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扶风—《佛说维摩诘经》第三品读书群群聊-08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4-1-14 12:23:48
 日期:2014年1月10日

扶风:好,上课前推荐一个博客:李鑫森http://blog.sina.com.cn/tczd88 ,这位李善知识的维摩诘经解得不错,想看故事的,可以到他博客里找。这样我讲起来省事多了,故事我就直接贴他的,我喜欢讲原理,我发挥我的长项。昨天讲到的须菩提取食,这是他的解http://blog.sina.com.cn/s/blog_6e97ceb301013565.html。
李鑫森:须菩提,如果你能不见佛、不听闻佛法,把外道六师(富兰那迦叶、末伽梨拘赊梨子、删阇夜毗罗胝子、阿耆多翅舍钦婆罗、迦罗鸠驮迦旃延、尼犍陀若提子等)看成是自己的老师,并跟随外道六师出家;外道六师堕落了,你也跟随堕落。乃可取食。
须菩提,作为修行者,应悟了各种邪见而不到解脱的彼岸,处于八难(注1)之中而不求无难,同于烦恼而远离清净(把自己置于众生之中)。另外,你得到了无诤三昧,一切众生亦得无诤三昧(不要自以为了不起)。再有,布施你的人没有福报,供养你的人堕落到三恶道中,你成为了众魔的同伴和帮手(不应认为自己应该得到供养)。同时,你与众魔及忙忙碌碌的凡夫没有什么二样,对于一切众生都生有怨心,毁谤诸佛、毁谤佛法,不入觉悟者行列,最终不得灭度解脱(要好好反省)。你如果是这样的话(听懂了上面所说道理),就可以取食。’世尊呀!当时的我,听到这些话,竟不懂得他讲了什么道理,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不敢拿钵。
中间这段够狠的,不但随邪师,还要毁佛毁法,但即是在无诤三味的心态下进行的,依然是如法的,可以取走食物。经文的这段,昨天讲到这里,连我都吓一跳,不敢继续。今天再对读过,确认过是这意思了,再上来讲。
也就是说,相上一切都是显现,只要你的心是坦荡的,所做一切,可能于别人,于以后,于其他角度,是错的是邪的,而当下你只是全心在进行的,它就没有什么正邪对错,只是缘起的当下。
这段在显宗来讲,是犯大忌的,这么离经叛道的话。但,《佛说维摩诘经》里,就是这样写下来的。其实在禅宗,也是这个道理。说邪师,说魔法,一定是评论别人的。一个人如果当下里有别人,即起了二元对立。有二心,再对也非菩提。
这个如我曾经带大学生到监狱做调查,问那些死缓犯,他们犯罪的时候,是什么心态,我们的问题:你做。。。那事时,你认为你错了吗?答案只有两个:“错了、”及“没有错。”百分之九十的人回答我们的先是,“我那时。。。”“可是。。。""我怎么知道。。。。”,我们马上提醒他,答案只能二选一,对方往往就低头沉默了。
为什么呢,因为他们都不认为当时是“错”的,哪怕把人杀死了,哪怕把几千万贪污了。我们访谈的多是死刑犯,罪行都是非常严重的。但,当要他回答在犯事的当下,他有没有错时,他们的答案基本上是各种解释。换句话说,内心里并不承认自己做“错”了。一个人,做一件事的时候,在事情进行中时,一定是他认为正确的,他认为值得、应该这样选择的。
涅槃的火花:对。
扶风:如果每一当下,都是如此坦然,如维摩诘说的,哪怕你在谤佛,你在谤法,如果你是直心去做的,那你可以取食。
涅槃的火花:真好。
扶风:如果那人真的是在谤佛,你认为他会认为自己在傍佛吗?他一定认为自己在维护真理。
涅槃的火花:没有如法,只有如是心。
扶风:或者,过很多年后,接触到真正的佛法,他会意识到自己错了。但,当时,当下,他一定以他认为对的在做。这样换过来。到我们日常生活,对于别人的“错”,我们又应该以什么心态去对待?
