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古尊宿语录》19读书群群对话:“真净-醉梦”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15 16:51:23

日期:2013年5月21日

SF-扶风:读书读书,开始读书。这段太好玩了,不讲出来、写出来,太对不起造化了。比庄周梦碟更强大呀。

 

廖胡子醉梦


SF-扶风:《古尊宿语录》云庵真净禅师:【上堂。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脚头脚尾。横三竖四。北俱卢洲火发。烧著帝释眉毛。东海龙王忍痛不禁。轰一个霹雳。直得倾湫倒岳。云黯长空。十字街头廖胡子醉中惊觉起来。抚掌呵呵大笑云。筠阳城中。近来少贼。】

金华--默:是廖胡子做梦啊。
SF-扶风:这是一个故事,与三类公案没有什么干系。待我写来。
SF-姜森原:这看起来像是幻化境界?
SF-扶风:是,那天让大家交作业,没见和个交来的,罢罢,我自己写,莫山埋汰了这好东西。
金华--默:帝释眉毛烧著,龙王忍痛不禁,好玩。
SF-扶风:对呀,大家写来,写来。
金华--默:人家烧眉毛,他痛什么?
SF-扶风: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出得?出不得?脚头脚尾,横三竖四。哪是哪?谁是谁?
SF-姜森原:不知谁是谁。

SF-扶风:一个激灵,醉倒十字街头的廖胡子骤然惊起,看着一地垢污,哈哈大笑。
SF-姜森原:自己的呕吐物吧,呵呵。
北京-容和:是滴。
SF-扶风:摸摸还没搅罢的肠胃,美美地笑道:这世道,真他妈太平盛世,好!好!请照师点睛。
SF-姜森原:不知廖胡子是谁。
SF-扶风:某甲。
时照:精彩。
SF-扶风:这么精彩的故事,竟然不流传,怎么可以?照师来两句点点,我们一起让它流芳世间。
金华--默:醉汉倒地身体难受,亏他做个有趣的梦。
SF-扶风:大家也一起来,就看罢此公案脑海里的第一反应,直接打出来,没有对与不对,各人各人应。
时照:哈,我流芳一世就行。
SF-姜森原:什么醉不醉,都是一场梦了。
金华--默:原来如此。看故事觉得很搞笑的。
SF-扶风:庄周梦蝶耶?蝶梦庄周耶?廖胡子是谁?廖胡子又是谁的梦?

金华--默:看戏一样锵锵一出,又锵锵一出的,还是武戏加诙谐。
SF-扶风:呵呵,打到这里才发现刚才森原问廖胡子是谁,是这个意思呀,我还搞错了。森原反应真快。
SF-姜森原:早上醒来,看着天花板,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自己是谁。庄周是这样吗?
SF-姜森原:我刚才问的就是廖胡子的字面意思。
SF-扶风: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北京-容和:迷了。
SF-姜森原:近来少妄想。
金华--默:我看着忍不住笑了。

Will:求白话解。
SF-扶风:筠阳城是十字街头所在处,近来少贼,不过是廖胡子的感叹,没人骚扰,可自在在街边醉卧一晚,有点自嘲的随口唠叨两句。关键是透过这两句想象主人翁的神态,大家一起描述一下吧。
金华--默:前面那段动漫一样的在脑子里播了一样,看画面太搞笑了。
SF-扶风:是呀。
金华--默:舒服啊。
SF-姜森原:闲人无事。
Will:自在。。
金华--默:他干嘛不回家?
飞月幽蓝:境界。
北京-容和:外面与家一样,同样的安全感。
Will:为何前面有:北俱卢洲火发。烧著帝释眉毛。东海龙王忍痛不禁。轰一个霹雳。直得倾湫倒岳。云黯长空。这段描述?
宁波—珊瑚:到处是家,梦中情景。
金华--默:Will:为何前面有:北俱卢洲火发。烧著帝释眉毛。东海龙王忍痛不禁。轰一个霹雳。直得倾湫倒岳。云黯长空。这段描述?——做梦呢。
Will:哦……。
SF-扶风:侧倒于筠阳城十字街头的廖胡子,突一个激灵,手脚一抽,跳了起来。四顾左右,一脸茫然,那龙王呢?那帝释呢?口干舌噪间强咽了两口,抽手擦擦紧蹦的口角(胶着残迹呢),哑然一笑:奶奶的,这世道,舒服!舒服!为更形象,改一下:看着脚边正添着一地呕吐物的黑狗,哑然一笑,一脚踹去:“奶奶的,舒服死你了”。

