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20150520读书-扶风-《庄子逍遥游》-06

来源:小平 发布时间:2015-5-25 16:35:29
美国-扶风:
故夫知效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君,而徵一国者,其自视也,亦若此矣。而宋荣子犹然笑之。且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举世而非之而 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斯已矣。彼其于世,未数数 然也。虽然,犹有未树也。
杭州-梵天的眼:且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举世而非之而 不加沮----这是讲不着相吗?
美国-扶风:对。
故夫知效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君,而徵一国者:这句是讲那些有着各种各样才能的人。
【其自视也,亦若此矣】他们也会如鴳雀般,自以为自己的天地就是全部。
“灌木林的那只鴳雀使我联想起社会上某些人,是这样一些人,论到才智,他们可以办好一件公务;论到声 誉,他们可以叫响一个地区;论到品德,他们可以侍候 一位君主;论到手腕、他们可以受聘一个邦国。这些人 的自我感觉良好,恰似那只鴳雀“飞得够意思的”。这些人决不会认为自己可笑,但是,宋国的荣先生仍然要笑 他们的浅薄。”
上文是我选贴自古诗文网的白话解。白话不过关的同学,可上课前自己先看,对于文理的不理解,在课上问我。别让我在课堂上做高中语文老师。学习真的不要懒,等着喂的,只能得二,自己学的得五,用心学用心钻的,得十。同样时间,同样老师呀。
【而宋荣子犹然笑之。且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举世而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斯已矣】
这句也好理解,宋荣子利害,宠辱不惊。
广州-小翁:宋荣子为什么要笑?
美国-扶风:宋茶子笑还好啦,因为他觉得他比上面那些官要强呀,关键是为什么,庄子予宋荣子也不过如此。
小龙:是啊。那还有比宋要高的呢。
铸光:小成靠勤 中成靠智 大成在德 终成于道。
杭州-梵天的眼:彼其于世,未数数 然也。虽然,犹有未树也----这两句不太懂。
美国-扶风:末数数然,是也不怎么样的意思。即庄子认为宋荣子这样的,也不怎么样。为什么呢?大家回答一下。
江苏 海阔天空:说明他还是没得到,有分别心?
美国-扶风:理解这个是关键。
江苏 海阔天空:道。
此君:五十步笑百步?
美国-扶风:为什么宋是五十步,他已经不在荣辱里了,依什么?
小龙:大而无外,小而无内啊。
美国-扶风:没有呀,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就是说他没有分别。
杭州-梵天的眼:就是后面的犹有未树也。
美国-扶风:犹有末树,哪里末树了?
广州-小翁:有所待。
小龙:有所依靠。
流星:还在境上。
美国-扶风:呵呵,好,还在境上。什么境?大家答到八十分了,再继续,这也是我们的问题。
广州-土豆:相上。
流星:平常境。
此君:执于无了。
美国-扶风:什么相?
江苏 海阔天空:得与不得之境。
美国-扶风:呵呵,此君哪里来的?
果果:我觉得,庄子也没有达到全然的逍遥,他对一般人、宋荣子等也以境界为衡量,分三六九等。
美国-扶风:果果不明白空理。
此君:想的啊。想起神秀。
美国-扶风:此君什么是“执于无”?
果果:空理。
此君:荣子以为这样就可以了。
流星:是执着于空吗?
小龙:只要还在念头里打转,都是一样的。
美国-扶风:其它同学明白这里吗,能跟上来吗?理论上是执着于空,但这样问与答,都还在概念里。
杭州-梵天的眼:是的,在念头里就都一样。
铸光:宋没达真空妙有。
美国-扶风:铸光的真空妙有也是概念。
流星:还是个二,不是一。
张洁:宋他看事物感觉还是有分别吧。
美国-扶风:是的。
铸光:那个犹然笑之。
美国-扶风:张洁我跟你对,其它不明白的同学再看。
张洁:所以,我不明白,啥样是没分别。
美国-扶风:好问题。
江苏 海阔天空:我也有同感。
美国-扶风:没分别,不是不分别,第一个层次,是不住分别相,这个荣做到了。我们很多修行人,也认为自己做到了。或也让自己做到了。但这个,只是空相。
记得我讲过的听与听到了吗?果果也是这里有问题。
第二个层次的无分别,是听觉与听的内容物,听觉于听的内容物无分别地有差别地显现。看明白这一句。
张洁:之前看视频,那个听与听到,就没懂。
小龙:空相在听这个应用里是指代哪个。
美国-扶风:如眼睛看屏幕,看的功能是无分别的,但看到每一个字都是不同的。张洁下会见到我,让我当面带你做一次,这个就是悟了。脱离名相概念那个。
张洁:嗯,嗯。太感谢老师了。
美国-扶风:你不用谢,理在跟着来,也大概能有个方向。
流星:这个好明白,就是容易被内容带走。
铸光:老师说的就是清明明的妙用,佛性的显现。
美国-扶风:流星说的是,定力不足。我们再试试,果果也跟着。你眼睛现在看着屏幕吧?现在字变红色了变蓝色了,这些你的眼睛都能看到,这是分别。
不是眼睛没有了分别,了了分明,是什么颜色就是什么,无分别的是什么呢,你用手把眼睛挡上,是不是看不见屏幕的字了。
张洁:是的。
美国-扶风:你把手拿起来,它们又了了分明了。手挡着的是什么?
