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古尊宿语录》6读书群群对话-黄檗禅师-即此用离此用(1)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15 15:18:13

日期:2013年5月6日

佛山-郑琳:大家好,我是郑琳,今天很开心与大家一起分享黄檗禅师的公案故事和他的传心法要及宛陵录里的经典对话。我们今天的主人公就是黄檗禅师,这位禅师身上有许多经典的故事,被传为千古佳话,我们通过四次的课程来慢慢了解这位禅师的一些故事就是公案,并深入体会他所言传的甚深心法。黄檗度母、黄檗预言诗、还有大把的黄檗公案欢迎感兴趣的童鞋前去阅读,在古尊里有大量黄檗出场的公案。在此之前,我想说一下,每次我们分享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在短暂的时间里想比较完整地呈现其内容是比较困难的,希望大家专注,只说与课题相关的话题,不想关的咱茶余饭后再说。嘿嘿,发言要踊跃啊,重在参与!更要及时指正讨论,才能起到作用。

SF-戴博:好的


黄檗禅师

SF-扶风:黄檗的那几个故事,怎么看怎么象。

佛山-郑琳:公案如此玄妙,容不得多话打岔。像啥?黄檗禅师师承百丈怀海禅师,也正是临济的师傅,其禅风机峰峻烈,接引门徒时用“棒喝”法(“当头棒喝”一语便是源于希运的接引法),希运弟子义玄曾三度上黄檗求法,三度被希运棒喝始悟道。之后,临济往镇州(河北正定县)创临济院弘扬师法,主要是沿袭希运“无心说”和“棒喝”法,正式形成禅宗五大家之一的临济宗。后传入日本、朝鲜等地,成为这些国家的禅宗主流。

SF-戴博:原来如此。


悟道因缘

佛山-郑琳:有一个说法是禅宗在中国发展,在日本开花结果,禅宗能成为日本的主流佛教文化,真棒!我一直觉得日本的禅院很美,日本出禅僧。

SF-扶风:就是那天戴博的三打的临济义玄。

佛山-郑琳:是的,这些主人公丝丝入扣呢。下面我们看一则公案也是禅师的悟道因缘,很有代表性的。【时百丈大智禅师庐于塔傍。师序其远来之意。愿闻平日得力句。百丈乃问。巍巍堂堂从何方来。师曰:巍巍堂堂从岭南来。丈曰:巍巍堂堂当为何事。师曰:巍巍堂堂不为别事,便礼拜。】我们一段一段往下读。

SF-戴博:所谓师就是指的黄檗了?

佛山-郑琳:是的,古尊里面的师都是指当篇里面的主人公。这时百丈禅师在塔旁见他器宇轩昂的样子,黄檗师说明为何远到而来,就是想听听平时您用功得力的方法。百丈禅师就问:“你从何方来?”黄檗说:“从岭南来。”百丈又问:“从岭南来所为何事啊?” 黄檗说:“所来不为别事!便礼拜百丈。这里的巍巍堂堂,我理解为性根独立,堂堂正正,无所依执,所以巍巍堂堂来即是,即不为别事,与六祖慧能“但求作佛,不求余物”俨然有异曲同工之妙。巍巍堂堂即是自在,不染别物。百丈也会识人,黄檗一来便知他已经是巍巍堂堂的状态。

佛山-郑琳:好、我们接下来。【又举,我再参马大师。侍立次,大师顾绳床角拂子。我问,即此用,离此用。大师云,汝他后开两片皮,将何为人?我取拂子竖起,大师云,即此用,离此用。我挂拂子旧处,被大师震威一喝。我直得三日耳聋,师闻是语,不觉吐舌。丈云,子已后莫承嗣马大师去否。师云,不然。今日因师举,得见马祖大机大用,且不识马祖,若嗣马祖,已后丧我儿孙。丈云,见与师齐,减师半德,子甚有超师之作。百丈一日问师,甚处来。】一日,百丈禅师举自己昔日参马祖之公案,公案是这样的:有一天,百丈禅师再参马祖。他侍立在马祖的旁边。马祖拿起绳床边的拂子,高高擎起。百丈禅师问:“即此用,离此用?”马祖于是将拂子放 回原处。过了一会儿,马祖道:“汝向后开两片皮,将何为人(你今后开口说法,将如何教人)?”怀海 禅师也擎起绳床边的拂子。马祖道:“即此用,离此用?”怀海禅师听了,也将拂子放回原地。这时,马祖忽然振威一喝。这个拂子就是常为僧尼术士所执持的那个。

 SF-扶风:是百丈参马祖?还是黄檗参马祖呀?

