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古尊宿语录》3读书群群对话: 临济义玄之三打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15 14:40:05
日期:2013年5月3日

SF-戴博:现在已经是北京时间13点整了,我们不妨开始吧?各位老师,各位同修,大家好!我叫戴博,你们也可以叫我阿福,或者“那谁”也行,(白搭话亦无大碍),名字只是一个符号,总之我知道你在叫我就行了。我们要讲的禅师叫临济义玄。我们今天分为三部分来讲解: 背景介绍,开悟介绍,公案分析
SF-戴博:临济义玄。临济,是他所在的寺院。义玄是他的法号。就像各位在群里的名字一样 。他是唐朝人。在山东东明
SF-戴博:在宗门中的位置: 马祖这一支,黄檗希运之徒弟,在公案中,黄檗和临济这对师徒经常一起出现,临济宗创始人。我总结了一下这个人的特点,归纳起来就两个字。“打” 和“骂”
SF-戴博:成语“当头棒喝”即源于此人
佛山-K 琳:棒和喝
SF-戴博:其骂人也相当彪悍,骂得最狠的就是称别人是“干屎橛子”,临济开悟之前,是非常拘谨和虔诚的;可是在他开悟之后,却已不受外界羁绊,自性而为。正所谓“不与物拒,透脱自在。”
也就是说这哥们在学成之前还是个好孩子,学成之后就有了暴力倾向。
SF-姜森原:呵呵 开悟真好
SF-戴博:这人有点暴力倾向,所有其弟子有受虐狂倾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扶风老师的风格 ,我们在学习临济义玄的时候 ,要注意体会他的身体语言,也就是说,他在做一个动作的时候,为什么要这么做。禅宗不立文字,我觉得在他这里体现得非常好。

SF-崔旭:哈哈
SF-姜森原:笑疯了
SF-扶风:都笑得肚子痛了,戴博你风格也太搞笑了吧
SF-戴博:就是要大家哈哈大笑时,我一棒子打下去,才能开悟
SF-扶风:森原要好好学学这种讲故事的风格唷
SF-姜森原:好的~
SF-戴博:每个人风格不一样 ,森原是上师,是自上而下的。我是吊丝,自下而上,更亲民一些。
SF-崔旭:戴博很风趣
SF-扶风:正因为各人风格不一,在一起,看多了,就会得欣赏别人,同时做好自己。而不是现在很多人做的,一天到晚看别人不是,看自己也不是。原来风格它只是风格,与对错无关,与道德无关。只要心纯,一切自天成。
SF-戴博:扶风老师,说得真好

SF-戴博:闲话休谈,咱们言归正传

说到开悟
《景德传灯录》卷十二详细描述了义玄得悟的情形。

SF-戴博:义玄起初只是在希运门下随大众参侍,有一次首座鼓励他上前问话,接个机缘。义玄问希运,什么是祖师西来意?这是禅门中的一般所问的话头。希运就打,义玄三问,三次挨打。义玄向首座辞行,说道:承您激励我问话,受赐三棒,但只怪我太愚笨,不能领悟,我再到他方行脚去了。首座急忙去告诉希运说,义玄虽然是新来的,但很有特点,他来辞行时请您再接他一把。第二天,义玄向希运告别,希运说,你可以去参大愚和尚。义玄见到大愚,大愚问:什么地方来的?义玄说从希运处来。又问:希运有什么指教没有?义玄就说了三问三度被打的事,并说,不知我错在什么地方。大愚说,这个希运,真像个老太婆,还对你那么亲切叮嘱,你真是太笨了,还来问我错在哪儿。义玄顿时大悟,说道,原来希运的佛法也不过如此。大愚一把抓住他说,你这个尿床鬼,刚才还说不会,现在又这样说,你究竟知道了什么道理,快讲快讲!义玄捣了大愚三拳,回见希运。希运说,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大愚说什么了?义玄告诉他大愚所说,希运说,这老东西,下次见到他,我要痛打他一顿。义玄说,还等下次?现在就打。接着就给希运一拳。希运哈哈大笑,印可了义玄。

