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读书群聊:跳舞之歌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9-26 9:28:28
广州-扶风:今天在第三部分里找章吧,有谁看过的呀?问你们总没有人答这个问题的,唉

【跳舞之歌】

【某个黄昏时候,查拉斯图拉和弟子们穿过森林;他们找寻泉水,而走到一个树木环绕的绿草场上。在那里,一些少女跳舞着。她们认出了查拉斯图拉,便停止了跳舞;但是,查拉斯图拉友好地走近她们,向她们说:“可爱的少女啊,别停止了你们的跳舞罢!来到此地的人,决不是一个不祥的败兴者,也决不是少女的仇敌。我是在魔鬼前的上帝之辩护者:而那魔鬼便是严重的精神。轻盈的少女啊!我怎会是神圣的跳舞和处女的美脚踝的仇敌呢?】
舞者与酒神,是尼采崇尚的两种自由精神,它们都是自性的张扬,是不受牵绊的表达,一切只是生命的舒展,而没有道德的重压下的变形

【不错,我是一个暗树之森林与夜间:但是不怕黑暗的人,会在我的柏树下找到玫瑰盛开的小径。他也可以找到那处女们最爱的小神,沉默地闭了眼睛在泉边休息着。真的,这懒骨竟在白昼沉睡了!他曾想捉到很多的蝴蝶吗?美丽的少女啊,如果我稍稍责训这小上帝,别对我生气罢!他也许哭喊起来;——但是即使他哭着,他随时可以笑的!】
少女的小神,纯洁的心。可哭可笑,只为存在

【 他应当两眼含泪地向你们请求一个跳舞;而我将用一首歌伴和着:这是一首跳舞之歌,对于我的最大最强的魔鬼,被称为世界之主人的严重的精神唱出一个讽刺。”——这便是邱比特和少女们共舞时,查拉斯图拉唱的:“啊,生命!最近我曾凝视过你的眼睛。我似乎掉落在不可测知的深处一样】
魔鬼:意识心。邱比特和少女们共舞:充满爱的纯真心灵

【 但是,你的金钩把我拉引上来;你因为我说你不可测知而讥笑我了。‘一切鱼类都如是说。’你道;‘它们自己无法测知之物,便认为不可测知。】
自己无法测知之物,便认为不可测知——人的意识抵达不到之处,便认为不存在

【但我是多变的野性的,我完全是一个妇人,而不是一个有德的妇人:虽然你们男子称我为深沉的,忠实的,永恒的,神秘的。你们男子常把自己的道德赋与我们;——唉,你们这些有德者!’ 它曾这样笑过,这不可置信的;但是当它自谤时,我决不相信它和它的笑。】
强者总把自己的道德标准,强加在弱者的头上。道德是强者制定的,合法驱使弱者的工具

绿豆粥:能记住的就是寂寞是一种疾病。单独是一种治疗。看过的时间比较长好多不记得了
广州-扶风:不错

【一天,我和我的野性的智慧秘密谈话,它向我怒着说:‘你要生命,渴求生命,而爱生命,所以你赞颂它!’我几乎对它作了一个无情的答复,而把真理告诉了这寻衅者;当我们把真理告诉自己的智慧,那便是最无情的答复。】
智慧=意识

【 一切事物对于我们三个是这样对立着。在我的内心里,我只爱生命。——真的,我恨它时我最爱它!
但是如果我喜欢智慧,或竟太喜欢它些:那因为它太使我联想到生命了! 智慧也有生命之眼睛与笑,甚至还有生命之金钩:它俩如此相肖,难道是我的过错吗?】
绿豆粥:对,有一句好像智慧不是过去的收藏品,而是持续更新的生命更新。
广州-扶风:我们三个:我、智慧、生命。也可以大概对应为:小我、意识、本我

【智慧也有生命之眼睛与笑,甚至还有生命之金钩:它俩如此相肖,难道是我的过错吗? 一天,生命曾问我:‘智慧,它到底是谁’——我忙答道:‘唉!是的!智慧!人们狂热地追求它,而不能获得满足,人们只能隔着面网看它,只能伸出手指穿过网孔去把握它。】
【 它美丽吗?我怎能知道!但是最有经验的鱼,还不免吞咬它的诱饵。它是多变而因执的;我曾见它紧咬着唇,反梳着头发。
它也许是恶劣而虚伪的,它也许完全是一个妇人:但是当它自谤时,它的诱惑性最大。’】

不对呀,这狂野的智慧,应该是可无中生有的大意识呀?只有它,才会肆无忌惮地

【 我说完以后,生命闭着眼睛狡狯地笑了。‘你讲的到底是谁呢?’它问。‘也许是我罢? 即令你不错,——但是你竟能当着我,说这样的话吗!现在说说你自己的智慧罢!’】
生命与本性,是一是二?

【 唉,亲爱的生命!你于是再张开你的眼睛,我又似乎掉落在不可测知的深处一样。”】
不可测知的深处:无时空处

【查拉斯图拉如是歌唱。但是当跳舞已完,少女们别去以后,他悲哀起来。“太阳早已西匿了。”他终于说;“草场上润湿起来,森林里吹来一阵冷气。一个不可知之物在我旁边沉思地凝视着我。怎样!查拉斯图拉还生存着吗?为什么而生存呢?什么好处呢?凭什么生活呢?什么方向呢?何处呢?如何生活呢? 继续生活着,不是疯狂吗?——】
广州-扶风:这些问题,你也可以自己问问自己
沈阳-老王:问到底的话:要么问出天才,要么问出疯子。不过,这几句话的确有必要时常问问自己

【 唉,朋友们,这是黄昏在我身上诘问,原谅我的悲哀罢!黄昏已经到来:原谅我,黄昏已经来到了罢!”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广州-扶风: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