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扶风—读书群群对话《佛说维摩诘经》第三品-09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4-1-20 16:45:56
 日期:2014年1月13日

扶风:支谦:【佛告长老阿那律。汝行诣维摩诘问疾。阿那律白佛言。我不堪任诣彼问疾。所以者何。忆念我昔于他处经行。见有梵天名净复净。与千梵俱来诣我。稽首作礼问我言。几何阿那律天眼所见。我答言。仁者。吾于是三千大千佛国。如于掌中观宝冠耳。时维摩诘来谓我言。云何贤者。眼为受身相耶无受相耶。假使有受身相。则与外五通等。若无受相。无受相者。无计数则不有见。我时默然。彼诸梵闻其言至未曾有。即为作礼而问言。世孰复有天眼。维摩诘言。有佛世尊。常在三昧禅志不戏。悉见诸佛国不自称说。于是众中五百梵。具足发无上正真道意已。皆忽然不现。故我不任诣彼问疾。】
罗什:【佛告阿那律:“汝行诣维摩诘问疾!”阿那律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诣彼问疾,所以者何?亿念我昔,于一处经行,时有梵王,名曰严净,与万梵俱,放净光明,来诣我所,稽首作礼问我言:‘几何阿那律天眼所见?’我即答言:‘仁者,吾见此释迦牟尼佛土,三千大千世界,如观掌中庵摩勒果!’时维摩诘来谓我言:‘唯!阿那律,天眼所见,为作相耶?无作相耶?假使作相,则与外道五通等。若无作相,即是无为,不应有见。’世尊!我时默然,彼诸梵闻共言,得未曾有,即为作礼而问曰:‘世孰有真天眼者?’维摩诘言:‘有佛世尊,得真天眼,常有三昧,悉见诸佛国,不以二相。’于是严净梵王,及其眷属五百梵天,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礼维摩诘足已,忽然不现,故我不任诣彼问疾。】
我是把群里的老朋友,都当成有一定基础能看经文大概的水平,我只讲差别,及原理。实在不懂又真心想搞明白的,可以提出来。我再细解释。我读的时候,是先看支谦的译文,之后再看罗什译的,这样能够不被罗什转了,现在有李居士的白话文,就更方便,对着读,有疑问,不通畅的地方,两个文本一对照,问题就出现了。
李鑫森白话:【于是佛叫阿那律去看望维摩诘。阿那律对佛说:“世尊。我不能担当代表您带领大家去看望维摩诘长者的任务。为什么呢?有一次,我坐禅后起身散步。这时有梵天严净天王,与万名梵天天人一起,放净光明,来到我的住所,稽首作礼问我:‘阿那律,你的天眼能看到多远?’
我即答道:‘仁者,我看释迦牟尼佛土的三千大千世界,就象观看手掌中庵摩勒果一样清楚。’这时,维摩诘来对我说:‘嗨!阿那律,你天眼所见是有作相呢?还是无作相?假使是有作相,那就是有为(有因缘造作)法,那么就和外道的五通是一样的。如果是无作相,那就是无为法(无因缘作用的,这里指真如无为,即,所有的一切都是永恒不变的,寂静的,没有任何差别的,平等的),不应该看见什么。’
世尊。我当时竟不能回答。而这些梵天的天王天人,听到维摩诘所言,得到从未曾有过的启发,即向维摩诘作礼而问道:‘到底有没有得真天眼人呢?’
维摩诘说:‘有,佛世尊得真天眼。佛世尊常在正思维禅定(三昧)中,全部清楚看见诸佛国,不以二相(不是有作相,也不是无作相。不是世俗所见,也不是涅盘寂灭所见。非二谛之相,二谛—世谛、真谛;世谛—世俗的真理和方式方法,真谛—涅盘寂灭之真理)。’
听到维摩诘如此之言,严净梵王及其眷属五百梵天,全部立志追求无上正等正觉。严净梵王和万名天人,礼维摩诘足后,忽然不见。所以我不能担当代表您带领大家去看望维摩诘长者的任务。”】

上海-常愧:又来了个不落两边的。
扶风:佛陀十大弟子的阿那律,以天眼第一著称。是呀,这部经来来去去就讲不落两边,而又是非有非无,非不有,非不无。如果不明白的,就狗咬尾巴,有有无无,无无有有的,在里面转,脱落的,说有说无,都不过是白纸上面的字,随你喜好。
上海-常愧:在论语里有类似的章句:或問禘之說。子曰。不知也。知其說者之於天下也。其如示諸斯乎。指其掌。
扶风:很多修很人,看经多了,跟人说话,就希望把个有无说清楚。却不知,哈哈,越说“清楚”,越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修行人。
上海-常愧:孔子指其掌 就没说有还是没有 就指着自己的手掌心。
扶风:常愧试试把孔子的东西放一放。
上海-常愧:放了。
扶风:你这一样是似着用一个理,去把这个理解释清楚。如果总在理上转,只能狗咬尾巴的,合理性,只为意识的专用产品。
上海-常愧:风越来越照了。
扶风:好,我们看看这段经文背后的原理是什么。大家意思都看明白了吧?
