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古尊宿语录》22“文偃-一字禅”读书群群对话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15 16:55:59
日期:2013年5月24日

SYSU-李菱:今天讲这段【举。瓦官参德山。瓦官为侍者。同入山斫木。德山将一碗水与瓦官。官接得便吃却。山云。会么。官云。不会。山又将一碗水与瓦官。官接得。又吃却。山云。会么。官云。不会。山云。何不成褫取那不会底。官云。不会。又成褫个什么。山云。子大似个铁橛。瓦官住院后。雪峰去访。茶话次。峰云。当时在德山会里斫木因缘作么生。官云。先师当时肯我。峰云。和尚离先师太早。其时面前有一碗水。峰云。将水来。官便过与雪峰。峰接得便泼却。师代云。莫压良为贱。】大家先看看。

SF-扶风:这里德山宣鉴是瓦官与雪峰义存的老师。
SYSU-李菱:话说德山是雪峰的师傅,雪峰是文偃的师傅。今天这个案子是文偃讨论自己师爷师叔和师傅之间的两段故事。
SF-扶风:嗯,这样开场关系清晰。
SYSU-李菱:大家看过一遍了吗?那我开始白话一下。

 

不懂


SYSU-李菱:瓦官和尚是泉州人,去参拜德山禅师,成为他的侍从。有一天俩人一起入山砍柴。德山禅师给他一碗水,官接过来就把它给喝了。我自己觉得,瓦官做得真好。来杯水嘛,把它喝了就是了,多实在啊。这时德山问他,你懂了吗?我想德山应该觉得这个官是懂的。可是这官却不觉得自己懂。
SF-扶风:实在却迷。
SYSU-李菱:德山又递给他一碗水,官接过来又把它给喝了。话说这瓦官也真的很可爱,刚刚喝了不懂,现在还继续喝,然后继续不懂。难道他就不想改变一下这种“习惯性的肌肉抽筋”(扶风语)吗?
宁波—珊瑚:习惯性。
SF-扶风:停。
SYSU-李菱:是我要停吗?
豫-白开水:速度速度。
SYSU-李菱:山又问:懂了吗?官还是说:不懂。
SF-扶风:瓦官不懂停停大法。
SYSU-李菱:德山给个建议:那你为何不放过那不懂的呢?官马上来个原因:什么都不懂,还能放过什么?德山说:子大似个铁橛。你就像个大铁柱?
SF-扶风:什么都不懂,还能放个什么?
SYSU-李菱:什么都不懂,就什么都抓在手里了。全放不就行了吗?
SF-扶风:哪个懂“什么都不懂”?
SYSU-李菱:这里瓦官指的是开悟吧。。。。。。
SF-扶风:放下这个“什么都不懂”就是了,歇下。
SYSU-李菱:是的,所以此时德山也再没说什么,瓦官就这样半懂不懂地回泉州了。瓦官回泉州之后。他的师兄雪峰去探望他,饮茶间谈到上次瓦官与德山斫木的事情。
豫-白开水:这个对话让我想起了一个小品。
SYSU-李菱:开水还要继续说吗?你不说我说了哦。官说:老师当时对我挺满意的。雪峰却说:不对,你太早离开师傅了。正好他们面前有一碗水,雪峰说,把水递给我。官递给他。雪峰接过水,便倒掉了。看到这里,大家应该已经发现,这碗水很关键。我先把我的看法说说,大家有异议或疑问欢迎随时打断。
SF-扶风:用雪峰接过水,一手泼掉。
SYSU-李菱:对这碗水,两师兄弟处理的方式很不一样。
SF-扶风:昨天学的【过量人。向未举已前撩起便行】
SYSU-李菱:恩 官:把水倒入肚子里,一杯接一杯。雪峰:把水倒掉。一个往里装,一个往外倒。往里装的人,也不知为何要装,见到水就倒进肚里,也不管自己渴不渴,需不需要。这样装何时是个尽头,外面这么多水,自己的肚子就那么大。往外倒的人,心中明白这水是不是自己需要的,倒掉,就不会再有第二杯。不过两人倒是有一点相同,最后,盛水的碗都空了。这个碗,稳稳当当地立在那里,随时可以继续装,继续倒。所以,其实官自己本身就是空了,却总是执着于自己究竟懂还是不懂,开悟还是没有开悟。其实,所谓的开悟和没有开悟,本质不都是一样的吗--那个空碗。你不要求了,你已经是了。最后文偃点评:莫压良为贱。不要妄自菲薄。以外面的标准来界定自己。外面没有标准。这是我的看法 欢迎大家发表自己的意见
SF-扶风:没了看法。
SYSU-李菱:啊。。。。。。哎呀,怎么办呢?想起昨天那句。驱耕夫之牛,夺饥人之食。
SF-扶风:我看到这个公案,我的理解就是官不识德山意,接了喝接了喝,不会活应,跟着随着师,被师牵去了。而雪峰演示的,你要给我喝水吗?好,我来个【向未举已前撩起便行】,夺过便泼去。抢先机。我是这样看的,大家有不同感觉的,继续好了,公案,各看各的吧。

一字禅

 

 

SYSU-李菱:好吧,那我们接下来看看文偃的一字禅吧。【一日,云。以有为有。此人过在什么处。代云。苦。】【一日,云。识过无过。不识过。过也不知。 代云。热。】
宁波—珊瑚:执着为苦?
SF-扶风:这文偃,也真够懒的,就一字打发了。
SYSU-李菱:哈哈,这苦是苦呢。以有为有,就会担心没有的时候怎么办,这很苦。但是这“热” 却还没体会到。
SF-扶风:诸受是苦。
SYSU-李菱:诸受?
咱:你能离开它吗?
SF-扶风:感受。有感受的时候,一定有感受的主体(小我),诸受是苦,有这感受存在时,离不得苦。识过时就没有过了,认识问题等于解决问题的一半。不识过时,过在眼前也认不出。迷。
SYSU-李菱:恩 那“热”呢?我是不是又在执着于什么东西了。。。。。。
SF-扶风:我也不明白这个热呢
SYSU-李菱 :好,那我们就放过它吧,最后一句。【一日,云。三日不相见。不得作旧时看。作么生。代云。千。】
豫-白开水:问那么多了解那么多,真热。
SYSU-李菱:哈哈。开水也很热。
豫-白开水:文晏意思是他还在看书。
SYSU-李菱:啊?
豫-白开水:没有躬行。他把现象描摹的那么具体,真热。
SF-扶风:这个千也不懂。
宁波—珊瑚:千变万化?以发展眼光看问题?
SYSU-李菱:看来开水对这个热很有感觉。
SF-扶风:应该不是。
宁波—珊瑚:我怎么读这句,有得易经的精髓?
SF-扶风:说说。
宁波—珊瑚:三日不相见。不得作旧时看。简易,变易,不易。
豫-白开水:这个千是不是通假字。
SF-扶风:应该不是吧。
豫-白开水:千通迁。
SF-扶风:还有这一说,我查查汉典。
豫-白开水:文言意思看法要随缘而迁,不可固定。
SF-扶风:这千跟迁,没有什么连带呀。如果解作迁,那到好理解。
SYSU-李菱:下课吧。

-----------------------------------------------------------------
斯坦福大学禅学社暨时照道德文化读书活动:《古尊宿语录》读书分享。
读书群:125496043。每天一小时,单月经典,双月小书,欢迎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