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古尊宿语录》12读书群群对话:“黄檗禅师-只在当下”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15 16:34:55

日期:2013年5月14日

佛山-郑琳:今天我们继续黄檗禅师的故事。上次讲了很多,大家还记得吗?即此用、离此用。好 今天再给大家介绍几个公案、都比较简短的。

 

心还有所住吗

 佛山-郑琳:【百丈一日问黄檗,何处去来。檗曰,大雄山下采菌子来。丈曰,还见大虫么,檗便作虎声。丈便抽斧作斫势,檗约住便与一掌,丈便休。至晚,上堂谓众曰,大雄山下有一虎。汝等诸人好看,老汉今日亲遭一口】百丈有一天问黄檗从哪里来,黄檗说从大雄山脚采蘑菇来。好、接下来,大家注意看了哦。丈问还看到老虎在吗?黄檗便学老虎的声音吼叫。丈便抽斧作斫势,檗约住便与一掌,丈便休。---百丈于腰下取斧作斫砍的架势,黄檗架住他的手,飞掌而击。【丈便抽斧作斫势。檗约住便与一掌。丈便休。】---百丈于腰下取斧作斫砍的架势, 黄檗架住他的手,飞掌而击。【百丈一日问黄檗。何处去来。檗曰。大雄山下采菌子来。丈曰。还见大虫么。檗便作虎 声。】----丈问还看到老虎在吗?黄檗便学老虎的声音吼叫。

 广东-不时佛:表达出来的虎啸哪有当下的虎啸真实。

柳州—敏婷:他如果说了,就陷在问题了,跟着念走了。

佛山-郑琳:老师问有没有遇见老虎,学生马上学老虎吼叫。

柳州—敏婷:言下之意,你这个家伙,还管什么别处有没有老虎,我就老虎,就在这里,就在此刻。

SF-戴博:恭喜你,你都会抢答了。

佛山-郑琳:好、我们再继续。【丈便抽斧作斫势,檗约住便与一掌,丈便休。】----百丈于腰下取斧作斫砍的架势,黄檗架住他的手,飞掌而击,百丈就回去了。

 

佛山-郑琳:百丈要杀了这只老虎。

柳州—敏婷:这是你想的,百丈有吗?

佛山-郑琳:那百丈这是干嘛啊?这些禅师就喜欢棍棒教育啊,哈。

SF-扶风:丈问:见大虫吗?这话本身就是多余的。黄檗马上回应学虎叫:“你见了吗?”

佛山-郑琳:百丈是顺势推舟,演好这场戏?丈问:见大虫吗?这句话是多余?

柳州—敏婷:两个人一来一往,都在当下啊。

 

SF-扶风:百丈即作斫样,有虫即斫。你还有一个见吗,黄檗便往一掌。师徒间你来我往,只为校验。无事,歇去。黄一心棌蘑菇,本来无虎。百丈多余一问,只为提试弟子。以上文字为扶风打电话照师讲我打出来的。

柳州—敏婷:黄一心棌蘑菇,本来无虎。——多谢老师,这句话是我没理解到的。

SF-扶风:有不明处大家问,我再问再代打出。

SF-戴博:原来是遥控。

SF-扶风:我也不懂。

佛山-郑琳:很多师傅评价这个公案,看了就更不懂了。

 

SF-扶风:百丈某日见黄檗,问:从什么地方回来?黄檗回答说:从大雄山上菜蘑菇回来。百丈问:见到大野兽了吗?黄檗立刻做虎视眈眈的对着百丈大吼。百丈立刻拿出斧头欲砍黄檗。黄檗顺着百丈的来势而回击过去,百丈的虫子就被黄檗打掉了,然后就回家安歇了。

佛山-郑琳:【至晚。上堂谓众曰。大雄山下有一虎 。汝等诸人好看。老汉今日亲遭一口】结尾了。

SF-扶风:老汉今天试了,下不了手。

佛山-郑琳:他亲遭了哪一只虎啊?野兽都是多余的,他亲遭了啥?

时照:嗯,呵呵,真假虎不分。

 

SF-扶风:大家说说,黄檗出师了。

柳州—敏婷:是啊,我还没出师。继续学习中,嘿嘿。

SF-扶风:每一段公案,其实都不应该这样讲的。

涅槃的火花:看了半天,就看不懂。这些人的想法都不正常。

柳州—敏婷:恩,我今天也感觉到,只能自己体会。

佛山-郑琳:恩,应该怎么讲呢?

