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古尊宿语录》21读书群群对话:“临济义玄-临济迁化时”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15 16:53:55
日期:2013年5月23日

SF-戴博:今天由我来带领大家继续感受双重暴力真人临济义玄大师的心路历程。

 

“棒”与“喝”


SF-戴博:所谓双重暴力,是指语言暴力和身体暴力。即“棒”与“喝”,或者通俗地讲“打”和“骂”。我浏览了《古尊宿语录》,发现其中竟然有几十句之多“德山入门便喝,临济入门便棒”。
晨曦:字面理解以为真人爱动粗。
SYSU-李菱:言行一致。
SF-扶风:戴博对这些字眼特别相应。
SF-戴博:是啊,感觉是精神病院的工作日志。
SF-扶风:大家带好头盔上课啦。

SF-戴博:入门便喝,入门便棒。扶风老师手下留情,我抗击打能力较差,读这些公案,犹如看昆汀的电影,好不酣畅淋漓。当然,这种暴力却是凝聚着深深的爱,所谓婆子心切,打落得是黏着,骂醒得是真我。在此提醒大家,切勿寻找标准答案,尽量去还原当时的情境,体会禅师的身体语言。我们说,对于黄檗,临济,德山这些禅师,我们要尽量从他们的行为语言,或者说身体语言去理解,去体会他们的内心活动。我们学习公案,要警惕第七念,即分别之心。(扶风语)。
SF-扶风:别污蔑我。
SF-戴博:怎么讲?
SF-扶风:“即”不是我用。
金华--默:这篇里的上间,下间是什么意思,房间吗?
SF-扶风:即字不是我用的。
晨曦:扶风禅师语。
宁波—珊瑚:房间。
SF-戴博:好了,话休絮烦,我们进入今天的公案。

 

临济迁化时


SF-戴博:临济终了前,终于有所改变暴力倾向,请看:【临济迁化时。示众云。吾灭后。不得灭却吾正法眼藏。三圣出云。争敢灭却和尚正法眼藏。济云。已后有人问。你向他道什么。三圣便喝。济云。谁知吾正法眼藏向这瞎驴边灭却。】
金华--默:这个师有意思,都被打了,看一眼又继续睡。
SF-戴博:我给大家1分钟时间,有没有读过的同修请这个时候读一下。我这边准备一下白话文。
晨曦:嗯,有白话文最好,古文即使读了也是一片茫然,不知所云。
SF-戴博:哈哈,我有时候还是觉得读古文比较有味道。尽管我的古汉语修养十分有限,总觉的读白话文会漏掉很多信息,大家读得如何了?
晨曦:对于古文我就是幼稚园水平,群里高学问的人当然不觉得古文不好。
SF-戴博:哦,没关系,那咱们就一起来研究一下怎么翻译成白话文吧。所谓“临济迁化时”,就是指他快要圆寂的时候,这个时候他把众弟子召集起来。
晨曦:我以为火化。
SF-戴博:当然是要开示了。说道:“我死以后,你们不可以将正法眼藏也随着灭却”。
晨曦:正法眼藏?是什么?
SF-戴博:正法眼藏,禅宗用来指全体佛法,朗照宇宙谓眼,包含万有谓藏。
晨曦:懂了。
SF-戴博:说白一点就是,我人走以后,你们别把我的家当也搞没了。这宛如遗言的话令弟子们惶恐不已。其中的圣惠然禅师便代表众弟子回答。“身为弟子的我们,怎敢将老师的佛法灭却呢?”临济笑着问:假如有人问你们。道,是什么?你们怎么回答呢?“喝!”蕙然禅师声震如雷。这是临济禅师一向教导人的方法,然而临济却十分失望。注:这是我体会他此刻的心情,文本上没有说他失望。
SF-扶风:好。
SF-戴博:但我认为如果我是老头儿,一定很失望。
SF-扶风:入戏。
SYSU-李菱:嗯,体会的很真切。
SF-戴博:那我就接着演了,然我先吃口糖再说。
晨曦:戴真人,你演吧。
SF-戴博:临济说了。谁能想象,我的全部佛法,以后将要在这些大喝之声中灭却。
金华--默:就毁在你们这群驴手里了。
SF-戴博:嗯,说的好。
晨曦:一句话可不可以说长一点?
SF-戴博:尽力吧。
佛山-郑琳:喜欢戴的风格。
SF-戴博:好了,这个公案就翻译完了。大家不妨讨论一下吧。