佛山-郑琳:是百丈参马祖,百丈对着黄檗说他和马祖过招的经历。

SF-戴博:原来是录像回放。

佛山-郑琳:是的是的。

SF-扶风:嗯

即此用,离此用

佛山-郑琳:即此用,离此用,用心体会下。当下的拂子就是这个拂子,拂子自身也展现了自己的用,但也仅仅如此,用完回到原点,即离此拂子的用,即拂子的相。而且只能是即此用,离此用,不会是离此用,即此用,指品茶的人得当下一心喝这杯茶,喝完放下。即此用——承担便是,一个承担都说多了,不用丝毫思量计较,会么?这里就是直心,真空无碍。离此用——即便是离,不想离也不行,老师说个离是苦口婆心,强调回归原位,拂子不回到原处又能回到哪里?

佛山-郑琳:这里的即此用,离此用,值得用心参参,很是有味道。
SYSU-李菱:“拂子不回到原处又能回到哪里”哈哈。
时照:而且只能是即此用,离此用,不会是离此用,即此用,指品茶的人得当下一心喝,这杯茶,喝完放下——为什么是即此用,离此用

佛山-郑琳:我觉得即应在前,离在后。
时照:为什么不是离此用,即此用。已经粘了怎么应。
佛山-郑琳:离相便得全体之貌,不知怎么个即用?粘是必然的,看粘多少,怎么粘了?
时照:离相既然便得全体之貌,怎么能“不知怎么个即用”?
佛山-郑琳:那时还未用。

SF-扶风:离是空间了,即便是随意方便吧。
时照:我们现在讨论的不是粘多少,而是已经粘了怎么应?
SF-扶风:离是究竟粘了那里应得,只能是情识用事呀。
佛山-郑琳:粘了便直印不了,不能说是即此用了。马祖问百丈今后如何说法?百丈如是擎起拂子,回答说法四十九年,未说一法一字,即此用,离此用,当然是用如如不动的本心来说法了。(百丈擎起拂子和放回拂子来回答的),这时马祖威喝一声,印可了百丈。

时照:“粘了便直印不了,不能说是即此用了”——此话对,所以请问不离怎么有应?
佛山-郑琳:我们即不会用也不会离,搞得不伦不类的,用时杂念丛生,心事重重,患得患失,前瞻后顾,因用时 百般计较,不会有痛快离相的魄力的。这个即我觉得用的最好了。离此用,离相即是无尽之行,不离即没有不即。即便是大机,离便是大用。怎么先应后离。
SF-扶风:这两处举拂子与放回拂子,是指事来即应,事过不留吗?
时照:好像你走题了。
佛山-郑琳:呵呵,是我当时看公案的理解。
SF-扶风:请照师解题。
时照:郑琳好像走题了。
佛山-郑琳:是离相后可得正用,哈哈,马上拉回来。

佛山-郑琳:离此用,离相即是无尽之行,不离即没有不即。
时照:所有公案都是相对粘连的脱落为出发点的。
SF-扶风:即此用、离此用,也可以说是用完即弃的,这句地道。
时照:如果不脱落就讲用,那不是公案是道理,站在理的层面永远不会真明白。这句话是离开用相,才能的大用。
佛山-郑琳:“粘了便直印不了,不能说是即此用了”——此话对,所以请问不离怎么有应?是,不离便没有应事。离开用相,也是离开理相。怎么看诸学人是离还是没离呢?
时照:所以黄檗不着马祖的法相,意思是说,着了马祖的法相,“已后丧我儿孙”。

SF-扶风:大师顾绳床角拂子。我问:“即此用?离此用?”大师云:“汝他后开两片皮,将何为人?”我取拂子竖起。大师云:“即此用,离此用。"我挂拂子旧处。被大师震威一喝。佛山-郑琳:【我直得三日耳聋。师闻是语。不觉吐舌。 丈云。子已后莫承嗣马大师去否。 师云。不然。今日因师 举。得见马祖大机大用。且不识马祖。若嗣马祖。已后丧我儿孙。 丈云。见与师齐。减师半德。子甚有 超师之作。】

