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莲池海会闭关纪实-《时时照进心灵的佛光》1

来源:小平 发布时间:2015-3-6 14:39:46

时时照进心灵的佛光

1

明媚的阳光晃了进来,7天,一段神奇的生命闭关之旅,随着拉开的关房帘,轻轻完结在了一片灿烂的光明之中。

一刹那间,心,有一种萌芽出土的混沌与惊喜。

我在里面经历了什么?

沉睡状态……盘坐回忆状态……仰面苦寻状态……焦躁不安状态……痛哭状态……不解状态……盼望状态……

那个时照老师让觉察的神奇的“知”,究竟藏在哪里呢?

我的脑子一片茫然。但我清楚的是,我在最后的2个晚上,辗转反侧,不是兴奋要出关,而是7天里,我找不到我要的答案让我无所适从,找不着的“知”纠缠得我彻夜难眠,索性念佛号以摆脱这种烦恼,然后想好了一件事,那就是出关的上午,我得向老师申请,提早点离开,我不能误了我的工作啊。

吃饭的时候,第一次没有见到老师。

可能是因为出关,老师想给我们一点轻松的时机。我们几个学员边吃饭边聊了几句自己“知”了些什么。邻床的师兄说听到了我叽里咕噜嘴里在念叨什么,我说我睡不着,念佛号呢,大家笑了……呵呵,能说话的感觉,真好!

2

“人哪儿去了?”老师清亮地嗓子一喊,大家都跑了上来,呵呵,哪儿去了?整理出关的“蓬头垢面”去了。

“嘿!你以后哪能记得今天的‘狼狈’样儿呀,不留个影再洗。”

大家都笑了。我们围坐在一起,开始了闭关的交流体会。

老师往那里一坐,我的心特别的敞亮。

说实话,从我来的第一天下午,老师和我的交流里,让我受益匪浅,此时,我想听老师开示的欲望,远远大过了闭关的感知。

轻松。幽默。认真。老师说话一贯的风格,亦庄亦谐,令我着迷。

蓦地,就像一道耀目的光瞬间激亮沉沉暗夜,老师的话,震开了我内心深处的结,在迷惑尘埃落定的刹那,令我情不自禁潸然泪下。

世界,一下子大亮了起来。

我难以抑制的激动,对这个在我生命中给予了我7天神奇历程,并引导我走向新的光明的心灵导师——慈悲而智慧的时照老师,充满了深深的感恩。

让我的思想静下来,把这段神奇的经历慢慢而清晰地展开……

3

和老师结缘,是因为有段时间在网上看到了别人闭关的神奇体验,里面包括了很多很多让我们在现实中想像不到的神秘。引发了我的好奇。

因此,我想到了,我应该有这么一次经历,看看我会发生什么奇迹。

于是我在网上搜索闭关的信息,找到了2家,其中就有一个,是时照老师接的电话,时照老师对我能打通那个电话真是颇为惊讶,因为这是一个去年时隔了很久的闭关信息,居然被我从网上找着了,我只记得老师说了句:“哦,你能打进来还真是缘分,这个号很久没人知道了。”

后来,因为时间上和工作不能两相宜,机缘不成熟,我闭关的计划就搁了下来。

时光一晃,多半年过去了。

闲下来的时候,我偶尔去网上寻了时照老师的空间,简单地了解了一下老师,看了下大家的心得,一切了解仅此而已。

终于,我闭关的机缘成熟了,能闭关的2家我都依然打了电话,看看哪个时间段和我这难得的7天休息可以吻合,机缘就牵在了时照老师这里。

等待的感觉是漫长的,从我报名到真正闭关,又过了半个月,我终于来了。

我终于见到了时照老师。

朴素。亲切。爽朗。这是老师留给我的最初印象。

我来得早了些,老师就和我先聊了起来,并解答了我在学佛路上的许多疑惑,随着一个个迷团的解开,我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生命中能遇到有缘的良师太少了,我感觉不虚此行。

大家陆续到齐了以后,老师开始给我们切入正题——“知”。

此前我是在学员的心得里不断地见到过这个字,但当老师讲的时候,我还是有些不清楚,似懂非懂地听着,心想,先到了闭关房,体验一下,可能会自有感觉。

老师说今晚我们就入关,我四处看了看,疑惑地问老师:“老师,我们今晚睡哪儿呀?”

