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古尊宿语录》9读书群群对话“义玄-无位真人 ”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15 16:29:37

日期:2013年5月10日

SF-扶风:今晚由崔旭老师带我们学习。

SF-崔旭:今天接着讲义玄的惊人语录,连屎橛子都出来了。

佛山-郑琳:呵呵,不雅的东东。


赤肉团上的无位真人

 

SF-崔旭:扶风老师也就是说个放屁,他又更进一步。【上堂云:赤肉团上有一无位真人,常从汝等诸人面门出入,未证据者看看。时有僧出问,如何是无位真人,师下禅床把住云,道,道,其僧拟议。师托开云:无位真人是什么干屎橛,便归方丈。】好,我翻译一下,大家可以想象当时的状态。义玄一日上堂开示:“你们所有人,赤肉团上有一无位真人,常从你们面门出入,如果还没有亲证,自己小心看看。”大家可以想象:当时照或扶风老师告诉大家,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一个无位真人的时候,我们会想什么?


广东-cj:赤肉团?

佛山-郑琳:身体。

SF-崔旭:就是身体了,一堆肉而已。

Will:我会想,是元神?

SF-崔旭:大家想什么呢?

佛山-郑琳:找那个无位真人去了。

Will:嗯,粘着无位真人去了。

佛山-郑琳:围绕这个真人想咯。

Will:嘻嘻。


广东-cj:想什么是无位真人?在哪?面门何解?

SF-崔旭:面门估计就是嘴啊眼啊脸上的孔。

SF-扶风:每一个都用得好好的。

SF-崔旭:我们有这些思索,当时在义玄大师旁边的人看来不比我们高明多少,因为下面一个和尚就帮我们问了。当时有一僧出众请问:“什么是无位真人?”

佛山-郑琳:思维是人的惯性。

SF-扶风:给出一个不认识的概念的时候,就想着如何用已认识的,去解读、描述、归纳它。从而……。

SF-崔旭:是啊,什么是无位真人呢?怎么从没听说过?

SF-扶风:抓住它!


 

思维


广东-cj:用思维找答案所以就立相了。

SF-崔旭:SF-扶风:给出一个不认识的概念的时候,就想着如何用已认识的,去解读、描述、归纳它。

佛山-郑琳:那对于不认识该怎么处理?

SF-扶风:我们用我们无限想象的想象力,抓住、固定好概念后,感觉上,我们就不怕它了,就收伏它了。

SF-崔旭:是,否则不安心啊。老师说了有这么个奇妙的东西。

柳州—敏婷:体验它,算不算抓它?

SF-扶风:我们希望用一个一个的抓住了的概念,建造我们的世界。

SF-崔旭:却不知道是什么。

SF-扶风:而,谁在做这一切。

佛山-郑琳:扶风老师说的极是。

SF-扶风:不,我在用思维说事,我只是在描述着意识心。

广东-cj:思维。


柳州—敏婷:谁在做这一切?脑。

Will:老师,我逻辑思维不好,脑子常会打结。

广东-cj:思维在做,即头脑。

佛山-郑琳:恩,这里用逻辑要打屁股的。

柳州—敏婷:呵呵,看着那些念,就不打了,不分辨念。

Will:我怕用脑子……。


SF-扶风:大家现在做什么?

广东-cj:思维,找答案。

佛山-郑琳:看屏幕咯。

柳州—敏婷:挠痒痒,长痱子了。一手挠,一手打字。

SF-扶风:可,每一个生命,都是如此活泼。

佛山-郑琳:一念念被转一念念回来。

SF-扶风:赤肉团上,个个都有。

SF-崔旭:大家可以想象,当时这位僧问义玄的时候,是多么眼巴巴地等着义玄慈悲地、耐心地给个答案。最好是像扶风老师一样不厌其烦地讲解。


SF-扶风:一口气不接,这肉团五分钟内即硬。

SF-崔旭:这种状态我经历过很多次。

柳州—敏婷:硬?

广东-cj:即硬?

