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读书群—读《证道歌》群对话:荷泽神会的证道歌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9-27 9:05:16
日期:2012年10月3日

上海--醉酒D皇帝:君不见,绝学无为闲道人,不除妄想不求真。无明实性即佛性,幻化空身即法身。法身觉了无一物,本源自性天真佛。说的这么好哎,开讲吧!
广州-扶风:很美的词,在找一些背景资料呢。我们现在坊间流行的,多见是《永嘉证道歌》或《永嘉玄学证道歌》,这是古代记文的惯例,前面两字是地方名,后面才是作者。也就是说从直观上就表述出了:一个永嘉地方的名字叫做玄学的人写的《证道歌》。我们中国人是很重视版权的呀,但我们重视版权是因为对原著者的尊重,而西方的重版权更多是对经济利益的保护,

广州-绿豆粥:词典上说叫真觉大师,睡了一觉就觉了,
广州-扶风:这里我要加插一个话题,关于大辞典。特别是中国人,最看重权威。前两期我们才讲完尼采,希望在这里的朋友们,慢慢会得把自己的圣念打掉,国人很习惯一看是印出来的,一看是大部头的,就哇他好利害呀,就立马他在上你在下地看去了。
金华--默漠:哈哈,我们都这样。
泰山—海洋:国人风格。

广州-扶风:这也是刚结束的《亲密关系》里指出的,就是因为我们的内心弱小,我们才需要时时找一个强大的去依靠,大家在这里学习,慢慢要把这点改过来。学会自己强大,自己有根。任何问题,不论谁说的谁写的,有多大光环,不要先把它举起来。但要先尊重它,然后在它指给你,带给你的问题前,用自己的思考。学得禅的,就往自己身上下狠手
上海--醉酒D皇帝:我短处最多,狠狠批判吧
金华--默漠:我是最没底气的,懦弱的很

广州-扶风:有问题可以去翻,但翻完了它只是给你一个资料,心中不能有权威想,不但是词典,不论什么,人好事好,我们都应该让自己没有权威想,要以开放的心,感恩的心,但自我强大的心,去面对世界。自己丰富后,自然强大。不要去做市蝇,只会跟着转,要自己立定脚跟不受忽悠。
金华--默漠:自我强大很难的,觉得自己总有讨好在
广州-扶风:是,要从这点下手。好,今天不讲正文,只开题,有关这个文本的背景

上海--醉酒D皇帝:我在找个觉,看看觉了是个什么样子,磨叽十几年了还没觉,转悠十几年了,成了市蝇
广州-扶风:【我】在‘找’个(觉),【。。】‘看看’(觉了是个什么样子),你自己看看这个句式,有主语【】,有谓语动作。看看觉了是个什么,的前面,也隐含着一个主语。
上海--醉酒D皇帝;嗯

广州-扶风:觉与不觉的内容我们先不管,看看这里,当你想着“觉”的时候,是否把物推出去了?还有人我吗?看上面的句式,这种思维方式带领下的我们的习惯性,问题还没出来,就先把自己站外面了。再这样的外审,不可能证道。
金华--默漠:觉与不觉都不是全部呢
上海--醉酒D皇帝:为什么不能证道?

广州-扶风:这里很关键,其实证道也很简单,明白六祖更简单,就是你要学会,把看问题的那个,找回来。问题不是问题,所有问题都是工具,是借问题发现盯着问题看的那个,在这个意义上,所有的对外在问题的争论,对于一心求证道的人来说,都是可笑的
上海--醉酒D皇帝:知道看问题的那个啦不就觉了吗
广州-扶风:一切言说了无实意
上海--醉酒D皇帝:不可说吗?扶风
广州-扶风:不要把自己安立在言说上,然后就以为是了,就不再追下去了。不是不可说,你现在的说,都是二元的说,你站的位置,没说前已把你自己推出去了,所以左说右说,你都错

