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读书群聊:旅行者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9-26 11:01:46
日期:2012年8月18日

旅行者


指开始走向神圣之路,开始抛弃顽固的肉身

[午夜,查拉斯图拉取道岛之中脊出发,以便第二天清晨到达那边海岸:因为他想在那里乘船。那里有一个很好的海湾,外来船舶常在那里下碇;它们把那些想由幸福之岛渡海去的人们带走。查拉斯图拉在登山的途中,回忆着他自青春时候到现在的许多孤独的旅行与许多爬登过的山脊和峰顶。]
[“我是一个旅行者与登山者,”他向他的心说,“我不爱平原,我似乎不能作长时间的静坐。无论我将遭遇什么命运与经验,——旅行与登山总会是不可少的成分:因为到头来,一个人所经验的只是自己。]
起伏是正常的,不能要求一个人静止不动,不动的只是面对动态显现的不为所动的心
大山:相对运动
广州-扶风:生命就是折腾,行进是生命被造就的功用。经验

[我隶属于机缘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什么事情能发生在我的命运里,而不曾属于我过呢!我的‘我’——它只是回向我来,它和它的四处飘泊的散在万物与机缘里的各部分,终于到家了。]
大山:生命就是折腾,给折腾贴上标签,就是人生的意义
广州-扶风:把命运交给缘份,交给偶然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查拉图知道一切都在“我”中。它只是回向我来…这句多少禅宗语录化呀 ,只是回归,只是歇下

[它和它的四处飘泊的散在万物与机缘里的各部分,终于到家了。]
体会一下讲出这句话时的心态,那种舒适与安然。。。。

[我现在已经知道了更多的一些事。我现在面对着我最后的绝巅,面对着最后为我保留着的。唉,我必须登上我的最艰险的山道!唉,我已经开始了我的最孤独的途程!]
最后的脱落,意识的脱落

[但是凡我的同类都不规避这样的时刻。这时刻对他说:现在你别无选择地走上了达到你的伟大的路!绝巅和巨壑现在交混在一起了。你走上达到你的伟大的路!自来你的最危险的,现在成为你的最后的庇护所。 你走上达到你的伟大的路,现在临于绝地便是你的最高的勇敢!]
自来你的最危险的,现在成为你的最后的庇护所。……无我处你从不敢碰触,现在却要成你时后的安歇处。绝地…没有回旋,没有商量,没有犹疑,没有思量

[你走上达到你的最伟大的路。这里不会有一个人悄悄地追随你!你自己的脚,抹去你后面路上铭记着的“不可能”。]
讲得多好呀

[假使一切的梯子使你失败,你必须在你的头上学习升登,否则你怎能向上呢?在你的头和你的心上学习升登!现在你心中的最温柔必须成为最坚强。]
不在外,只在念头处

[对自己太姑息的人,最后从姑息得病。赞美使人坚强的一切罢!我不赞美涌流着奶油和蜜的国土! 远观而遐视,才能周知一切的事物。这是每个登山者必不可缺的倔强。那求知者和瞪视着眼睛的人,除了表皮的理由,能看见什么呢!哦,查拉斯图拉哟,你当热望探察一切事物的前后背景:所以你必须升登在你自己之上——向上,向上,直到你看见了你的星辰在你之下!]
升登在你自己之上:超越。超越什么?哈哈

[是呀,下视着你自己甚于下视着你的星辰!只那我称为我的绝巅,为我保留着的最后的绝巅。]
把“我”置于下视,把小我的一切都脱离

[查拉斯图拉一面登山,一面心里这么说,以苦心的箴言慰藉着心灵。因为他心中的剧痛为从来所没有。当他登到了山顶,看哪,一片远海展开在他的面前了;他静静地站着沉默了很久。高峰上,寒夜冷森,天宇澄明,星光烂然。]
一片远海 寒夜冷森,天宇澄明,星光烂然…初定时的境界

[我明白了我的命运了,最后他悲切地说。好罢!我已预备停留!现在我最后的孤寂开始。]
这里只剩下了自我的承当,没有任何可依持之人或物

[唷,这在我下面的阴沉而悲愁的大海!唷,这阴沉的梦呓的绝望!唷,命运,唷,大海哟!现在我必须向着你们下降!我面对着我的最高迈的高山,面对着我和最遥远的途程,因此比之于以前的下降,我更要下降到更深的苦痛里,甚至于到苦痛最幽深的深渊!我的命运如是意欲。好罢!我预备停留了。]
定中的意识脱落,是有一种下降的感觉,一种沉下去的感觉

[唷,这在我下面的阴沉而悲愁的大海!唷,这阴沉的梦呓的绝望!唷,命运,唷,大海哟!现在我必须向着你们下降!我面对着我的最高迈的高山,面对着我和最遥远的途程,因此比之于以前的下降,我更要下降到更深的苦痛里,甚至于到苦痛最幽深的深渊!我的命运如是意欲。好罢!我预备停留了。]
一切有 生于无

[“最高的山从何处来的呢?我从前曾发问过。以后我知道它们来自海里。这个证明被写在它们的岩石和峰顶上。最高者之达到它的高度,从最低处开始。”——]
[“一切睡着,”他说;“便是海也睡着了。它的眼睛奇特地惺忪地望着我。但是我感觉到它的呼吸是温热的。同时我觉得它正幻梦着。梦中,它在硬枕上翻腾着。]
一切都在极度的寂静中

[听吧!听吧!它如何地喃喃着不快的回忆啊!也许是不幸的预告吧?唉,黑暗的怪物,我为你悲哀了,我因为你而恨我自己了。唉,为什么我的手这样无力呢!真的,我怎样地愿意把你从恶梦里救出啊!”——]
黑暗与无力感,诗人般的尼采,把这个过程中细致的心理感受,用诗一样的语言表达了出来

[查拉斯图拉一面说,一面又忧郁地刻毒地笑自己。“怎样!查拉斯图拉,”他说。“你竟想向海唱安慰之曲吗? 唉,查拉斯图拉,你这好心肠的疯人,盲目的信任者啊!但是你一向如是:你亲昵地接近一切可怕之物。]
内心的挣扎,在脱落过程中,意识心不肯脱落的挣扎,也是一种习气的惯性折腾

[你要抚爱一切怪物。一点温热的呼吸,一点柔软的脚毛:——而立刻你就准备爱它引诱它。 爱,只要是爱生物,是最孤独者的危险!我爱里的疯狂和谦卑真是可笑!”——]
[查拉斯图拉如是说,又第二次地笑了:但是那时候,他想到被弃的朋友们;——他好象在他的想念里对他们犯了罪一样,便对自己的想念生气。可是他正笑时,忽然立刻又哭泣起来:——查拉斯图拉因愤怒与热望而哀哭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