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金刚经》-22-扶风-读书群20160308

来源:小平 发布时间:2016-3-14 19:10:40
 对十七品后金刚经的归纳分析

美国-扶风:
【金刚经 第二十二品 无法可得分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无所得耶?”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我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无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金刚经 第二十三品 净心行善分
复次,须菩提!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所言善法者,如来说即非善法,是名善法。
金刚经 第二十四品 福智无比分
“须菩提!若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诸须弥山王,如是等七宝聚,有人持用布施;若人以此《般若波罗蜜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为他人说,于前福德百分不及一,百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
金刚经 第二十五品 化无所化分
“须菩提!于意云何?汝等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度众生。’须菩提!莫作是念。何以故?实无有众生如来度者。若有众生如来度者,如来则有我、人、众生、寿者。须菩提!如来说:‘有我者,则非有我,而凡夫之人以为有我。’须菩提!凡夫者,如来说即非凡夫。”
金刚经 第二十六品 法身非相分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不?”须菩提言:“如是!如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佛言:“须菩提!若以三十二相观如来者,转轮圣王即是如来。”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不应以三十二相观如来。”尔时,世尊而说偈言:“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从十七品起,经文就不断地以排比的形式,一项一项地强调是某某,非某某,名某某。感觉上这一组经文,是读诵的口头重复。没什么前后关系。更像为怕遗漏而互相补上去。
从17品庄严佛土,
到18品过去心不可得,末来心不可得,
19品以福德无故说福德多,
20品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具足,
21品众生者非众生,
22品无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23品非善法名善法,
24品受持功德最大,
25品凡夫者即非凡夫,
26品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
前面的都是一个原理下的多片树叶。我经常说的结构性,结构性,面对这些,就是各个不同方向出现的叶子,看着多,看着繁杂,透过枝杆看,不过一个问题的不断重复。

看问题要看枝杆
美国-扶风:我们拿第二十六品再来讲讲。
【金刚经 第二十六品 法身非相分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不?”须菩提言:“如是!如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佛言:“须菩提!若以三十二相观如来者,转轮圣王即是如来。”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不应以三十二相观如来。”尔时,世尊而说偈言:“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美国-扶风:感觉讲到后面,没力了。
南昌—风月无边:感觉需要体悟,践行。
美国-扶风:我自己每每读到这里,都不舒服,不太顺的感觉。
南昌-宁旭:因为该讲的讲完了,但却要把经讲完的缘故。
美国-扶风:是呀,感觉上,这十七后面,就是裹脚布了,但,也有不少好东西藏里面。
如这二十六的“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好多东西,不懂的时候,看着好复杂,好庞大。而当你沉下来,搞清楚它们的骨络,组成的支撑的关键点,一把提起,就了然于心了。不论它怎么绕,怎么高大尚,你都不怕它。

常州-笨,蜗牛:老师,根器有大小,你嫌裹脚布。我们还需要体悟,践行。跟不上。
南昌-宁旭:念咒的,不在这个范畴么?
江苏 海阔天空:不能因为我告诉你月亮在哪里,你就把我当月亮。
美国-扶风:为什么说跟不上?你们有跟不上的感觉吗?我一到这些地方,就没耐心,明明就一把树叶嘛,还那么啰嗦。
南昌-宁旭:我觉得听不懂就多看,多看就好了,福德无故那里我就看了四遍。
常州-笨,蜗牛:我们怕自己成为云上仙。
龚星予:有可能是记录的人听糊涂了乱写的。

美国-扶风:我经常给人说的,看问题,要看枝杆,一把枝杆拿在手了,就不用在意那上面的树叶,是朝西还是朝东的,很多人争论,只在树叶上。一个说这叶是朝东的,一个指着另一片说朝西的,第三个说不是,是朝东南的。对吗?错吗?
看问题,要有结构性的眼光。朝东朝西的确有差别,却又无有差别。不是没差别,是这种差别没有意义。
上海-王萌萌:不拘小节。
美国-扶风:只要是那枝枝杆上的,你可以朝东朝西朝南,看似不一样,却不影响它们都在一个枝杆上的结构性大同,退一步海阔天空。

