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扶风—《佛说维摩诘经》第三品读书群群聊之10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4-1-20 16:51:06
 日期:2014年1月14日

扶风:好,到点上课,继续《佛说维摩诘经》。 
维摩诘经,也是俗话说的禅宗七经之一,里面说的道理,与一般大小乘佛教的市面常见教义似乎有点相背。但,透过表象看内核,正是佛教缘起性空的精神体现。这周都在讲第三品,维摩诘经的第三品,说的是佛陀的十大弟子,不敢代表佛陀去探视维摩诘。
借着这十大弟子之口,道了了对一般意义上的学佛人的十大做法的表相背后的缘起性空真义。
1是智慧第一的舍利弗空心静坐被维摩诘说著坐相。
2是神通第一的目犍连被维摩诘提醒说法不可着断灭。
3是苦行第一的大迦叶专挑贫苦人家行乞是著分别相。
4是解空第一的须菩提取食时被说心无着时邪师亦非邪。
5是说法第一的富楼那不视人根器而如对无疮人刮肉般大乘人用小法。
6是论义第一的迦旃延把苦集灭道当实有作具象说而被维摩诘指出。
7是天眼第一的阿那律,不知天眼真义而以有形有相为大。
今天讲到8,持戒第一的优波离,戒律戒律,不论佛或道,对这个词都是敬重有三的。好,今天我们借维摩诘的口,看看戒律的真义。
依然是以支谦的译本为依据,借罗什的译本参考。还有以李鑫森居士的白话文来看故事

支谦译:【佛告长老优波离。汝行诣维摩诘问疾。优波离白佛言。我不堪任诣彼问疾。所以者何。忆念昔者。有两比丘。未践迹以为耻。将诣如来。过问我言。吾贤者。未践迹诚以为耻。欲往见佛。愿贤者解其意。吾则为之现说法语。时维摩诘来谓我言。唯优波离。莫释以所诲而诡其行也。又贤者。未践迹者。不内住不外计。亦不从两间得。所以者何。此本为如来意。欲为劳人执劳。恶意已解意得依者。亦不内不外不从两间得。如其意然。未迹亦然。诸法亦然。转者亦然。如优波离意之净。以意净意为解。宁可复污复使净耶。我言不也。维摩诘言。如性净与未迹。一切诸法一切人意从思有垢。以净观垢无倒与净亦我垢等。秽浊与净性。净性与起分。一无所住。又一切法可知见者。如水月形。一切诸法从意生形。其知此者是为奉律。其知此者是为善解。于是两比丘言。上智哉。是优波离不及也。持佛上律而不能说。我答言。自舍如来。未有弟子及菩萨辩才析疑如此聪明者也。两比丘疑解。便发无上正真道意。复言曰。令一切人得辩才之利皆如是。故我不任诣彼问疾。】
鸠摩罗什译:【佛告优波离:“汝行诣维摩诘问疾!”优波离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诣彼问疾,所以者何?亿念昔者,有二比丘犯律行,以为耻不敢问佛,来问我言:‘唯!优波离,我等犯律,诚以为耻,不敢问佛,愿解疑悔得免斯咎。’我即为其如法解说,时维摩诘来谓我言:‘唯!优波离,无重增此二比丘罪,当直除灭,勿扰其心,所以者何?彼罪性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如佛所说,心垢故众生垢;心净故众生净。心亦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如其心然,罪垢亦然,诸法亦然,不出于如。如优波离,以心相得解脱时,宁有垢不?’我言:‘不也!’维摩诘言:‘一切众生心相无垢,亦复如是。唯!优波离,妄想是垢,无妄想是净。颠倒是垢,无颠倒是净。取我是垢,不取我是净。优波离,一切法生灭不住,如幻如电,诸法不相待,乃至一念不住,诸法皆妄见。如梦,如焰,如水中月,如镜中像,以妄想生。其如此者,是名奉律;其知此者,是名善解。’于是二比丘言:‘上智哉!是优波离所不能及,持律之上而不能说。’我答言:‘自舍如来,未有声闻及菩萨,能制其乐说之辩,共智慧明达为若此也。’时二比丘,疑悔即除,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作是愿言:‘令一切众生,皆得是辩。’故我不任诣彼问疾。”】