SF-扶风:请照师再现当日风貌。
时照:黄檗不着马祖的法相,而我们现在却着黄檗的法相,把离相变成理相。呵呵,过去心不可得了。
佛山-郑琳:子已后莫承嗣马大师去否。师云,不然。今日因师举,得见马祖大机大用,且不识马祖。若嗣马祖。已后丧我儿孙。丈云。见与师齐。减师半德。子甚有超师之作。整个故事完结!黄檗听百丈举了这个例子给黄檗听,却被黄檗吐舌,是即此用,离此用的幽默呈现,也是完全了解到了精髓的认可下来,做得如此轻松,真叫人始料不及。呵呵,后面不知道啥意思了,不明白黄檗怎么有超过老师的见解了,希望老师帮忙解解。

时照:我们现在着黄檗的法相,所以我们堵塞儿孙之路,让我们的理,堵上的儿孙的路。
SF-扶风:前面的即离还没透呢,我们慢半拍,搞透这个再说后面。怎么说?
佛山-郑琳:时照老师多说点呗。

 

时间

时照:首先我先请教大家,此公案讲解,重在参,还是重在理?
SF-戴博:参。
佛山-郑琳:参要时间。
时照:要明,还是要面子。
SF-扶风:有时候就想着听故事去了。
佛山-郑琳:明。
SF-戴博:明。
SYSU-李菱:参明。
时照:这个时间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你讲完课开始吗?
SF-扶风:时间?
佛山-郑琳:哪个时间?
Cj:当下。
SF-扶风:文字到哪就哪开始。
时照:还是在从当下的字里行间开始。
佛山-郑琳:是的,时照老师,这个讲课的时间在昨天晚上的准备。参要时间。
时照:这个时间从什么时候开始?
佛山-郑琳:哪个时间?不在今天中午的这个当下的字里行间。
时照:你是为理而准备呢?还是为参而准备?
佛山-郑琳:从参的那刻到参的完结这段时间。
时照:如果为理而准备,就不要参公案了。
SF-戴博:太精彩了。
 

佛山-郑琳:为理准备的,如果是光自己看,那就是参。
时照:所有的公案就是在每一个字的当下,抓住时间,然后须眉不让,干嘛总是为理而争理。
SF-扶风:我知道照师在说什么,可怎么总不入心呀,救命。
佛山-郑琳:恩,知道了。我觉得也是,每次看都有不同。
时照:你的理是为了让大家参,那么大家已经参了,你的理就已经成功了,就不要穷追理了。
佛山-郑琳:也不是,每次看,每次想到一点点。
SF-扶风:你的理就已经成功了,就不要穷追理了,见好就收?用完即止?
佛山-郑琳:大师顾绳床角拂子。我问:“即此用?离此用?”大师云:“汝他后开两片皮,将何为人?”我取拂子竖起。大师云:“即此用,离此用。"我挂拂子旧处,被大师震威一喝。我们重新来一下好吗?

时照:人家在参就不要插理,人家参没了,那么在把理拿来当话头——参。
佛山-郑琳:恩,我知道了。
SF-扶风:K琳没事,我和你一样没明白呢。
SF-戴博:太深奥了。
佛山-郑琳:我还没给人家时间参,就把自己的理说出来了。
SYSU-李菱:大家参参。
SF-扶风:参啥呢?都没了。

时照:拂子是什么?
SF-姜森原:器。
SF-扶风:用。
时照:佛子是工具,是表法的。
佛山-郑琳:道家也用这个,不知是什么用。
时照:而佛无多子。
SF-扶风:表法是借用来的度船的意思吗?
时照:为什么佛道都用拂子表法?
SF-扶风:是说任何的表法的工具,都不过指月手指?
SYSU-李菱:擦拭。
时照:对。
时照:赞李菱。
SF-扶风:所以不论举还是放,都是那个举之前的,及放之后的?大师顾绳床角拂子。我问:“即此用?离此用?”大师云:“汝他后开两片皮,将何为人?”我取拂子竖起。大师云:“即此用,离此用。"我挂拂子旧处。被大师震威一喝。————照师明说
时照:佛无多子,具足一切,那么多的一定是尘垢,所以一定我们有了有所得的心的时候,就要用拂子去尘垢,有所得都是多余。

Cj:能否单独解下"即"和"离"?
论坛行者〇粤:有见地。
时照:当举起的时候,说明有尘垢,当放下的时候,说明尘垢尽出,同时说明放下就是的真理。
佛山-郑琳:原来是这样。
SF-扶风:我还不不明。
时照:比你你问话的时候,我举起了拂子,那么就是提示你反思,这句是不是多余呢?那么把多余的话放下,是什么呢?比你问我话的时候。
时照:比你问我话的时候,我举起了拂子,那么就是提示你反思,这句是不是多余呢?那么把多余的话放下,是什么呢?
佛山-郑琳:那么把多余的话放下,是什么呢?是邪正都不用?
SF-扶风:比如你在问我话的时候。