老师爽朗地笑了,大声说:“走,我带你们去看看睡的地儿!”

睡的地方在一楼,哦,我初来的时候,见过的,只是黑黑的,闪了一眼,没多看,随着老师把帘子拉开,灯打亮,我开心地说着:“呀,不错嘛,这么好呢!”

关房设施看起来很简单,一个地铺床,一枕一被一垫,然而从素雅干净的被褥单的色泽上,一切显得很是温馨,我很开心。

听老师的话,前3天睡觉。

睡觉呀,忙碌了一个假期的我,真的应该好好睡一下了,补充一下我这个白天忙,晚上还夜猫子的习性的人落下的睡眠,真是难得。这也是我来此的一个小秘密,又可以无忌惮的睡,又有人看着,又有人管饭,又说不定弄个什么奇迹出来……

好事。睡吧。

3天,真的就这样睡过去了。

我以为我会睡到天昏地暗神不知鬼不觉地过了这个关,没想到总是在我醒着的时候,我听到了吃饭的铃,我就出去默默地吃饭,每一天每一次,老师总会过来关心地问我,我一时也说不出个什么来,我醒着的时候,根本没记得上观什么“知”不“知”的,因为我压根儿分不出所谓的“知”和我的想法或者是思维和什么区别,只能傻笑着应对老师,或者说“还行”。

第4天的时候,渐渐开始觉得不寻常了。

睡得也差不多了,总应该找找这个难得的“知”吧,我静坐了一会,觉得没意思,躺着睁着看看黑黑的四处,还是觉得没意思,我再坐起来找,还是整不明白,想来想去,把三十年来的事儿,我折腾地快都捡起来了,我就开始有点不理解老师的任务了。

老师啊,您要再开示点什么就好了。我常常这样想。

我这是妄想,没用的妄想,我知道。关已进来了,之前的重演是不可能的事。

老师又来关切地问我了:

“找到那个‘知’了吗?”

“老师,这‘知’是不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是呀,就那么看着”

“看着?”我心里嘀咕,这东西能看见?“老师,我就是觉得我把以前的事情都想起来了。”

“嗯”

“我粘着时候多呀,我跟着记忆跑了。”

“有没有觉得,自己越想越觉得自己原来很龌龊?”

“嗯”

“觉得自己龌龊的时候,发现它们,从根上去掉它们,这就是凡人和圣人的区别,命运就可以改变。”

“命运就可以改变。”老师最后的几个字虽然在关房里话很轻,但在我心里却掷地有声,我的灵魂开始荡漾。

老师走后,我在件件过往中,反醒自己,直到心痛得难得自抑,泪流不止,泣不成声。

这个话,我有很深的体会,从我最近一两年的实行和改变中,证实了人的命运,的确是可以自己改变的。

而这个改变,源于自己心灵的改变。

对于命运的改观,人们总是向外求,却很少向内求。

人们把大把的时间和精力都耗在了和别人、和天地的斗争上,用整个的一生算计去赌一个荣华富贵,到头来输了一生,身心俱疲,空悲叹,有的钱到手,却难以享福。而真正几个“幸运”的富豪,人们习惯只看他们的外在的虚华,却不去体察他们内心的真正富足。

真正的富贵,源于内心的光明。

那光明便是:善良、正直、宽容、无私、大爱……

这一年多的修行中,我获悉了这个真理,不知道有多少个无人的时候,我想起自己的过往,发现自己的内心肮脏不堪和扭曲时,真的明白了,“命由心造”的至理。

“穷的不冤,富的有理。”

