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读书群聊:侏儒的道德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9-26 11:05:01
日期:2012年8月18日

[查拉斯图拉登陆以后,他不径往他的山与他的洞府去,他仍到处漫游着,询问着这件事那件事;他自嘲道:“看吧,这是一条多曲的返于源泉的河!”因为他想知道:在他远去的时期内,人间又发生了什么!人变大了呢,或是变小了。一次,他看见一排新屋;他诧异地说道:]
多曲的返于源泉的河!…我们不可能一下就回归的,总是在不断的摇摆中,一次又一次的回去

[“这些屋是什么意义呢?真的,任何伟大的灵魂决不会建筑它们作自己的象征!也许一个蠢孩子从玩具盒里拿出来的吧?我希望别一个孩子又把它们收入玩具盒里去呢!这些房间:人类可以进出吗?我觉得它们似乎是为丝制的玩偶,或贪吃的而被吃的猫做的。”]

[查拉斯图拉站着沉思一会。最后,他悲哀地说了:“一切都变小了!到处我看见一些低矮的门:与我等高的人还可以过去,但是——他必得俯着!啊,什么时候我才能回到我的不必折腰的故乡,——不必向侏儒们折腰的故乡呢?”—…查拉斯图拉叹息了,望着辽远的地方。——就在这一天,他给讲说关于侏儒的道德。 ]
他必得俯着!不必折腰的故乡…那个灵魂张扬的地方.那个自由的故乡,那个不为物欲,不为因为所以,不为理由而存在,而自然地呈现的地方

[我在这个人民里走过,而张开着我的眼睛:他们不能原谅我的不妒忌他们的道德。他们追着我吠咬,因为我向他们说:小道德,对于侏儒们是必要的,——因为我始终不了解侏儒们之存在是必要的]
不能原谅我的 不妒忌他们的道德…人民的道德是需要人跪拜的,开悟的人不会再以任何大师、大德而折服,而顶礼,这让那些粉丝们超不爽。这样讲,上面这句理解了吗

[我在这里,像一个在陌生的饲场里的雄鸡,雌鸡们也啄我;但是我并不因此对他们怀恨。我对他们很有礼貌,如对于小小的烦恼一样;我觉得对于小物件竖起尖刺,那是刺猬的智慧。当晚间围炉的时候,他们都说着我。——他们都说着我;但是却不曾有人思索着我!]
我觉得对于小物件竖起尖刺,那是刺猬的智慧。……我们很多人正是这样吧,

[这是我刚才学到的新沉默:他们的喧闹在我的思想上展开一件外衣。他们互相喊道:“这忧愁的云向我们要什么呢?当心别让它给我们带来一种传染病吧!]
新沉默:喧闹在我的思想上展开一件外衣……只观着,就好了

[最近,一个妇人抓住她的孩子,不让他走近我:“让孩子们避开吧”,她喊道;“这种眼睛可以灼焦孩子们的灵魂。”我说话的时候,他们咳嗽着;他们相信咳嗽是对于烈风的反抗;——而他们全猜不到我的幸福的呼吸!]
这也正如我们现在在其它群里的说话,在佛教群里,我们一开声,就会让那些守戒的,那些紧随其师的人害怕。快些让我们远离吧,快些把他们的弟子避开我们吧。我们的话语,灼焦了那些追随经典,追随最高经典,以最高经典文字为誓死捍卫对象(对不起,是经典文字,而不是经典深义)的人们的灵魂,他们的灵魂,受不了这久被跪拜的,被我们的说语所打碎

[“我们还没有时间给查拉斯图拉,”——他们如是反对着;但是一个“没有时间”给查拉斯图拉的时代,又值得什么呢?即令他们都称誉我:我能安睡在他们的称誉上吗?他们的称誉对于我是一条棘带:便是我解去了它,它还是刺我。而这也是我自人群中学来的:称誉者装作报答的模样,实在呢,他还想再多取得些!]
呵呵,这些话,换成我们现在的修行人们,不正正合适吗: 你们没有时间给空性,还不可以去开悟。他们反对着。他们称誉着空性,而却做着在空性里取得点修行,最得点境界,最得点高于凡人的东西

[问问我的脚,是否喜欢他们的称誉与阿谀的音乐吧!真的,它不愿按照那滴答的拍子跳舞,也不愿站着不动。他们尝试向我赞颂自己的小道德,而引诱我;他们想用小幸福的滴答来说服我的脚。我在这个人民里走过,而张开着我的眼睛:他们已经变小了,还将变小些:——他们的变小,由于他们的幸福与道德的学说。因为在道德上,他们也要谦虚,——因为他们要安逸。但是只有谦卑的道德,才与安逸调和。]
安逸:没有打扰,没有不可知的变动

