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扶风——《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02市场之蝇 读书群群对话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1-24 17:05:14
 日期:2013年11月4日

SF-扶风:今天继续群共享里文件的第二卷,“市场之蝇”

【朋友,逃到你的孤独里去吧!我看出你因为大人物的喧闹而昏惑,因为小人们的针刺而受伤了。森林与岩石知道庄严地沉默地陪伴着你。再学那你所素爱的长臂的大树吧:它无言地俯在海上倾听着。市场开始于孤独停止的地方;市场开始的地方,也开始了大优伶之喧闹与毒蝇之营营。在世界上,便是至善之物,如果没有表演者,也不会被重视;群众尊称这些表演者为大人物。群众不了解何谓伟大,这不啻说他们不了解何谓创造。但他们对于一切大事业的表演者与优伶,却很能赏识。世界围着新价值之发明者而旋转:——它无形地旋转着。群众与荣誉却围着优伶而旋转:世界如是进行着。】
白话转译一下:孤独才能成就真正的灵魂。红尘世界害怕孤独,喧闹之蝇民只会围着一个一个假相而兴奋,他们不知道更不敢相信存在的内核无有一物可把持。所以一切给他们以把抓感觉的造假者,都会被他们供奉并令他们兴奋。蝇民们的兴趣与判断只在于如何赏识下一个表演者。

这一章,尼采痛心地呼吁:你不是苍蝇拍子,快快离开,和他们耗不起,专心沉进自己的事吧。不要急着拿出来被人评判,这句是对我自己说的。
以上是昨天的部分,下面继续。

 

优伶


【优伶也有精神,却没有精神的自觉。他相信使他获得最好效果的一切,——和使别人信任他的一切!
明天他将有一个新的信仰,后天一个更新的信仰。他像群众一样,知觉很敏锐,性情不很稳定。】
世界围着新价值之发明者而旋转,群众与荣誉却围着优伶而转。优伶,这些表演者们,这些造假的表演者们,不是没有自己的所长,有的,如净空师,只是他们的精神里,没有自省的反观自照的自觉。他们的一切所言所行,只是为了效果、效果、还是效果。
看看净空法师,一会是山西小院子人都被病缠了;一会是海南有大风,四川有大震的;再一会又是2012世界要毁灭了。
哈哈,当然,因为有他,所以都救过来了。优伶知道一切获得蝇民注视的方法。今天一个说法,明天一个说法。哈哈,白描得真好,尼采毕竟是大师呀:知觉很敏锐,情情不很稳定,这个翻译也特狠。
造假者,因为无有实可握,只能不断地随着环境的变化而新造出一轮说法。而且,很关键的是,人们需要不断的新的说法。
柳州-敏婷:想想自己以前看不清楚优伶,还拿优伶当大爱者来看待的日子,呵呵,真是自欺欺人。

SF-扶风:而修行,却很简单,很简单,只是反观自照,简单到你会痛,你会狠,你会跳脚。因为简单,恨,简单到你发不出力,简单到你无处可抓而抓狂。这时优伶的出现,特别容易让抓狂的心找着稻草。
柳州-敏婷:恩,很奇怪的,恨过之后,恨就没有了。一切都是自己外求自找来的。
SF-扶风:“看呀,他说得多么好”。“听呀,她说得多么对。”好的、对的,都跑到别人那里了,就是不信自己。优伶,就是这样,捕抓了蝇民的心。蝇民,也是这样,交出了自己。于是,市场开始了热闹。
砚溪:这个知道就好,不去评论,若通唯识,就可看出毛病,不去评论


 

 

