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20150527读书-扶风-《庄子逍遥游》-09

来源:小平 发布时间:2015-6-1 10:15:32
果果:
5.23周作业——果果
因为上周一上课卡壳了,加上牙疼等等,好像整个人都停滞了,觉得像老师说得,不明白的不急于弄明白,就这样跟着,跟着。今天,才专门腾出半个上午,静下心来,慢慢地看着扶风老师和时照老师地带领,我逐渐腾升了自己地感悟,无论对与不对,我目前地认识程度就是这样了:
一是关于眼睛和看到的字的关系。眼睛具有看字的功能,无论字存在不存在,或者手挡还是不挡,眼睛的功能不变。看到的东西千变万化,但是眼睛的功能不变。我不懂相、境的定义,权且叫眼睛的看的功能是境,看到的东西叫相。用物理、化学角度讲,眼睛会看东西是规律,即水会因温度变化呈现各种状态,这是境,而我们看到的为冰、雨、冰雹、云、汽等则为相,对等于屏幕上的字。也如同化学上的酸遇见碱生成盐类似。所以,我们肉眼凡胎(食神?)看到的各种声色犬马、悲欢离合各种相背后是有规律的,是需要抽离出来去看的,而且要看到不是那么容易的,那些物理化学定律也是前人积累、总结实验的结果,没有用心付出和努力,很难总结出来。这就是等同于宋荣子已经脱离了各种相,他已明了人生百态的内在规律,知道百态人生服务于那个看不到的规律,所以能够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着于相,包括别人的相和自己的相。所以宋荣子笑那些人把“知效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君”当作成就的人,其实都是一场幻境,只不过是服务于自己命运的安排,只是命运看不到,也没有人能够抽离想到。
二是关于眼睛和“心眼”的关系。这就是庄子与宋荣子、列子的关系——“未数数然”也。回到上面的例子。闭上眼睛或眼睛功能缺失,看不到东西,东西照样存在。如果前人没有发现物理、化学定律,宇宙中,地球刚产生时,水会随温度变化、酸碱会中和吗?这些规律会存在,无论你发现没有,这些规律都在那里(那么像那个六世的诗)。所以,更高的智者,就不会为发现规律而自喜,而会对生命心存敬畏。闭上眼睛,不去考虑物理化学定律,让生命内在的流自己动起来,去体会,就是心眼打开了,可能不那么感觉明确的规律。但信任,那个流就会发生。所以,我觉得庄子认为宋荣子还沉迷关注于外相、内相中,    而没有闭上眼睛,体会心眼的感觉和流动,体会那个大而无外、小而无内的“心眼”中。所以庄子觉得宋荣子的境界还不够高。
三是如何有了“心眼”之后,不是被动适应,而是吉吉主动绽放生命?这个表达不一定准确,思路也没有理清。下次作业继续写。
请老师和同学们扔砖头过来。上午悟了半天的结果。咱们一起讨论呀,我觉得这样一类比,好像有点意思了。
美国-扶风:果果的东西,是打我扳子了。
杭州-梵天的眼:老师不要难过哦,您讲的是清楚的,只是我们都有个消化的过程。
宁波—珊瑚:扶风老师好,打我板子吧。我失眠这么厉害,这几年白学了。感觉果果写的东西,我看不下去。是自己太累了,还是什么果果太深奥了,不懂。
杭州-梵天的眼:失眠也是过程之一种吧?珊瑚也不用难过哦。
广州-土豆:有一个过程的,没有那么快吸收的。
美国-扶风:开始她的状态,也是你们很多人很多时候进入的状态,迷胡着卡壳了。
宁波—珊瑚:睡不踏实,白天很疲倦。
杭州-梵天的眼:果果比较感性。