时照:发现郑琳吧不参公案还好,一参怎么还认死理了。
佛山-郑琳:习惯性往理上靠呗,祖师肯定都是有理的呗。
SF-姜森原:肯定是用心准备了。
佛山-郑琳:是用心。
SYSU-李菱:是的呢。
佛山-郑琳:没用好心啊。
时照:你错了,祖师都没理,只是你有理罢了。
佛山-郑琳:祖师肯定都是有理的呗----这是我的想法,得个理才有感觉,公案摸不到头脑会瞎琢磨。
时照:好了,现在我们知道的拂子的表法之意。
佛山-郑琳:老师是不是看我解释的文字纠结得慌。

时照:至于拂子放下之后的事,只能意会了,你们自己体悟去。
佛山-郑琳:老师就是看不惯讲理啊。
时照:对,看你的蚊子我都得心脏病了。
佛山-郑琳:别。
SF-扶风:没关系,这里我是理大师。
佛山-郑琳:公案不适合这样讲。
SF-扶风:照师话才到一半,继续不明中。

时照:刚在关房给一个病友折磨七天,他的身体康复了,病气一直围着我转,今天出关就被你折磨。

 

SF-戴博:郑琳,能解释一下何谓“理”,何谓“参”吗?
SF-扶风:没关系,你正好放出来。
Cj:即是拿起佛子擦拭的过程(尝试离念的过程),离是擦完了放下(已经离念的结果)?
SF-扶风:有啥想骂想叫的,我们听着。
佛山-郑琳:参就是一心,不会忘什么答案上靠。
SF-戴博:原来做禅师牺牲这么大。
佛山-郑琳:往。
SF-戴博:那理呢?
佛山-郑琳:理肯定是思维、揣摩出来的。
SF-戴博:就是找标准答案?
SF-扶风:停。
佛山-郑琳:还有计较出来的对,是不是标准答案呢?
时照:拂子之后我们还要参即与离。
SF-扶风:不管前面的什么床前拂子的话,光是即与离,离与即,就是前面照师说的,只有先离了,才有即用的当下应。
佛山-郑琳:参就是一心,不会忘什么答案上靠。
SF-扶风:但这在这个公案里,如何个前后落实呢?嗯,我头脑一开动,便要找个稳当的靠。佛山-郑琳:参是很孤独很闷的感觉。
时照:是。
SF-戴博:那我现在一定是在参了。
SF-扶风:憋不开呀。
SYSU-李菱:参的时候很孤独。
时照:今天出关的一个师兄分享,过去在所谓的光明中隐藏了很多的事实真相,而置身于黑暗中,享受黑暗,才能找到真正的光明。
SF-戴博:这太牛了!
佛山-郑琳:出来成哲学家了。
SF-扶风:照师,我们都正憋屈着呢,您发发慈悲,大伙儿别跟了去,那家伙是想卖个乖丢开我们的。
SF-戴博:如果我们去求照师,是否有外求之心,而不反求诸己的嫌疑呢?
SF-扶风:正反求,可没出路,切不可放了走。

 

Cj:请解即?离?
SF-戴博:抓不住啊。
SYSU-李菱:离了。
佛山-郑琳:键盘处不就是即吗?离不知道怎么说。照师,这个不是说理了噢。
SF-扶风:刚开始时说了,只有离,才能即。
SYSU-李菱:照师是不是用自己的离告诉我们即此用啊?
SF-扶风:揣度。
佛山-郑琳:离是后话 离啥呢?
Cj:我怎么觉得离也可以是离念的离呀?
佛山-郑琳:噢,离即不分家。
SF-扶风:现在被迫得都慌在这了,如何离得?时照回来。
SF-戴博:电脑关掉就全都离了。
佛山-郑琳:只有离,才能即----离即一体,不分前后。
时照:时百丈大智禅师庐于塔傍,师序其远来之意,愿闻平日得力句。有一天百丈禅师在塔前静坐,黄檗禅师久闻其名,从远道赶来参悟人生不解之谜,想在百丈大师这里得到大师成就的得力方法。
时照:这样行吗?
SF-扶风:行行,继续。