张洁:眼睛。
美国-扶风:眼睛还在呀。
杭州-梵天的眼:听到的声音也是如此,实际上不管有没声音,听都在那里。
抱一:视力和视觉。
美国-扶风:果果也是,用手,一会挡着眼睛,一会抽起。感觉一下这些字,与你的手的挡与抽离。
此君:一个体,一个用。
广州-土豆:不增不减。
张洁:挡:看不到。抽离:能看到。
美国-扶风:屏幕上不同的显现,你手一挡一离间,是什么感觉?
杭州-梵天的眼:没了。。。
时照:电脑在视线里不显了,“见”依然见。不是没了?
美国-扶风:挡上的时候,我打出的红色蓝色,有分别吗?
杭州-梵天的眼:没。
美国-扶风:明白的同学,看我怎么引,以后你们也这样引后学。
江苏 海阔天空:看不到也是看,看得到也是看。
果果:看不到,或者看到的不同,不等于不存在,或者,不同?
美国-扶风:不存在与不同,都是在字上去讲,试试回头。果果,把分析的重点离开相,回到源头。
认为明白的同学,也跟着当自己不知这回事般,再跟着我。让自己真实的体会,一次一次又一次,体会它。而不是明白它。
无分别是什么,张洁,果果答。
张洁:是它存在着。
美国-扶风:大家都用手一挡一离地做实验,这个就是开悟。现在我们教的就是开悟,明白空理,明白空性。
果果:无论让看不让看,眼睛都有看的功能?不增不减?
美国-扶风:张洁明白了,好,一边跟着,果果来。
果果:我现在心里有点堵、闷?
铸光:我想问开悟悟的是这个觉?
美国-扶风:开悟是很容易的,给你指出就是了。但真正让自己不染,不着,那就是功夫了。
果果:觉得被吸引了。
铸光:想到楞严里的 若无所明。则无明觉。有所非觉。无所非明。无明又非觉湛明性。性觉必明。妄为明觉。觉非所明。因明立所。所既妄立。生汝妄能。无同异中。炽然成异。异彼所异。因异立同。同异发明。
美国-扶风:果果继续,堵得好。
果果:我还是愚钝。
铸光:是悟那个觉还是觉的本性。
美国-扶风:别这样想,这正是冲你原来的概念结。
果果:觉得手是一个障。
美国-扶风:果果着相太重,慢慢来。
果果:这个障的两边都是境、相?
美国-扶风:不要理手,再试试,只管屏幕文字与你的眼,障也是相呀。
时照:@果果,觉得手是一个障----手障碍了你的眼镜,什么障碍“觉”了?
果果:手要捂住眼睛吗?
美国-扶风:不用,就在眼睛前。小龙,明白果果卡哪吗?
小龙:黏。
时照:@果果,这个障的两边都是境、相?----谁知道两边都是境、相?
果果:事实是两边都是境相。
时照:事实是谁知道境相?
美国-扶风:能挡着屏幕的字就成。
时照:@果果,手要捂住眼睛吗?----手能捂住眼睛,能捂住觉吗?
果果:不能吧。心里会觉。
广州-土豆:本我。
果果:从我身上抽离的我。
张洁:自己。
杭州-梵天的眼:观者。
美国-扶风:照师跳了一步,也是刚才铸光说的。
时照:我该说的已经说完了,如若不误,自己反参吧。
美国-扶风:我想你们先明白眼睛的看的功能的不沾不着,再来觉一切。
时照:那个看着知道你的境相的就是,还乱思维啥呢。
果果:我觉得我的手不停的抽离挡住,那些字像放电影,会动?
美国-扶风:照师一步跳到觉了。没关系,慢慢来。
时照:啥叫一步跳到觉了,你怎么离开觉。
流星:果果还向外。
江苏 海阔天空:果果还停留在看到的物体上。
时照:你干嘛总是把一个事情分离开去引导呢?