上海--醉酒D皇帝:唉…,这个觉真不好找
广州-扶风:看明白我上面给你的句子划成份吗
上海--醉酒D皇帝:有二元
广州-扶风:这个【觉】真不好“找”————你又用主谓宾的二元模式思维了,在这个思维模式下,产生的一切,都是思维的产物
上海--醉酒D皇帝:都在有的模式下
豫-白开水:广州-扶风:这个【觉】真不好“找”——————始终有个主语

广州-扶风:所以争论那些这对那错的问题,对于以求道为目的的人而言,实是愚蠢的
苏州--楊冬:看问题或分析的那个,是特殊性和普遍性的高度统一
广州-扶风:这就更绕了
上海--醉酒D皇帝:不是高度统一
广州-扶风:直心是道场,标签越多,离道越远。这个也是我分析《坛经》版本优劣的证明方式。我就是从语言学上,从语言的使用上,从二元性上分析出后期坛经版本写作人的不见性。所以《坛经》要读敦煌版
广州-湛鹰:有一层纸,有两面。在有这面是一个个片断,这是什么感觉
广州-扶风:鹰子、强
广州-湛鹰:经常有那个感觉

广州-扶风:糊浆糊,没听懂,却快快地糊上。这样人里面却终是空虚的。因为它们都是插在你头上的花,而不是潜到你心底的重。听回十句,不如做落一句。不懂就问自己,有问就不要放过自己。不要求省事,不要求外圣。立根自已,这样不悟都难。鹰子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我看着她半年,应该有一年了吧,一天一天地站稳了脚根。开始脱去旧有的自己,有点象一个剥壳的过程,内里开始是会很弱的,但不用怕。这里兄弟姐妹多呢,不要怕先剥开了自己,再去掉阴影,看清楚了,其实里面阳光得很。这样充实的内心,才能承得下缘起。任得缘起缘落尽情地穿越你的生命,这就是开悟的人的生活方式。现在我们是拳击手,全付武装地打这踢那,能不累吗?

上海--醉酒D皇帝:重新站立,把伪装剥去
广州-扶风: 不要说自己做不到,只有你想不想做的问题
广州-扶风:让生命的毛毛虫,在这里变蝴蝶。喝酒的,到哪天你自觉把这名字换掉了,那时估计就近了
广州-湛鹰:象鹰一样重生

广州-扶风:大家检点一下自己的视角(习惯性视角),把世界立于自心!要有这个胆气,好了,回来说一说”证道歌“

当世界被我们拉开成【我】【事】【他】时,我们的“世界”就被我们这样建立了。我们就在我们的“世界”里出不去了。这就是被缚,我们被自己建造的【我】【事】【他】缚住了,困住了,只能在这三个围成的空间中悠转,诺大的宇宙,你就只能在这小小的三角里自己玩自己了

上海--醉酒D皇帝:嗯,所以我慢好可怕哟。
苏州--楊冬:真不知道是什么力量,故意让我们人变的傻傻的

广州-扶风:这证道歌,因为文字的优美,成为禅宗文本里非常出名的一本以后我们还会介绍其它的文字,比如黄檗禅师的传心法要呀,僧肇的四论,三祖的信心铭,这些我们会慢慢一点一点地认识。我们现在认识的禅,只是六祖的禅系。当年南顿北渐之争风起云涌。这一段历史,充满的变数,充满了血腥,当年与六祖惠能同一师门的五祖的大弟子神秀,人家风光呀,武则天的国师,一开坛,下面三几千的常事,而那时的惠能,说白了跟老毛差不多,就一流寇,三五十众聚在身边,精彩的是他们各自西去后,留下的弟子们,大打出手了。南派的人,为了能在几乎全盘是北派的地盘里争一席之们位,当然,说是南派的人,实在也就是一个惠能的弟子啦,神会。用我的话说,也是不少佛学(注意,是佛学不是佛教呀),佛学专家的意见,没有神会就没有今天的禅宗。不是达摩不是惠能,历史上,真实的历史上,是没有神会就没有今天的禅宗