时照:这个公案很绕,不是三言两语讲明白的,环环相扣,一有断处就无法进行等。我没那么快,有不是喝西北风,我这是喝灵气。
SF-扶风:我们越聊越绕的,正都慌着了,您就下手吧。
时照:那么我参一下,当时黄檗参禅用的什么心态呢,我们参一下。
SF-扶风:到处求呀。
Cj:外求。
时照:我们有与黄檗一样的心态吗?比如说——。
SF-扶风:有,非常有。
时照:说去吧。大家都把自己的心态说说。
SF-扶风:我想自己憋,可憋不出来,当然要问后遗症,当然要问啦。
SF-姜森原:希望找一个有效的方法。
SYSU-李菱:想要找到一条正确的道路。

Cj:外求比较快,而且比较正确。
佛山-郑琳:我好像没什么想法,了解自己,与自己为伴,很丰富的内在生活。
SF-扶风:知道自己有不明不通处,也知道有通了明了的,当然要问。
Cj:信不过自己揣摩的,觉得需要大师的印证才放心。
时照:走捷径,侥幸心理,心外求法,都有没有啊。
佛山-郑琳:时照办公室很多人找呗。
SF-扶风:不是捷径呀,自己的路走不通。
佛山-郑琳:侥幸,将心待悟的心。
SF-扶风:今天刚出关,他们需要分享。
佛山-郑琳:是。
Cj:有。

时照:就是不想把心安住当下,想一下求得别人的成功果实。百丈乃问,巍巍堂堂从何方来。 师曰,巍巍堂堂从岭南来。百丈问黄檗,你这么信心百倍的从何而来呀?黄檗说:我信心十足的从岭南来?
SF-扶风:信心百倍。
佛山-郑琳:老师说的恰如其分、形象生动。
时照:丈曰,巍巍堂堂当为何事。师曰,巍巍堂堂不为别事,便礼拜。时照:丈问,你信誓旦旦的为什么事?黄檗答曰,信誓旦旦的不为别事,举头便拜。
SF-扶风:【时百丈大智禅师庐于塔傍,师序其远来之意,愿闻平日得力句。百丈乃问,巍巍堂堂从何方来。师曰,巍巍堂堂从岭南来。丈曰,巍巍堂堂当为何事。师曰,巍巍堂堂不为别事,便礼拜。】
 

不为别事

时照:那么我们参,黄檗说的”不为别事“是什么事?
SF-姜森原:无多子。
SF-扶风:只为一大事因缘而来。
时照:不懂别事,就不能参了。
SF-姜森原:错了,不说,回去参。
时照:黄檗千里迢迢去找百丈到底为什么事,过去的千里迢迢可不是现在的飞机。
SF-扶风:求法呀。
SF-戴博:参禅悟道。
SF-扶风:求开悟。
佛山-郑琳:只为一事。

时照:求法、参禅悟道、求开悟,这些与不为别事什么关系?只为一个什么事,慢慢参啊。
SF-扶风:我们就各说自个儿的别事吧,都说不为别事了,那还跑出去求什么,参什么呢?
Cj:对啊!
SF-扶风:这不啥也不用说了吗?
Cj:那黄是在问答的过程中突然发现吗?
心有灵犀:别事,妄想执着。
时照:扶风老师厉害。
心有灵犀:意思他已经见性了,请师印证。
Cj:就是千里迢迢的时候没发现,老师一问,他就醒悟了,所以直接参拜走了?

知思行悟:不为别事,只为执迷风尘千里求法。
时照:这是黄檗回答的,不为别事,那么你们来读书群为什么事呢?
SF-姜森原:但求明心。
佛山-郑琳:不为别事 他大老远跑来。
Cj:寻道,千里迢迢。
SF-戴博:不为别事。
SF-扶风:这儿万里千里的趴在电脑前。
心有灵犀:为了别事即不来。
SF-姜森原:但求明心,对,只为自心那点道不明的事。
SF-扶风:一到心儿有个什么事解不了,就习惯了往外找。
时照:哈哈,姜睿这段时间没白和扶风老师混。
SF-姜森原:可不是道不明么。
Cj:那黄为啥还要千里迢迢?他那会还没明心吗?还是明心了也只是明得一会,时常被障?
时照:只为自心那点道不明的事,所以不为别事。

佛山-郑琳:那点点小疑惑,不彻底,不通达。
时照:明心还有千里迢迢吗?还有信誓旦旦吗?还有信心十足吗?
SF-扶风:圣。
时照:疑惑谈不上通达和彻底,只是走向通达和彻底的缘起。比如我们现在不也是有疑惑,才走向找回本我的缘起吗?
SF-扶风:嗯。
时照:大家要明白,这是黄檗求法的时候,不是法明的时候。
SF-扶风:是。
Cj:哦!那会黄有缘起,但被老师一问就瞬间通达了,发现还是自己的事!哈哈哈,原来是这样!
SF-扶风:不就自己那点事嘛,还找。
时照:还没老师的问,只是为以后的明白,下了一个引子。然后才哈哈哈,原来是这样!都是自己的事!有疑问吗?没有继续,外边炸锅了。