佛山-郑琳:甚好。
SF-戴博:我们不妨一起体会一下临济老和尚临终前的心情。
金华--默:三圣喝错在哪里?
SF-戴博:我认为他是失望,你们认为呢?
金华--默:只有表没里吗?
SF-崔旭:不认为是失望。
晨曦:弟子们诚惶诚恐,没有自己笃定的见解让老和尚失望了?
SF-戴博:我没有说他“错”吧,默。
SYSU-李菱:在大喝声中灭却,为什么大喝会让他的佛法灭却?
SF-戴博:就是啊,大家都谈谈自己的看法吧。
佛山-郑琳:模仿他的法。
SF-戴博:我这里没有标准答案。
SF-扶风:三圣喝错在依样画葫芦。
SYSU-李菱:这不是他自己天天做的吗。
金华--默:对。
SF-扶风:失却了瓢。
晨曦:弟子的奴性让老和尚失望?
SF-崔旭:要失望,你要现有期望。临济怎么可能会活在期望中?
佛山-郑琳:着了师傅的方法。
SF-崔旭:先。
SYSU-李菱:嗯嗯。催问的好。
金华--默:最后那句很明显临济,是没得到满意回答的。
SF-戴博:我同意,他不满意学生的回答。
SF-扶风:这么差劲呀。到最后还教不出一了手学生?
SYSU-李菱:你们这班蠢驴 。。。。
SF-戴博:禅由心而来,只可引导,不可教诲。没有人可以真正从老师那里学到什么,如果老师说一就是一。
SF-崔旭:戴博,引导和教诲什么区别?
SF-戴博:老师说二就是二。我不知道,哈哈。
SYSU-李菱:总是能受到启发的吧。
佛山-郑琳:老师有时说一就是一,如果事实是一呢。
SF-戴博:我觉得教诲有点手把手的意思吧。
SF-扶风:奇了,临济后到是断了三代人近一百年,却有生出个杨枝、黄龙两代名师。
SF-戴博:不是他的学生有存奖,省念和楚图吗?
SF-扶风:存奖没有什么话留下吧。
金华--默:不对机,就是乱喝了吧。
SF-戴博:我刚才想说:如果老师说一就是一,老师说二就是二, 那么他的学生一定会是像九斤老太太,一代不如一代了。
SF-扶风:首山有些子,楚圆利害,一下出了两个。
SF-戴博:所以老师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学生落入窠臼,依葫芦画瓢。
SF-崔旭:这个公案我的疑点是,明明临济知道正法眼藏不可灭,他却说“不得灭却吾正法眼藏”
SF-戴博:正所谓我吃饭你们不能当饱,我死你们不能代替。为什么不可灭?佛法本身不可灭,但佛法得有载体,他的载体都是酒囊饭袋,你说他担心吗?说白了,临济就是不想让他的学生模仿他。
SF-崔旭:我觉得他一点都不担心。
SF-戴博:怎么说?
SF-扶风 :不是不想让学生模仿他,是要学生们学会自己做人,自作主。
SF-戴博:自己能立起来。
SF-扶风:如六祖说的:悟前师渡,悟后自度。
SF-戴博:用别人的东西永远立不起来。
SYSU-李菱:嗯。
SF-扶风:还按师的法去用的,早死却。
SF-戴博:所谓拾人牙慧,岂能自成一宗?
SF-扶风:不就那么点东西吗,哈哈。

SF-戴博:看来对这则公案大家都没啥问题了,我们不妨读下一则?【师在堂中睡。黄檗下来见。以拄杖打板头一下。师举头见是黄檗却睡。黄檗又打板头一下。却往上间。见首座坐禅乃云"下间后生却坐禅。汝这里妄想作什么?"首座云:"这老汉作什么?"黄檗打板头一下。便出去。】这则非常有意思,如果你读进去的话。还是给大家一分钟时间,先消化消化,然后咱们一起翻译。

 

照用关系


SF-扶风:这个要先讲场景呀,前面一段不放打底,这个公案就失了机。【示众云。我有时先照后用。有时先用后照。有时照用同时。有时照用不同时。先照后用有人在。先用后照有法在。照用同时。驱耕夫之牛。夺饥人之食。敲骨取髓。痛下针锥。照用不同时。有问有答。立宾立主。合水和泥。应机接物。若是过量人。向未举已前撩起便行。犹较些子】这段公案,主要是表达照用关系的。
SYSU-李菱:什么叫照用?
SF-扶风 :白话讲,照就是提醒自己,用就是做了
SF-戴博:这下我捉襟见肘了。
SYSU-李菱:想和做好的。
SF-扶风:先照后用有人在。先用后照有法在。解解这句。
SF-戴博:想想
SF-扶风:戴把你原来想讲的,加入照用关系就是了。
SF-戴博:我一时还没参透这两段的关系。
SF-扶风:李菱来讲讲上面那两句,下面的堂中睡公案,就是显示照用关系的。
SYSU-李菱:先照后用是先想后做?先用后照是直接做了过后再总结。
SF-扶风:演示。为什么先照后用有人在?
SYSU-李菱:人的思维作主。
SF-戴博:因为他是法古人。
SF-扶风:为什么做过再总结的是有法在?
SF-戴博:法就是规律。
SF-扶风:粘了个什么?
SF-戴博:粘了有成规,墨守成规。
SF-扶风:两个是不同语境呀,一个一个来。再来,先照后用有人在。为什么照先用后时,是“有人在”?想想现实中的自己。
SF-戴博:因为这句话强调意识的主体性。
SF-扶风:扶风老师跟你们说了抓虫,你就天天回去找虫抓,这时候就是先照后用了,临济说这时候的你,还有个“人”在。
SF-戴博:有老师在?
SYSU-李菱:这个人故意去做这事,就不自然了?
SF-崔旭:有我相。
SF-扶风:差不多了。崔。

