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扶风——《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01市场之蝇 读书群群对话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11-24 17:00:56
 上课日期:2013年11月3日

SF-扶风:还是以我最喜欢的“市场之蝇”开头,经典就是经典,不是单线的解释,可以概括得了的。必须读,读,还是读。智慧,来源于相应。不明所以,没法相应。出来的“智慧”,也不过是前人的经验,那死去的裹脚布。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市场之蝇】

【朋友,逃到你的孤独里去吧!我看出你因为大人物的喧闹而昏惑,因为小人们的针刺而受伤了。森林与岩石知道庄严地沉默地陪伴着你。再学那你所素爱的长臂的大树吧:它无言地俯在海上倾听着。市场开始于孤独停止的地方;市场开始的地方,也开始了大优伶之喧闹与毒蝇之营营。】

尼采说,他的书,是给一百年后的人看的。尼采的百年之后,便正是我们了。一百年前的世界,物质的欠缺,让世界在物欲的争夺中使尽了智慧。今天,科技的高度发展,把很多人,从营生的纠结中解放了出来。思想,便开始了这些形而上的甄别了。尼采的睿智,在于他思想的通透性,把人性分拆到血淋淋的最直了的基底。

这一章,是我最喜欢的,我把它命名为尼采的市场营销学。这一章是写给他自己的,也是写给百年后,在求索之路上行走的我们。在回归本性的路上,在回归道的路上,孤独,是唯一的朋友。因为这是一条不可能有伴侣的路,这在佛教,叫大丈夫,独力承当。禅宗叫孤峰独兀,了了无一物。不是说有人没人跟你走一样的路,是告诉你这条回归佛性、本性、道、上帝、真主的路,是往内的,在每个人的内心里。没有伴侣,只是没有外在于你的一切。在这条回归的路上,只有你自心,及你自心对于你的世界的一切的承担。尼采说“朋友,逃到你的孤独里去吧!”这里的大人物,指那些标准的确定者。小人,则是众多的为营生而为一已私利而用功的人。


孤独与交换

 

一棒子打醒:这里的孤独怎么讲?
滁州~小新:在回归本性的路上,在回归道的路上,孤独,是唯一的朋友。这句话有点不明白。为什么会是唯一的?
SF-扶风:孤独,是灵魂的孤独,没有外物可参照。 这个在禅里讲,就是第七分别意识心的死亡。分别意识不死,本性大用不能现前。
可喜的是,尼采的德国是近代人类思辨的高地,他,作为人,想到了这些。
可悲的是,尼采的德国没有禅,不知道,人后的世界更精彩。
可喜的是,禅宗的了脱为世界打开了通往无限之门。
可悲的是,禅宗的高俊让凡夫无门得入。
我喜欢尼采,因为他站在了禅的空门边,却心系尘世。也就是我把尼采当作站在禅门边吆喝的好角儿。

【市场开始于孤独停止的地方;市场开始的地方,也开始了大优伶之喧闹与毒蝇之营营。
在世界上,便是至善之物,如果没有表演者,也不会被重视;群众尊称这些表演者为大人物。】
尼采的营销学,市场,是为满足肉体欲望而存在的。精神彰显的地方,没有市场。因为,那里没有交换。
孤独里,没有交换。同样的,佛性里,没有交换。


 

 

净空理论不是佛


SF-扶风:这两天回了不少骂净空的文字,因为净空的理论里,最大的立基,是交换 。因果的交换,下辈子幸福的交换。
净空的文字,可以是世间引导一方人找寻心灵麻醉的上等鸦片。你把它当佛教,我就骂净空是邪师。
豆子:以欲诱之,入门再收拾也不迟。
冲虚:净空的东东不提也罢。
SF-扶风:净空的徒弟们大可把净空的言论,当作指导生活的圣言。这个没人反对,对于部分人心的安抚,它有一定作用。但,如要把净空的言论归为佛的说法,或符合佛陀意旨的说法,那就大错特错了。一旦有交换,便是市场的地方。便是凡夫的地界。
所以,尼采说,“市场,开始于孤独停止的地方”。
看看不是佛教徒的尼采,也知道,孤独处才是真理之地。
净空的理想世界里,都是众人熙熙的。
冲虚:传统文化半瓶醋,还好往一块掺和。这就是净空的所谓理论。
SF-扶风:市场,一定有大优伶与喧哗的蝇。净空便是这大优伶,而其理论,正适合了大群拿着因果去掩饰自己的不如意并以报应快意地内心惩罚着所有“恶人”的阿Q式蝇子。
上海--守清静:在山东时一直把净空视若神明,这。。。。。。。。。