常州-笨,蜗牛:这二十六品,我看他有大小雷音寺的感觉。小雷音寺,不是真佛,是妖怪变的,还是相。
美国-扶风:嗯,只是要相的,怎么变都不是。大家怎么理解这句?
常州-笨,蜗牛: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这是大雷音寺。
郑州-极光:一段话就是一个念头,真正是让人认清这是个念头,而不要拘泥于文字的意义。
江苏-飞扬:如来就是本性,如来就是我。我就是本性,我就是如来!若去见,去求,自然就是邪道。
美国-扶风:感觉后面这几品,就是记录的人,还念诵的人,念着念着有些重复了,有些念不同了,为怕遗失佛陀圣言,就都收着了。
这金刚经,好像讲到十七品,就应该讲完了,再甚的,讲了前五品,已经可以放学了。却不断重复,不断重复。
南昌-宁旭:一开始预习的时候,我还着重看每一品的名字。

美国-扶风:感觉上前五品时,大家可干净,可透彻了。后面越讲,大家越糊涂。品名是后加的呀,断章也是那位太子自己断开的,所以学界一直非议这三十二品的分法,在开始上课的时候,我也强调了,这三十二品把金刚经那道气割裂了。只是为了教学方便,便用一下,好有个标尺。大家现在学习完了,再诵,就应该诵无分章版。

上海--陈福美:老师,我上次课就稀里糊涂的,好像卡住了,这是怎么回事?感觉基础不扎实。
美国-扶风:不是基础不实,这里也是很无耐的,学佛三天佛在眼前,学佛三年佛在天边。
江苏-飞扬:卡,也是着相了。
上海--陈福美:是因为结构性调整。
美国-扶风:第一层可以说是学者粘着了,起心了,学相法上去了,另一层,我自己认为的,就是佛教的这些相,自己大量的重复的数叶子,把学人数晕了。
上海--陈福美:我已晕了,被绕进去了。
美国-扶风:那些脚跟不稳的,面对这堆庞大的家伙,数不过来,自己先蔫了。本来读得好好的,来到这里,全迷了。
上海--陈福美:我感觉文字都看不懂了。
江苏-飞扬:何必要去数树叶啊?
美国-扶风:就是给一堆叶子绕晕了。如上面有谁说的,还认真的一个字一个字地去读它,因为它是经典呀,你也不敢说它不对,它写不好。
江苏-飞扬:经典也是虚妄啊,写的好不好,有什么关系?
上海--陈福美:我感觉那经文拗口,解释不通,然后就迷惘。

美国-扶风:还有一个研究,指出,当年译经的时候,就像我们做练习的时候,有不少的试验的解题法,都会写在一张纸上,而到后面成经时,由于年代久远,另一个接手的人,就搞不清了,到底哪个是正解,哪个是求正解期间写下的思考过程?
上海--陈福美:不知道哪个是正解。
美国-扶风:于是为怕遗漏,就一股脑全端上来。而后人,因为它是经,是经典呀,又不敢不重视。
广州-此君:今天看到一句话:真经一页纸,假经万卷书,大概说的这个。
美国-扶风:结果明明蒙了的,还要拼命以为自己错过佛陀说的,钻进去千方百计自己给个理由。
上海--陈福美:我觉得这课到这儿我想停一下,消化不了了。

美国-扶风:从十七品起,后面的内容,杂乱无章,如台湾人说的碎碎念般。如果我理解,就是印度的经典收集,都是念诵收集来的,这家这么念,那家这么念,传着传着,各家各有点走样了,反成了自家特色。经典收集的时候,怕错漏,就都收来了,还好,收到第三十的时候,有一个一合相。

知一切法无我,得成于忍
美国-扶风:
【“须菩提!若菩萨以满恒河沙等世界七宝布施;若复有人知一切法无我,得成于忍,此菩萨胜前菩萨所得功德。须菩提!以诸菩萨不受福德故。”】
常州-笨,蜗牛:知一切法无我。得成于忍。为什么要忍?
美国-扶风: “知一切法无我,得成于忍”——这里的忍,应该有翻译的问题,这个忍,不是我们说的痛的忍,应该选它收、回的意思。
无生法忍,汉人看到这忍字,首先出来痛,那种情绪上的不适。而这里的忍,应该更是忍住的时候的那种欲言又止的卡回,往外又收的势。
当知了,明了一切法无我时,那种你自你烟花璀璨,我自如如的不动,为忍。管你满世界七宝布施,也不如我回头是岸。
宁波-应奇:我自如如不动。
南昌-宁旭:忍住的时候的那种欲言又止的卡回。