上海-常愧:那此章说了个不落两边,实相无相,还有什么?
晋—灯塔:把心静一静,再听。
扶风:阿那律天眼第一,梵王严净问他能看到梵王放的光吗,阿那律就跟我们的亚路一样:切,你这点儿玩意也好意思拿出手?
晋—灯塔:维摩诘经是无上甚深微妙法。
扶风:阿那律说:我看三千大千世界,都不过如观手掌。(你那点儿光,算什么?)
上海-常愧:不是吧。
扶风:是的,常愧刚才看到了观掌一说,就记起孔子也有的观掌一行,后边的理呢?我们看书,不止要看热闹,更要看门道?为什么,怎么来的,什么意思。
晋—灯塔:世智辩聪,不要用在这里。
扶风:为什么天眼第一就能看到三千世界。维摩诘为什么说他这是有相的,不究竟。
上海-常愧:阿那律没说 切 你这点光。上面说天人放光来请问,是敬重的意思。请教阿那律的天眼所见 是请法。
扶风:不是世智辨聪,世智辨是基于经验来的。让自己沉下来,去与事相应,你能知道内里的结构。
上海-常愧:然后阿那律就说了自己所观的境界,我这么想。
扶风:嗯,好的,你那样想是符合经文的。呵呵,在故事化的人物里,我希望带大家看到另一面。
晋—灯塔:扶风师是拟人化、现代化的讲解。
上海-常愧:然后就是天眼所见的只有两边,着想了,非空即有,所以被维摩诘问住了。
扶风:维摩诘说:阿那律,你天眼所见是有作相呢?还是无作相?假使是有作相,那就是有为(有因缘造作)法,那么就和外道的五通是一样的。如果是无作相,那就是无为法(无因缘作用的,这里指真如无为,即,所有的一切都是永恒不变的,寂静的,没有任何差别的,平等的),不应该看见什么。常愧的意识,跟着经文去了,只落在概念上。内里结构是什么???
上海-常愧:实相无相。
扶风:为什么阿那律能见三千大千?为什么维摩诘还说他不应该看见?这个“不应该看见”译得不好,让人落概念。什么叫实相无相,那如何示相?
晋—灯塔:相非有相。
扶风:怎么非有?那是什么?阿那律卡哪里了,让维摩诘逮住了?
上海-常愧:于相不着相。
扶风:怎么个于相不着,是看见有相,然后说我看不见?
上海-常愧:剥离。
扶风:怎么剥?快快,不许想。
上海-常愧:不粘着。
扶风:绕回去了,不跟你玩了。
上海-常愧:我被老师抛弃了。哎,看来还是蓄势不够啊。
扶风:不是抛弃,是你还是在你的意识里打转,我再追你,你还是转。转下去没有用。放一放,找机会再来。我们看看经文。
清风:大道难行。

扶风:支谦译:【‘唯!阿那律,天眼所见,为作相耶?无作相耶?假使作相,则与外道五通等。若无作相,即是无为,不应有见。】
阿那律就问维摩诘,那你说说佛是怎么见的呀,维摩诘就说。
支谦译:【有佛世尊。常在三昧禅志不戏。悉见诸佛国不自称说。】
罗什译:‘有佛世尊,得真天眼,常有三昧,悉见诸佛国,不以二相。“悉见诸佛国,不自称说”。这个不自称说真不好译,所以罗什把它译为“不以二相”。
这个“不以二相”就又让后人狗咬尾巴了。为什么能见一切,大家要明白,这个不是见,一但有见,你还是用你的感官,去接触去解读对方。
佛眼非见,不是我们习惯的,以一个外于事者,去审视,去解读,去测量,去比对,那个事物。这样的见,见到再远再大的,都是在形相里,在能所里。
我看看画个图呀。


是的,这个图,永远只是一个绝对值,不可能达到的绝对值。大家只是在划圆的同时,尽量尽量地减小自我欲望染污,而尽量达到融入对境。
上海-常愧:八地以上,不退转念念正觉了,就会一直朝着那里去,直到洗干净成佛,怎会达不到呢。
昆仑山--郭高维:为什么你会轮回?堕入这个道?
