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古尊宿语录》11读书群群对话:“百丈-鸭子飞了(续) ”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0-15 16:33:15

日期:2013年5月12日

豫-白开水:今天继续上次的 百丈的鸭子飞了。

湖北-晨曦:百丈的鸭子飞了?

 

百丈的鸭子飞了

 

豫-白开水:上次,百丈随马祖路行郊野,突然听闻一声,嘎。马祖问,这是什么声? 百丈答,野鸭声。马祖:那声音到哪里去了?百丈:飞过去。马祖:用力扭百丈的鼻子。百丈:痛得大叫。马祖: 这个也叫飞过去。这是上周六的内容,今天接着这个内容往下走。

 

适来哭,如今笑

 

豫-白开水:3.【却归侍者寮,哀哀大哭,同事问曰,汝忆父母耶, 师曰,无,曰,被人骂耶。师曰,无, 曰,哭作甚么。师曰,我鼻孔被大师搊得痛不彻。同事曰,有甚因缘不契。师曰,汝问取和尚去。同事问大师曰,海侍者有何因缘不契。在寮中哭,告和尚为某甲说。大师曰,是伊会也,汝自问取他,同事归寮,曰,和尚道汝会也,教我自问汝。师乃呵呵大笑。同事曰,适来哭,如今为甚却笑。师曰,适来哭,如今笑,同事罔然。】

 

SF-扶风:同事曰,适来哭,如今为甚却笑。师曰,适来哭,如今笑。整段文字,就剩这个了。

时照:你们不能总是丢话,一句没了,意思都变了。

豫-白开水:对呀,上面那段话通俗易懂,我不翻译了。

时照:师于言下有省。

豫-白开水:嗯嗯。这句话,我把他丢了。

时照:有省才有后边的案子。

豫-白开水:嗯。

时照:没有省,后边的话就是胡搅蛮缠了。

 

豫-白开水:同事曰。适来哭。如今为甚却笑。 师曰。适来哭。如今笑。整段文字,就剩这个了。我小时候,很容易做到【适来哭,如今笑。】

时照:这个哭是法喜。

豫-白开水:越长大越难做到。

杭州-花开半夏:是想的太多了。

SF-扶风:哭不敢,笑不出。

 

豫-白开水:嗯,法喜。

杭州-花开半夏:是因为顾及太多。

豫-白开水:现在社会更是有很多的人,哭了一下,接下来要几天郁闷。

湖北-晨曦:看不大懂。

豫-白开水:回味无穷。

杭州-花开半夏:我哭一下心里舒服好多。

 

豫-白开水:很难做到【适来哭,如今笑。】。

SF-扶风:现在的人哭,哭的是不平不愤不满。

杭州-花开半夏:是委屈。

豫-白开水:可不可以,来什么应什么。

SF-扶风:这里的百丈的哭是为言下有省,过吧,下一个。

 

罪过

 

豫-白开水:嗯,下一个,5.【马祖一日问师,什么处来?师云,山后来。祖云,还逢著一人么?师云,不逢著。祖云,为什么不逢著。师云,若逢著,即举似和尚。祖云,什么处得者个消息来。师云,某甲罪过。祖云,却是老僧罪过。】

SF-扶风:还逢著一个人么:还有对境吗?山后来:从你的本性上来。

豫-白开水:A你从哪里来?B后山。A有遇到一个人吗?B没有。A为甚么没有? B若遇到我就告诉你我遇到了A,什么处得者个消息来。B我的错,A是老和尚我的错。

 

SF-扶风:若逢著,即举似和尚:如果我还有个对镜的,那就正中了你的圈套了。这里,师云的“某甲罪过”。之后祖云“却是老僧罪过”。这两个罪过何解?

湖北-晨曦:古文粘贴出来之后可不可以附上白话译文?这样读得懂的人更多。

SF-扶风:嗯,解文的人要负责白话翻译文。

 

豫-白开水:第一个罪过,是百丈自知自己跟着话头走了。第二个罪过,我不明白。别人的白话,即便写在课本上,也只是参考,而真正的白话还是需要自己去理解。

湖北-晨曦:至少可以跟着理解了,不然就是一片懵懂无知。

杭州-花开半夏:你负责讲解啊,不然大家自己悟。你先喝水去。

豫-白开水:这里【祖云,却是老僧罪过】,是什么意思呢?