美国-扶风:想想,卡壳了是什么?不就是思维不起用吗。
宁波—珊瑚:精力不好。工作学习都感到很累。
杭州-梵天的眼:去闭关吧,让自己睡个透。@宁波—珊瑚。
美国-扶风:照师常骂我的就是这里,我为了要你们跟上,常常是拼命给你们讲理。而理只是为了你们明,明的用,恰恰是断,而很多时候,你们听着听着就断了,我却不会让你们安歇,为了大家的进度,依然赶着去明。
果果:扶风老师,是我自己的“执”,和您没有关系的。
江苏 海阔天空:我们不习惯卡壳,总希望有个答案,结果又绕回来了。
美国-扶风:这就出现果果上文的情况了,上部卡着正好的,后部为了完成扶风老师的作业,又把自己拉出来了。这里很微妙,有些人是真卡,有些人是死顶,有些人是作样,有些人是糊涂。照师的教法是当所有学人都是能明能断的,而我总是如幼儿园般,怕放手。
江苏 海阔天空:老师分析透彻。
杭州-梵天的眼:我就是糊涂,有时候觉得脑子不见了。
果果:我是真卡、死顶还糊涂。
杭州-梵天的眼:有您二人的配合,我们才敢坚持着。
美国-扶风:怕你们不是真断,怕你们还不会。其实真多余,果果的作业,还有张洁的海天的等等,就出来这种状况,你是真卡了,就那样,就是那个状态。
张洁:感觉前面不明,后面就乱跟。
美国-扶风:思维很容易断开的,只是断开的时间不长。所谓保任,就是让这样的状态不断加长,然后清清明明。
杭州-梵天的眼:我们自己也怕不会断,所以总靠着老师。
美国-扶风:对,其实断了就是断了,一靠着,就又回来。自己肯定自己,不能要别人肯定,一需要别人肯定了,便是假的。但这里也很有问题,有些自大狂就认为自己就是。
果果:我的口头禅是“为什么呢?凭什么呢?”,喜欢一步步求证、推理,而不是断。
江苏 海阔天空:我太着急自己断的时间太短。
杭州-梵天的眼:问题是一卡就像果果那样问为什么呢?---就又回去了。
美国-扶风:所以老师也不敢轻易地说一断就是。大家知道了,各自以自己的方式,每天断一点再断多一点。不时上来汇报一下,当老师骂你时,不要想着解释。
杭州-梵天的眼:嗯,照师的骂让人清醒。
美国-扶风:这个老师当然是指已被你们信任的时照扶风啦,呵呵,不是盲目迷信,是经过这些时间的接触后,你们已有对老师的足够信任。这时,聪明的人,会把这种信任变成不思疑的引导自己的方式,不论老师骂你什么,一不对自己味的,马上找自己是哪里有问题了,而不是找师。那误的是你,照师的骂让人卡壳,所以他是禅师我是法师。
江苏 海阔天空:她的骂就是让我们停止问问题。
美国-扶风:把问题憋回去。
杭州-梵天的眼:对,噎住后会用功。
美国-扶风:这里真的非常微妙的,很多人是似是而非。如何在迷中有那么一点精明,如何在。。。。罢罢罢,这里越描越黑。
果果:不知道怎样思考了,左不是,右不是,脑袋又停不下来。
美国-扶风:果果,梵天,张洁,等,你们都是,卡了除了让思维常不粘物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这时候,练功,让精气神充盈,才能断开不粘连。否则总是无力,迷糊。
广州-小翁:先跟着吧,停住问会更好。
果果:扶风老师,你带领同学们继续吧,我会一直跟着的,不管出不出声。
美国-扶风:嗯,会得了。难怪庄子要写卖油翁,以前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以为只是赞扬老百姓的勤劳扑实。
杭州-梵天的眼:恩,我换早起打坐了,这样精力好多了。手熟耳----断也是如此是吧?