山东聊城 空辰:为何、

广州-扶风:神会只身从山岭阻隔的南方,来到政治文化中心的中源,来到当时的洛阳,他单枪匹马地向北宗开火。为了跟人家争,因为人家形象光辉信众满天下呀,谁听你说三道四的,堂堂国师的门下,一人一头发也能压死你了。在这种环境下,为了能让自己的师门(慧能)能冲出去,神会在洛阳宣布举行无遮大会,这无遮大会是印度辩经的传统,不是佛教特有呀,印度的辩经远在四千年前就存在了。无遮本来是没有条件的意思,指什么人都可以上台说,不要求地位呀名望呀等条件,本来是为了让所有人都能进行辩论的,后来慢慢地演化成,你可以不用名气不用地位来进行辩护,但你必须对你自己的观点,有着深刻的认识,印度就是一个修行的国度,人家不看重名望地位金钱这些,人家看重的是你自己,你的观念,你的内在。后来的无遮大会,就变成了观点的交战,关键是,败者必须放弃自己的观点,永远追随胜者的观点。如果你辩输了,还是不服的话,你就要自断,当场把命交出来,无遮大会,成了以生命去捍卫你的观点的战场。而神会,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来到洛阳,设立无遮大会,为自己的师门辩护,一个一个的法师,一次一次的辩论,让他在三十年间,一点一点地,以慧能的顿教法门,把他们收复。想想这点,拍成电视剧,不知多精彩呀!嘻嘻,我自己想想,没人来就我来编剧,搞个亮剑式的。三十年以生命的辩证呀,多少次的死里逃生,不是神会辩不过人家,是那些辩不过的,人家都大把大把的弟子呀,那些人的弟子,各种方式地对待他。想想看这里能出多少集故事快快找个导演来,这绝对是个好题材

广州-扶风:过程中把佛法的精义就带出去了呀
上海--醉酒D皇帝:张艺谋, 大导
广州-绿豆粥:你可以找一下张艺谋, 因为其他导演都是穷鬼没钱玩

广州-扶风:你们又被我抓住一条尾巴了
苏州--楊冬:张艺谋只要拍伟光正电影
广州-绿豆粥:冯小刚不会玩这种题材

广州-扶风:看看还有时间,就揪揪吧。停,听我的。一说要找电影,大家就很热心地说张说冯,是我徒弟的,我扇他两巴掌

广州-扶风:想想看,平常里,我们一说什么事,就会想到这个行业的那些个名人
上海--醉酒D皇帝:跟上名人了
广州-绿豆粥:吾等鼠辈玩不起电影才抬出来名人

广州-扶风:而且谈论起来,更是一个比一个利害。你们要习惯,我抓你们的时候,不要就事论事,我是正好看到有机会了,借事让你们学会看自己,这些问题很有普遍性的,在这里,不要有不好意思的想法

上海--醉酒D皇帝:我演个小毛毛虫也可以啊
广州-绿豆粥:实在是没不好意思只是玩不起电影
广州-扶风:你的问题,同样也是大家的问题,只是没有显现。我抓着了,借你显给大家看,大家也要习惯我这种方法,这是文字棍棒呀!不要解释,我们只是借事看清楚自己的心

广州-扶风:回到刚才名人时。停,绿豆

金华--默漠:像产品一样的广告播多了,一提产品就会想到广告的那一个
广州-扶风:停!这就是识性的续流,我们要学会断流。禅里的云门宗的法语就是“截断众流”, 要识得断

上海--醉酒D皇帝:惯性太深
广州-绿豆粥:这也不是惯性吧
广州-扶风:不解释,也是断的一种开始的用法,其实解释嘛,哈哈,不就为那点儿。。。。面子嘛!这群里,学着不解释,有不同观点出来,学会停