SF-扶风:生命到底是这具肉身的,还是那无为真人的,人一死尸体就硬了。

SF-崔旭:我说的是“眼巴巴地等答案”。

柳州—敏婷:生命在享受“我”。


什么是无为真人

 

宁波—珊瑚:无为真人是不生不灭的。

佛山-郑琳:生命两者合一。

豆子:我怎么知道我有没有死了?

广东-cj:后者。

SF-扶风:识得?

宁波—珊瑚:我们常常滞后。


柳州—敏婷:SF-崔旭:我说的是“眼巴巴地等答案”,是啊,经常会被套住。

SF-扶风:大家天天买好的给肉身吃,买漂亮的给肉身穿,却……,连理会也不理会它。

宁波—珊瑚:我经常会跟她沟通。

佛山-郑琳:重视身体得很,怎么不理会它呢。

SF-扶风:它:你的无为真人。


柳州—敏婷:嘿嘿,越是娇惯这个肉身,她花样越多。

豫-白开水:无位真人是不是就是我们人的平时的所思所想。

SF-扶风:有好玩的有好听的,就跟着来了。

豫-白开水:就是人的想法。

宁波—珊瑚:比如我会经常在心里骂,这个人不是东西。但是又想不这样也许会更糟糕。

禅心:贴切。

SF-扶风:只要能解释的,可以合理解释的,就心安理得粘了去,如现在这般。

SF-崔旭:哈哈,扶风老师的大鱼钩。

惊蛰:哦。

佛山-郑琳:鱼网。


SF-扶风:时照老师一再强调,公案公案,要的是立定脚跟。

广东-cj:正想着无为真人是什么?是思维的话,怎承托得了生命呢?原来是想的过程被粘了。

惊蛰:啊。

SF-扶风:都不敢露头啦?缩出去的,也不是呀,缩回去。

佛山-郑琳:当下断就是了。

惊蛰:是。


眼巴巴等义玄的回答

 

SF-崔旭:那位僧人正眼巴巴等义玄的回答。按照我过去的经验,如果这时候老师回答的话,我就会有更多的问题。

柳州—敏婷:继续挠痒啊。

SF-崔旭:一个接一个。

柳州—敏婷:我在想一直挠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佛山-郑琳:恩。


SF-崔旭:好,看看义玄怎么办。义玄闻言,不答他所问,却下禅床把住那僧,逼问云:“说!说!”

SF-姜森原:刚来,看到“赤肉团上有一无位真人。常从汝等诸人面门出入。”突然觉得好形象。

广东-cj:如果我想"无为真人不是肉身不是思维,是更里层的本我意识",那这意味着什么?

SF-崔旭:义玄牛啊!


广东-cj:是粘还是不粘?思维还是感受?如何判断?

济南-千江一月:意味着你能想。

宁波—珊瑚:世间本无事,的确是庸人自扰之。

佛山-郑琳:义玄怎么牛了。

SF-崔旭:来,大家想想你如果被老师这么勒着脖子问,会怎么样?

广东-cj:脑袋空白。

济南-千江一月:我会喘不开气。

柳州—敏婷:喘气,呵呵,又让我们想。


佛山-郑琳:我真心不知道,义玄是指说者就是?

广东-cj:直接说"我不知道"。

SF-崔旭:那位和尚看来还不如大家,他的思维还挺强大的。

柳州—敏婷:我们本来就天天被勒了。

SF-扶风:你说你不知道?

SF-崔旭:“那僧准备开口论议”。

佛山-郑琳:饭后水果。

柳州—敏婷:还了就好。


广东-cj:掐脖子时思维不可用的话,我好像就真不知道了……。

SF-崔旭:哈哈。

广东-cj:原来我知道的本我意识还是思维的,还得去想。

时照:大家继续。

广东-cj:不想找不找,所以觉知不定。不想找不着,所以觉知不定。

SF-扶风:绕了半小时了,照师才来。


SF-崔旭:我估计那僧准备自己解释无位真人了。就像刚才大家解释的一样,不生不灭啊、佛啊、真我、大我、大海等等。

柳州—敏婷:嘿嘿,她故意的。

SF-崔旭:多么令人向往!