涅槃的火花:永远做当下坦荡的事就是修行。于其心是坦荡,我们应该支持理解别人。
扶风:对,再加一个接受环境不抗拒的心,就能不断调整自己。
全一散人:维老的饭那么难吃,俺还是去吃庆丰大包子
扶风:这是对于自己。对于别人,对于那些我们认为“错”的人。
涅槃的火花:于其心是坦荡,我们应该支持理解别人。
扶风:呵呵,散人,维老的饭有营养呀,只是不好入口。
涅槃的火花:于别人的心是坦荡,我们应该支持理解别人。我喜欢这个经讲的道理,我现在感受非常有法喜。
极光:很有意思。
扶风:我觉得如果我们自己走过来了,如照师看望穿天地般,照师理解到他的证悟与成长情境的差异,用照师的话说,原来修行界也有富二代呀。我们应该鼓励他们,帮助他们成长起来。
风轻云淡:受益。
扶风:不是一棒子打死,谁不是从懵懂走过来的呀。我们自己不是从屁点不懂,到懂一点点充大师,到看人人都着相,到。。。嘻嘻,我们也是这样一脚泥一脚屎踩着过来的。
极光:要都认为自己对,那怎么办?
扶风:有缘相遇,前行的我们学习,后进的我们支持鼓励,人一场,没那么对错,相遇了,就走好相交的这一段。让经过身边的,都因为你的存在,而积极、温暖了一把。
哈尔滨-瑛紫:真棒,老师。
扶风:不论家人、朋友,同事,大家都以这样的心去面对吧。
涅槃的火花:就各行各道。以自己的道去接纳别人的道。接纳得了的证明你的道涵容别人的道,证明你的道更没有角度。
扶风:只有开放了,你才会进步更快。嘻嘻,今天看了一个下午,终于把维摩诘的这一段,给看明白了。再看看下面,我们依然选用李鑫森的白话解呀,这样快一点。
极光:细细想想,很奇妙的状况。
扶风:对,把它化成画面,放入脑中观想。
李鑫森白话文:世尊呀!当时的我,听到这些话,竟不懂得他讲了什么道理,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不敢拿钵,正要转身就走时,又被维摩诘居士叫住,他说:‘嗨!须菩提,你不要惧怕,把钵拿去吃饭吧!’
又说:‘你意如何,如果是一个如来化身的人,听到我这些责难的话会害怕吗?’
我说:‘不会。’

维摩诘说:‘一切法都是幻化之相,你是不应该害怕的。为什么呢?一切语言文字都有一定的相状(表达方式),有智慧的人是不会执着于语言文字的,所以也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为什么这样说?语言文字本性就是不能充分正确地表达事物(佛法)。不要语言文字,理解了就能解脱,得到解脱就是佛法。’
维摩诘又将了须菩提一军:你不敢拿?那你还是住了分别了呀。
怕这怕那的,嘻嘻,如尼采说的,用高举的标准,把人的脚拉离大地。这就是魔最爱做的事。当人的脚离开大地的时候,魔就可以化做市蝇,让人们跟着优伶的高举的理念旋转。从而获得生的认同。
空之谷:宗教人群认为自己完全明白了世界和人生,真的么。
扶风:如果是完全明白了自己的,那或许明不明白世界也就不需要了吧。
空之谷:最牛B的就是半吊子佛教徒,天老爷都没你大是吧。
扶风:别人怎么样,是别人的事,我们管好自己就好了。
空之谷:因为无奈所以不如放下,有能力解决问题需要放下么。
扶风:不止是半吊子佛教徒,半吊子基督徒也一样,半吊子道教徒也一样。
上海-常愧:半吊子都这样。
扶风:任何半吊子的,都是不愿意全然承担起自己的,都是急着归因的,都是想找别人来为自己的不如意买单的。
空之谷:我劝你们不要以讹传讹,害人不浅啊。
扶风:这样的人,不论是半吊子的什么,都是自我感觉最牛的。
上海-常愧:牛的就是半吊子?可以这么理解吗?
