横跨过一切的罪恶。]
多么高尚,多么圣洁呀,这些圣人的影子们。横跨过一切的罪恶……一切的善都在影子这边了,而且还要以原谅恶,化解恶的角色出现。能消业啦,能救赎啦,他们“横跨过一切的罪恶” 再大的恶,都能通过读诵消除,再大的业,都能通过多少多少个忏悔消除。再大的罪,都能通过磕多少多少个头而化解。。。。。哈哈,如果能化的,还是恶还是业还是罪吗?能通过这方法那方法去除的,是这种方法是这种罪的唯一化解钥匙呢?还是本身这些罪呀业呀就能自化?这些方法只是圣人们给出的止孩儿啼哭的棒棒糖儿?而我们现在的学佛人,把这些圣人随手拿来的方法,当成了唯一的钥匙。你堕胎了吗,快念地藏经呀,只有地藏经能化灵婴的冤;你没钱吗,那是你福报不够,快快布施去

[ 我和你都不有学会信仰了,言语和价值和伟大的名号。当魔鬼丢掉了他的皮,他的名号不也剥落了么?因为那也是皮。或者恶鬼的自身也就是一张皮。]
我和你都不再学会信仰了, 原句是这样的

[‘无物是真实的,一切都是合法的’:我如是对我自己说。我投掷身心没入最冰冷的水里。唷,因此要如此我常常如何地裸立在那里,如同赤色的蟹。 唷,我的一切善,一切羞耻,一切对于善的信仰,都到何处去了!唷,从前我所有的欺诈的天真,善人之天真与善人之高贵的虚伪都到何处去了!真的,我常常紧跟着真理之脚踵!真理之脚踵踢着我的头。有时候我想着我说谎,但是看哪!只在这时候我击中了——真理。]

当影子知道自己说谎的那一刻,他才正视自己的内心。离心难觅道,不在自己心内用功, 一切都是无有是处的,所以只有影子怀疑自己的那一刻,才是真理

[许多事情对我启示!现在我不理会了。我所爱的已不存在,——我如何还爱我自己?‘如我之所爱而生活,否则即完全不生活’!我如是意欲;甚至于最神圣者也如是意欲,但是,唉,我如何还有着我所爱的?我还有鹄的么?还有我的帆所推向的港湾么?还有一阵好风么?只有知道向着何处航行的人,才知道好风,知道于他有益的顺风。]
这句是西方的名言:没有航向的风,所有方向都是乱风

[ 留下给我的是什么呢?一种倦怠而焦躁的心;一种不安定的意志;飘忽的翅膀;一种破折的脊骨。这寻觅着我的家;哦,查拉斯图拉哟,你知道么这种寻觅觅着了我;它吞灭了我。‘何处是我的家?’我询问而寻觅,已经寻觅,而没有觅到,哦,永乐的去处,哦永久的无处,哦永久的——徒然啊!”影子如是说了,查拉斯图拉为他的话而绷着脸。“你是他的影子!”最后他恳切地说]
゛似火年华:怎么会吞灭
广州-扶风:查拉图批评这些看似追随他的理念,实际是学不到位的人。没有了自我了。这些人,以圣人的光环罩着自己,掩耳盗铃般把自己的生命退缩在了圣人的影子里。尼采就是骂他们,把生命的精彩给灭了,让自己成了扁平的灰色的
゛似火年华:只有了解自己的人才知道自己到底需要什么
广州-扶风:勇敢地做自己,做一个不粘不着,随缘开放的独一的自己

[你可怜的漫游者和感伤者,你怠倦的蝴蝶哟!今晚你想有一个休息的处所和一个家么?假使愿意,那么到我的洞府里去! 那边是到我的洞府的路。现在我就要快离开你。如像一个影子已经附在我身上了。 我愿独自一人奔跑,使我的周围又变得光明。因此我必须走得很远而且快乐。但在晚间,在那里和我跳舞罢!”——查拉斯图拉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