时照:严重提示,公案有两种作用,一个是明理,一个打掉七识,公案绝对不能分析。

佛山-郑琳:天堂,上帝。

柳州—敏婷:七识是什么?

佛山-郑琳:好严重的提示。

SF-姜森原:我执。

SF-扶风:就是刚才大家分析来分析去的那个。

柳州—敏婷:哦。


时照:我现在很佩服扶风老师,特有灵犀。崔旭老师接着讲啊。

SF-崔旭:好,下面高潮部分留给时照老师点评。

广东-cj:不能分析很难,提醒离未必能离,咋办。

Will:讲,表打岔。

SF-崔旭:我不分析没办法讲啊。

广东-cj:喝!

佛山-郑琳:抓去严办。

广东-cj:同感同感!


SF-崔旭:就剩一句了,时照老师讲讲:“义玄却忽然将那僧托开,又说:“无位真人是什么乾掉了的大便?”说完便归方丈室去。

SF-姜森原:时照说的是用心去映那个公案,不是用脑分析那个公案。

时照:SF-崔旭:我不分析没办法讲啊——你不要在意对错,重要的是能发现自己的无知。

济南-千江一月:乾掉了的大便,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广东-cj:无为真人不过是大便,哈哈,无用,弃之。

柳州—敏婷:是啊,哪怕这一刻抓住了,便算胜算了。

佛山-郑琳:这个答案真叫人想不到,竟然……。

柳州—敏婷:我原来天天在大便里搅和。


寻找无位真人

 

时照:首先我们有没有发现这个公案里的很多不明白的地方,先把不明白的和不确定的地方找出来。

佛山-郑琳:无为真人。

时照:这个答案绝对不是无位真人是大便。

佛山-郑琳:老师追问叫僧说,说什么?

 

时照:这个公案的目的是让我们找无位真人。


广东-cj:把原文再贴一下行不,太远了

SF-姜森原:【上堂云。赤肉团上有一无位真人。常从汝等诸人面门出入。未证据者看看。 时有僧出问。如何是无位真人。 师下禅床把住云。道。道。 其僧拟议。师托开云。无位真人是什么干屎橛。便归方丈。】

广东-cj:谢谢!


时照:在这个公案里,我们对无位真人不起疑情,就毫无参下去的意义。

SF-崔旭:森原好快。

SF-姜森原:正对着参呢。

时照:总是讲人家什么意义,然,意思的主体却不知道是谁,那么面对一个没有主体的意思,你还参什么。

Will:是谁提出有这样一位无为真人?


SF-崔旭:起疑情,是不是就是思维无位真人是什么?

柳州—敏婷:未证据者看看,说说这句吧,什么是未证据者啊?

广东-cj:有起疑云,觉得无为真人不是肉身也不是思维,应该说的是本我意识。开始时还以为"道"是说本我真人即是道。


时照:是谁提出不重要,重要的是什么是无位真人。

柳州—敏婷:是指不明白的人吗?

时照:SF-崔旭:起疑情,是不是就是思维无位真人是什么?——对。无位真人是什么?在哪里,和我什么关系。

SF-姜森原:无位--没有固定的位置,真人--是真正的那个“小人”。

SF-崔旭:是本性,我就是无位真人。

SF-扶风:能。

时照:没有位置,你怎么知道他小的?

SF-姜森原:因为它不是自性,还有出入。

时照:又开始对立了。SF-姜森原:因为它不是自性——你怎么知道。

广东-cj:因为大便。

时照:SF-姜森原:还有出入——你怎么知道。有出入能没有位置吗?

豆子:无位真人告诉他的。

时照:你既能看见出入,就一定能看见位置。

济南-千江一月:对。

柳州—敏婷:无位真人是那些习气,头脑里的第一念。

时照:连位置都看不见,怎么能见其大小,习气是真人吗?

佛山-郑琳:无位,起妄的地方。

时照:头脑里的第一念和习气能相提并论吗?

