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古尊宿语录》4读书群群对话 文偃禅师:截断众流、随波逐浪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15 15:00:04

日期:2013年5月4日


截断众流


SYSU-李菱:大家好,我是李菱。今天我们一起来看看云门文偃禅师的公案,相信大家对昨天彪悍的义玄还印象深刻。我们今天的文偃禅师是浙江人,比较温和。

SF-戴博:还是温和的好。

SYSU-李菱:所以在与弟子对机的时候,往往是循循善诱,而非上来就打的。他的弟子缘密曾经总结师傅的风格“截断众流”“随波逐浪”。【堆山积岳来,一一尽尘埃,更拟论玄妙,冰消瓦解摧。】就是说,烦恼即使像山一样向你涌来,都只不过是尘埃。还想要在如此混乱的局面再“论玄妙”,在葛藤里纠缠?云门总会在这时斩断他们的纠葛,返穷本源。

SF-戴博:好洒脱。

SF-扶风:现在云门寺的饼盒就印着这三句话:涵盖乾坤,截断众流,随波逐浪

随波逐浪

SYSU-李菱:这是“截断众流”,然后是【随波逐浪】。【辩口利舌问,高低总不亏,还如应病药,诊候在临时。】

SF-扶风:且问汝诸人从来有什么事。欠少什么。向汝道。无事已是相埋没也。须到这个田地始得。亦莫趁口乱。问自己心里黑漫漫地。明朝后日大有事在。你若根思迟回。且向古人建化门头东觑西觑。看是什么道理。你欲得会么。都缘是你自家无量劫来妄想浓厚。一期闻人说著。便生疑心。问佛问法。问向上。问向下。求觅解会。转没交涉。拟心即差。况复有言。莫是不拟心是么。更有什么事。珍重。 

SF-扶风:更有什么事?诸位。

SYSU-李菱:截断众流。

SF-扶风:更有什么事?流者自流,干你何事。休去休去,来个糊饼。

“云门饼”的故事

 

僧问:“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谈?”师曰:“餬饼。”曰:“这里有甚么交涉?”师曰:“灼然!有甚么交涉。”乃曰:“汝等诸人没可作了,见人道著祖意,便问超佛越祖之谈。汝且唤甚么作佛,唤甚么作祖?且说超佛越祖底道理看。问个出三界,汝把将三界来,看有甚么见闻觉知隔碍著汝?有甚么声尘色法与汝可了,了个甚么椀?以那个为差殊之见?他古圣不奈何,横身为物,道个举体全真、物物觌体不可得。我向汝道,直下有甚么事,早是相埋没了也。汝若实未有人头处,且独自参详,除却著衣吃饭,屙屎送尿,更有甚么事?无端起得如许多般妄想,作甚么?更有一般底如等闲相似,聚头学得个古人话路,识性记持,妄想卜度,道我会佛法了也。只管说葛藤,取性(随便、任意)过时。更嫌不称意,千乡万里,抛却父母师长,作这去就。这般打野汉,有甚么死急!行脚去!”以拄杖趁下。

SYSU-李菱:有个僧问:什么东西是超越佛祖啊?

老师说:去弄个糊饼来吃吃。

 

SF-扶风:今天的云门寺就在广东韶关,广东、湖南的朋友,应该去去。

豫-白开水:这种平实的语言也真真是极好的。

 

 SYSU-李菱:与其浪费时间和精力去研究那些根本不存在的超越佛祖之说法,还不如干脆去做个糊饼来吃呢?

SF-扶风:南方人,实在!

SYSU-李菱:这就是云门饼的来历了。


三种病人

SYSU-李菱:好,我们看一段公案。

SYSU-李菱:【举。玄沙示众云。诸方老宿尽道接物利生。忽遇三种病人来。作么生接。患盲者。拈槌竖拂他又不见。患聋者。语言三昧他又不闻。患哑者。教伊说又说不得。且作么生接。若接此人不得。佛法无灵验。有僧请益师。师云。你礼拜著。僧礼拜起。师以拄杖便挃。僧退后。师云。你不是患盲。复唤近前。僧近前。师云。你不是患聋。乃竖起拄杖云。还会么。僧云。不会。师云。你不是患哑。其僧于此有省。】有三个病人来。

SYSU-李菱:来了三个人,各患了盲聋哑三种病。盲呢,是你在他面前手舞足蹈他也看不见; 哑呢,是在他耳边说什么也听不见; 哑呢,是连鹦鹉学舌都学不了。怎么应对这种人啊?佛法能解救这种人吗?