李鑫森白话文:【〈八〉奉持戒律于是佛叫优波离去看望维摩诘。
优波离对佛说:“世尊,我不能担当代表您带领大家去看望维摩诘长者的任务。为什么呢?想那时,有二比丘犯了戒律,因为羞耻,不敢问佛,来问我,说:‘嗨,优波离,我们犯了戒律,因为羞耻,不敢问佛,愿你能为我们开导解释,能使我们忏悔,消除罪业。’我即按照佛法来教育他们。
这时,维摩诘来了,对我说:‘嗨!优波离,不要加重这二位比丘的罪业。应当立即直接除灭他们的罪业和疑悔,不要扰乱他们的心志。为什么要如此做?因为他们的罪业性质,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佛是这样说的,因为心有尘垢所以众生有尘垢,因为心清净所以众生清净。正因为心同样也是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所以和心一样,罪业的尘垢也如此,诸法也如此,都不能离开如(非有、非无、不变、寂默、平等无差别)。正是这样,优波离,当心相得解脱时,还有没有尘垢呢?’
我说:‘没有尘垢了。’
维摩诘接着说:‘一切众生心相无垢亦复如是。嗨!优波离。妄想是尘垢,无妄想是净。颠倒是尘垢,无颠倒是净。有我是尘垢,无我是净。优波离,一切事物、一切法在这个世界上生生灭灭变化无常,就好像幻花、好像闪电。诸法不相待(不牵扯、互不挽留),一转眼就都过去了,一瞬也不停留。一切法都是妄见,如梦如焰,如水中月,如镜中像,都是在妄想中产生。懂了这个道理,才叫做奉持戒律。懂了这个道理,你才算真正的理解。’
这二名比丘听到这里就说:‘这才是真正的上等智慧呀!这是优波离所不能及的,优波离虽然奉持戒律第一,但不能辩说。’
我即答言:‘除了佛之外,没有那一个阿罗汉和菩萨能比得上维摩诘的乐说之辩,维摩诘明达智慧就是如此啊。’
当时,二比丘疑悔解除,从此立志追求无上正等正觉,并且立下宏愿:‘愿令一切众生都有维摩诘那样的辩才。’
所以我不能担当代表您带领大家去看望维摩诘长者的任务。”】

上海-常愧:这里说了戒定真香?
扶风:两比丘犯了戒,来持戒第一的优波离处忏悔。正当优波离以佛法的四正勤、八正道等三十七道品、六度、四无量心这些佛法来勉励两犯戒比丘时,维摩诘说他这样不对。
上海-常愧:我忏悔,我又去理解了,我赶紧回来。
扶风:维摩诘说,你这样只是加重了他们的罪业呀。对这些关键部分,大家看支谦的译文。