你不发声,就是别人的声音


SF-扶风:这段时间在美国推广东学西渐的“我是主流”,深感发出声音的重要,不评论,是纵容的帮兄。
柳州-敏婷:在这里评论可以助人明理。
SF-扶风:中国人就是在宋明理学之后,把一个老好人的面具,紧紧地贴在自己面上。
柳州-敏婷:这是扶风的地盘,谁的底盘谁做主,不跑的优伶的地盘评论就可以了。
SF-扶风:不是是非不分,是是非远离,认为远离就是明哲。却不知互联网时代,是话语的世界,你不发声,就是别人的声音。
天津-彤:说的是。
SF-扶风:如这一轮,美国的脱口秀节目,主持人问四个孩子,美国欠了中国一千多亿巨债,应该怎么办。一个孩子冲口而出:“杀光中国人”。
这样的声音在美国ABC电视台对着全美国播放出来,中国人开始还沉默,我们去到纽约的时候,跟几个中国人说了,他们只说:"唉,说说而已”,还给我们举了几个中国人被杀了破不了案的例子。
他奶奶的,这样的中国人,快快漂白了皮肤当洋奴去吧,后来也理解了,他们在纽约的辛酸,让他们不敢争取任何尊严。
回到西岸,看到这边三番市举行游行,ABC不妥协,圣何西举行游行,最后是洛杉矶的游行,终于让主持人出来,当面道歉,并表态永远取消这挡小屁孩评时事的节目,并在ABC电台上正式向华人道歉。
信息时代,是话语的世界。你不发声,满大街就是净空的声音。

砚溪:他不让咱净空。
SF-扶风:宋明理学后,把一个虚假的好人样,罩在了国人的面上。李敷说的好,日本不叫我们中国,他们认为宋代以前的才是中国,现在的是支那,是最低劣民族的支那人。
道德经为什么主流不敢推广,里面的几章,不知怎么讲呀。“司杀”,该杀时就杀?那还得了?怎么做老好人呀?
一片的仁慈,说是谦和,实是胆却,更是不肯承担!
砚溪:宗教战争就是这样形成的。
SF-扶风:不是让你乱杀,首先,你必须“绝学无忧”,不是不学,是学到神化入物之境。之后,才是随缘发力,在为晃为忽间见其精而迎其道。
中国的国粹是积极进取的。而这种积极,与西方式的伤害性的进取是不同的。它是太极,以退为进。它是如水,以柔克刚。宗教的惑乱,也是因为大多数人的沉默而形成的。
优伶,正需要你的沉默。把你们发声的主人意志都交出来吧,只剩下噢噢的附和声带就可以了。

 

 

学会发声


SF-扶风:不要说那么大,就讲家里事。
有人一直想当老好人,当好媳妇,却又真心受不了婆婆的偏爱自家儿子及女儿,一直忍忍忍或避。是珊瑚吧,现在她学会了,以行动表达对这个家的爱,同时坚定地表达自己的感觉,让婆婆及小姑尊重自己,让丈夫体谅自己,现在小姑来时做不做饭,已经不再纠结了。原来一星期面对一次这个问题,一直解决不了。学习了道德经后,知道勇敢地承担起自己的角色,只是你是爱,从爱出发,从爱这个家出发,你应该勇敢地做出你的选择。这群里的元老都看到的,因为这不是小说,一个晚上就看完全部剧情的,一个漫长的三两年时间,从珊瑚的抱怨,到现在的洒脱。还有其它人,只是珊瑚的例子,正是我们教会她发声,教会她说不的例子。前提,这一切的前提是爱。
上海-Will:我也学会,扶风老师。
SF-扶风:谢谢WILL。
上海-Will:这一段话,让我很受感动。
天津-彤:我也要学习这个敢发声,以爱为前提。
SF-扶风:嗯,很好,先感动,再一点一点在现实生活中磨出来。
上海-Will:我一直是个不懂拒绝,不会发声的老好人角色……在同事,在朋友,在爱的人面前。
SF-扶风:明白一个道理,与化进生活中,绝对是两回事。
上海-常愧:两位当家的平时都是怎么当媳妇的,给我们言传身教下,普普法。