时照:不是人家的想法不正常,是我们太有想方法了,太有知识了。

 

SF-扶风:这样讲下来的,都变成了概念,依然是在我们头脑中转来转去的概念。但是,嘻嘻,扶风擅长裹脚布,就拿着照师的东西美美地裹一场。

柳州—敏婷:顺着感觉走,不钻那些字眼和手势这类的,感觉其实自己懂了。

时照:不是人家的想法不正常,是我们太有想法了,太有知识了,太有才了。

SF-扶风:大家听完概念的解释,回到公案的文字,不要想,只是静静地还原公案的场景,用心去应。

北京-守根:境界不到。

 

时照:看着人家的公案中的主人公,我们最起码也要停下,听听主人的心声,然后才有资格说话啊。

柳州—敏婷:老师讲讲的话,可以帮助理解公案的意境啊。

佛山-郑琳:场景里总有几个转折点。

北京-守根:苦添烦恼。

SF-扶风:不会的,只要你不提着个想搞清楚,想弄明白的心,只是这么静静地看去,在我们解释过后,再这么静静看去,会有感觉的。

 

涅槃的火花:为什么要学虎叫,为什么要砍,为什么要对一掌,为什么回家还说被虎咬。这些就是觉悟的人应该或者是一定要做的事情么。

SF-扶风:没有为什么,你就跟着叫,跟着砍,试试。

时照:比如有的嗷嗷叫是高兴的 有的人是痛苦的,你知看嗷嗷叫却不知道人家叫的心。

SF-扶风:觉悟的人什么都不应该做,什么都应该做。一切只在当下,做就是了。

柳州—敏婷:恩,他们的心那么干脆利落啊。

 

时照:涅槃的火花,为什么要学虎叫,为什么要砍,为什么要对一掌,为什么回家还说被虎咬。这些就是觉悟的人应该或者是一定要做的事情么——不是觉悟的人要做的事情,是迷人需要的明白的事情。

SF-扶风:一切的应该与不应该,都是时过境迁的标签。

涅槃的火花:百丈某日见黄檗,问:从什么地方回来?黄檗回答说:从大雄山上菜蘑菇回来。这里为什么不学蘑菇呢?

 

时照:你为什么不学黄檗呢,为什么邀请黄檗学你呢?

涅槃的火花:我不用他学我啊。

时照:你刚才的问话本身就是让人家学你。

涅槃的火花:只是他前后言语,应对相互矛盾,毫无逻辑,找不到共通的地方。

时照:人家的路径,由人家走,你学就是,不懂就悟,哪有那么多的评判,这个世界就你一个明白人,几千年了,这么多人参公案,怎么人家都不知道相互矛盾,毫无逻辑,找不到共通的地方。

 

SF-扶风:问什么,只是虚空中随手抓来,随口而出。大家实不必就这片显现出来的叶子追根问底。要义为有与没有,有什么不是重点。

时照:难道你不应该回头参参自己,为什么看不懂人家的公案,还说人家有问题。

宁波—珊瑚:汝等诸人好看。老汉今日亲遭一口。

SF-扶风:整个公案是百丈试探黄檗心还有所住吗。结果发现不但无所住,而是还能活在当下。好,郑琳,上下一段吧。

 

开田

 

佛山-郑琳:百丈问黄檗,甚处来。檗云,开田来。丈云,辛苦不易。檗云,随众作务。丈云,有劳道用。檗云,争敢辞劳。丈云,开得多少田,檗遂钁地数下。丈便喝,檗掩耳而去。还是百丈和黄檗的对话。【百丈问黄檗。甚处来。檗云。开田来。】百丈问黄檗,什么地方来?黄檗说:开田回来,在开心田?【檗云。随众作务。丈云。有劳道用。檗云。争敢辞劳。】

 

柳州—敏婷:中间那些对话全是念啊,跟着走就乱了,开田就是开田,过去了。

佛山-郑琳:【丈云,辛苦不易。檗云,随众作务。丈云,有劳道用。檗云,争敢辞劳。】百丈说你辛苦了,黄檗回答只是和大家一样一起干活呢。

佛山-郑琳:百丈这时说的有劳道用,我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柳州—敏婷:我也不知道,此刻也不想知道。这个对话场景好像我每天的生活啊,全在那些念里来来去去。

佛山-郑琳:是,人家干家务呢,那就不解释了,不好组织语言。

 

SF-扶风:百丈见着徒弟黄檗问:去哪呢?黄檗回答师父:“刚开田回来。”百丈说:“ 这是很累的活呀。”黄檗说:“没关系,跟大家一起。”百丈表扬他:“辛苦你了”(有劳道用,不太明白)黄檗说:“不辛苦不辛苦。”到这里我个人认为都是正常的师徒间的日常对话,回答到这里时,百丈突然提起试弟子,再来后面一句:“开了多少田呀?”。看你有着无着。

 

佛山-郑琳:【丈云,开得多少田?檗遂钁地数下。丈便喝,檗掩耳而去】百丈问开了多少田了?黄檗用铲子挖了几下地。百丈随之大喝,黄檗掩着耳朵自己不回答就走了。

SF-戴博:就是当下在开地,前面开的都不算数?