【有两比丘。未践迹以为耻】他们两个以不能按佛陀的教法而行而感到可耻,正自责呢。很多人理解的戒,就是戒律里写出来的1、2、3、4,一条一条的戒条。在生活日用中,对着这些1234,一条一条地看自己有不有照着做。这里经中说到,两个比丘发现了自己没有按照佛陀戒律做的地方,正忏悔,让戒律第一的优波离责骂他们好减轻他们的罪过呢。
涅槃的火花:念起即觉,觉后即离。离后无悔。
扶风:维摩诘严正告诉优波离,你这样做,只是加重了他们的罪过感。这在《童蒙止观》里,五障中有一个“盖障”,就是指这个。我们看看维摩诘怎么说。
涅槃的火花:除尘。
扶风:火花好样的。
【莫释以所诲而诡其行也。】这个“诡”字,这里作责备解。“诲"解作教导,明示当人违反了戒律时,不要再以戒法的解释,去责备他。为什么呢?
上海-常愧:“不内住不外计。亦不从两间得。”和“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简直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扶风:【未践迹者。不内住不外计。亦不从两间得】对,所以在究竟意上,支谦的解释非常到位。而罗什的译文,有点对立,着相。
涅槃的火花:责备是第二个尘土,盖在第一个破戒之上。
扶风:呵呵,说得好。犯了戒是第一个污,再行责备,只是在污上再加污。本来无一物,去掉便是。如今天跟常愧说的抓虫,见到便是,抓着便好。不要去灭了它,杀了它,煮了它、吊了它。
涅槃的火花:是的。这个“去掉”我以前总是理解为向去灭掉他,后来才明白,觉即离,离即净。
上海-常愧:我跟虫没那么过不去吧。
扶风:放轻松了心态,知道犯了,阿弥陀佛,或一句慈悲,便是真正慈悲,不往伤口上撒盐。
上海-常愧:一边去。
扶风:呵呵,说得出,要做得到呀,一边去。
上海-常愧:慢慢会做到的。
扶风:别拉着虫虫玩半天。什么我原来这样呀,孔子也这么说的,佛陀没让这么做呢。。。。
天津-彤:这个得学着用出来。尤其对待孩子上。
扶风:拿着虫虫 玩半天,就又上当了。
【不内住不外计。亦不从两间得】本来无一物,放下便是,盖障,自己不放过自己。
上海-常愧:把虫子玩大了,反咬一口,还是一边去安全。

扶风:【此本为如来意。欲为劳人执劳】不要再让烦恼的人再加烦恼了。修行就是要让人放下烦恼,别人犯了戒,你不依不绕地追着要他认错。他的错本来在做的时候就错了一次,你之后再要他为这个错再粘着下去。这不是开解,这是覆盖。
涅槃的火花:我觉得维摩诘应该当禅宗祖师。
扶风:这样讲戒,应该有人受不了的吧。戒,不是戒条,是心相戒,是不为所动,是清净无染。
涅槃的火花:宗教徒比较受不了这个无相戒。
上海-常愧:这个可以说是禅宗修法,其它宗修法了解下就是了,别太认真。
清风:对禅宗还是。

扶风:【恶意已解意得依者。亦不内不外不从两间得。如其意然。未迹亦然。诸法亦然。转者亦然。】关键是这里,支谦的译文读着真透亮。【如优波离意之净。以意净意为解。宁可复污复使净耶。】维摩诘说,就如你的思想是清净的,你以你的清净开解他们就是了,不需要再在他们的有愧之心上,再加上砝码。
【宁可复污复使净耶】你如果不断地强调他们的污垢,就没法使他们清净了。
上海-常愧:这个是不是也有使用局限 不是志于道的人,还是要罚的?真心办道的人才这样开显?
扶风:
【如性净与未迹。一切诸法一切人意从思有垢】缘起性空,空性智慧人人本具个个具足。这里怎么说呢?
刚才跟一群友谈到相续,小乘佛法里有“相续”一词,指人的念头间,前一个念与后一个念,是分隔的。而一般凡夫认识不到,总不假思维地认为念是成片成片的。在相续里,如我们在纸上写字,总要写完一个,再写别一个。相续里也是,我们的念头,总是起完落下去,下一个才生起。
上海-常愧:就像那新陈代谢,其实是新老更替,相似相绪。
一叶:相是相对的,又是绝对的,不同的客体,不同的相,但是世界的相都是一直的,即缘起性空。
扶风:性净,指的就是前一个念头与后一个念头之间的空隔,是清净无染的,不论你前一个念头想的什么污七八糟的,都不影响相续间的清净。亦不论你后一个念头想的如何伟大光明,也不会增益相续半点。
没看明白一叶所说,能再讲讲?
清风:维摩诘经属于比较后期的经典吧?
涅槃的火花:清风,净念相继实际上就体认到这个佛号与佛号之间。
一叶:所谓的相,都是,因相,缘相,果相。
扶风:如心经所说: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维摩诘进入中国,是比较早的经,所以说在大量的汉译经典,如罗什后,特别是玄奘之后,汉地佛教才被大量的相法污染。
一叶:此相为彼相的基础,是互相联系,互相影响的,不能割裂的。
扶风:一叶这个应该是维识宗的思想,也是玄奘引入中土的世亲早期观点。
一叶:但是这里的诸法空相中,诸法亦为实相。
清风:他那个也有理,不过佛法是分层次的。
一叶:所谓空不空,空即是空。
扶风:玄奘引入法相唯识宗,却把当时印度十二家解释唯识的,独选一家而当作唯识的正解带入中土。
清风:有了义有不了义。
扶风:这就是《西游记》第八十一回,吴承恩骂唐三藏不识无字真经,要有字相法的因由。
清风:看来你对玄奘不满啊。
扶风:对,越研究,越发现玄奘引入的垃圾,把中土佛教引向了一个无建设性大有禁锢性的小圈子。
一叶:我们在理解的时候,可以认为相是独立的,是个体的,是区别与其他个体的,但是就整个相而言,个体的是互相联系,互相影响的一个整体的相。
扶风:不是个体是互相联系,是场是同频相吸的。
一叶:就如同我,我们,我们所在的区域,国际,地区,地球,宇宙。影响的是场,不是单个个体间的相联,并不因为我们的崇高,卑微。相结中,每一个缘起,都是新的,并不因我们肤色,并不因我们的宗教信仰。
扶风:这个就是佛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原因。

