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古尊宿语录》18读书群群对话:“云门文偃-看什么经”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15 16:48:30
日期:2013年5月20日

SF-扶风:今天由李菱再为大家带来云门文偃的智慧故事。希望大家带着共同学习,共同进步的心态,一起进入公案。


公案的分类

 

 

SYSU-李菱:大家好,在开始今天的公案之前,我们先温习一下扶风老师前两天对公案进行的分类:“第一类,是在相上转的人,要打落性上。这一类公案往往精彩异常,常于错鄂间电光火石,使人在诸相中骤然离相。老师可以用不分清白的打,来使其开悟。”之前上的很多堂,都是属于这类的,所以大家参与和感悟的时侯会很痛快。
“第二类,洗白白类,这时的学人,已经知道空性,知道自己本来是了。但是因习惯深障,往往还不死心。”老师这时就不打了(因为打也没用),只能针尖对麦芒,学人怎么问的,就从他问的地方,推回去!
这时候的学人应该是最难受的吧,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出不去,又进不来。又像习惯柱杖的人,突然被拿走了拐杖,任凭你有多痛,突然间就只能立足于那双无力的腿,多年的不使用,已经失去了本应有的功能。要让它们重新站起来,除了自己不断地练习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而这个过程,又注定了是孤独无依,在别人看不见的背后,要流多少泪和汗!
如果说前两类都是学人带着疑惑去问师,那最后一类则刚好相反:“问题不是学生的,是老师无端生些事出来,看学生上不上当。”此时的老师,故意拿些相来勾引学生,看他们会不会被粘上去。
SF-扶风:只能立足于那双无力的腿。

 

看什么经


SYSU-李菱:我总结了一下,文偃常问的几个问题有 “甚处来(你从哪里来?)”“读什么经?”……今天和大家分享的三个场景,老师问同一个问题:“看什么经?”,我们一起看看学生们是如何招架的。
SF-扶风:招架。
SYSU-李菱:接招。

 

场景一

【问僧。看什么经。僧拈起经。 师云。鬼窟里出头。 僧云。和尚见个什么。师云。赃物见在。无对。代云。仁义道中。不合如此。】老师问学人:你在看什么经?学人不说话,把经书举起。老师批评他:你这家伙,在鬼窟里干活,又想磨砖成镜。大家明白为什么老师要这样批评他吗?
SF-扶风:人赃并获。
SYSU-李菱:哈哈,对啊。
SF-扶风:人家那么用功。
SYSU-李菱:这家伙还粘在相上,把书当圣了。
晨曦:批评他着于相?不实修?
SF-扶风:如此精进修行也不对了?
SYSU-李菱:以为举起那本书就可以抵挡一切了。此考生,fail了。嘻嘻。
晨曦:fail了 ?
SYSU-李菱:不及格,还在第一层次呢。好,看下一学人表现如何。

场景二

 

 

SYSU-李菱:【问僧。看什么经。 僧云。瑜伽论。 师云。为甚义堕。 僧云。什么处义堕。 师云。自领出去。代云。悔不先下手。】老师问学生:你看什么经?学生答:瑜伽论。(瑜伽论讨论人的净思等终极问题)老师说:为什么搞错意思?(堕,指的是毁坏。) 学生:“哪里搞错意思了?”
SF-扶风:这文偃的学生,也不好当呀。
SYSU-李菱:学生都不好当的吧,哈哈。有在留意的同学,看看呗,觉得这学人境界又如何?
晨曦:嗯。
SYSU-李菱:这小子,一问就被拉出来,又跑出去找哪里错了。
柳州—敏婷:我也等喂饭了。
SYSU-李菱:所以啊,还是没有站稳脚跟。
SF-扶风:那就说出来嘛,哪有什么对错的,现在自己就是这个理解程度,进步的是自己,不是照师不是扶风不是李菱。哪怕一步到不了位,走得一步是一步,明得一分是一分。量变慢慢积聚,哪天质变就来。
柳州—敏婷:嘿嘿,是呀,把心晒出来,心无对错。
SF-扶风:我们的公案,我们自己玩。
SYSU-李菱:因为这前两个我看得也不太懂 但是这第三个真心实很有感觉的我们要不就来第三个吧。
柳州—敏婷:嘿嘿。好呀,多亏你解释,要不我前两个还糊涂。