扶风:打得正及时呀,就当送给你吧。
空之谷:所以你就看不到真相,就会不在乎别人的愿望。
上海-常愧:叫自勉。。。。
扶风:好,我们继续下一段。
鲁-康乃馨:今天这段,我收获和感受了很多正能量的东西。

扶风:支谦译:【佛告颁耨文陀尼子。汝行诣维摩诘问疾。颁耨白佛言。我不堪任诣彼问疾。所以者何。忆念我昔在他方大树下。为阿夷行比丘说死畏之法。时维摩诘来谓我言。欲何置此人。何以教此比丘。无乃反戾此摩尼之心。是已为下正行。又不当以不视人根而说其意也。当取使无疮。莫便内坏于灶。在大生死可使入迹。莫专导以自守之。又此贤者。诸比丘在大道已有决。如何忘其道意。而发起以弟子行乎。是时维摩诘。即如其像三昧正受。念是比丘宿命。已于五百佛立德本。在无上正真道。已分布因其道意而为解说。即时诸比丘稽首礼维摩诘足。已为说如是法。皆得不退转。自从是来。我念弟子未观察人者。不可为说法。所以者何。不能常定意根原知本德如佛世尊。故我不任诣彼问疾。】
罗什译:[富楼那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诣彼问疾,所以者何?忆念我昔,于大林中,在一树下,为诸新学比丘说法。时维摩诘来谓我言:‘唯!富楼那,先当入定观此人心,然后说法。无以秽食置于宝器,当知是比丘心之所念;无以琉璃同彼水精,汝不能知众生根源;无得发起以小乘法,彼自无疮,勿伤之也。欲行大道,莫示小径,无以大海内于牛迹,无以日光等彼萤火。富楼那!此比丘久发大乘心,中忘此意,如何以小乘法而教导之?我观小乘智慧微浅,犹如盲人,不能分别一切众生根之利钝。’时维摩诘即入三昧,令此比丘自识宿命;曾于五百佛所殖众德本。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即时豁然,还得本心,于是诸比丘,稽首礼维摩诘足。时维摩诘因为说法,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复退转。我念声闻不观人根,不应说法,是故不任诣彼问疾。”]
李鑫森白话:【〈五〉莫以秽食 置于宝器,于是佛叫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去看望维摩诘。
富楼那对佛说:“世尊,我不能担当代表您带领大家去看望维摩诘长者的任务。为什么呢?想那时,我曾于一大树林中的一颗树下,为各位新学比丘说法。
这时维摩诘来对我说:‘嗨!富楼那,应当先入定,观察各位新学比丘心理之后,然后说法。不能把不净食物(指老师不正确的见解)放在宝器中(指新学比丘)。应当知这些比丘心里想些什么,不要把琉璃混同水晶。你不能知众生根器,就不能教授小乘法。这些比丘本来没有疮,就不要挖他们的肉。要想走大道就不能指引小路。不能把大海放在牛足印中。不能把日光和萤火相比。富楼那,这些比丘前世就是修大乘道的,在入生过程中忘了这些,你怎么能教导他们小乘法呢?以我看来,小乘智慧微浅,犹如盲人,不能分别一切众生原来根器之利钝。’
维摩诘说了这些话后即进入正思维禅定(三昧)。帮助这些新学比丘看到了他们的前世。原来这些新学比丘曾于前五百世中供养五百佛,在五百佛所学习过无上正等正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这些新学比丘当场即时还复本性,于是这些新学比丘就向维摩诘顶礼。因为维摩诘的说法,这些新学比丘得到了不复退转的无上正等正觉。当时我就想,小乘声闻不能看到人原来的根器,不应说法。所以我不能担当代表您带领大家去看望维摩诘长者的任务。”】
李老师是依罗什的版本翻译的。
上海-常愧:扶风老师,能在讲到十大弟子之时,顺带提一下此位尊者的擅长处吗?富楼那尊者某某第一。
扶风:支谦专门写了是说“死畏之法”,而罗什只是译为“说法”。好的,我抄一下呀,这些都是天下文章一大抄呀。这在大师们的讲经时,不会缺的,就我这等散人,才会不注意这些的。
上海-常愧:太师可以缺。
扶风:富楼那尊者在佛陀的十大弟子中,名说法第一。说法第一的大菩萨,在说法时,竟然给维摩诘说了。这部经也太反动了呀。
上海-常愧:此段是不是说 说法第一的富楼那尊者 说法不当机?