回来继续维摩诘问戒。

【维摩诘言。如性净与未迹。一切诸法一切人意从思有垢。】
一切诸法,一切人意,只是【从思有垢】,在你反复思念它的时候,它就形成对你相续的覆盖。呵呵,明白怎么修了吗?
从思有垢!再错再对,过了便过了,阿弥陀佛,歇下便是,不要追个不停。
上海-常愧:我这样想法很多的人 满身都是垢。明白了,离思离垢。
涅槃的火花:离思离垢。
清风:感觉维摩诘经有点禅宗的味道。
扶风:想法很多本来没有错,错在你一个想法A出来后,你的第二个想法B 跟着去评论它,之后第三个想法C又去解释它,如些连环不绝,就是禅宗说的头上安头。
清风:当年达摩在印度的时候好像禅宗吃不开啊。
扶风:这又是一个公案了,在印度文字记载中,找不到达摩这个人。
清风:不会吧?不是说印度第六祖吗?
上海-常愧:那他给二祖安心的公案,配做祖师。
扶风:回来经文,讲完它呀。

支谦译:【以净观垢无倒与净亦我垢等。秽浊与净性。净性与起分。一无所住。又一切法可知见者。如水月形。一切诸法从意生形。其知此者是为奉律。】
罗什译:【优波离,妄想是垢,无妄想是净。颠倒是垢,无颠倒是净。取我是垢,不取我是净。优波离,一切法生灭不住,如幻如电,诸法不相待,乃至一念不住,诸法皆妄见。如梦,如焰,如水中月,如镜中像,以妄想生。其如此者,是名奉律;其知此者,是名善解。】
【诸法不相待,乃至一念不住】这就是戒。
所以那天常愧与时照禅师论戒,高举任何戒相,以戒先行高悬于人头上的,都会被禅打下来。本来无一物,为师引徒,让其回归清净就是。莫再在本来清净上,染上戒相。
呵呵,好了,这课上完了,
【其知此者是为奉律】下课。


--------------------------------------------------------------------
喜欢读书的朋友欢迎加入读书群,每月一书,单月隽永经典,双月心灵小书。由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会长、中山大学佛学研究中心研究员,美国斯坦福大学禅学社指导老师,【时照道德文化推广】总策划吴穗琼(扶风)老师指导。读书开慧,明心开智,欢迎加入读书QQ群:125496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