柳州—敏婷:哦。

广东-cj:不行,第一念是正念,本来念,是正觉思维告诉我的。

时照:到此为止,我们应该发现我们是多么匮乏

柳州—敏婷:呵呵,请老师讲讲,我不明白了。

佛山-郑琳:第一念是直觉,如手被门快夹住时快速将手抽出。

时照:连最起码的生活、修行常识都不懂。

柳州—敏婷:恩。

广东-cj:我倒觉得无位真人是真我,因为来去自如。大便说的是真人的名相而已,是找的过程以及概念化的名相。

时照:修行中一些很简单的常识都搞不懂,经常把他们之间的关系混淆起来用,或者对立起来看待。

SF-崔旭:请老师详解。

时照:cj说的对。

济南-千江一月:真我不来去。

广东-cj:真我来去自由。

柳州—敏婷:既是真我,为何“常从汝等诸人面门出入”?

时照:这里面一个根本原因就是我们可以让思维无限制的控制我们,却不愿意观察自己的思维半分钟。

SF-姜森原:常从汝等诸人面门出入。好像是通常说的“注意力转移”。

柳州—敏婷:我第一感觉认为是真人,后来因了这句就改变想法了?

广东-cj:如如不动不是定在那里不动。

时照:柳州—敏婷:既是真我,为何“常从汝等诸人面门出入”?——真假能分家吗。

柳州—敏婷:谢谢老师提醒。

时照:因为你住在假上了,所以真才有出入,殊不知没真没假。没有真,一起的假无从成立。有人给我留言说还是不明白。


SF-扶风:还是不太明白,是说因为公案里说有个无为真人,就把这无为真人当真了,拼命去找。只要是找到的,基本觉得都不是,都假?

时照:这是一定的,因为你们公案里的名相名词都不明白,我们和这些名相什么关系都搞不清楚,你能明白什么。

时照:首先你要有找无位真人的疑心,然后才有打掉疑心,见到真人的结果。


Will:无位真人,本就无位,不在的呀。

时照:所以此时你要知道无位真人和你什么关系。和你现在打字的时候、说话的时候、思想的时候什么关系。和你现在打字说话,思想吃饭的赤肉团是什么关系。Will,无位真人,本就无位,不在的呀。——无位等于不在吗。

SF-崔旭:一体的。

佛山-郑琳:它是母亲,打字吃饭的是儿子。

SF-崔旭:打字说话、思想吃饭,无不是真人在做。

Will:进进出出,来来去去,是意识吗?知道而不去抓住?

涅槃的火花:进进出出,来来去去不是意识。有了意识就有了进进出出。

SF-扶风:谁抓谁呀。


济南-千江一月:无位应该是指不长在肉身上。

涅槃的火花:无位就是没有位置,无所不包。

宁波—珊瑚:第八识。

广东-cj:请问老师,公案一定是只参本我的吗?有没有主体非本我的公案的呢?

Will:SF-扶风:谁抓谁呀。

 

时照:公案一定是只参本我的。


广东-cj:应该没有……。

柳州—敏婷:时照:所以此时你要知道无位真人和你什么关系,和你现在打字的时候、说话的时候、思想的时候什么关系,和你现在打字说话 思想吃饭的赤肉团是什么关系——请老师讲讲。

佛山-郑琳:发发呆就知道了。

时照:上堂云,赤肉团上有一无位真人,常从汝等诸人面门出入。真正给我们这个赤肉团做主的是一位无位真人。这个真人永恒不变的随着我们出出入入,你在举心动念之时都能见到他。

佛山-郑琳:我回去发呆了。

Will:他是什么?

涅槃的火花:讲讲就没用了,自己参嘛。知道的都是知识,思考如果没结果就是参起了作用,有结果的都是思维起了作用浪费了机会。

Will:不知究竟。

济南-千江一月:他就是心念。

Will:这个心,是定?