美国-扶风:原来是修行关要。这个时候,再让自己停在明理里,得意起来,如珊瑚\阳光等,不思长进,不用一万小时来加强自己的脱落训练,就会成佛游子,能讲,但自己知道自己不是,却有不肯放却那连篇的理。现在大家网上看到那么多佛言禅语,基本都是这样出来的。
越自己清不了,越想表达。好孩子,要认真练,卖油翁的精神,把它脱落了,形成新的人生。过后就没事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六祖用了十四年,时照用了八年还在用,扶风才开始。
宁波—珊瑚:老师,我没有得意起来呀,我都不能讲。
果果:卖油翁精神?——滴水穿石?
美国-扶风:珊瑚,这得意不是你真得意,是那种佛法的喜乐。我不知怎么表达,不是道德意义上的得意,珊瑚你说。
宁波—珊瑚(:现在就是想每天睡个好觉,白天有精气神做事对人。
美国-扶风:嗯,比原来进步很多了。
我是指明白了,有三几次断了,被老师肯定过了,但这种,只是一时的灵光,后面才开始悟后真修,真真的自己往那个点里不断撕开自己的思维世界。
谁也帮不了你,而且也不能给你评定,你只能自己一点一点往里死抠。开始抠出很多垃圾,让自己很不爽,甚至想死,觉得人生无意义。
广州-小翁:让自己很不爽,甚至想死,觉得人生无意义???
广州-土豆:有过这样的感觉,感觉活着没有意思。
美国-扶风:我这阶段有前后两年吧,当无意义感包围你的时候,最容易为找意义安放,又给自己一个去张扬的理由。
流星:说起来大道至简,转身却这么难。
美国-扶风:思维脱落前的挣扎吧。整个世界都一片死灰。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宁波—珊瑚:扶风老师,我也觉得自己有些长进。更明理了。以前脑子里一直地转,谁谁好不好的。现在觉得自己很愚蠢。自己就不能转身想想,怎么对人好点!
美国-扶风:修行的过程,各式各样的反应都会有,一定让自己坚持,坚持,再坚持。坚持什么,还是那个歇下,停,断。这里没有一丝一句的理,能安立。也没有谁能对你评判好坏。
果果:我也会给人贴标签。
美国-扶风:老师,是外面看着你的人,状态不对了,会踢你两脚。扶风把你们带到这里,就是门了,自己怎么走,谁也帮不了谁。没有可比较性。
有的,只是自己对人对事的更清明,做事处理问题时更得心应手,对家人对公司同事关系,越来越宽容。
杭州-梵天的眼:一人一法,我们都还在找自己的法。
广州-土豆:是会更清明,
美国-扶风:自己检查着这几点,半年左右比对一下,不对了,赶紧找老师,每半年,都会有明显的进步的。这样下去,不赚钱,不好活,不找到好老婆,我才不信呢。
广州-土豆:很大的情绪来前,头会晕,沉重。
美国-扶风:土豆,你那是原来的迷,小时候你被吓蒙了,要练功,用精气重塑它。土豆的现象与果果的表现相似,但本质不同。
果果:老师,我是什么现象和本质?我的牙疼和内火有关,我有点知道的。
广州-土豆:我也感觉我们像。我以前火烧了四年呢。
广州-小翁:歇下,停,断。。。是不是日常知道不好的或者说固有的习气,分析拿起然后放下?
仁清拉姆:问题是要意识到才能歇。
美国-扶风:分析是为了知道原因,如解结,知道它的走向。
江苏 海阔天空:上课前去散步,走在路上当面来了两个行人边走边嗑瓜子,马上脑子里就反应了“真不文明!”马上脑子又意识到自己起心动念。接下来呢?安住吗?
美国-扶风:分析完是为了让心放下,一点都不再为这事生心。这时候明白什么叫瓶鹅了吧,禅宗的著名公案。
一只鹅自小被放进了大肚小口的玻璃瓶子里,现在长大了,要你不伤鹅不破瓶,如何让那瓶不再困着鹅。
广州-土豆:心在事上,事后就歇,不粘。
美国-扶风:注册学员都要回答,当作业,现在。
此君:鹅出来了。
张洁:把脑袋伸出来?
江苏 海阔天空:不会!脑子停住了!