美国-扶风:刚上面的一堆经文,大家有没有勇气,读成诸章节说法,我知一切非法是名法故,而自如如?大家是不是被经典绕跑了。
龚星予:还在回味那个忍字,胃里都感觉难受了。
美国-扶风:每一片叶子,去研究,都很有意思的,而越是纠缠,越有故事。
南昌-宁旭:不,那个忍很好玩的!
美国-扶风:这就是分形,我希望你们都明白我讲的分形,深深地理解世间的这种结构,每一个分形层面,都可以展开无限的道理,但,我们不能串乱了层。
上海--陈福美:老师,这和全息理论有啥不同。
美国-扶风:很多时佛经给人乱的感觉,就是一个问题在不同层面的,给串一起讲了。
宁波-应奇:对啊,每一次缘起都是个精彩的故事。
美国-扶风:一会佛借相给你讲故事,一会佛又把你拉出来。如小乘宝典《阿含经》,读那经如果先不给安上定海神针的,一会佛给你说一切法皆幻,一会又跟你说因果不虚。
宁波-应奇:第一义,第二义明白就可以,因缘是方便。

绽放
美国-扶风:就像今天在微信里Katie跟尼玛拉姆聊天,两人说的理不在一层上,那人刚接触归0,正归得起劲,很高兴地感悟到归就是,不是分析。而K指出要细看内里的虫。她们两人讲的是事态的不同时段,如去北京,一个正从天津过去,先要上高速,一个在城内,要下高速。而一般人就会说那个在天津的,你看,你不对了吧,你没到了吧,你没我厉害了吧。等等。我当时就指出了K,把境界作实了。他把他经历过的,当作实境,圣境了。
宁波-应奇:放下自己固有的角度,同频应该不难,做个真正平凡的人。
美国-扶风:这里我想讲的,很难用文字表达清晰。一般人会说K 比尼玛要厉害。
宁波-应奇:我一开始来这个群也是,很好奇遇见这个,遇见那个,找照师弄个明白,其实也是把它坐实,越是在意,离门越远。坐实的会把体验当成经验。
山东-吥、離:自己在a上往往以为a是自己的。
美国-扶风:但不是这样的,如时间,本来没有过去未来,只是中间多了一个我,小我一加入,之前的叫过去,之后的叫未来。
北京-Z:境界没有高低之分。
宁波-应奇:一旦体验变成经验,就混合上了时间。
美国-扶风:K 与 N,两人,在凡夫的角度上,有高有低,因为我们把线性拉出来了,K厉害,N刚入门,但实际上不是这样的,应该说,实相里,全维的存有里,没有K比N高明,厉害这回事。只是不同状态,各个不同的状态。关键是,这生命各个不同的状态,正是生命本身,如手指吧,你不能说小指小,就比中指差,各个的用——。

南昌—风月无边:K还用思维找理由,找合理性,找来找去都是自己说服自己。N跳脱出来,断了这个思维的黏着,变成了一个旁观者。自己的理解。
美国-扶风:风月,不是这样理解。
宁波-应奇:真入门了只有一个状态,当然状态也是假名,还有就是预设的问题。
北京-Z:真入门了就没有门里门外之分。
美国-扶风:我想给大家说的,不是这个意思,K在这里是卡了,也不是N跳脱了比K厉害。
上海-王萌萌:每个生命状态都是独特的,独一无二的。
美国-扶风:Z,怎么说清楚呢,绽放,或者,我跳出具体的事来,看看大家明白吗?绽放,只是让事,让能最大化,如黄瓜,就让它拼命长长。西瓜就让它拼命长圆。不要用自己的圆,去框别人的长。没可比性,有可比的,只是生命的能态,各个能态的尽最大限度的释放。
你的能态的往东的,他的能态是往西的,你不是要拉他回东头,是让他更西。因为经历你,而更西他自己的西,如宇宙大爆炸,哪一个方向都是对的,要做的只是各各不断往外。往外扩张,而不要拉着另人的东或西不放。
宁波-应奇:不作不随。
江苏-飞扬:一切法无高下,诸法平等。
北京-Z:这个有时真不好说清楚,不同的状态强求不了同频。

