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读书群—读《为自已出征》群对话:都是为了你

来源:扶风 发布时间:2013-9-28 15:06:58
日期:2012年11月8日

【有一天,她直接去找武士:“我想,你爱你的盔甲甚过爱我。”“这不是真的。”武士坚持地说:“我不是把你从那只恐龙爪里救出来,又把你安顿在这么高级的城堡里吗?”茱莉亚用力从他的面盔里看进去,好看到他的眼睛,她说:“你喜欢的,只是去拯救我而已,你当初没有真正爱过我,现在也不是真正爱我。”】
扶风:昨天讲到妻子要离开这个如此孤傲的武士了,武士觉得不可思议,我做得那么好,我都为你呀,我把你救了,我为了你冲上战场
金华--默:妻子为什么要离开?
扶风:现实中,为了这个家,为了你们,这些话,应该在不少一天到晚不粘家的人挂在嘴边吧
金华--默:对啊
扶风:为什么?为了什么?
金华--默:我老公就常挂在嘴上
小佛(珠)猪:情侣不也一样吗

真的为了妻子 ,为了家,还是为自己的盔甲?这点,要夜深人静时,自己问自己,“我都是为了你呀”真的吗?
小佛(珠)猪:有时给予未必就是对方想要的
宁波—珊瑚:其实都是为了自己,算盘挂在脖子上
我们自己少说了吗?
特别是对孩子:为了你好

【“我真的爱你,”武士坚持,并且用力地拥抱她,差点把她的肋骨都弄断了。】
宁波—珊瑚:特别是对孩子:为了你好,我觉得有时是大人实在是无聊,然后去管孩子
金华--默:呵呵就是
小佛(珠)猪:因为我们很多时候没有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想她们啊
扶风:大人想让孩子实现自己未完成的欲望,爱,倒是真的,特别是父母对孩子的爱,当然,很多伴侣之间的爱,也是真诚的
小佛(珠)猪:爱本来就是没有对错的
【“我真的爱你,”武士坚持,并且用力地拥抱她,差点把她的肋骨都弄断了。“那么,你把这件铁衣脱掉,好让我看到你真正的长相。”她恳求地说。“可是我得随时准备好,跳上我的马,朝四面八方骑过去啊!”“如果你不把这件鬼东西脱下来,我就要骑上我的马,马上离开你。”】
扶风:为什么有爱了,我们还是不能在一起
【对武士来说,这是个严重的打击,他不愿意茱莉亚离开他,他爱他的太太、他的儿子、和他铺满石砖的高级城堡。但是,他也爱他的盔甲,因为,他的盔甲向每一个人展示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一个心地好、善良、充满了爱的武士。】

金华--默:纠结的东西,把爱消磨掉了
扶风:如果爱,是能生,则没有什么可以被消被磨掉,世人的爱,是平面的线性的,当顺着时,就很美很好,当逆着时,就反了
小佛(珠)猪:对

扶风:让我们学会一种能生能养的爱吧!爱是尊重,爱是包融,爱是欣赏。看着这些字,想象着心底一点一点地宽泛,一点一点地柔软,当爱是包融,爱是欣赏时,你不会想着去改变什么。而我们的爱,拿对孩子来比如,总是能折,能掐,还因了爱,让这些行为合理了,这样的爱,是伤人最快的刀。如果我们只会这样用爱,慢慢的身边的人,都会被我们伤跑了。慢慢地,一切不再美好,慢慢地,你只能发现,这个世界,一切与你为敌。这种的线性的爱之刀,最终为我们自己划出了一面孤独的天地

扶风:面=片
从心底,学会让爱泛滥,宽泛的爱,柔软的爱,没有功利没有目的的,只是爱。没有担心,没有恐惧的,只是爱。爱你的孩子,爱你的伴侣,爱你的父母,爱你的朋友。这是一个很便捷的修行方式,能让你的心放软,放松,从对立中释放出来。
不要那么多理论,不听那么多角度,你就用 一个爱,就可以消融,消融二元,消融对立,消融边界,无缘大慈,同体大悲。问扶风怎么修吗?就给你两个,
一是停,‘停’,开始时,学会停,随时随地‘停’,久久自然不粘 ,二 是爱,让爱在心底滋长,爱身边人,爱手头事,爱生活,爱工作,爱兴趣,爱睡觉, 一点点地,让‘爱’这种很特别的消融 。停,是一种方法;爱,是一种能量。这两者用好了,自然开启