SF-扶风:附上原文【临济在黄檗。因第一座勉令问黄檗。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檗遂与三十棒。如是三次问。每蒙赐棒。所恨愚鲁。且往诸方去。第一座遂白黄檗云。义玄上座虽是后生。却甚奇特。他日为一株大树。荫覆天下人去在。他若来辞和尚。愿垂提诲。济明日力辞黄檗。檗指往大愚处。必为汝说。济至大愚。愚问。甚处来。济云。黄檗来。愚云。黄檗有何言句。济遂举前话。复云。不知过在甚处。愚云。黄檗恁么老婆心切。为汝得彻困。犹觅过在。济于是大悟。乃云。元来黄檗佛法无多子。愚云。尿床鬼子。适来道我不会。而今道甚无多子。是多少。扭住云。道。道。济便向大愚肋下筑三拳。愚托开云。汝师黄檗。非干我事。济返黄檗。檗问云。来来去去。有甚了期。济云。只为老婆心切。遂举前话。檗云。这大愚老婆饶舌。待见与打一顿。济云。说甚待见。即今便打。遂与黄檗一掌。檗吟吟而笑云。这风颠汉来这里捋虎须。济便喝。檗云。侍者。引这风颠汉来。参堂去。 上曰。悟了直是快活。 师云。沩山问仰山云。临济得大愚力。得黄檗力。仰云。非但捋虎须。亦解坐虎头。自此临济法道大兴。】

SF-戴博:我现在想请大家讨论一下,为什么他在见黄檗的时候会挨打?谁能告诉大家?
SF-扶风:我听着,大家快伸头出来
SF-戴博:希运就打,义玄三问,三次挨打。为什么三次打他?

SF-姜森原:问西来意 错还是一样的错嘛
佛山-K 琳:打也是个意,合于祖师的西来意,是要让他承认打就是
SF-崔旭:要让他停止思考
SF-姜森原:心不知道攀援在什么地方
SF-戴博:为什么要让他停止思考
SF-崔旭:让他蒙
SF-戴博:蒙什么?
SF-扶风:蒙了后是什么
SF-崔旭:歇即菩提嘛
SF-姜森原:剧烈刺激让他回到当下
泡泡:蒙-脱
SF-戴博:那么我这么问吧 ,你们说什么他要去拜见黄檗?
佛山-K 琳:无处不祖师意
SF-崔旭:缘分
SF-姜森原:求开悟嘛
SF-戴博:求开悟是一方面,我个人认为 ,他还在“外求”,说得通俗点就是他还是有偶像崇拜。自信是义玄禅法的重要特色,是义玄再三渲染的观点。 何谓自信?绝对相信自己赤肉团(指心)上,有一位无位真人(佛),相信自己就是佛,不要向外驰求,不要崇拜经典,不要相信在你的心外还有什么佛在、祖在。他去找黄檗,就是因为他心目中还是有一个“大牛”,他要去拜这个山头。而他不知道,只要自己开悟,自己就是大牛。所以老师要打醒他。
SF-崔旭:好,可是请问如何建立自信?以及什么是自信和迷信的区别?
SF-戴博:崔博士问得好,如何建立自信?
SF-扶风:不怕错
SYSU-李菱: 不怕伤害
SF-戴博:我觉得那个字面意思就回答了,相信自己。就是相信自己也可以成为大牛。或者说自己就是大牛。
豫-白开水:自信不是建立来的
SF-扶风:无依无靠
SF-戴博:我非常欣赏扶风老师这四个字:无依无靠,如果你们读公案的时候,就会发现,义玄和他的师傅黄檗经常会有争抢拐杖的事情发生。那个拐杖就是依靠,他们就是要把这个依靠打掉,谁打得越彻底,谁就真正开悟了
SF-扶风:嗯,就是洗白
佛山-K 琳:戴博总结的真好!
SF-戴博:好了,只要懂得了黄檗为什么打他,后面的棍棒我们就有了线索。那么黄檗不收留义玄,把他赶到了大愚那里,义玄问起三度被打的事情,不知错在哪里?大愚说了一句话,这个希运,真像个老太婆,还对你那么亲切叮嘱,你真是太笨了,还来问我错在哪儿。
SF-戴博:为什么大愚要把黄檗比喻成老太婆?谁知道?
SYSU-李菱:啰嗦?
SF-戴博:不对,他不罗嗦,他一句话都没有说。
陈洁:因为三次。问三次,打三次
SF-戴博: 只是使用了点家庭暴力
SF-崔旭: 打了三次
佛山-K 琳:苦口婆心呗
陈洁:他很有耐心
SF-戴博: 为什么家庭暴力的形象会和一个老太太的形象挂在一起
SF-扶风: 禅宗有句婆子心