杭州-花开半夏:老师说。

 

时照:这是个意境,不是意思。

SF-扶风:马祖有一日问他的学生百丈禅师:“你从哪里来。”百丈禅师答:“我从后山来。”马祖再问:“路上还遇到有人吗?”百丈禅师答:“没遇着。”马祖追问:“为什么遇不到。”百丈回他:“如果我要说是遇着了,那不正中了你的意了吗”。马祖高兴了:“你这是从哪里来得来的。"百丈说:“是我罪过了。”马祖哈哈一笑:“却是老僧我罪过了。”

 

时照:【祖云。却是老僧罪过】——祖知道师的境界之后,知道自己是多此一举,反而拖累的师,所以称罪过罪过。

豫-白开水:电视上经常见老和尚双手合十,称,罪过罪过。

SF-扶风:要对境,不能乱罪过呀。好,过,下一个。

豫-白开水:也是,罪过罪过,我乱揣摩人家了。好,下一个。

 

破与不破

 

豫-白开水:6.【马祖令人驰书并酱三瓮与师,师令排向法堂前,乃上堂,众才集。师以拄杖指酱瓮云,道得,即不打破;道不得,即打破。众无语,师便打破,归方丈。】马祖写了份急件并且弄了三坛豆瓣酱给百丈。

SF-扶风:这个不识。

杭州-花开半夏:豆瓣酱?

SF-扶风:请教照师,马祖让人写了封信并三个装酱的瓶子送与百丈。

豫-白开水:上堂说法,百丈什么也没说,指着酱说:你们要是说的出来就不打破坛子,说不出,就打破。

SF-扶风:百丈令人把它们一字排开在法堂前。上堂间大家才集齐人,百丈以柱子指着三个罐问:道得,即不打破。道不得,即打破。

 

豫-白开水:众无语,百丈打破坛子,回了宿舍。

SF-扶风:众人面对这三个瓮,想说又不知如何开口。正在憋迫间,百丈一柱下去,破破破,顺着破了的瓮,人心的思,人心的想,亦并一起破了,这公案是疑情凝重时,一并打破。

豫-白开水:花花肠子,没什么遮遮掩掩,这些东西暴露之后,桌面上安静依然,我是这样理解的。

 

SF-扶风:好。

豫-白开水:酱,是一种酝酿很久的东西。这才叫酱。

时照:对,站在理解的层面是这样的。

豫-白开水:好比人的千思万虑的心结。

 

SF-扶风:这个公案的用,不关酱事,主要是破,凝情积聚时的一棍敲破。

时照:这是意境,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的意境。

SF-扶风:随瓮破而散去。

时照:重在罐破之时。瓮破之后,里边的东西出来了。

豫-白开水:嗯,飞扬四溅。

 

SF-扶风:瓮亦是人的概念意识局限。

圓懷(Alex):公案像南泉斬貓。

时照:师父用摔破罐子之机,众人的凝集的思维全部流出。

圓懷(Alex):重點不在破不破。

时照:师父用摔破罐子之机,迫使众人的凝集的思维全部流出。

SF-扶风:高。

时照:重点在于破之前的导引和破的火候。

SF-扶风:散去。

 

圓懷(Alex):刹□刹貓無得無失。

时照:破早了,不熟,破晚了时机过了。

SF-扶风:重现现场感时,那种一并散去的轻快。

圓懷(Alex):破前破後分有壽者相。

时照:圓懷(Alex):刹□刹貓無得無失。——废话少说。

圓懷-(Alex):少説才不用理會。

时照:圓懷(Alex):破前破後分有壽者相。——哪个是你

圓懷(Alex):不要隨境□。

时照:还有个寿者相未破。

 

豫-白开水:哈哈,小情侣吵架的时候也是经常摔摔打打,砸鱼缸,摔电视。

圓懷(Alex):非答之答也。

SF-扶风:斫了。

时照:此时正是,公案哪有这个那个,竟是废话。

豫-白开水:那好,下一个。

圓懷 (Alex):破早了,不熟,破晚了时机过》這才是當下錯過。

时照:统统死在当下。

 

鼻子痛

 

SF-扶风:.【明日,马祖升堂才坐,师出来卷却簟,马祖便下座,师随至方丈。马祖云,适来要举转因缘,你为什么卷却簟?师曰,为某甲鼻头痛。马祖云,你什么处去来。师云,昨日偶有出入,不及参随。马祖喝一喝,师便出去。 】簟dian四声,草垫子。这是接最上一个公案的,百丈被马祖拧得鼻子痛。

 

豫-白开水:马祖刚上法堂坐下,百丈卷了席垫子就出法堂。马祖于是就下了座,回了宿舍,百丈跟着进了宿舍。马祖问:刚才要讲【转因缘】,你为甚么掉头就走。

豫-白开水:百丈答:因为我鼻子疼。马祖问:你从哪里来来往往?

SF-扶风:是呀,一会痛一会不痛的,总是在事相上粘粘着着。

豫-白开水:百丈答:昨天刚刚体验到,没来得及巩固这个。

SF-扶风:修行到中间,是有这么一个不了手的时候,时粘时段,断。

豫-白开水:马祖喝一喝,百丈离开宿舍。

SF-扶风:学生说时粘时断,这个做人老师的马祖,便当堂大喝一声:狗屎。一语惊醒,何需再断,本来无事。散去

 

-----------------------------------------------------------------
斯坦福大学禅学社暨时照道德文化读书活动:《古尊宿语录》读书分享。
读书群:125496043。每天一小时,单月经典,双月小书,欢迎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