SF-扶风:请问照师同意我上面的说法吗?有什么指正的。

柳州—敏婷:幸福的黄檗,还有个老师在那里喊停啊。幸福的我,能遇见时照禅,感恩。。。。。。。

 

有劳道用

 

SF-扶风:“有劳道用”这句上不清楚。

涅槃的火花:百丈随之大喝,黄檗掩着耳朵自己不回答就走了,又开始了。

柳州—敏婷:开田就是开田,辛苦不辛苦之类的那是想了。既然心为一用,何来苦有?

SF-扶风:时照:百丈说:劳动是不是道的用,黄檗说:大家都在辛苦的的劳动,哪敢有分心的时候。

知思行悟:有劳道用。是不是说你的辛苦值得吗?或者你有收获吗?

 

SF-扶风:我虽然也不能完全跟上照师的思维,但我相信她,她是直观看去的。

佛山-郑琳:黄檗不为百丈所说所动。

SF-扶风:我们理解不到,是因为思维粘着还有痕迹。

佛山-郑琳:老师肯定这样劳动过,我一点也理解不了。

柳州—敏婷:辛苦不辛苦,还有开得多少,这全是不在当下的状态,我感觉是。

SF-扶风:我们有大禅师坐阵,就少问他们为什么,多问自己为什么。

柳州—敏婷:我看到他们对话的状态,想到的就是我自己平日的状态,全是在那些念头里辛苦奔波。

宁波—珊瑚:全是在那些念头里辛苦奔波。

SF-扶风:在理解不到的地方,好好看看我们与照师解释的差异,在哪里找自己的粘着处。

柳州—敏婷:停。

佛山-郑琳:不光是粘的问题,对古文的拿捏也有。

柳州—敏婷:此刻,我流泪了,如果没有时照禅,我还在那些念里头上上下下,找不到出路。感恩。

SF-戴博:你终于大彻大悟了。我佛慈悲。同样是学禅,做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佛山-郑琳:这句话问得好,下课呗。

SF-扶风:不行,这个公案的后面我还不清楚呢。

佛山-郑琳:时照老师的话太犀利了,我真有点受不住。

 

只在当下

 

SF-扶风:【丈云,开得多少田。檗遂钁地数下。丈便喝,檗掩耳而去】这里面的关系,我还没体会到。

时照:百丈问:如果你是用真心劳动的话那你种了多少地啊?黄檗此时就用锄头剁数下地。意思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百丈见黄檗入神,立刻大吼一声,黄檗立刻捂着耳朵跑了。

SF-扶风:我自己看去就是。百丈成心搅乱,问:“那你开了多少田呀?”黄檗不上当,什么多多少少的,只在当下,敲了几下回答。

涅槃的火花:还好啊,顶多就是劈头盖脸来一顿嘛,没有偶们领导犀利,小意思啦。

时照:百丈问:如果你是用真心劳动的话那你种了多少地啊?这还是个伏笔……。

柳州—敏婷:既为真心,哪来计较多少???

时照:既然真心,就没有多少。

2419526800:先设套,看你迷糊不迷糊,公案都是历史 ,有现实的题材吗?法论常转,与时俱进才行。

涅槃的火花:历史不是现实么?

2419526800:现在的题材。

柳州—敏婷:以史为镜。

2419526800:才能不落后。

涅槃的火花:那什么是现在呢?

柳州—敏婷:有啊,这个月我们是读公案的。每月一书。

涅槃的火花:等你的现在说出来就是历史了嘛。

2419526800:大道才能引导当世人。

涅槃的火花:大道才不引导人呢。。。都是人自己跟人玩的。

武汉-泡泡:从来没有历史,只有当下

佛山-郑琳:如果你是用真心劳动的话那你种了多少地啊?换句话说如果你是真心工作的话,那你有多少功劳啊?

涅槃的火花:换句话问问大家。如果你是用真心学佛的话,那你离佛还有多远。

武汉-泡泡:你觉得有多远。

佛山-郑琳:论是非曲直长短只是不真心

涅槃的火花:这个对了。

武汉-泡泡:你就是"觉得"太多了。

涅槃的火花:什么都不论,就觉了,没话说了,就觉了。你也觉得我觉得太多了么。。

武汉-泡泡:好象是。

佛山-郑琳:百丈见黄檗入神,立刻大吼一声,黄檗立刻捂着耳朵跑了。其实还有最后一句的,呵呵,可以回去参参。

解说公案

 

时照:我们都可以讲我们对公案的理解,但是我们不能理所当然的讲公案。因为公案是教具。就好比是一辆组装好的汽车,不可以拆开来用,这样每个学员都不可能体验到坐汽车的滋味。那么也就体悟不到公案的奥妙。公案不是谁讲,而是大家讨论。只求速度,不论疑情的讲公案,这个公案就等于是放一个没开后门臭屁。



-----------------------------------------------------------------
斯坦福大学禅学社暨时照道德文化读书活动:《古尊宿语录》读书分享。
读书群:125496043。每天一小时,单月经典,双月小书,欢迎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