“做大事,要有大气魄!你们看看世界上哪个成功的人,没有大心胸?!人要能把自私放下一点,命运就会好一大步。”

出关后时照老师的这话瞬间触我泪流,是因为我真的明白了,真的实践了,个中理,真实不虚!学佛以来,我的师父常常挂在嘴边一句话:“大心量,大福报。”正是这个理,所谓的大福报,就是人们拼了命要的好命运。

我流泪,还因为在这期间,我感知到,人要降伏自己自私的心,有多么不容易,这一路下来,我进进退退,走得好辛苦。

心好,命就一定好!命不好,心一定有黑暗之处!

这个心,不在人们看的表面上,这个人有多么听话,多么懂事,多么善良,真正的内心光明与黑暗,惟能自知。

老师走后,我在黑黑的关房里,再次回忆人生过往。

泪,不止地滑落下来。我向所有的人们忏悔,对不起生我养我的爸爸、妈妈、对不起的太多太多的朋友同事,让我在最后的时候,竟然感觉平时光鲜的自己一无是处,我简直痛到了极点。

我坐在那里,不住的流泪,最近一段时光了,我是没有好好反醒自己了,人每次反醒同样的事,总有新的领悟……

我在想,就算我找不到“知”,如让我能在这里再找到自己,也是好事一桩。因为人明白一个理容易,但是生活在五欲六尘里,总会将理智退转,让自己再次一片黑暗。

心黑暗,才是世界上最可怕的黑暗。

不知哭了多久,我也不知何时累睡了去。

5


第5天。我低头吃饭。

时照老师坐在我身边,老师不知说了句什么,我抬起哭得酸涩的眼,看向老师。

“啊!菩萨!”

虽然餐厅光不太亮,但因为距离很近,老师的眼神和笑容,是那样的慈悲和温暖,让我内心惊讶不已,刹那看到了金灿灿的阳光。

那时我固执地认为,老师,是佛菩萨和光同尘了。

第5天,我还是继续反醒自己,哭得找不着北。

6

第6天,我渐渐安静下来,没有泪可以流了,也不想哭了,老师说,最后一个晚上了,你们好好把握机会。

我不能浪费这一个晚上,毕竟我的任务——感悟“知”,还没有觉察到。

我坐了一会儿,居然没个头绪。想让自己静下来,反倒更烦乱。

想了一会儿,我就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时照老师,布置的这个“知”,实在太玄了。搞不好弄不明什么名堂,我实在对老师的这一套。开始排斥。

我坐起来。躺下。坐起来。躺下。

我站起来。盘坐。坐床头。坐床尾。横着卧。竖着躺。

就是找不到,找不到。

我怎么也感觉不到这个“知”的单独存在,我明明知道我在做什么,怎么还要在找出来一个另外的“知”呢?真是郁闷!

愁死我了,我坐卧不安,我要发疯了,但黑得看不见的关房里,大家都也许观累了,渐入睡眠,听到大家睡着的呼吸声,我羡慕得要命。

我想我念佛念经吧,总不能这样吧。

不知念了多久,念累了就沉睡过去了。“哧——”帘子拉开了,啊,阳光,阳光!

我终于出关了!

赶紧吃饭,吃了饭,向老师请求,先行离开,去看看外面阳光的世界,管它什么“知”不“知”的,我出关啦!

吃完了,大家坐在一起交流心得,我一看时间还早,嗯,不错,来得急。

老师穿了一个明亮的黄色T恤,精神很好。

老师的开示,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将我再次从躁动不安中拉了回来。一听,我就入迷了,我以为我辛苦一趟就泡汤了,结果奇迹——发生了。

佛光四溢。

这是一个神奇的禅师。

佛光,照进了我的灵魂最深处,让我百脉皆暖。

在你最不经意的时候,老师的话,让你破迷开悟。

这也许就是禅的力量。

正如老师所说的,“我的话,在关前,你们不觉,出关了,你的思维在静里,我的话,你们才听得静去。”

在老师和师兄们讨论“空 ”“有” “知”不可分割的时候,讨论凡人与伟人的时候,纠缠我多久迷雾一下子消散了,我终于在最后的关头知道了什么是“知”,进而泪流满面……

多么大的惊喜!让我喜极而泣!