场景三

 

 

SYSU-李菱:【问僧。看什么经。僧云。般若经。师云。作么生是清净。僧云。什么处不清净。师云。绳床入枇杷树里去也。见么。僧云。和尚莫瞒人。师云。瞒人且置。你道我作么生。无对。师云。这掠虚汉。】
柳州—敏婷:哈哈,好精啊,这和尚。
SYSU-李菱:老师问学生:你在看什么经?学生答:般若经。(般若经是关于智慧的一类经书)。老师说道:既然看的是般若,那你就说说什么是清净无为吧。嘿嘿,是啊。大家注意啦,鱼饵放下去了。
SF-扶风:不上钩,不上钩。站定不讲理。
晨曦:快译。
金华--默:怎么样?上钩了?
SYSU-李菱:【僧云。什么处不清净。】学生回答:那老师您说说什么不是清净无为吧。怎么样?上钩没?上钩没?
晨曦:没。
SYSU-李菱:对啦对啦。
SF-扶风:切。
柳州—敏婷:上钩了。
晨曦:回问也算上钩?
SF-扶风:你问我什么才是清净无为吗 ?意思是想看看我把什么东西推高圣位了,呵呵。
柳州—敏婷:哦,原来是这样。
晨曦:原来这样是哪样?婷。
SYSU-李菱:对,哪样?
柳州—敏婷:嘿嘿,我感受到的这样啊。嘿嘿。
SYSU-李菱:前面的还有异议吗?第一回合的交锋没有异议了吧?没有的话 继续 老师再探:【师云。绳床入枇杷树里去也。见么。】枇杷树上有根绳子,你看见了吗?
柳州—敏婷:没有了,多谢。
SYSU-李菱:精彩的部分到了。
晨曦:估计师继续设局。
SF-扶风:嘻嘻,突然觉得,这异议,末曾不是好事。看过公案,各触各缘,各动各心,各有各议吧。
SYSU-李菱:恩。
SYSU-李菱:【僧云。和尚莫瞒人。】学人:老师您别骗我。【师云。瞒人且置。你道我作么生。】老师说:被欺骗的是你,你干嘛赖我?
SYSU-李菱:此时学人已经意识到自己受骗,第一反应就责备老师欺骗他。老师点醒:是你自己被欺骗,与我何干?为何要牵扯上我?我们想想,自己在生活上是不是也常犯同样的毛病?
晨曦:若果学生说没看见,估计师无以对吧。
SF-扶风:瞎眼汉。
柳州—敏婷:关键不是那个看,是那个心啊。
金华--默:答不上来呢?
SF-扶风:意识到自己受骗,第一反应就责备老师欺骗他。
柳州—敏婷:还是外求。
Z:人有情,这很正常。
SF-扶风:若真答不上来,卡住了,倒也好事。
柳州—敏婷:不往内找原因。
晨曦:生活中被骗了或者被伤害了会怪罪于施骗者或施害者。
SYSU-李菱:遇到一些很不顺心、很不开心的事,第一时间就去外面找原因。
柳州—敏婷:是啊,自己扮演受害者角色。
Z:被骗肯定会有埋怨啊。
SYSU-李菱:绞尽脑汁找到那个引起自己不开心的客体,可能是一个人,可能是一件物品,可能是一件事,以为把所有责备放到这个客体上就可以解决问题。而不开心的主人,就在向外寻找原因的时候,得以免受责备。
济南-千江一月:不好。
SYSU-李菱:习惯会妨碍我们创造性思维。
晨曦:我们已经习惯了恼羞成怒的怪外相。
Z:我的看法是习惯好也行不好也行,一般是改不掉的。
SYSU-李菱:呵呵。
济南-千江一月:恼羞成怒就不好,不管骗不骗。
Z:其实越认为不好的,越容易产生情绪。
豫-白开水:湖北-晨曦:若果学生说没看见,估计师无以对吧。师有很多很多的回答,包括你这个估计。
SF-扶风:论坛上有几篇李菱同学的真心分享,每一篇都是心尖滴着血的痛。
SYSU-李菱:看来扶风老师是真懂我在说什么。
金华--默:怪自己也会恼羞成怒的。
SYSU-李菱:没错。
Z:每个人都是有情绪的,这是无法改变的。
SF-扶风:这才叫“修行”!
Z:改变的无非是产生情绪的内容而已。
SF-扶风:改变的,只是习惯性情绪下面的习已为常。
柳州—敏婷:我执啊,认为改不掉,就是执啊。
济南-千江一月:有情绪无法改变,但情绪是可以改变的。
金华--默:看见人家吐,闻到味,我也吐。
SF-扶风:对,特别是同一问题的同一反应。
豫-白开水:Z:我有个疑问,为什么李菱认为被骗恼羞成怒就是毛病呢?恼羞成怒我认为只有在起作用的时候才是有用的,其他的都是耍酒疯有什么好处呢?
Z:其实大家想想,当我说这些话的时候,大家是否已经产生了微妙的情绪?
金华--默:看到感动我也哭。
柳州—敏婷:呵呵。
SF-扶风:这个Z,跟大山当初很象呀。
晨曦:小大山。
Z:我只说我的看法。对于产生什么样的情绪,是否恼羞成怒,其实都是一样的。
豫-白开水:Z:老师是棒喝还是劝导还是漠不关心,其实也是一样的。哪里是一样的?