时照:(百丈)又举,我再参马大师,大师顾绳床角。百丈又说,我每次去参访马祖大师的时候,侍立在大师身旁,大师好像没看见我一样,总是用拂子打扫床笫。
佛山-郑琳:外边炸锅了。
时照:请问百丈用拂子打扫床,而不理百丈?请问百丈为什么自顾用拂子打扫床,而不理百丈?
SF-扶风:【大师顾绳床角拂子】这句是这样翻译呀?
SF-姜森原:拂拭自心,表法。
豆子:叫他自己在一边揣测煎熬纠结疑惑。
SF-扶风:就象刚才照师让我们做的一样。照师继续,先凉凉外面的。
Cj:因为知道我想外求,不理我。
SF-姜森原:拂拭自心,表法。
时照:还有呢?

SF-扶风:【大师顾绳床角拂子】这句是这以翻译呀,——那当然。
时照:姜森原拂拭自心表法,还有呢?
SF-姜森原:故意憋着百丈,创造下一步的缘起。
佛山-郑琳:自己看自己的心,此时哪还有二心管人家。
豆子:晾着他。
Cj:创造环境让百丈捉自己的虫。
SF-扶风:没有了,照师你继续呀,又诳我们来了。
Cj:怎么跟照师做的怎么象。
豆子:照师直接演绎呢?风师憋坏了。

时照:大家都想想自心啊,不都是为自心那点不明之事吗?最好是把黄檗、百丈的求法之路当做自己。
知思行悟:自审视,而参知。
时照:你是演员,演的是黄檗与百丈,不要评论家,这样就违背了不为别事之真义了。
SF-扶风:歇下便是,死心塌地。
时照:一心一菩提,无心方正觉。记住这是修行人的秘笈,我问,即此用,离此用。百丈终日看以为明白了马祖的用意,终于忍不住问马祖,当下之所以用,是因为离用之故。
豆子:不起疑,歇啥呢?
时照:不起疑心,就没有歇,没有歇就没有菩提,没有菩提就谈不上正觉。
豆子:哦,大疑大悟。

时照:好了,我们在参,为什么百丈说当下用,是为离相之故?
SF-戴博:因为用的时候就忘掉了一切,自然离相?
佛山-郑琳:相尘影事浮于心上就没活在当下。
SF-姜森原:因为百丈对马祖的拂拭有所领悟。
佛山-郑琳:离相之心,真如的心,本心,观自己的心就是回到本来的心,无静垢的心。
时照:是的,但是我们是不是考虑一下,此时百丈自以为的领悟,其实是着了什么相了呢?
SF-扶风:明相,看往下看。

时照:大师云,汝他后开两片皮,将何为人,我取。马祖没有直接回答百丈的问题,而是迂回的问了他一个问题说,以后你开口为后人讲明心见性之道,将以什么为标准?百丈就把拂子竖起来了,意思说去掉就是。
禅易行者:离相无住方是当下用,妙用。
时照:大师云,即此用,离此用。我挂旧处。被大师震威一喝。我直得三日耳聋。此时马祖直接问,既然正用,还有离吗?百丈仍然自以为是的以为明白了,就把拂子挂回原处。好了我们参百丈到底粘着什么了?参,那么我们今天的公案就分享到这里。

SF-扶风:既然正用,还有离吗?
佛山-郑琳:离相即相。
SF-姜森原:即此用,离此用。
时照:好的,我们要参,百丈看似明白了,但是到底粘着哪里了呢?粘着什么了呢?我们平时总是以为自己明白了,其实我们这个明白已经粘着了,那么我们也参自己到底被什么粘住了,而失明了呢?
SF-扶风:把自己放那位置上,演一演。
佛山-郑琳:现现成成,要离个什么?是不透时,借个利来透脱。粘着离后的清净。
豆子:离相相。
时照:再次强调,用心里那点事参,不要理。


-----------------------------------------------------------------
斯坦福大学禅学社暨时照道德文化读书活动:《古尊宿语录》读书分享。
读书群:125496043。每天一小时,单月经典,双月小书,欢迎加入。

正法眼藏,开心明目。敬请转载,功德无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