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古尊宿语录》1云庵真净读书群群对话:真幻既除 道归何处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15 14:27:42
日期:2013年5月1日

SF-扶风:我负责的是云庵真净克文禅师,大家参考背景资料
http://www.shizhao.com.cn:8080/szwhforum/upload/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450&extra=page%3D1
SF-戴博:没有找到云庵禅师在宗门传承图中的位置
SF-扶风:云庵真净非常通透,只是没有开宗立派,故大家对他不熟悉,
SF-戴博:我明白了,云庵是黄龙慧南的得意门生
SF-扶风:他的记录在《古尊宿》里的四十二、四十三、四十四、四十五
SF-戴博:也就是黄龙派的代表
SF-扶风:作者用了四卷记录了这位黄龙慧南门下黄龙派第子的言论

SF-扶风:对了,大家要在群共享里,下载宗门传承图,大概明白每位被讲到的祖师,在传承里的位置,这样能方便理解
SF-戴博:老师,什么叫“琢玉当成器,磨砖莫问伊”?
SF-扶风:只有质对了,才能成。方向不对,做再多也白搭
SF-扶风:不识空性,修法无益
SF-戴博:明白了

公案只为洗白白



SF-扶风: 讲公案,有个问题,明白空性的人容易听懂,也容易相应,不识空性的,听着会觉得不着北。
SF-扶风:不过没关系,跟着跟着,突然哪天,你就明白了。因为来来去去,就说那点事情
SF-扶风:知道空相的朋友,也多多通过公案,洗白自己
SF-扶风: 一次一次,一回一回,把情粘脱落

花开半夏:洗白什么意思啊,老师
SF-扶风:洗白就是明白理了,但事做去还是粘着。洗白就是十牛图里的二至八,不断地把牛洗白,不断地让情粘不起

SF-戴博:脱落之后,人会不会变得非常理性?
SF-扶风:脱落之后,人便无我。无我者无理无性,只有全然当下
SF-扶风:当下事当下应,灵感无限

SF-扶风:《金刚经》讲:一切贤圣以无为法而有差别。圣位的高低,只在你脱得干净的程度
SF-扶风:大家不论证先证后,不论理透不透,比的只是事上不粘,所有公案只不断洗白。慢慢学下去,会越来越清晰。
花开半夏:就是凡事无我吗
SF-扶风:说个凡事无我容易,真要事事不粘,就是工夫了

花开半夏:可能一时无我,却坚持不了一世。是这样吗,老师
SF-扶风:有点这个意思,但用词不对。有时无我容易,时时无我不易

 

真幻既除。道归何处



SF-扶风:今天讲的云庵,已在论坛里贴出了,日后大家想跟上讨论的,最好上课前找一找相关的贴子,
SF-扶风:【上堂。僧问。真则是幻。幻则是真。真幻既除。道归何处。 师云。若有处所。堪作什么。 进云。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孤舟万里身。 师云。却不如是。 进云。江上渔人空点头。 师云。适来向你道什么。僧便喝。 师云。好一喝。僧又喝。 师云。两喝后又作么生。 僧礼拜云。犹嫌少在。 师乃嘘嘘。】

SF-扶风:上堂,是公案记载的其中一种,指正式的升堂说法,也即在大殿上师父给弟子们讲法辩法
SF-扶风:【上堂,僧问:真则是幻。幻则是真。真幻既除。道归何处。】
SF-扶风:有谁愿意来说说这句?
SF-戴博:有点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味道
SF-姜森原:打掉真假的对立。再问你,是什么?