天津-彤:这部经还真得细细读。
扶风:注明一下,“反”“动”不要把其理解成一般的不好的东西,只是反过来动了一下,特指反常规的。
上海-常愧:此经有些重点突出白衣说法和大乘的。
扶风:反习惯认知地动了一下。
天津-彤:老师一给解读,感觉特有趣了。
上海-常愧:根机没说时机,就是没有适合根机讲法。
扶风:支谦在这里说了,是在说法第一的富楼那尊者对一群“阿夷行比丘”,罗什译为“新学比丘”说死畏法,也就是小乘的六道轮回因果业报法吧。这时维摩诘大士阻止他,说不能这样不看根机而说法,也就是不能为说法而说法。
佛陀说自己说了四十九年无一法可说,不是说没有说一法,是没有一个定法,可以推衍到方方面面的。法,是工具,是药,有病就吃药,没病没事的,你拿法干嘛呀。
上海-常愧:那富楼那尊者到处施药给新病人,老病人抗药性强,只好给新病人。
涅槃的火花:是没有对症施药。
扶风:下面维摩诘也说了,这一伙是上根器的学人,你给他们讲小乘法,就如人家身上都没有疮的,你硬要给人剐肉疗疮的。这常愧呀,思维就是不肯停一停。
上海-常愧:中医说我风大,刮来刮去的,扶风老师给开了个榔头药。
扶风:对什么人讲小乘法呢,对那些执着生命的人。对什么人教白骨观呢?对那些爱惜自己身体,以身体感受为第一的人。如果对方已经在人生经历中看淡了看开了实体生命,虽然没学过佛法,但心已不着身生,只是想着对存在的意义去探究的,这样的人,你见着了还从十二因缘开始讲,那就是倒回去了。法要对机,药要适合。
上海-常愧:感觉十大弟子都是外实内虚 下寒上热,都是控。。。我说的是此经啊。说法控被维摩诘又揪住了。
扶风:大家认真看佛经,特别在小乘经王《阿含经》中,很有意思的语法排比,你们自己去对照看一下,佛陀总是说,这样12345就可以了,你这样做,就可以得什么得什么就可以了。不行呀?好吧,那如果不行了,那就再来那样6789吧,你这样做,你一心这样做,就可以得什么得什么就可以了。不行吗?好吧,那如果还不行的,那就再来这样1357吧,你这样做,你一心这样做,就可以得什么得什么就可以了。不行?还不行吗?好吧,那如果还不行的,认真看,经典都是这样的结构的。
也就是说,任何一法,你直心用去,一心用去,就是。如果你不肯直心,那再找一种,不行,再换一种。不行?再换一种。认真找本经典,看看佛陀说法的语法排列。
上海-常愧:这话是说任何一法,行到水穷处,都能坐看云起时?