冲虚:因果还是他们自己定的标准。
SF-扶风:尼采的大优伶,理解明白了,便是一些标准的制定者,或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他们让其随徒们在其体系里有奖有罚,并在其体系的升降中,找到优于他人的乐趣,从而找到生命认同感。
冲虚:比如把明代烧毁郑和下西洋的资料的刘大夏捧的极高。
SF-扶风:我不太认同妙湛的观点。
冲虚:据说是忧国忧民了。
SF-扶风:把什么比喻为什么,只是用,借用。而这借用的目的,是让人解放小我,还是加强了小我意识,这个是关键。是佛是魔,就看这。
冲虚:我的历史观和佛教无关。
SF-扶风:也不同意他不精通传统文化,就不能成为大师。传统文化也只是工具,精通的人用的精到是好,不精通的人如你我,一知半解地拿着只言片语,如果也是能令自己释心宽怀的,也好。我批净空,全然站在佛教立场上。如果他不以佛教大师自居,以他这样辛勤的讲说,我或会随喜赞叹他呢。难得他如此努力地做了那么多经典的解释工作,令那么多低端的人接触了佛。
冲虚:一个觉得弟子规能拯救这个社会的人,哈哈。
SF-扶风:嘻嘻,只是他自己把自己当佛了,他的弟子更把他当成佛的代言,那就不好意思了。你过不了关。尼采的大人物,指表演者呀。
我在迷途:可是,弟子们需要他的存在。
SF-扶风: 迷途说的对,有人需要他的存在。你把他当成你的生命指导也可以,但不要说那是佛说的。
冲虚:北宋之末,社会也是这样虚幻的繁荣,靖康之乱接着来了,弟子规一类只不过可以把龙变成羊被狼吃掉。
SF-扶风:你可以把哲学当成你的生命观指导人生,那是哲学。你也可以把数学当成你的生命观,每一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生命观,但如果硬借一个高大的套到自己头上,那就不是这回事了。
冲虚:奶粉虽好,三鹿就不要了。
SF-扶风:你可以堂堂正正地说净空观,但那不是佛观佛点。对呀,用佛教的瓶子装净空的毒药,那我们这些佛教徒是不会收货的。
冲虚:历史观本来就是佛观。无论是佛教道教只不过是一种信仰。


创造

 

SF-扶风:
【群众不了解何谓伟大,这不啻说他们不了解何谓创造。但他们对于一切大事业的表演者与优伶,却很能赏识。
世界围着新价值之发明者而旋转:——它无形地旋转着。群众与荣誉却围着优伶而旋转:世界如是进行着。】
伟大是什么?是创造!
世界因新价值的发明而前进着。创造者,才是世界的主人。
冲虚:装点一下就好就像茶,有就喝点,没有,白水也可以。
SF-扶风:而市场,只围着表演者,那些标杆的给出者而转。群众的眼睛看不到创造,因为离他们太远。群众的生命,只要在各种浅表的123里,在各种规定里,找着自己的位置,环视四周,见着有同类,便安全地呆在这众人熙熙中,以为抓住了生命。
优伶,是大表演者,他会先给群众一个仰视的高度,然后告知市蝇们攀爬的必要。于是,在奋力攀爬于这虚无高度中的群众们,便熙熙攘攘地拉出了位次,拉出了一种气势昂昂的存在感。
举个例子吧,还是净空。
我在迷途:净空不因佛冠不能成事,弟子们不借净空冠也不能成事,这是市场的需要?
田园诗人:那么, 读书人的责任是不是揭露这种优伶, 启发众生, 人人平等呢?
SF-扶风:因为空性,人的存在,是找不着实在的把抓的。也就是说孤独,是人的必然。而群众们,不能忍受这种孤独,便要找依傍。那市场,就是这种依傍的交换地。优伶,便是各种依傍的给出者。
简单:欲望的交换?

 

因果

 

 

SF-扶风:如净空,给出个因果。本来因果不昧,如基因,我们人体有几十亿组基因。而在一个生命过程,被激活的只有几百万种。也就是说,有因果吗?有,我们有几十亿组。没有因果吗,嘻嘻,只有几千万分之一有效发生。
这比喻你手提的一大袋芝麻,可能有几百万颗,而可能变成、发芽、生长成为一颗芝麻树的,几百万分之一也没有。说因果,有因果。因果芝麻只能长成芝麻样。说没有因果,不是因果不存在,是依外缘的触发,才能成全因果。因果不能无缘而存。而这缘,比因果的因,还。。。。。。重要得多。这也是人的能动性的表现。而净空,把这能动性级泯灭了。
我在迷途:他不也提倡了凡四训之类的改命说吗?
SF-扶风:用如基因触发的几百万分之一的规则,钉死了全体。
净空的因果,让信徒们在因果里,找到自己生命中迷茫的依傍。于是,信徒们便在这体系里,看着顺眼的便是懂因果的,是自己一伙的;看到不顺眼的,便是会遭报应的,不同一路的。在敌我矛盾中(懂因果与不懂因果的),找到做人的感觉。在内部矛盾中(懂得多与懂得少的),找到做人的乐趣
简单:是不是创造因果的人统治了全世界?
SF-扶风:不是这么简单,也统治不了世界。只是从人性上去分析一些社会现象。所以我说尼采是最早的市场营销学大家。

做市场,一定要定立规矩。并且让你的消费者,在你的体系里,有升有降,有能打倒对手的感觉,也有能超越同伴的快感,这样的经营模式,一定成功。
如传销,就是精明的犹太人设计出来的,最符合人性的市场模式既有作为销售对象的他人,也有上线下线之间不停争夺的快意。
砚溪:佛法是缘起法,缘起因分,净空的因果讲的不究竟。
我在迷途:一个体系内,顺眼的留下,不顺眼的踢掉,不是很正常吗?于是是怎么来的呢?
SF-扶风:在这样的体系中,人,群众们,是最有存在感,并有快感的。


--------------------------------------------------------------------
喜欢读书的朋友欢迎加入读书群,每月一书,单月隽永经典,双月心灵小书。由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会长、中山大学佛学研究中心研究员,美国斯坦福大学禅学社指导老师,【时照道德文化推广】总策划吴穗琼(扶风)老师指导。读书开慧,明心开智,欢迎加入读书QQ群:125496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