SF-扶风:戴博用色空做一个同样的句子试试




SF-戴博:色空既除,道归何处?
SF-扶风: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空既除,道归何处?
SF-戴博:嗯

SF-扶风:姜森原用真假造一个相同的境。
SF-姜森原:境?
SF-姜森原:即真即假,无假无真。

SF-扶风: 粘了什么?
SF-戴博:真假。

还留了个处在



SF-扶风:看师答:【师云。若有处所。堪作什么。】
SF-姜森原:还留了个“处”在。

花开半夏:道和色空是相辅的吗 还是对立
SF-扶风:相辅已经是很粗的了,现在要打脱的是细微粘着
SF-扶风:僧这样问,是表明他已经知道色与空,已经知道真与幻了。这是很高的证量了。只是,为师的,要识的学人心量,再进一步

知思行悟:道至上以空无,真以心的定义具象显现,幻以心的欲念滋生
SF-戴博:这让我想起宝玉和黛玉对禅机时所说的“无立足境,方是干净
SF-扶风:这里要搞清楚,不是一味地无立足境,必先知空识性,方才行得这步
SF-戴博:嗯

SF-扶风:很多人的口头禅,就是第一步未踏稳,未识空性,便大言不立一境 。
SF-扶风:未识空前,处处是境,事事粘相,不立一境,反倒迷了
SF-扶风:不如立一圣境
SF-扶风:但,识得本来,便要打落圣念
SF-戴博:明白了
SF-戴博:就是不立境是否定之否定,那么先得否定,然后再否定之否定。

SF-戴博:也就是说先空,后空空
SF-扶风:对,不立境,是在已否定的基础上,进一步才用得的
SF-戴博:否则,无空,何来空空?
SF-扶风:否则成大空相,空概念。执持空相,更难脱
SF-戴博:明白了

 

高峻为下,对机为上



SF-扶风:好,继续
SF-扶风:【师云。若有处所。堪作什么。】
SF-扶风:很多人把这理解成,真幻都不立。我觉得不如解成,师到这里,知道学人已分得清真幻了,便再进一步要他舍弃这两个概念
SF-扶风:如戴博上面说的,是空后,再空空。 是在空后的再进一步,不是全然地否定空。这个大家要识得,不要见谁都人境两夺
SF-扶风:人境未分,人境粘连者,不如给他一个真或一个幻,让他断粘,方为了手
SF-扶风:所以看公案,并不是一味高峻,对机方为上。

SF-戴博:但是我有一点疑问,当初我们打坐时,您教我们,不要用任何的替代品去压制杂念
SF-戴博:如果你给他一个真或者幻 岂不是有替代品了?
SF-扶风:那是你已经识得空了
SF-扶风:止小儿啼。让他心不再漂,好乖乖跟着你来
SF-戴博:哦
SF-扶风:呵呵,你这是将我一军了呀,哈哈,说得也对
SF-戴博:不敢不敢,我想到哪里说到哪里

SF-扶风:昨天我们去参访,我不是放了很多相出来吗?哈哈,就是要让其它同学上当呀,少龙是不是
SF-戴博:少龙才放了很多相,“相片”。
SF-扶风:对你们几个不许粘,而给其它同学,却是送了好多棒棒糖呀。 什么气脉,什么手软的,还有湖边高论,全是相
SF-戴博:明白了,我刚还准备说手软呢。看来我也中招了。

 

步步为营,处处善诱,只为洗白



SF-扶风:扯远了,回文本
僧问。真则是幻。幻则是真。真幻既除。道归何处。师云。若有处所。堪作什么。】
僧表了自己心迹,师这里进一步引导,如果你还说个处所的,那不是还有个东西吗?
这样轻轻地把僧正高兴自己识得真幻的为真幻着迷的心打下。
SF-戴博:嗯

SF-扶风:一步一步,先识真幻,再离真幻。识只为用,不为持有
SF-戴博:所以禅宗的出发点就是用
SF-扶风:出发点是为了干净,洗白。一切贤圣以无为法而有差别 比谁无为

SF-扶风:继续下来。【进云。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孤舟万里身。师云。却不如是。】
进云,就是那个僧人回答,也是听明白了师父的指点,他的意思是说:师父,我知道了,要真幻都不取。那就是千江有水千江月,随处应缘随处用。
当下即是。