杭州-梵天的眼:再让它变小----好像有点行不通。
金华--默:鹅在思想上自由。
广州-土豆:心不被困时,在哪里都一样。
杭州-梵天的眼:要是马上有解就不是公案了。
金华--默:大多时候是困着的。
广州-土豆:心不被困时,就。
美国-扶风:此君放出来了,梵天困住了。
金华--默:鹅出不伤瓶。
美国-扶风:默粘上了,土豆说的是理。
流星:没有一个死在话下啊。
金华--默:自己觉得给情绪困住了,黏黏糊糊的。
广州-土豆:鹅根本放不到瓶子里。
深圳-何尘光:鹅怎么啦?好好的。
仁清拉姆:鹅坐化了,出来了。
果果:鹅是可以放到瓶子里的,但是现实中肯定是出不来的。
广州-土豆:我们的心不应该被任何东西拘束,如果能够心包太虚,量周沙界,那不是很好吗?有很多人被关在牢狱里面,也有不少人把自己囚在心的牢中。我们为什么不从心的牢狱中解脱出来呢?刚才我叫你,你不是已经在外面吗?何必把自己缚在那里头呢?心能解脱出来就好了。
杭州-梵天的眼:我还困在里面,好想出来。
深圳-何尘光:被说的人带进去了。
果果:那不是鹅,而应该是阿拉丁。鹅是实相的,阿拉丁是虚象的。
杭州-梵天的眼:这一想就更出不来了是吧?
果果:是的,更出不来了。
张洁:鹅小小放进去应该是能做到的,自己出来,那得鹅小小就自己出来,现在说鹅长大了,那是不是那个瓶子的口本来就大到大鹅能自己进出,相对的那瓶肚子更大,非常大,完全不影响大鹅的活动。
广州-土豆:"你见过谁在瓶子里养鹅呢????"
江苏 海阔天空:本来就是个比喻。
广州-土豆:面对这样一个虚的问题,我却不会质疑,只管闷着头去寻找那所谓的"正确答案"。长这么大一直在和各种问题周旋,较劲。以后我不会再在这类“瓶子养”鹅的毫无意义的问题上伤神!
得考虑好问题的实际价值,就像我还总是想着她!算了,顺其自然吧,光我想又有什么用,那无意义!不让不是问题的问题羁绊住我的手脚!
杭州-梵天的眼:土豆意思是这本来就是假设?
此君:鹅在哪里?
金华--默:我们每天都在里面团团转。
昆仑山--郭高维:无欲何有套,心中贪婪章,要的清静地,何患得与失。套在心中杂秽,无秽何有套心。
果果:这不是公案吗?千百万人都解过了,应该有几个标准答案排队吧?反正我觉得无解。
美国-扶:提醒大家,但凡是在课堂期间,我突然开小窗与你私聊的,那是觉得你这点上差不多了,你要把所有其它都关掉,专心跟着我的文字,全心全意跟来。刚给几位同学聊天,大家一会回回作业,一会干点啥的,都没跟来的,下会一定注意,上课期间突然与你私聊的,是见机准备行事,不要自己错过了。
金华--默:索性碎了瓶,跑了鹅,两厢清静。
美国-扶风:@昆仑山--郭高维,设套了就是套,套在心中执着念。
昆仑山--郭高维:无味真水。
果果:这是不是可以看作一念之间。
昆仑山--郭高维:的的确确是一念呀。
江苏 海阔天空:起心动念了就被套了。
昆仑山--郭高维:一念便纯真。
江苏 海阔天空:一念便纯真?无念便纯真?
昆仑山--郭高维:我心中的鸟儿。


--------------------------------------------------------------------
喜欢读书的朋友欢迎加入读书群,每月一书,单月隽永经典,双月心灵小书。由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会长、中山大学佛学研究中心研究员,美国斯坦福大学禅学社指导老师,【时照道德文化推广】总策划吴穗琼(扶风)老师指导。读书开慧,明心开智,欢迎加入读书QQ群:125496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