SF-扶风:我觉得自己非常优秀唷。
上海-Will:再好的理论,都要到现实生活里走一遭。我要学习。
上海-常愧:好想听。
SF-扶风:嘻嘻,不讲。
上海-Will:扶风老师,您的话非常有力量哦。
SF-扶风:我婆婆是大女人,任何事都要发表点意思的。小叔的老婆只能远而避之,基本不单独见她。
上海-Will:就讲讲珊瑚吧。好吗?
上海-常愧:真想象不出来,女汉子一样的两位当家,做媳妇的时候,该是如何一番秀外慧中?
宜: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上海-常愧:简直太有悬念啦。
SF-扶风:我嘛,在有不同意见的时候,总是先带点她喜欢的,然后搂住她的肩,真是的把她整个人搂进我怀里的,然后再跟她说,很多次都说得她满脸流泪,但我完全同意她的观点的同时,明确告诉她,不能这样。就是应该这样,别被老好人的假脸,再毁了信息时代的我们了,坚定勇敢地担起自己及自己周边的世界。
砚溪:我嘛,刚才听你说有点不同观点,既然接受了你说现在是话语时代,我就冒味了。
SF-扶风:嘻嘻,一看这话语,又是老好人。有意见,不敢直面,绕个弯提点建议。
上海-常愧:你不也是绕着弯的,完全同意了,还不能这样,这弯不小啊。
SF-扶风:只要是“绝学无忧”的,不是不经大脑的,随感觉走的不同意见,都是你经历人生后的深思,这样的不同意见,大量接受。因为这不是不同,只是人生的不同展现。
上海-Will:同事想吃自助餐,而我习惯晚上锻炼,不太想吃东西,但还是陪她去吃了……
SF-扶风:我不喜欢也不接受不经大脑,只为概念而吵的架。
上海-常愧:不经大脑,是另一位当家的最推崇的,真不明白你们怎么玩得到一块去。
SF-扶风:照师的不经大脑,是直印。我指的那些不经大脑,是随着自己的感觉走,并且更坚定了对未来的信念。不是会有什么没有什么,是坚定了一切都是自己心做就的,不再外求,一切反求自身心,而自己的感觉,也只有那么一条条小人生感受,加几本书中理论。
砚,说说你的意见。

 

 

宋明理学


砚溪:我赞成时照老师的讲法,也在很早前就认识你。
SF-扶风:呵呵,我这句不经大脑,犯了禅宗的错误了。好吧,我换一个词,我不接受那些不是自己经历的。
砚溪:我对关于净空法师讲法不赞成他说的不究竟的。但是,佛门是一个整体,不是都究竟的,什么时代都有凡圣。有的小学老师也是老师,你不能说,小学老师给孩子们讲,一减二减不着是错误的,每位法师的使命也不一样,自己检点就好。再说,按照佛制,在家人不要议论出家人,每个人的因果自己承担佛陀没有说二法,都是心宗,道家也是。
SF-扶风:你呀,这问题,我不想回应,你心底的宋明理学太积重,我讲的道理三几行字就可以打出来,但于你心,问题不在这。不在在家人议不议出家人。
砚溪:什么宋明理学,我不懂。
上海-常愧:道不同,未足与议也。
SF-扶风:宋明理学就是宋代以后的新儒学,对其后的中国人思想,有极大的影响,之后的国人,就把仁义礼放到了做人的首位。而亡失了道,亡失了本体。:之后,也是被日本人称为支那人的开始,一切以面子为重,不能破了面子。
砚溪:什么面子,我不懂。要有包容的心,因为一切都是你自心显现的。有什么样的心念,就有什么样的境界,唯心所现,唯识所变。
上海-常愧:这个可以参看《朱子晚年定论》。
SF-扶风:是的,我包容,因为我知道,这也是我小时候,在这个环境中熏染出来的境。当然,有共业有别业。正因为在这共业中,我知道我要承担起来,承担起改变这一切的责任。
上海-常愧:就是说白了,从体相用的角度来说,只注重后两个,而丧失了前者。
SF-扶风:常愧说的好,宋明理学把体丢了。
砚溪:什么是体?说说。
SF-扶风:圆融不是大家好,圆融是事态向积极态发展。积极态是什么?看看尼采说的,不是最高最大最闪光的那个,不过是让每个人,回到自己的大地上。让每个人,在自己的大地上,尽情跳舞。那些把人的双足砍断,把人高高吊起的是优伶们的理论。
上海-常愧:老兄,体没法和你说,也不是三两句能说清楚的,需要慢慢蓄势 就有冲破的那天。
SF-扶风:常愧,谢谢。
砚溪:一切都是本体的显现,都是在宣说它自己。
SF-扶风:今天这里,拿现实来做个小例子。砚的内心里,那层层的禁忌,就是尼采要说的上帝。一个人的内心,如果上帝多了,自己的脚,便落不得大地,便不能随心地尽情跳舞。
砚溪:像是无常的,知道这个道理,就是妙用。
上海-常愧:风那比喻,就像是你一台电脑装了N个操作系统。
砚溪:什么禁忌,你知道错的,还在纠缠吗?
SF-扶风:如我们讲的家中媳妇,怕人说自己不孝,怕人说自己不尊,这怕那怕下,把自己的实际感受压完又压,表面看似很乖巧很听话,内心的不平不满正在蓄势待发,扭曲的人性,是尼采说的不能跳舞的腿。
砚溪:向内一观,笑笑了事。
SF-扶风:哈哈,笑笑了事。
上海-Will:那么,真实表达,就可以了吗?
SF-扶风:再来一段吧,今天又超时了。扯出那么远。
上海-Will:有福。