扶风:当下转身事。你转不过来,佛陀再给你一个。佛陀是让你在一个法上,借着转身。不是让你把他说过的法,一个一个又一个地试个遍。
涅槃的火花:这是说给我们听的。我们没有那些新学比丘的福德,碰上维摩诘。
扶风:为师的,学人执什么你就敲什么,不是你自个自12345地把佛陀用过的方法敲个遍。
上海-常愧:我们碰到富楼那了。还有其他九大弟子,一个都没放过。
扶风:好了,过下一段。

支谦译:【佛告长老迦旃延。汝行诣维摩诘问疾。迦旃延白佛言。我不堪任诣彼问疾。所以者何。忆念昔者佛为两比丘粗现轨迹。已便入室。吾于后为其说经中要。言无常之义苦义空义非身之义。时维摩诘来谓我言。惟迦旃延。无以待行有起之义为说法也。若贤者。都不生不增生不起不灭。是为无常义。五阴空无所起。以知是是苦义。于我不我而不二。是非身义。不然不灭为都灭终始。灭是为空义。彼说是时。其比丘本漏意解。故我不任诣彼问疾。】
罗什译:【佛告摩诃迦旃延:“汝行诣维摩诘问疾!”迦旃延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诣彼问疾。所以者何?亿念昔者,佛为诸比丘略说法要,我即于后敷演其义。谓无常义、苦义、空义、无我义、寂灭义,时维摩诘来谓我言:‘唯!迦旃延,无以生灭心行,说实相法。迦旃延,诸法毕竟不生不灭,是无常义。五受阴洞达空无所起,是苦义。诸法究竟无所有,是空义。于我无我而不二,是无我义。法本不然,今则无灭,是寂灭义。’说是法时,彼诸比丘心得解脱,故我不任诣彼问疾。”】
李鑫森白话解:【〈六〉以不生不灭思想方法,理解无常、苦、空、无我、寂灭,于是佛叫摩诃迦旃延去看望维摩诘。
摩诃迦旃延对佛说:“世尊,我不能担当代表您带领大家去看望维摩诘长者的任务。为什么呢?想那时,佛为诸比丘略说了佛法要义,其后我就为这些比丘进一步发挥讲解,讲解什么是无常、苦、空、无我、寂灭。
这时,维摩诘来对我说:‘嗨!迦旃延,不能以生灭的思想方法来讲解佛法,因为佛法是真实揭示事物本相的。迦旃延,诸法本性不生不灭,变化无常的只是表象,这才是无常的真实含义;五受阴(即五蕴,色受想行识)归根到底本来是空,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无苦无乐,这才是苦的真实含义;诸法究竟无所有,这才是空的真实含义;有我无我实际上是一回事,这才是无我的真实含义。法本来就没有生成,现在也无法消灭,这才是寂灭的真实含义。’
维摩诘说此法时,这些比丘都心得解脱。所以我不能担当代表您带领大家去看望维摩诘长者的任务。”】
我更喜欢支谦的译法:【无以待行有起之义为说法也】,罗什译为【无以生灭心行,说实相法。】怎么说呢?生灭心,是一个很强硬的定义,容易让人执两头。
支谦的译文非常神到,持行有起,一旦你心里有了“行有起”,也就是追着事相去了。而不是在昨天说的,事的两头,父母末生前,是那个空白处。事过之后,依然落回那个空白处,不是没有事,如果强调生灭心,会让学人理解成没有事,推开事。
不以行有起的心去描述事态,事只是当下缘起一刻的事,而无有前后际,前后际断。
以这样的认识去表述,不论你怎么说,借什么相,哪怕是如对须菩提取食说的,随六大邪师说法,如果是前后际断的,那也是如理说法。行有起,比生灭心,更能正确引导学人认识。
下课!


--------------------------------------------------------------------
喜欢读书的朋友欢迎加入读书群,每月一书,单月隽永经典,双月心灵小书。由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会长、中山大学佛学研究中心研究员,美国斯坦福大学禅学社指导老师,【时照道德文化推广】总策划吴穗琼(扶风)老师指导。读书开慧,明心开智,欢迎加入读书QQ群:125496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