回来文本,看看骑士的爱,出什么问题了
【他非常意外他太太并不认为他心地好、善良、而且充满了爱。可是,如果继续穿着盔甲意味着他会失去茱莉亚和克斯,那他宁可脱掉盔甲。】
扶风:在这个选择面前,是否有不少人,也会选择换个妻儿,继续盔甲吧。特别是在现在的中国
【武士于是起身,伸出手,想拿下他的铁头盔。非常意外地,他发现头盔一动也不动。他再用力地拉,可是,还是不能把头盔拉下来。惊慌之下,他试着把头盔上的面盔抬起来,但是面盔也卡住了。他一遍又一遍的用力扯,然而面盔纹风不动。】
【心烦意乱的武士不停地走来走去,想着应该怎么办。头盔卡住了不奇怪,因为他好久没有脱下头盔。可是,面盔又是另一回事了,他一直不断的把面盔打开,吃吃喝喝。就在当天早上,他还把面盔抬起,吃炒蛋和乳猪当早餐呢!】
【突然,武士有了个主意,没有说他要去哪里,他冲到了城堡院子里的铁匠铺。在那里,大块头铁匠正赤手空拳的,把一块马蹄铁用手拉成适当的形状。“铁匠,”武士说:“我有个问题。”铁匠回答说:“我知道你的问题是什么,大人,你的问题就是,你之所以为你。”他常常用这种方式和武士说话,武士通常也能欣赏他哲学式的妙语。】
扶风:哲学,可以是生命的扣问,更可以是生活的装点。就看你怎么作, 用。

【武士瞪着铁匠:“我现在没心情听你的俏皮话,我给关在这件盔甲里了。”为了强调语气,他用力地踏着包着铁鞋的脚。一不留神,踩到了铁匠的大脚趾,铁匠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声,忘了武士是他的主人,朝他的头盔重重的打了一拳,头盔动也不动。“再来一次!”武士命令他。就像对其他事情一样,他完全没有发现,铁匠是在生气,而不是在帮助他。】
扶风:像对其他事情一样,他没发现,别人是在生气。当一个住盔甲里久的人,总是以自己的一厢情愿,去理解别人的表现
【“乐意的很。”铁匠说。他用斧头猛力地朝武士的头盔砍了过去,希望把头盔,和武士的头,一起斩成两半。不料,头盔上连个凹痕也没打出来。武士觉得一阵惊慌,事实上,铁匠是远近最强壮的人,如果连他都不能把他的盔甲剥下来,那么谁能?】
【除了大脚趾头被踩到的时候之外,铁匠基本上是个好人,他感觉到武士的惊慌,开始同情起他来。“武士,你的麻烦大了,不过别气馁,等我明天休息好了以后,你再来吧!今天,你正逮到我辛苦了一天,没力气了。”】

武士,是真的想解决问题了
济南-深谷幽兰:太多盔甲了
扶风:如果没有妻子的激烈反应,如果不是他视妻儿的爱为生命之重,武士怎么会想到要去改变呢。现实中,我们,怎么能有动力,去脱下自己的盔甲呢。有时我会觉得,修行的路上,明白怎么走是一回事,走下去的欲望,又是另一个问题。

济南-深谷幽兰:很多时候没有认识到自己盔甲,认识了也不会脱
扶风:我用欲望这个词,大家不好接受,如果换成动力,换成意愿,呵呵,就很好了,我觉得很多时候,真正的修行,遇到的是动力不足
济南-深谷幽兰:遇到的是动力不足??来自于内在的动力不足??
扶风:盔甲嘛,那么多教理,那么多大师,讲得都够多的了,各人的盔甲,自己多多少少都意识到,但脱的动力麻,就。。。。。
济南-深谷幽兰:老师,别省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