豫-白开水:老太婆对家庭成员是宠爱的很
SF-戴博:就是说我们要注意了 ,黄檗的身体语言 ,打并不是坏事情 ,打是亲。
SF-扶风:这是禅宗专用的表征:老婆心切
SF-戴博:打是他有一颗慈悲的心 ,希望义玄开悟
佛山-K 琳:公案读懂了真有意思哈
SF-戴博:那么,现在大家都应该明白义玄捣了大愚三拳是什么意思了吗?不妨大家讨论一下,我们只要理解了义玄开悟的过程,所有公案一点就通,压根都不需要咬文嚼字了,因为所有公案讲得都是一件事情
子夜:说的好。。讲的好。
SF-崔旭:为什么义玄捣了大愚三拳?
SF-戴博:我在问你啊,有人能回答崔博士吗?
陈洁:问得好,我也还迷糊
SF-崔旭:老婆心切。
禅易行者:玄义为啥被打?现在打回来了
SF-扶风: 崔想想他是在什么情形下动拳的
SF-姜森原:因为大愚明知故问
佛山-K 琳:于是大愚一把抓住他说,你这个尿床鬼,刚才还说不会,现在又这样说,你究竟知道了什么道理,快讲快讲!义玄却只是捣了大愚三拳,于是转回来见希运。
SF-崔旭:开悟后,被大愚逼问
SF-戴博:哈哈,森原回答得比较对路,但是能再说得深一步吗? 

SF-扶风:
【师到大愚。大愚问。什么处来。 师云。黄檗处来。 大愚云。黄檗有何言句。 师云。某甲三度问佛法的的大意。三度被打。不知某甲有过无过。 大愚云。黄檗与么老婆心切。为汝得彻困。更来这里问有过无过。 师于言下大悟。云。元来黄檗佛法无多子。 大愚搊住云。这尿床鬼子。适来道有过无过。如今却道黄檗佛法无多子。你见个什么道理。速道。速道。 师于大愚胁下筑三拳。大愚托开云。汝师黄檗。非干我事。 师辞大愚。】
【你见个什么道理。速道。速道。】

SF-姜森原:当时势态 ,身体语言
佛山-K 琳:大愚说,希运这个老太婆,还对你那么亲切叮嘱。你也真是笨,竟然还来问我错在哪儿。义玄顿时大悟,说道,原来希运的佛法也不过如此。于是大愚一把抓住他说,你这个尿床鬼,刚才还说不会,现在又这样说,你究竟知道了什么道理,快讲快讲!义玄却只是捣了大愚三拳,于是转回来见希运。
SF-戴博:我们要理解临济宗的特点 ,拜佛不要外求,而应该反求诸己
SF-崔旭:如果我当时被抓着脖子逼问说不定我也会打他三拳
SF-姜森原:被抓了的自然反应
SF-扶风:情粘发泄的只是乱打
SF-戴博:那么,当大愚反过来问义玄的时候,不时佛: 义玄捣了大愚的那三拳是最好的回答 有什么比这三拳更真实的呢
SF-姜森原:觉得用拳打也是一种感叹的表达:“原来如此啊”
豫-白开水: 三拳起到的效果就是义玄见到的道理
佛山-K 琳:直下承印前面的说的西来意