美国-扶风:用一种全维的,全体的眼光,面对世界。用一个诸法平等,也只能勉强说。
宁波-应奇:一个方向极致都会回到同一个家。
千与千寻:相不同,性一样。
济南-荷叶:我的理解,K是明心明理那部分,N归0如打坐练功。
美国-扶风:没有家,应奇,没有家。家是一个终极,没有终极,一切的现在,就是终极。
山东-吥、離:我们老是拉着别人的东和西。我在尝试现在学起来没有方向感。
美国-扶风:没有一个在未来的确定,给我们去找。一切的现在的存有,就是目的,就是终极目的。
宁波-应奇:极致了会脱落,不是吗?
美国-扶风:只是这个目的,是流动的,随“时间”流动的,脱落什么。
宁波-应奇:忍到不用忍了。
美国-扶风:应奇,你只想追一个最后的,停在那的。不是,不是,怎么说呢?现在的这一切,就是全部,就是意义的全部,就是存在的全部。
江苏-飞扬:无寿者相。
美国-扶风:因为,意义就在存在中,就在不断不断地宇宙大爆炸中,我们,只是爆炸中各尽所能的一个点,每一个当下,就是全部,不用去追未来。
千与千寻:无生法忍。
宁波-应奇:在门口,要想妙有可能吗
千与千寻:应无所住而生气心。
宁波-应奇:这不是追不追的问题。
美国-扶风:你安住于全然的当下,每一个全然的当下点,越是沉下去,越是心无旁骛,越是全然。
宁波-应奇:1不透过去,门口都是是似而非。
美国-扶风:只要一起心,想再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真实的世界,便把你——小我。划割开了。
上海--陈福美:我过去一直盘算未来怎么样怎么样,错过无数个当下。
江苏-飞扬:打坐时的状态。
美国-扶风:当下才是世界的全部。沉下去,里面的精彩,才是心想事成的因,一合相里,精彩无限。
上海--陈福美:老是担心沉下去会错过精彩的外面世界。

美国-扶风:真能接受?你的业绩不理想,你的孩子考59了,你的老妈病重入院,这些的这些,都是存在的这一刻的本来,你接受?接纳?
讲回K与N的例子,K有K的轨迹,N有N的样子。不是谁比谁厉害,……。又不知怎么表达了?
南昌—风月无边:不一定做得到,自己的觉得接受只是我相里的自我感觉而已。
美国-扶风:只是K是黄瓜,N是番茄,不一样的,但一样的是尽情地长,学着金刚经后,学会归0后,更快地长。
上海-王萌萌:种子都是种子,有的长成了大树,有的长成了小草。
宁波-应奇:初心不同,有的为了脱离烦恼,得少为足。
北京-Z:真正的归零是已经没有零了,因为一切都是零。

美国-扶风:上善若水,就是这个意思,不是K见到N说要不理,就跟他说要反观。是明白N此时不理是对这个阶段的最好选择,在N的现阶段,是最好的,刚刚好的状态。这就是100分。Z说的也对,只是有点…………压了维的感觉。
萌萌的大树,小草也是,作实了就…………真不知怎么说了,一切只是一种对外扩张中的不断。
山东-吥、離:佛陀说什么法啊。
美国-扶风:无生法忍。
宁波—珊瑚: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美国-扶风:一切法无我,得成于忍。想通过法讲明白这个。我感觉大家还是没跳出来,还在一个层上解。我要你们那种跳出来后的阔达。

宁波-应奇:老师我拿楞严来打比方可以吗?
美国-扶风:试试。
宁波-应奇:我拿珊瑚做例子吧。
宁波—珊瑚:当下。
宁波-应奇:还记得牙痛吗?
宁波—珊瑚:现在牙痛中。
宁波-应奇:“知”没痛,你体会过了。
宁波—珊瑚:牙周炎,11号去看第二次。
宁波-应奇:“知”一直在,反过来来透过这个知。
宁波—珊瑚:痛的死去活来,只能吃流质。
宁波-应奇:晕倒,我以为你学到一了。
江苏-飞扬:别笑啊,牙疼不是病,疼起来可要人命!
常州-笨,蜗牛:所以,痛很实在。
美国-扶风:她当时是学到了,但那只是那一刻,之后原来的习惯,又回来了。
北京-Z:貌似今天能够和扶风老师同频的很少。。
美国-扶风:这也是大家的状态,明了那一会,过后又遮去了。故名盖,盖障。
郑州-极光:事物的统一性和事物的各异性。事物的统一性是由各异性表现的。各异都是统一的显示。
宁波-应奇:毕陵伽婆蹉,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初发心从佛入道。数闻如来说诸世间不可乐事。乞食城中,心思法门。不觉路中毒剌伤足,举身疼痛。我念有知,知此深痛。虽觉觉痛,觉清净心,无痛痛觉。我又思惟,如是一身,宁有双觉。摄念未久,身心忽空。三七日中,诸漏虚尽,成阿罗汉。得亲印记,发明无学。佛问圆通,如我所证,纯觉遗身,斯为第一。
我想说零这个事。这里有说“摄念未久”其他不举例子了,观音法门里有说,反闻闻自性。
江苏-飞扬:@宁波—珊瑚 我也牙疼,而且两颗一起疼。不过跟你不一样,我站三体式,或者打坐时,就观这个疼。
宁波-应奇:无生法忍,的忍字,跟这些都是一样的联系,包括丁师的,知道就好,等持,平等心,平常心。