SF-扶风:【师云。却不如是。】这句怎么解,快快说来
SF-戴博:就是说压根没有月亮?
SF-崔旭:心里还想着有缘可随,有用可用?
SF-扶风:如果要一句一句完全无歧义地画出来,可能不妥。
今天时照闭关中,少了禅师压阵,这里我们一起讨论吧
我个人认为,这个或与下一句一起【师云。却不如是。进云。江上渔人空点头。】,形成师徒间相互的再一次的较量。

SF-戴博:师傅把他的大前提否定掉了。就是说也有可能压根没有月亮,所以他就说空点头?
SF-扶风:僧说真幻,师说无境,僧再说那就遍行用,师这里说:是这样吗?僧再说:就是就是,江上渔人空点头
SF-扶风:我们继续看后面【师云。适来向你道什么。僧便喝。师云。好一喝。僧又喝。师云。两喝后又作么生。僧礼拜云。犹嫌少在。师乃嘘嘘。】

 

层层剥落



SF-戴博:是不是他两喝以后再喝就会落入窠臼?所以禅师要把他打醒
SF-扶风:
第一回合:
真幻既除,道归何处】
——【若有处所,堪作什么】
第二回合: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孤舟万里身。】
——【却不如是。】
【进云。江上渔人空点头。】
第三回合:
【师云。适来向你道什么。】
【僧便喝。】
【师云。好一喝。】
【僧又喝。】
第四回合:
【师云。两喝后又作么生。】
【僧礼拜云。犹嫌少在。】
【师乃嘘嘘。】

这里我们分四层来看,也就是师徒间四个回合。
第一回合,僧表真幻,师让都舍却。
第二回合,僧说那我就不要真幻了,处处用时处处真吧。
师就再试他:真的吗?
为表这里自己脚跟稳实,不再转了,僧就以江上渔人空点头来肯定
第三回合,师听了也很为弟子的证量高兴,再试他:“刚才你说什么来着?”
看看僧上不上当,哈哈,好个徒弟,识穿师父的诱惑,并不接招,一句喝,挡回去
第四回合,师再问他,你知道自己经二喝落哪里了吧,学人说是的。这时想想那个情境:嘘嘘。老师为学人高兴呀。

SF-扶风:【师云。两喝后又作么生。】这里又露出马脚了,师即点他,一喝即是,两喝后,是否又粘着了?
SF-扶风:僧马上知道,多谢师,礼拜云:还是有粘着呀。【师乃嘘嘘】,这是师对他的肯定
SF-姜森原:嘘嘘原来是肯定
SF-扶风:这一段公案,把师对徒的一步步引,一层层洗,写得清清楚楚

镜淳:禅宗公案不好解
SF-扶风:不识无心解不得,公案无解只有相应。
SF-扶风:应之者心旷神怡,受之者句句清心。

SF-扶风: 不要在字面上去理解,用心去感受两人间的来往
SF-扶风:体会那种层层剥落的过程

SF-隋少龙:其实我还是不太明白“僧便喝”是什么意思……
SF-扶风:也就是他不应老师的话,只一声:嗨。打断话头。这在禅宗里常用到,不接人家的话时常用。
SF-隋少龙:哦~
SF-扶风:因为禅讲不要头上安头,如果你顺着人家的话去了,你就是粘着了。
这个不是日常说话,禅门公案,禅门对话,只为打落执着。
比谁个不粘,斗哪个断得快。

SF-隋少龙:所以第二句喝的时候是对本身又一次黏着了吧
SF-扶风:是的,第一次喝是打断;第二次喝,只是上一次好用,又跟着来了
SF-隋少龙:哈哈,懂了~谢谢老师

SF-扶风:好,今天下课。
SF-戴博:谢谢老师今晚精彩讲解
广州-陈洁:没想到才几个字却如此精彩丰盛,公案很神奇,最关键的是实用,谢谢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