SF-戴博:既然明白了,我们说说为什么义玄打了黄檗一掌?义玄捣了大愚三拳,回见希运。希运说,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大愚说什么了?义玄告诉他大愚所说,希运说,这老东西,下次见到他,我要痛打他一顿。义玄说,还等下次?现在就打。接着就给希运一拳。希运哈哈大笑,印可了义玄。
佛山-K 琳:确实没啥好讲的
SF-姜森原:能真正对老师动手的,肯定是没有黏着的。
豫-白开水:(速道 速道)没有什么比打三拳道的更快了
佛山-K 琳: 活脱脱的当下全然体现

SF-戴博:不过怎么说呢,我绝对不敢对扶风老师动手
在这一点上我是很儒家的
SF-姜森原:黄檗动手在先
SF-崔旭:那是现在。说不定以后你比谁打得都凶
SF-扶风:我今天打森原了
SF-姜森原:那个不算打,开不了悟。

禅易行者:老师故意卖了漏洞,玄义给补了,老师给印了
SF-戴博:黄檗是开始打义玄了,可是他回去的时候是义玄先动手的,黄檗也没动手
佛山-K 琳:不过是义玄开问才打的。义玄同学会了。
SF-戴博:我觉得关键是黄檗问义玄大愚讲了什么,所以义玄要打黄檗,扶风老师同意否?
SF-扶风:再讲讲这:黄檗打义玄,义玄打大愚,义玄打黄檗,这三打的关系。
SF-戴博:那么黄檗打义玄,是因为他求诸于心外 ,就是说他要找权威,而不是反求诸己。我们一起谈谈这三次打的关系。
豫-白开水:三打白骨精
SF-戴博:三打白骨精,打得是同一个妖,这三打,打得是妄念,打得是偶像崇拜,而且在不同人身上附着
心有灵犀:禅宗是破执着的 语言文字是作用 是月影 临济打他3次 要截断他的妄想 体悟自己的本性
佛山-K 琳:最后一打我觉得是他感谢师傅来了
SF-戴博:大家同意郑琳的说法吗?
豫-白开水:不同意
SF-崔旭:他们还需要感谢吗?
SF-戴博:谁能说一下最后徒弟打师傅是为什么?
豫-白开水:黄要打愚,于是义玄给了黄一拳
SF-扶风: 无二无别
豫-白开水:师傅也有白骨精的时候
SYSU-李菱:最后一打是老师自己不在当下
SF-戴博:我同意
豫-白开水:或者说是师傅故意考验他
SF-戴博:只要谁有外求之心,谁就是白骨精
SF-崔旭:有意思,刚才行者好像是这个意思
SF-戴博:而我个人认为,最后老师是故意装作白骨精
卖了个破绽,考验徒弟

SF-扶风:
一打:打断外求心
二打:印证
三打:无二无别


SF-戴博:什么叫无二无别?
扶风老师可否给大家展开说一下?
SF-扶风:黄说待那老家伙来看我不打他,义说不用等,我现在就给你。这个正是体现了义玄的承当。
SF-姜森原:与师悟得无二无别
陈洁:打是打掉"待来",回到当下。
SF-戴博:明白了
SF-扶风:着相点说就是他已与黄及愚一样一样了
SF-姜森原:原来如此
心有灵犀:最后一打,这是临济堪辩黄波有没有着人我时间相,黄灵知了了,不受老师语言缠绕。打老师打出了妙用。
SF-崔旭:哦
SF-戴博:好了,还剩几分钟,我们进入下一阶段学习,正式进入第三部分: 公案学习