扶风:用科学的脑袋想一想,比如直线,真实世界,是没有直线存在的,有相似直线。
上海-常愧:人之所以为人,我干了人事,就入了人道。
扶风:能不能这样说,正因为没有佛,只有八地以上菩萨,所以就存在一个清净度,及尽最大能力清净而相应的问题,这就是道家解决的问题?
昆仑山--郭高维:道教,道教,大相径庭,道家,清净度。清净了,就没有生命力了,这个科学可以解释清楚,不是绝对的,是相对的。相---对。
扶风:哈哈,清净了,就没有生命力。好。
昆仑山--郭高维:生存需要环境,这个环境非常复杂,肉身子能不能抵御这个环境的一切?你抵御了污秽病毒对于你肉身子的攻击,你就肉身子健康,思想健康。
扶风:也就是说让你的肉身与病毒不相应。
昆仑山--郭高维:病毒无法,让你的肉身子跟在他走。方法---让这个病毒没有,让这个病毒弱小,让这个病毒进不去,让这个病毒根本对你没有作用。。。。我们的疫苗。就是病毒体,灭活的。明白这个就明白一切了,而且这个是被动的。
扶风:灭活的?
昆仑山--郭高维:主动的一句话:个体的身体的免疫力。是的,科学这样说,抗体,体外抗体的注入,比如青霉素。
扶风:这么厉害。
昆仑山--郭高维:慈悲,慈悲,我仅仅是知道一点点  皮毛,贻笑大方了,慈悲,慈悲。
上海-常愧:还是加强自身建设比较管用一点吧,毕竟相由心生,病也是一种相,而且用外在的东西,反而让身体缺乏了原有的自身抵抗力,适得其反。
扶风:道长只是以欲沟牵,呵呵,感恩。
昆仑山--郭高维:慈悲,固本还元,这个是根本。
扶风:大家先知道一下,我们祖宗的宝贝里,有这么一些玩意,待何时缘份到了,或刚才说的,有愿相应,或能进入一个新的世界。
上海-常愧:道长从一个树根降到了树叶,又讲到了树根。。
扶风:根深叶茂。
时照:道长我想请教您几个问题可以吗?请问人不能成为佛祖还是不容易成为佛祖?
昆仑山--郭高维:佛祖唯一,任何解释皆是赝品,强加于佛祖。
时照:好的,佛祖是指释迦牟尼佛,还是我们当家做主的佛?
昆仑山--郭高维:谁也不知道,佛祖立教之环境。
时照:佛唯一,还是佛祖的唯一?麻烦道长直接回答我问题,说多了我晕。
昆仑山--郭高维:如果一起为佛祖马首是瞻,当不是佛祖,如果认为佛的灵在自己身体,人人皆是佛祖。一起---认为,取用标准被一样。
时照:我认为如果为我们做主的不是佛,那么我们不存在。
昆仑山--郭高维:仁波切,不是人人皆是。
时照:如果有个佛祖能取代我们,那就邪法。
昆仑山--郭高维:嗯,我尊重信仰里面的规矩,敬畏这个规矩。
时照:不是人人都能成佛,不假,但是佛祖之相不能是唯一。
昆仑山--郭高维:其实,正与邪,同时存在,不可以分割。
时照:唯一的只能是每个人当家做主的佛。
昆仑山--郭高维:当你说这个的时候,已经持己见了。
时照:正与邪是不可分割,但是你不会说正是邪。
昆仑山--郭高维:相对的。
时照:是的,看我持的是什么见。
昆仑山--郭高维:依法不依人。
时照:是我见,还是我佛主的见,对。
昆仑山--郭高维:没有分别,一切如法。
时照:所以我依佛法,不依道长。
昆仑山--郭高维:其实,有一个规矩。
时照:一切如法的是佛,那么请问您为什么说人不能成为佛祖。
昆仑山--郭高维:无论你是哪里来的,什么人种,入了我中华人民共和国,皆必须遵守我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法律。
昆仑山--郭高维:这个就是依法不依人。
时照:不能,和根性不同造作的差异是不一样的。
昆仑山--郭高维:你的肉身子,为什么要有衣服?