一直以来,众生顽固的“我执”,将伟大的“知”性遮盖,也遮盖住了各自的如来本性。原来我天天思想,天天回忆,是我才刚刚开始,把曾在红尘的世欲名利追逐时,已陷入的“我执”深深苦潭中太久的我,渐渐拔上来的时候,只是我这些天来,模糊了“知”的存在。因为我心不静,因为我长久以来固有的我执将它牢牢捆绑,想找它的时候,我就被回忆拽到一幕幕人事纠缠里,我把它和“有”天天粘在一起,放不下色声香味触,一切的烦恼从中不断地生起,我曾经在师父老人家那里时时听到他让我们一定要放下我执,我总是放不下。

来闭关的第一天,时照老师就反问了我一句:“你放,放哪儿呢?你不知道从哪拿的,你放哪儿呢?”是啊,我放哪儿呢?我就让它在,不粘着不就是了?用什么不粘着?用伟大的——“知”。

正因我没在生活中起用“知”,通达不了自己的心,就见不了空性,即找不到真如本性。我才在佛陀的门前左左右右的徘徊不定,“知”是我们自性的那片佛光,它在那里,它就一直在那里,等着我们。

你迷,或者不迷,它就在那里,不生不灭;

你信,或者不信,它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时照老师说,世界上的伟人都是经得起寂寞的,只有在寂寞里,他们才能找到了所谓的灵光,“创造”出了所谓的“伟大”。我们后天书本的“识”,将我们自身的“知”镜模糊,将佛性遮挡,我们才在这个世界里,与真理背道而驰。只有放下了障碍的“识”,将“识”融到“知”性中,才能更好的起用,进而转凡成圣。

人,如果要转凡成圣,要学会爱上寂寞。因为寂寞的静里,让我们找回灵光。

不管我能不能成为圣人,我愿走走圣人走过的路。迎着光明走的感觉,真好!

还有一点,那就是:为“尊重己灵故”。

我,正在写书法。我这人生性懒惰,总是妄想找出个什么近道来,企图对话古人或者是让自己与书圣王羲之合二为一,那么我就可以不必这么辛苦地在现在那么多书法家各自一套的理论中,找到王圣人书法的精髓。

关键是他们说了那么多,那毕竟是他们的路,不一定适合我。

老师说,可以的。

有一把金钥匙,就在这奥妙不可言的“知”上。怎能不叫我欣喜若狂?

我相信,包括世间的万般技艺,都能在“知”中很好的找到捷径,就像老师说的,我佛如来曾有一喻,世人皆有一金碗,却历尽万难去寻找,何其冤哉!

我相信,我可以开始一个崭新的探索,自我光明的探索。7天的闭关结束了,但人生另类意义上的闭关,还在漫漫长长的一生里自己去感知、去体悟。

这就是机缘,如果几个月前让我来闭关,我可能没有这么深刻地领悟,因为那时我还没有后来的这些迷关要解,我来的,正是时候。

对的时候,遇到了对的老师。

希望我迷失自己的时候,越来越少。

“时——照——”我在心里念叨着老师的名号,这也许有些不恭敬的嫌疑,但这是一个神秘不可言的词汇,一个词,一个人,一辈子,在我心头放不下了。

静静地看着老师,我不由得笑了。

感恩导师时照禅师,我会记得她的话,她的笑容,她给我的一切,就像时时照进我心灵的佛光,时时引领我回归自性,直达如来彼岸。


再次深深感恩慈悲的时照禅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