SYSU-李菱:老师来了,对这人说,你作个揖来看看,那人就作揖了,老师马上拿来拄杖准备打他,结果这人连连往后退。老师说:看,你没盲吧!老师又叫他走前来,那人前进两步,老师说:你没聋啊!拿起拄杖又想打他,“你以后还这样吗?”那人说:“不会了。” 老师:这人没哑! 瞧瞧,自己有眼有耳又有嘴,却老是想要跑到外面去找可视可听可说的,怎么找得完?难怪以为自己又盲又聋又哑,因为你跑到外面去了啊!

SF-扶风:【到处驰骋驴唇马觜,夸我解问十转五转话,饶你从朝问至夜,答到夜,论劫还梦见么。

SYSU-李菱:有眼不见,有耳不闻,有口不会说,有心把不住。

SF-扶风:说三种人,不过是那僧心妄乱度,云门哪里管那许多,这鬼子,你自个心眼儿又盲又聋又哑的,还管什么尘沙身外事?

SYSU-李菱:无论是三个人,还是一个人,都是我们的问题吧。

SF-扶风:截断众流,管那人来什么,只管断去。


SF-崔旭:是说无关的问题不要问?

SYSU-李菱:回到自己的眼鼻口心吧。


SF-扶风:相相无穷,作么热闹迷梦。这里很多人也有这问天问地的爱好的呀。

SF-姜森原:还向外求什么?关键是问的虚无缥缈。

SYSU-李菱:所以扶风老师就像云门那样。

SF-扶风:到处驰骋驴唇马觜,夸我解问十转五转话,饶你从朝问至夜,答到夜,论劫还梦见么。

SYSU-李菱:来一样接一样。


 粥足饭足

SYSU-李菱:再来一段

举。疏山和尚问僧。什么处来。僧云。岭中来。山云。曾到雪峰么。僧云。曾到。山云。我已前到时。是事不足。如今作么生。僧云。如今足也。山云。粥足。饭足。僧无语。师云。粥足饭足。

SF-扶风:足就好。足者不妄求,当下是,粥足饭足,满世界圆满。


SF-扶风:
山云:“我已前到时,是事不足,如今作么生?”

僧云:“如今足也。”山云。粥足。饭足。僧无语。

师云。粥足饭足。

山云:“我已前到时,是事不足,如今作么生?”

僧云:“如今足也。”

山云:“粥足?饭足。?"

僧无语。

 

 无剑:粥足饭足还是外事圆满,更强调心性自足。

SF-姜森原:足。

SF-扶风:山见僧从雪峰处来,就问他:喂,我以前去过,那家伙还没行呢,现在怎么样啦?僧说:“行了,他现在具足了”。山更问:“饭足?粥足?”这僧被这一反问,停住了。云门便点评说:“嗯,好了”。
SF-扶风:粥足饭足,挑水喝茶,一切自天成。
无剑:无求指不向外求,皆向内寻。

莫等闲空过时光

SF-扶风:【只如雪峰和尚道,尽大地是你,夹山和尚道,百草头上荐取老僧。闹市里识取天子,洛浦和尚云,一尘才起,大地全收,一毛头师子,全身总是。

禅易行者:外也不求,内也不寻。本来无一物,寻啥?

无剑:高。

 

SYSU-李菱:大气!莫一似落汤螃蟹。手脚忙乱。好的

云门代答:[问。不起一念。还有过也无。 师云。须弥山。

SYSU-李菱:还有一座须弥山要过。

SF-扶风:到点,下课。

还有些人,觉得自己生活不如意,就抛妻弃子,远离尘世,逃到千里之

你们这帮瞎起哄的人,还想往外跑,作死啊!

 

你们这帮人,听见别人谈论佛祖,还没搞清楚佛祖是什么,就想谈论超越佛祖的事情。还没搞清楚自己是什么,就想超越自己去管别人的事。是什么东西挡住你的最直观,阻止你处理当下的能力了?实在没有头绪,你就自己想一想,除了吃喝拉撒,能有什么事? 无端端去想这么多虚无缥缈的事情,做什么?还有些人更无聊,以为背些古书,读些古文,就以为自己学会佛法了。

SF-扶风:赵州茶,云门饼,是禅门至宝。
SF-扶风:[直须自看。无人替代。时不待人。一日眼光落地。前头将何抵拟。莫一似落汤螃蟹。手脚忙乱。无你掠虚说大话处。莫将等闲空过时光]

---- 师云:"粥足!饭足!"


 

SF-姜森原:读起来真觉得振聋发聩。
SYSU-李菱:每天的吃喝拉撒处理好了吗?连这个都处理不好还去想那些高深的事情。云门真真是南方人,无有昨日那又打又抢的热闹。
SYSU-李菱:我们再来看看“云门饼”的故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