时照:不能是对佛说话的亵渎,如果不能释迦牟尼佛给众生说成佛的法,岂不是欺骗众生。
昆仑山--郭高维:如果在佛祖国度是没有裤衩子的,真的是这样。
时照:如果说有些众生根性不行,造成他不能成佛,我同意。
昆仑山--郭高维:欺骗众生,不可以不尊重肉身子呀,尊重肉身子是根本呀,离开肉身子还有什么?
时照:尊重肉身和成佛并不矛盾,肉身也是佛器。
昆仑山--郭高维:嗔恨戒。
时照:好,我在请教道长第二个问题。
昆仑山--郭高维:请讲。
时照:人到了清净状态时,是没有生命力了,还是生命力合一了?
昆仑山--郭高维:离开了五谷,还有什么?
时照:离开了谷神还有什么?
扶风:是否佛道对“清净状态”一词的理解不一样。
昆仑山--郭高维:慈悲,我们说,和尚。请教和尚怎么说?
时照:佛教和道教的清净不一样的话,那么就有一家说的是邪法。
昆仑山--郭高维:沙弥,比丘,菩萨戒,怎么说?和尚怎么说?随喜赞叹怎么说?
时照:修道多少人死在了没有生命力这句话里了,修佛的人多少人死在没有念这句话里了。
扶风:金刚经说:“一切贤圣以无为法而有差别”。
昆仑山--郭高维:持戒,贪婪嗔怒愚痴,当戒除。
时照:什么是戒。
上海-常愧:通常的理解,少了八纲辨证,都是颠倒的,那个清净是具足生命力的。
昆仑山--郭高维:你已经是狗屎觉了,无妨了。
时照:是,正因为我我知道我是狗屎厥,所以我知道什么是戒。
心融天地:照师你已经不是人了。
时照:戒:自心离善恶之相为戒。
落日:是你们分别了。
扶风:
{笑傲:以戒为师。 
时照:学佛人满大街都是以戒为师,啥是戒啊?
笑傲:法律,社会规范,这个倒是知道。
时照:法律给什么立的?
笑傲:不知道。不敢碰,碰了要吃苦。
时照:我一会说了,你就不会说你知道了。
笑傲:嗯,老师说了就知道了。
时照:以戒为师,和以戒律为师,一样吗?
笑傲:我想,是一样的吧。起码,活在世上是。
时照:戒是心,戒律是戒心的条款。
笑傲:请老师讲讲。
时照:法律是不犯错误的标尺,
笑傲:是。
时照:心无所住是不是戒?
笑傲:是。 
时照:既然心无所住了,还用戒律吗?
笑傲:没有了。
时照:如果释迦佛说以戒律为师,拿他真是犯下无明的错误了。心离相为戒,不是心有戒律为戒!
笑傲:从心所欲不越矩。}
时照:心里整天装着戒律什么时候无所住?百姓不懂法的不一定犯法,懂法的不一定不犯法。以戒条制人,那是愚人?谁也不能背着戒律成佛,只能是心无所住自然是佛。定,自心如如不懂是定。慧,自心显现一切为慧。
心融天地:照师,受教了。
时照:因为戒而不染,定而安之后,就能与自己的佛相容,哪管相容一点点,也会由本性生出智慧来,这就是戒定慧的关系。
上海-常愧:扶风老师,我们继续维摩诘吧。
扶风:今天的争论大家各取所需,禅师的大棒总是随时下来的。这边子时已到,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
喜欢读书的朋友欢迎加入读书群,每月一书,单月隽永经典,双月心灵小书。由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会长、中山大学佛学研究中心研究员,美国斯坦福大学禅学社指导老师,【时照道德文化推广】总策划吴穗琼(扶风)老师指导。读书开慧,明心开智,欢迎加入读书QQ群:125496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