美国-扶风:哈哈,今天的课,是最乱的一堂。
宁波-应奇:在1上久了自然是0,第二月不是门。
南昌-宁旭:我很喜欢一个比喻,它把我们的念头比喻成家人一般,亲切、和蔼,和他们相处的时候,是最自在,最舒服的,即便家人有些什么不好的地方,我们也能很快的化解掉。
美国-扶风:不是与清净相反的那个乱,是万法纷呈的那种客尘式的乱,一种很亲切的乱。
山东-吥、離:老师学佛法干嘛,我都蒙了。
美国-扶风:绽放。
宁波-应奇:其实归到零,是真的开始。
美国-扶风:释放一切心的束缚,尽生命最大的能动性,去绽放。
千与千寻:起用
美国-扶风:课前有位同学给我留言:老师,我感觉周遭的关系已经开始调和,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想写点什么,却又无从写起,那些一言一语,零零碎碎却又温暖细节,真是让我感动,原来生活还可以这样……
山东-吥、離:人家学的真好。
宁波-应奇:嗯,绽放。

美国-扶风:原来,芥子纳须弥,沉入生活,可以无限精彩。为什么缠中说禅能那么厉害地炒股?因为他潜入去了。潜入生活,与生活一合相,这一刻你在统率三军的,沉下去,打一场漂亮仗。这一刻,你在统领锅碗瓢勺的,觉下去,做一道出色的美食。这一刻,你面对商机无限的,沉下去,发现最合缘的那个。这一刻,你面对学生根性不同的,沉下去,给到每一个最需要的提点。你的作用,就是在这一刻,让经历你的,更圆满,更释放。而不是打压与禁锢。学佛后,就是这样了。不再因“小我”的折腾,而虚耗能量。
山东-吥、離:我学的越来越累。
美国-扶风:只是随心所欲。

宁波-应奇:这一刻,听到老师绽放的文字,舒坦。
美国-扶风:看来是我云上仙了,不应把大家拉高。让各自在空里,在归0里闷一闷比较好
山东-吥、離:自己学的不得力怪不得佛法。
美国-扶风:不是自己学得不得力,有个过程,一个无力的,虚脱的,无意义的过程,这个要时间透过。
宁波-应奇:闷一闷才香。
山东-吥、離:透过?
美国-扶风:一定要经过意义缺失的过程,而这里没有人可以帮你。
常州-笨,蜗牛:等发酵。
上海--陈福美:其实回想过去,都是因为沉得下去,才有现在的积累。

美国-扶风:吥、離总问学佛为了什么,我自己感觉就是学佛了,能把向外的习惯,转而向内。而一旦全然向内,才发现世界的精彩,非外向的相法世界所能比。
我也有一个阶段,原来学佛很精进,人家做一个加行,我做两个。后来学禅了,明白空,明白歇也归0,那就归呀。归着归着,奶奶的,老子原来学的,我辛辛苦苦学来的,原来都是多余的?原来不比边上那个天天唱K天天玩乐的人要多,要快要好?心里老大不平衡了,那我还学什么呢
北京-Z:扶风这么想其实就参透了。
江苏-飞扬:绝学无忧
美国-扶风:哈哈,放心,现在才看到,功不唐捐,你做过的一切,曾经的一切努力,不会白费的。
今天布置个作业,回家读三遍金刚经全文,
http://www.jcedu.org/fxzd/jgj/yy/01.htm
以戒幢寺这个版本为主,下课。


--------------------------------------------------------------------
喜欢读书的朋友欢迎加入读书群,每月一书,单月隽永经典,双月心灵小书。由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会长、中山大学佛学研究中心研究员,美国斯坦福大学禅学社指导老师,【时照道德文化推广】总策划吴穗琼(扶风)老师指导。读书开慧,明心开智,欢迎加入读书QQ群:125496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