 

 

“然”与“否”


SF-扶风:
【 但是,时间紧逼着他们:所以他们又紧逼着你。他们要你说出“然”或“否”。唉!你想把你的椅子放在然否之间吗?啊,真理之情人,不要妒忌这些绝对而忙迫的人罢!真理还从不曾挽过绝对者之臂呢。
离去这些叫嚣的人,回到你的安全里去罢:只在市场上,一个人才会被“然”与“否”所牵系。】
慢慢用心感悟这一段呀,然与否。
实相里只有全体,没有是与不是。
真理的情人,指我们这些追寻真理过程中的人。真理从不与绝对相联。
这与上面砚说的一样,净空没有绝对的对错,对的是他让很多人找到心安处,错的是他们把这世间学问,拉来佛陀贴金。
砚溪:嗯,这话我赞成。
SF-扶风:说净空是邪师,指他及他的弟子,把他这套极尽交换之能事的因果学,强加给佛学。世界是一个大能量团,你这边多发点力,它就朝这边多来点。承担,不是要你大刀阔斧地去斫杀些什么。
承担,只是让你主动承担起生命之重,作出你能做出的正能量,让你的存在,为整体存在增添一份正能量。
砚溪:历来如此,真假都在世间,看你有没有择法眼,在另一层面说,不经磨难不成佛。也是磨练  也是增上缘。
伊人:做好自己,感染别人。
SF-扶风:不要一说反净空,就感觉你要把他打倒踩上一脚 ,是你要发出你自己的声音,让你认同的观点,多一点存在的空间。这个是空间争夺之战呀。
砚溪:我早经历了。
SF-扶风:如家中,不是把婆婆赶出门,把小姑打出去,是让他们更尊重你,与你一起,更好地经营这个家。
水货哥哥:有道理。
SF-扶风:真理还从不曾挽过绝对者之臂。一切都是缘起,但缘起的因中,外缘的引发更是主因。如昨天我讲的,一把种子,能发芽的亿分之一。以自己的积极的外缘,引因向你所愿的方向诱发。不要在“然”与“否”中,把生命虚耗了。
好,今天讲到这里,下课。谢谢大家的积极回应。谢谢砚,谢谢常愧、will。



--------------------------------------------------------------------
喜欢读书的朋友欢迎加入读书群,每月一书,单月隽永经典,双月心灵小书。由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会长、中山大学佛学研究中心研究员,美国斯坦福大学禅学社指导老师,【时照道德文化推广】总策划吴穗琼(扶风)老师指导。读书开慧,明心开智,欢迎加入读书QQ群:125496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