[不错,他们也用他们的方式学着走路前进:这是我所谓跛行。——这样,他们成为一切忙碌的人的障碍。他们中间许多人前进时,却用硬颈向后瞧望:我愿意碰撞他们。脚与眼睛不应说诳,也不应互相拆穿谎话。但是侏儒们的诳语是很多的。他们中间有些人“意志”着,大部分是“被意志”的。有些人是诚实者;大部分是坏的演戏者。]
被意志,那些被自己的念头牵着走的人

[他们中间有不自觉的,非情愿的演戏者,——诚实者是稀少的,尤其是诚实的演戏者]
不自觉,非情愿……刚才的承当对话里,就是我们不自觉地装点我们自己的后果。没有几个人,肯真实地承认自己。总是以各种的理念,去解释去美化去标榜自己

[他们很少男性的特点:所以妇人们使自己男性化;只有男性十足的人,才能拯救妇人里的女性。而这是我在他们中间发现的最坏的伪善:命令者也假装着服务者的道德。]
尼采对女性的态度,是很多女性受不了的,这里先不谈,继续 我们的禅解查拉图。最坏的伪善:假装成服务者的命令者……那些说拿着至善去拯救别人的人 ,看上去是为人民服务,实是要所有人都听命于他所认同的最高规则。那些净土的,让你念地藏经的,不就是口称帮你消灾,实是:你不听不众,那就让地狱的恶来报你。我们做人妻做人夫的,也是这样,高举着一个我爱你,你必须吃这个,必须穿这个,我为你这个为你那个,你必要听我的,因为我一切皆为了你“最坏的伪善:假装成服务者的命令者…”

[“我服务,你服务,我们服务。”——统治者的伪善也如是歌唱。——如果最高的主人仅是最高的仆役,多不幸啊!唉,我的好奇的目光也曾发现他们的伪善;我猜透了他们的苍蝇的幸福和向阳玻璃窗上的营营。多量和善的地方,我就看见同量的软弱。多量正义与怜悯的地方,我也看见同量的软弱。他们相互间的圆滑,公平与慎重,有如光滑的圆粒,公平与慎重。]
多量和善的地方,我就看见同量的软弱……有多少善就有多少软弱,因为善不过是一种固化,而每种固化,不过是不敢正视有可能出现的不确定。人为什么要制造一个“可以跪拜”的善呢,因为这样,起码被一无所知,无可把握地面对虚空,无所准备地迎向一切不知从何而来的问题,相对于这样的不确定性,人心更愿意先行制定好了一个“可以跪拜”的至善,这样我与你的关系就被我确定了,你对我的惩罚,起码在我可遇见的范围内
承当!!!
承当来自任何一处,坦然承当任何可能的方向来的问题。不用设定,不再害怕,因为这些只是显现,生命显现的样子
白开水:然后让问题流经,流过。流淌

[谦虚地选择一个小幸福,——这是他们所谓“安命”!同时他们已谦虚地斜瞟着另一个小幸福了。在他们的愚蠢中,他们最由衷地希望一件事:别人不侵害他们。所以他们对别人体贴而善于应付。但是这就是怯懦,虽然这也被称为“道德”。]
所有的道德,只为免于别人的侵害

[当这些侏儒们偶然粗暴地说话的时候,我只听到他们的呼声,——因为每一阵风使他们音哑。他们是狡狯的,他们的道德有精巧的手指,但是他们没有拳:他们的手指不知道弯曲成为一个拳。他们认为道德可以一切谦虚而驯服:这样,他们使狼变成狗,人变为最好的家畜。]
没有拳,不敢攻击。他们认为道德可以使一切谦虚而驯服
[“我们把椅子放在中间,”——他们的满意的微笑告诉我:——“隔濒死的角斗者与欢喜的猪豚距离相等。”但是这就是平庸:虽然这也被称为节制。—— 我在这个人民里走过,掷落许多语言:但是他们不知道取得,也不知道保持它们。 他们奇怪我的到来,不是为着责骂荒淫与恶;真的,我的到来也不是为着教人谨防小偷!]
时照老师,现在有点这个样子呀