节选一
  
【上堂。提拄杖卓一下。乃顾视曰。拄杖子。拄杖子。你无住持干怀。又无病痛苦恼。如此黑瘦。何也。拈拄杖呵呵大笑云。是何言也。若色见声求。是行邪道。昔临济.德山由之发明见谛。后来明眼尊宿由之接物度人。岂不见黄檗普请次。檗谓临济云。我最得者拄杖气力。临济近前夺下拄杖。推倒黄檗。黄檗遂云。扶起我来。扶起我来。时有一僧近前扶起。云。和尚争容得者风颠汉恁地无礼。檗却打其僧数下。临济乃云。苍天。苍天。大众。当时拄杖子。如今却在龙门手里。乃提起召大众云。还有临济手段底么。出来。出来。龙门却是放得下。遂抛下拄杖。放身便倒。云。有扶得者。出来。良久。云。既无临济之人。又无扶起之者。龙门自起自倒。有甚用处。归堂去。下座。】
SF-戴博:考虑一下我提的几个问题,问题一
1. 为什么要夺杖?为什么要推到黄檗?
SF-姜森原:有些词句不太懂
SF-戴博:其实,细心的同修会发现这个问题我和扶风老师前面已经讲过了,不用黏着词句,你就想象几个动作,他夺了师傅的杖,为什么?
SF-戴博;一分钟过去了,大家开始讨论吧
SF-扶风;没缓过神来呢,都柱着杖。
SF-戴博:那就再给一分钟。今天这堂课大家讨论完以后,我们下周都不用上了,因为你会发现所有的临济的公案就像动作片一样,而且就这几个动作,传达得都是一个信息。
SF-扶风:那你就帮还原一下动作嘛。
SF-戴博:【临济近前夺下拄杖。推倒黄檗。黄檗遂云。扶起我来。扶起我来。】请大家在文本中找到这句话为什么要夺杖?
SF-姜森原:就好像我现在过来搬走你电脑。
陈洁:夺杖是因为借助外力,但为何要推倒黄?
SF-戴博:咱们一个一个讲。先说夺杖,答案就在文本里,就一句话,谁能告诉我这句话在哪里?

SF-姜森原:前面黄檗扯了一大堆,又说 若色见声求。是行邪道。
陈洁:我最得者拄仗气力
SYSU-李菱:龙门自起自倒
SF-戴博:陈洁答对了,加十分,我估计到下堂课,大家都会抢答了
SYSU-李菱:戴老师教学有道
SF-戴博:不敢当
SF-姜森原:厉害
陈洁:外求,得夺去,但推呢?难道推倒黄是为了后面的黄自己起来?
禅易行者:把戴老师也推到了,陈洁就OK了
陈洁:我不想推,戴老师丝丝入扣的教学引导很棒,偷来,哈哈
SF-戴博:谢夸奖,打你一棒以示感谢。好了,第二个问题就是为什么要推倒黄檗?


陈洁:龙门自起自倒
SF-姜森原:做得更干净
SF-戴博:大家都睡着了吗?怎么没有太多人回应?
佛山-K 琳:对古文茫然
SF-戴博:不要去想古文,文本只是相,我们就去想那几个动作。夺杖、推人,为什么要推人?他推倒的是什么?
陈洁:因为龙门自起自倒,都是自己的事。为了后面的自起,所以要推黄。
SF-戴博:是什么?
SF-崔旭:他推到师父一定有个意义吗?
佛山-K 琳:他师傅啊 表权威?
泡泡:外求不正
陈洁:其实不用杖也能起来
SF-姜森原:拐杖是所,人是能。
SF-戴博:好吧,那么扶起僧与临济谁错?这是第三个问题了
佛山-K 琳:那个僧不是被黄檗打了么