金华--默:帝释是廖胡子,龙王也是廖胡子。
无剑:到底是在说什么。
SF-扶风:喝醉酒的人当然胃里翻江倒海啦,火烧火撩的。
金华--默:什么北俱芦洲也还是廖胡子。
无剑:为什么在说了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后说脚头脚尾、横三竖四,然后又讲廖胡子。
SF-扶风:烧着了眉毛不过是引子,为了引出东海龙王的一喷。南柯一梦。
金华--默:呵呵。
无剑:空。
SF-扶风:刚才谁说的蝴蝶效应呀。
金华--默:我说的。
SF-扶风:呵呵,好。这个故事,都听好玩了吗。
豆子:听完了。
金华--默:拍成小电影也很好看。

 

南柯一梦


SF-扶风:大家上百度找找“南柯一梦”的故事看看。相传唐代有个姓淳于名棼的人,嗜酒任性,不拘小节。一天适逢生日,他在门前大槐树下摆宴和朋友饮酒作乐,喝得烂醉,被友人扶到廊下小睡,迷迷糊糊仿佛有两个紫衣使者请他上车,马车朝大槐树下一个树洞驰去。但见洞中晴天丽日,另有世界。车行数十里,行人不绝于途,景色繁华,前方朱门悬着金匾,上书“大槐安国”,有丞相出门相迎,告称国君愿将公主许配,招他为驸马。淳于棼十分惶恐,不觉已成婚礼,与金枝公主结亲,并被委任“南柯郡太守”。 淳于棼到任后勤政爱民,把南柯郡治理得井井有条,前后二十年,上获君王器重,下得百姓拥戴。这时他已有五子二女,官位显赫,家庭美满,万分得意。
  不料檀萝国突然入侵,淳于棼率兵拒敌,屡战屡败;金枝公主又不幸病故。淳于棼连遭不测,辞去太守职务,扶柩回京,从此失去国君宠信。他心中悒悒不乐,君王准他回故里探亲,仍由两名紫衣使者送行。 车出洞穴,家乡山川依旧。淳于棼返回家中,只见自己身子睡在廊下,不由吓了一跳,惊醒过来,眼前仆人正在打扫院子,两位友人在一旁洗脚,落日余晖还留在墙上,而梦中经历好像已经整整过了一辈子。
  淳于棼把梦境告诉众人,大家感到十分惊奇,一齐寻到大槐树下,果然掘出个很大的蚂蚁洞,旁有孔道通向南枝,另有小蚁穴一个。梦中“南柯郡”、“槐安国”,其实原来如此!
无剑:唉,南柯一梦,一梦南柯,不知何日醒来,人生一梦而已。
豆子:怎么主动醒来?
SF-扶风:歇去!今天的学习,再送上两段文字,各各自己读去。
豆子:哦,上班。

SF-扶风:一叶落。天下秋。老僧慵剃雪霜头。风浩浩。水潺潺。忙者自忙闲者闲。终南山色翠相倚。湘岸橘朵红钩攀。诸禅德。会即途中受用。不会且世谛流传。夜静水寒鱼不食。满船空载月明归。
金华--默:我已做梦,梦到回去,每次都会醒。
无剑:过去是梦,当下又何偿不是一梦呢?就在梦里吧,梦中惜缘,到醒来时自然会醒,何必强求。
SF-扶风:诸禅德。会即途中受用。不会且世谛流传。——下课


-----------------------------------------------------------------
斯坦福大学禅学社暨时照道德文化读书活动:《古尊宿语录》读书分享。
读书群:125496043。每天一小时,单月经典,双月小书,欢迎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