 

先用后照有法在


SF-扶风:哈哈,那下一句【先用后照有法在】你们解释一下。
SF-戴博:那么先用后照呢?
SYSU-李菱:嗯,那反过来,先做后想虽没了我相,却希望找到一个规律。
金华--默:是先做了,后反应过来吗?
SF-扶风:法成圣了。
SYSU-李菱:希望这个规律可以放诸四海而皆准。
SF-扶风:做过之后,自己美美地对自己说,我做得好,这符合。。。。
SF-戴博:好了,如果大家这两句话搞明白了,就可以进入这个故事了。
SF-扶风:做就做了,却不放心,要去找个外在的圣标再对照一下。
SF-戴博:师,临济义玄。
SYSU-李菱:变成了法执。
SF-扶风:呵呵,戴,后面跟着的两句,是我们这个月讲课的总结呀。
SF-戴博:哪两句?

SF-扶风:先照后用有人在。先用后照有法在。照用同时。驱耕夫之牛。夺饥人之食。敲骨取髓。痛下针锥。照用不同时。有问有答。立宾立主。合水和泥。应机接物。若是过量人。向未举已前撩起便行。犹较些子。这整一个公案接引的总结。我们现在处在【照用不同时。有问有答。立宾立主。合水和泥。应机接物。】,照师是希望我们能够【照用同时。驱耕夫之牛。夺饥人之食。敲骨取髓。痛下针锥。】,当然,照师自己是【未举已前撩起便行。】
SF-戴博:驱耕夫之牛,夺饥人之食,都是要去夺最关键的东西,我怎么没理解这句。
SF-扶风:所以照师的话,那么凌厉,句句卡住我们。
SYSU-李菱:"都是要去夺最关键的东西 "
SF-扶风:你要什么他夺你什么,不让你有依有倚。
SF-戴博:原来时照的名字是这么来的。太牛了
SYSU-李菱:牛!
SF-戴博:时照=照用同时。今天终于参透了时照大师的名字,也不算白来。
SYSU-李菱:哈哈。
SF-扶风:【过量人。向未举已前撩起便行】这句就是下面堂中睡公案演示的。
SF-戴博:那我们是先解释这句话呢。
SF-扶风:好,现在你可以讲你今天准备的堂中睡了,给你十分钟拖堂。

SF-戴博:还是先还原场景?有一天,临济在僧堂内小睡,黄檗进来看见他正在睡觉。便用棒子敲椅子一下,临济睁开眼睛一看是黄檗,便又继续睡。黄檗再打一下椅子,就离开。走到前面的僧堂,看见该庙的首座正在坐禅,边说。
晨曦:临济的老师也爱打?
SF-戴博:便说:下间僧堂内的那个小伙子正在坐禅,而你在这里胡思乱想些什么?首座回答说:这老家伙,你在干什么呢?黄檗也打了一下椅子,走了出去(完)。
SF-扶风:懒得理你。
SF-戴博 :回晨曦,临济的老师就是暴力的缘起。如果你听过上次我们的临济义玄的三打那一课。
晨曦 :那临济不也是学舌之辈吗?
SF-戴博:这一支整个都是这样的。
SF-扶风:门风啦。
SF-戴博:打和打不一样,在什么时候打,怎么打就是学问了。
晨曦:我去年到今年有近三个月没上网。
宁波—珊瑚:大师一定气得从棺材里跳起来。
SYSU-李菱:无声的对话。
SF-戴博:还有打什么。
SF-扶风:打得好。
SF-戴博:好了,我们现在把这个小故事和刚才扶风老师讲得那句话结合起来吧。谁来给说说,这个故事怎么映衬了刚才那句话?【过量人。向未举已前撩起便行】快说!!!!!!!!!!
SF-扶风:作主去。
SF-戴博:我没参透,做不了主。
SYSU-李菱:在想和做之前,就知道对方在干什么。
SF-戴博:我知道故事讲什么,但不知道那句话什么意思。若是过量人。向未举已前撩起便行。
SF-扶风:举个例子:当老子的正寻思着找哪根棒子揍下去,儿子已经跑了。
SF-戴博:那过量人呢。
SF-扶风:有句成语贴切:抢占先机。
SYSU-李菱:嗯,照用这段,真好!
SF-扶风:下课吧。


-----------------------------------------------------------------
斯坦福大学禅学社暨时照道德文化读书活动:《古尊宿语录》读书分享。
读书群:125496043。每天一小时,单月经典,双月小书,欢迎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