SF-戴博:【临济近前夺下拄杖。推倒黄檗。黄檗遂云。扶起我来。扶起我来。时有一僧近前扶起。云。和尚争容得者风颠汉恁地无礼。檗却打其僧数下。】
SF-扶风:此公案出自龙门佛眼禅师,他对学生们说:“话说当日义玄打掉其师黄檗的柱杖,并推倒黄檗,黄檗大叫“扶我起来”,有一僧前扶,被黄檗大骂。”说完这个故事,龙门就问他的学生,如今这柱杖在我手里了,你们谁个有义玄的手段的,出来。他自己就倒在地上。然后再问,有没有谁扶得的,大家要搞清楚各人关系
禅易行者:不立,你偏立,打
佛山-K 琳:呵呵 好像演员现身说法一样
SF-姜森原:我想扶他
陈洁:扶起僧错,因为给予外力
SF-戴博:为什么扶起僧错?为什么?因为老师已经用身体语言给出答案了。注意,檗却打其僧数下。黄檗为什么打扶起僧

注意这人说的话
【和尚争容得者风颠汉恁地无礼。】

也就是说,扶起僧认为。义玄是一个没有礼貌的赖汉
SF-戴博:在他心里,还是有一个偶像的,义玄推到的是偶像
SF-扶风:扶起黄檗的僧是多事了,他还说义玄是“风颠汉”,黄檗打他后,临济义玄大叫:苍天呀苍天,意为:我这样用心表佛法,你这僧竟然还不识。
SF-戴博:所以义玄的行为得到老师认可
SF-戴博:也就是说像疯癫的反倒不疯癫,像正常得反倒不正常。
SF-扶风:我只是有点不明白龙门自己倒地后,为什么问“有扶得者出来”
佛山-K 琳:反话呗,这时没人敢扶他了
SYSU-李菱:如果有 就被打了
SF-扶风:龙门是在借黄檗及义玄师徒间的事来教育自己的徒弟,只是这里有点不太明白
佛山-K 琳:也是把前一个公案即肯定,又在此时此刻否定
SF-姜森原:龙门徒弟当时是不是也应该躺下
禅易行者:让真明白的人出来,却没人出来,着相
佛山-K 琳:肯定黄檗的教育,但否定当时当刻徒弟们完全按照前车之鉴来做
SF-扶风:龙门的学人里,没有义玄般感把师拉下马的承当汉,(还有临济手段的么,出来出来。龙门却是放得下,遂抛下拄杖。放身便倒。云。有扶得者。出来)
佛山-K 琳:我觉得这时就要出来
禅易行者:打掉所有的惯性
佛山-K 琳:我想到老师讲尼采的时候,文本说的大轻蔑者了
既有教育意义,又没必要粘着,生搬硬套
SF-扶风:义玄的推倒师,是表独自承当,唯我独尊
SF-戴博:原来如此,不过我个人认为他是在推到偶像,当然和你的说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SF-崔旭:扶是相,不扶也是相

SF-扶风:
【良久。云。既无临济之人。又无扶起之者。龙门自起自倒。有甚用处。归堂去。下座。】
这个很好玩,龙门玩过一轮,见无人应,自行收功下座

禅易行者:师亦是你的拐
陈洁:临济代表当下,扶起代表外力。还没能当下的时候,外力也是有帮助的,例如老师。如果已经能当下了,自是不需要外力。但不能时,如果也不要外力(老师、学习),执着于一定要自己体味当下,又有何进步呢。
SF-扶风:只这龙门问有人扶得吗?这个扶得作什么用?还是没搞清
SF-姜森原:我觉得如果有扶得 也是个机缘
陈洁:龙门自起自倒。有甚用处。似乎有离世修行的意味。
SF-戴博:时候也不早了,我们的讨论是不是该告一段落了?
SF-扶风:罢罢,放过它,等某日或灵光一到,就明子。下课去吧

佛山-K 琳:精彩绝伦。公案这种印心的感觉卓然美妙。
SF-戴博: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