[他们奇怪我不曾准备训诲他们和刺激他们的智慧:好像他们中间的狡狯者还不够多,可是那些狡狯者的声音如石笔似地响着!
当我说:“诅咒在你们身上的一切怯懦的魔鬼吧!它们喜欢呻吟,交叉着手而崇拜。”于是他们喊道:“查拉斯图拉是无神的。”而他们的安命之教授喊得更响些;——但是我却正喜欢向他们的耳朵叫道:“是的,我是无神的查拉斯图拉!”这些安命之教授!卑鄙癣疥与病疾所在的地方,他们便虱似地爬行着;我的厌恶阻止我压碎他们。]
[好吧!这是我给他们的耳朵的说教:“我是无神的查拉斯图拉,我问,谁比我更无神些,使我喜悦他的教训呢?我是无神的查拉斯图拉,我的同类何在呢?我的同类是那些给自己一个意志,而不知道所谓安命的人。我是无神的查拉斯图拉,我在铁锅里煮着一切机缘。待到机缘被煮得恰到好处,我才欢迎它做我的养料。]
尼采的语言,能吓死胆小的人,读着真过瘾。给自己一个意志,而不知道所谓安命的人。……承当

[真的,许多机缘岸然的走近我:但是我的意志用更岸然的态度向它们说话,——立刻他们在我前面跪下:—— 而哀求在我这里找到安居所和热烈的心,阿谀地向我说:‘看啊,查拉斯图拉,只是朋友才是这样访问朋友啊!’”任何人不倾听着我,我何必多说呢?所以我要向风喊叫:“侏儒们啊,你们永会变小些!你们这些安逸者,会粉屑似地剥落尽的!你们还会死灭:——
由于你们许多小道德小省略与小安命!你们太敷衍了太退让了:这本是你们生长的土地!但是一棵树想长高,它必得抱着硬石,长出强韧的根! 你们省略之物,正帮助着织成人类的未来的网;你们的无为也是一个蜘蛛网与一个生活于未来的血上的蜘蛛。小有德者啊,你们取得的时候,如同偷窃;但是,便是对于骗窃者,荣誉也有说话的份儿:‘只有不能抢掠的地方,才行偷窃。’这是给与的。’——这也是一个安命的学说。但是我向你们这些安逸者说:‘这是拿来的,它将从你们那里渐渐地多拿来些!’ 唉,为什么你们不抛弃了你们的‘半意志’呢!为什么你们不立意懒惰如你们立意行动呢!唉,了解我的话吧‘做你们所想做的事,——但是先成为一个能够意志的人吧。 爱你们的邻人如爱自己吧,——但是先成为自爱的人吧。]
这句话,也是我整天个要求你们做的呀。爱自己,承当起自己。能够意志,而不是被意志

[——先成为用大热爱与大轻蔑爱自己的人吧!’”异端的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大热爱…拥抱一切,承担一切。大轻蔑…空性里无牵无挂,圣人以百圣为刍狗
白开水:能够意志,而不是被意志---这是不是一种全然,贯注,然后全然之上又升起了 个性
广州-扶风:这里任何语言都不可能表述得到
白开水:...
广州-扶风:一切在这,只能是指月之指

[任何人不倾听着我,我何必多说呢?这个时候对于我还太早了!在这个人民里,我是我自己的前驱与黑巷里的鸡唱。但是他们的时候到了!我的时候也到了!一刻一刻地,他们变得更小些,更穷些,更不育些,——可怜的盆草与瘠地啊!不久,我会看见他们如干草与草场似地站着,真的,对于自己也生了厌倦。——他们毋宁需要火而不需要水!]

木吉他的夏天:承当来自任何一处,坦然承当任何可能的方向来的问题

[啊,被祝福的雷火之时刻啊!啊,日午前的神秘啊!——有一天我使它们成为飞奔的火,成为火焰作舌的预知者: ——有一天它们会用火焰的舌预言着:那伟大的日午来了,近了! 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
尼采对本性的宣言
今天的课结束
广州-扶风:学到这里,你们还不读尼采,是不是太可惜了呀
白开水:厄。。。
璐卡: 谢谢,但是我一路看下来,为什么看不懂
广州-扶风:因为你不懂空性的智慧
白开水:看不懂 没关系。如果你一定要看懂,于是就大哭了。慢慢来嘛
广州-扶风:这个不是宗教,虽然它被叫作佛教,叫做禅宗,它是我们存在的别一种不思维理解的模式
广州-扶风:来闭关吧,可以为你打开一扇新的生命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