广东-cj:不是心念啦。

时照:未证据者看看,此时一大堆的修行人,在思索这个问题。时有僧出问。如何是无位真人。终于有个僧人在想无所想的时候,问:什么是无位真人。

柳州—敏婷:多谢老师。

武汉-泡泡:处处现又啥都没。


时照:师下禅床把住云,道,道。师见机缘成熟,赶紧下床,揪住僧云,一丝不熄地追问说、说、说……,直至僧思熄想灭。用思想的时候,你们都活跃,用觉知的时候,就放弃。

SF-崔旭:如果僧思想熄灭的话,为什么下面他“拟议”。

济南-千江一月:议就是思想啦。

Will:正准备说。

柳州—敏婷:议是抗议吧?

涅槃的火花:思想没了,再说话的就是无位真人了。

SF-扶风:是呀,一分析,我们就积极、开心,热烈,兴高采烈地,一不让分析,不让想,就……。

时照:其僧拟议,师托开云。无位真人是什么干屎橛,便归方丈。被师这么一逼,僧的疑情倒流,回归心田。师父松开了手,说,干屎橛不是真人吗?

佛山-郑琳:觉知太寂寞了。

Will:干屎橛是指?

时照:师笑呵呵的回到方丈室。

SF-崔旭:因此,师父说的最后一句话没有用。这个僧在师父松手之前就悟了。


时照:一切都是真人自己的所作所为,那么干屎橛不是真人自己吗?哎,最有用的是,你找到真人了吗?

时照:为什么不随着的公案一步步的不分析的走下去呢。

SF-崔旭:不用找了。

柳州—敏婷:没有,我即使此刻明白了,也是理论的明白。

佛山-郑琳:找了迷。

柳州—敏婷:恩,走下去。

佛山-郑琳:迷了找。


时照:如果我们参公案 不分析,只是一步步的随着走,我相信也能明白了八九不离十的。我们怎么那么喜欢用思想去揣度人家。

佛山-郑琳:习惯了,掌控。

柳州—敏婷:是啊,我第一感觉原来是正确的。

时照:迷了就随着公案走,就会走出迷城。

Will:时照老师,为什么要用干屎橛来形容无位真人?

时照:而你中间总是自以为是的拐弯,真麻烦。

涅槃的火花:如果我们参公案不分析,只是一步步的随着走,这个继续下去就容易空白,然后意识到空白后就会思考又起来了。

柳州—敏婷:这就是我现在的状态啊。

佛山-郑琳:拐弯抹角。


Will:时照老师,为什么要用干屎橛来形容无位真人?

时照:这个公案结束了,我们再参个新公案吧,怎么样?

Will:我还没弄明白。

宁波—珊瑚:参个新公案。

柳州—敏婷:多谢老师,今天再次体验到,我就是这样子。。。。。。。

佛山-郑琳:一草一木皆可。

Will:老师,我笨。

时照这个世界无论你信与不信,这个世界的一切的成功和明白都不是想出来的。

 

豆子:那是怎么来的?

Will:一切都在,本来就在。

时照:如果能想明白,就不会有公案这个鬼东西了。

Will:可是为什么时照老师是明白的?

豆子:我相信不是想出来,那是怎么来的呢?

涅槃的火花:因为她眼里就没公案。

佛山-郑琳:神鬼莫辩。

SF-崔旭:是“不想”出来的。

时照:我们的父母帮助我们现在的教育体系,把我们培养只会用思想,不会用本觉的机器人了。

佛山-郑琳:老实人用。


 

最不可战胜的


时照:你们知道这个世界上,最不可战胜的是什么吗?

涅槃的火花:最不可战胜的是自己。

SF-崔旭:是本觉。

Will:为什么要战,要胜?

柳州—敏婷:最不可战胜的是自己。

广东-cj:正觉。

柳州—敏婷:所以,战胜自己的,是勇士。

广东-cj:本我的正觉最强大,所向披靡,因为是宇宙真理。所以其实最强大的是宇宙。

Will:真理个头。

柳州—敏婷:时照:我们的父母帮助我们现在的教育体系,把我们培养只会用思想,不会用本觉的机器人了——现在孩子的教育能谈谈吗?老师,在您看来,把孩子放进学校学习,是不是一件挺可怕的事情呢?

广东-cj:跟头没关系,我感觉到就是这样的。


时照:我们在帮助我们的父母、教育体制把我们的孩子变成思想的奴隶。

豆子:是谁制造这一切的?