上海--醉酒D皇帝:一提行业马上想到名人不是惯性?
广州-绿豆粥:这和面子也无关,你在偷用概念
广州-扶风:不要去追人家的,也不解释自己的,停,看看观点的交锋处,是否自己有虫
金华--默漠:不解释就停了
上海--醉酒D皇帝:哈…赞同
广州-扶风:不要去追人家的,也不解释自己的,停,看看观点的交锋处,是否自己有虫
金华--默漠:不解释就停了
上海--醉酒D皇帝:哈…赞同
广州-扶风:回来张艺谋的话题
上海--醉酒D皇帝:名人效应,大腕
广州-扶风:一提行业马上想到名人,而且拿名人说事,想想这个情景:在不断地谈论名人的过程中,自我就安然地美滋滋地躺在各种八卦里
广州-绿豆粥:红高粱的作品真的是非常不错
上海--醉酒D皇帝:呵呵,值得骄傲。
广州-扶风:世人,就是在这些自己虚冲出来的气场中,如踩高跷般地活着,谈论名人,能让自我感觉与被谈论的人同高度,这是最自欺欺人的
上海--醉酒D皇帝:正常
广州-绿豆粥:他早期拍摄的作品的却很棒啊
广州-扶风:绿豆再一次批评:停
上海--醉酒D皇帝:哈…,有这感觉。能让自我感觉与被谈论的人同高度
广州-绿豆粥:不用批评,他的早期的作品就是值得欣赏
广州-扶风:凡夫就是以这种方式去构建自己的存在感,并在这种存在感里体验高度带来的兴奋,这绝对是灵性的麻药,一定要看清自己
上海--醉酒D皇帝:我这虫子必须挖出来
苏州--楊冬:可能,我老谈十八大问题,感觉自己和九常委关系不错
广州-绿豆粥:好作品就是好作品无可厚非啊,世人也会肯定是好作品。
广州-扶风:看清楚这点,把自己先从这个上放下来。这跟《亲密关系》很相似的,开始都非常痛。不谈名人后,你会觉得世界一下失去了依附

上海--醉酒D皇帝:对我而言真是太帮助我了,以前的我就爱扯大旗拉虎皮的
广州-扶风:没有名人被你依靠的世界里,你又不敢靠自己
广州-绿豆粥:肯定了,有这些名人你犯的错误还能大的过他们吗,多好的遮阳伞
上海--醉酒D皇帝:实话,我这也是虚伪的一种表现吧
广州-扶风:绿豆今天不要再发言了,停,谈论名人,一下子感觉自己就有了名人的高度
广州-绿豆粥:错误,谈论名人是因为名人做不到的吾辈也做不到
上海--醉酒D皇帝:可找到了一个大虫

广州-扶风:而且还有一个感觉,谈讨时,想想,我们是否带着一个高高在上的评论的指点的心态,好象那样,名人在我们的谈讨的脚下呢
广州-绿豆粥:没有,就是拿出名人来挡一下
苏州--楊冬:是的,我花了不少时间在微博上和名人周旋,结果自己并没有成名人,徒增了不少烦恼
广州-扶风:这个样子,自我就更加稳固了。我想指出的是,我们在谈讨名人的时候,更多的是以一种过来人式的指点的角度。我们在谈讨时,那种看似我没所谓啦,我早知道啦。这一类的角度,最是识性的麻药。因为谈讨的是别人,我们不用负责,也因为别人的高度,我也就高了。这个感觉非常到位的,下次讲到的时候拿出来,识性的断层,你能感受到了,慢慢就不连了。现在我们的识性就是紧密相连,不是连条连成片,都成团了,刚才给你们揪的观念 ,都是破这成团的气的。这是最直接的帮你们洗白呀

苏州--楊冬:今天老师的指点比较关键
金华--默漠:我也爱谈论东西,貌似比作者还高一些,明明自己什么都没有窘迫的很,还是对别人品头论足的
广州-扶风:跟着做,不要在概念上跟我争
天行健: 枝叶扶疏 • 春风化雨
广州-扶风:对对,就是那种“貌似比作者还高一些”的感觉。太好了,我就是想指出这个,这个感觉让识性站稳了脚跟
天行健:扶风豪士天下奇,意气相倾山可移

金华--默漠:是用对别人的评论使自己看起来高大一点,来掩盖自己的不足,自欺欺人的干活
上海--醉酒D皇帝:春风化雨入心田,断习气秋风扫落叶,总结的真好
广州-扶风:你们呀,又转了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