臭屎

 

 

SYSU-李菱:好,我们刚刚说到臭屎。
柳州—敏婷:呵呵。
Z:谢谢大家,请继续吧。
SYSU-李菱:看见一坨臭屎,就嗤之以鼻,去怪那屎怎么那么臭。其实闻到臭味的是你自己,去怪这屎做什么?想象一下,对于一个天生没有嗅觉的人,这香花和臭屎散发出来的味道,有区别吗?所以,不要去怪屎了,要怪就怪自己有嗅觉吧。

晨曦:臭屎怎么啦?
柳州—敏婷:如果你去到哪里都可以,那走哪条路都可以。
晨曦:臭屎没得罪过。
金华--默:SYSU-李菱:看见一坨臭屎,就嗤之以鼻,去怪那屎怎么那么臭。其实闻到臭味的是你自己,去怪这屎做什么?想象一下,对于一个天生没有嗅觉的人,这香花和臭屎散发出来的味道,有区别吗?所以,不要去怪屎了,要怪就怪自己有嗅觉吧。没嗅觉是不正常。
SF-扶风:那要鼻来干嘛。
SYSU-李菱:大家一定嘀咕了,有嗅觉也有错啊?
金华--默:就是。
SYSU-李菱:这个问题问得好。是啊,有嗅觉没有对错,承当便是!香的臭的都没有问题,只是把我的生命变丰满了而已。
晨曦:嗅觉没错,错的是内心对屎产生的想法。
柳州—敏婷:呵呵,接纳了就好。
SYSU-李菱:恩 到公案 所以在学人无言以对的时候,老师批评他:【这掠虚汉。】你这不敢承担的心虚小人。
金华--默:有时闻到臭也没成烦恼。
SYSU-李菱:没错!所以这个学人看似功力深厚,实则还有许多小人附身。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柳州—敏婷:你这不敢承担的心虚小人。——我要送花给我自己,我终于在生活里开始勇敢表达自己的内心了,不做虚头小人了。
豫-白开水:哈哈,如果冷水能过带来真正的清爽透明的话,热烈欢迎。
SF-扶风:都敢承当了呀。
济南-千江一月:Z同学。
SYSU-李菱:哈哈,果然没白上这堂课!
Z:带不了,因为内心有执,这基本是改变不了的。
柳州—敏婷:呵呵。
金华--默:因为看不懂,翘了这么多课,不值了。
豫-白开水:改变不了的话还是你自己说话的角度没找好。
SF-扶风:论坛上有李菱的几篇读书心得,开始的时候,见着古文都晕。这么迫着迫着自己三个星期后,渐入佳境。
Z:一般改变不了是正常的。
SF-扶风:好,今天下课。

-----------------------------------------------------------------
斯坦福大学禅学社暨时照道德文化读书活动:《古尊宿语录》读书分享。
读书群:125496043。每天一小时,单月经典,双月小书,欢迎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