时照:你,现在问话的你。

济南-千江一月:不是我。

Will:你,我。就是你和我弄成这样的。

时照:祖祖辈辈如果有一个人敢于停止自己的想法,那么祖祖辈辈都得度了。

Will:得度?


时照:我们的思想连着我们的祖孙,也连着我们的祖孙和我们自己的一切,我们回归了祖孙都将回归。

Will:停止思想。

时照:得度?得以超然,得以脱离愚痴、痛苦、烦恼、无明、愚痴。

柳州—敏婷:我一直在对自己讲,平衡,和谐家庭,和谐环境,原来都是我自己给自己的保护,退路。我不敢尖锐,原来是因为我有保护。这就是此刻的我。

广东-cj:但修行不是自己的事吗?与祖孙何干?他们不用自己修吗?这里有疑惑。

济南-千江一月:因缘在里边,修要讲缘分的。


柳州—敏婷:当一个人有力量的时候,爱是流动的,爱会流到孩子,他人那里,而今天,有多少流出的是,更多流出的是恐惧和害怕呢???

Will:为何祖祖辈辈有那样的想法?为何思想不好,却大片存在?

SF-崔旭:老师,停止思想不是目的吧。

时照:是手段。你们问的这些问题,都需要和自己要答案。

广东-cj:佛自己度,无人可替代。善知识也只是接引而已?为何我回归了,祖孙也回归了?

时照:不要习惯和别人要答案。广东-cj:佛自己度,无人可替代。善知识也只是接引而已?为何我回归了,祖孙也回归了?——因为没有你没有世界。什么不可以战胜?


Will:人类社会的存在,科学、现实物质世界的存在不都是人通过思想建造起来的么?所以思想是手段,但人类过于依赖手段,而忘却了心在哪里。

时照:所以手段就枯竭了,人类就死在手段上了。忘了变换手段的出处在哪里了,还是在手段里找手段。

Will:心在哪里心在哪里,我如热锅上的蚂蚁。

广东-cj:最不可战胜的是什么?心,本心。


时照:就在你的问处。本心不用战胜。我经常和人在一起聊天,谈人生佛法等等,我发现有一种人,我是战胜不了的。

广东-cj:因为坚定,所以别人无法战胜我的本心,在本心里,只有自己,没有别人。

广东-不时佛:无心。

广东-cj:老师快解,心痒。

时照:本心无所谓战胜不战胜,要想归于本心,就要战胜那些占有你的东西。

济南-千江一月:在本心里,只有自己,没有别人。

广东-cj:是的。"本心无所谓战胜不战胜,要想归于本心,就要战胜那些占有你的东西"。

济南-千江一月:在本心里别人也是自己。

广东-cj:就是我的思维=心念,占有我的东西。


时照:那么占有你的东西是什么呢?哈哈。这个话题是我近期的感悟,我拿来和大家分享。

广东-cj:谢谢照师。

济南-千江一月:欲望。

时照:啊哈哈,不是。答案很意外。

广东-cj:思维占有我,但思维能占有我也只是我黏着于思维而已。所以是我自己。

Will:是身,是习性。

涅槃的火花:占有自己的是过去。

济南-千江一月:知识。

广东-cj:我自己选择了黏着于思维,是我自己占有了我。真的很搞笑!哈哈哈。

济南-千江一月:过去的什么?

时照:哈哈,你们太正统了。这是个玩笑。

广东-cj:老师请给答案,是什么?

济南-千江一月:老师已经给答案了。

Will:老师,你说有一种人,你不可战胜,是哪种人?

广东-cj:没给。

济南-千江一月:就是怎么说都不懂的人。

广东-不时佛:哈哈,这是照师的现场公案。

济南-千江一月:已经给了。时照:那么占有你的东西是什么呢?——正统。

涅槃的火花:占有大家的是照师!


-----------------------------------------------------------------
斯坦福大学禅学社暨时照道德文化读书活动:《古尊宿语录》读书分享。
读书群:125496043。每天一小时,单月经典,双月小书,欢迎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