果果:照师说的一点也不影响我。
美国-扶风:谢谢照师,能明白的看照师的话呀,小龙,翁,铸光,等那几个,照师的话正合你们抖落。不是我要分离去引导,是如果果这样的,相太重,概念积得不会用觉,先让她分开,再来嘛。
好吧,今天放过果果,能把张洁引得差不多有个方向,就完成任务了。
果果:我是会纠结事情对错的。
时照:呵呵,越分开执相越重。
果果:你放过,我不放过自己。
小龙:其实多练观,再来老师这招可能比较管用。
美国-扶风:果果你先蒙着听,下一次再来。就这样一次一次又一次,如狗咬尾巴般,总有一天你会突然明白了。
时照:想开悟就是死在话下,话下有生,永远不会悟,那是误。
铸光:照师我请教下,我离不开觉,我眼前的电脑其实也离不开觉,对吗?
果果:怎个死法?我愿意一试。
时照:对,离不开你的觉。
美国-扶风:张洁来,今天的课以张洁的程度为例,明白了庄子笑宋荣子的理,能教很多“修行”人。
时照:铸光,因为电脑以及一切的东西,都是你觉的内容。
铸光:恩好的,禅宗道,青青翠竹尽是法身,我吃啃一根翠竹,是不是把法身也啃了。
美国-扶风:此君也是,跟着照师让她扒皮吧。
时照:不是,你是把你自己啃了。
铸光:关你说都是我觉得内容 我觉得还不究竟不单是我觉知的内容 还是觉得本性一分为二的客观 我这样说得对吗?
时照:你根本不懂觉与本性的关系。
铸光:我当时 就想 物与心 都是同等的。我说的是楞严里的原句。
时照:既然青青翠竹尽是法身,况乎于觉。
铸光:因异立同 同异发明。
时照:哪句是楞严经的?是你理解的楞严经吧。
美国-扶风:现在是禅机,不要用情绪去解释,大家真真的拿着心跟着,不带情绪好坏。
杭州-梵天的眼:觉=本性?
广州-小翁:不是吧。
张洁:眼睛对吗?我又看了一遍历史记录。
时照:住有之时,觉=本性,如若无住,本性与觉是何物?
铸光:觉明空眛 主观觉内容 和客观周遭。
杭州-梵天的眼:皆空。
时照:当体即觉即是本性,还附加什么觉自己的本性。
铸光:照师亦有所觉。
时照:不要臭词乱用了。我又不是残疾人,我怎么没有觉呢,我啥都有,亦以易之。
铸光:臭词乱用也有机会用出真如 年少无知也未必一无是处。
时照:这是智者的过程,不是愚者的巧辩。
铸光:照师说得觉和我讨论的话是般若波罗蜜和金刚般若密的区别一个是脱落情识的觉一个是心物一元的觉 好了不吹了,我说错了。脱不脱都是那个觉。
时照:学习不看门道,竟整些没用的凑热闹。
美国-扶风:提醒自己,现在说的是通过庄子笑宠辱不惊的宋荣子,明白什么是不注相,无相,遍一切处。
时照:会学的看门道,不会的学看热闹。
果果:现在,我的脑子好纠结,累,心又进不去你们的话境,入不了定。
时照:学习主开窍,不开窍学啥。身体健康还要开经络之窍呢。
铸光:大伙还是看看楞严,看不懂能吹水。
时照:整天让一大堆装的道理,堵住自己的心窍,还以为般若一盆架势。
美国-扶风:铸光你水太多湿重。
小龙:不要让知识增加自己的我执吗,那样就太可悲了。
广州-土豆:死在话下,就是心很定,不被別人说的话带走是吗?老师。
时照:死在话下就是让自己的思维想无所想,想没有想的余地。
铸光你不是来开心智的,也不是来修行的,你是来卖弄你的佛学常识的。
铸光:是照师看我在卖弄。
时照:对,是我看你在卖弄,而且你的确在卖弄。
铸光:这点我非妄语 我也许说话傲了些卖弄知心还是分得清。
美国-扶风:死在话下是让自己的思维无有可想,问呆了,答不上来的那一刻。
时照:不跟着老师的法脉所指,去观照,就会弄词。
铸光:也许有一两个看了能生兴趣 我就觉得值不是和老师吗耍嘴皮子快关 。
美国-扶风:活脱脱只有一呆,无任何内容挂得上。
广州-小翁:当体即觉即是本性,这个觉是不是我们有却很容易被外界和自己的执念蒙蔽呀?
铸光:时照时照 寂照照寂 切忌用力 这就是我的用功时的方法。
时照:任何一件事件,无论内在与外在都不会蒙蔽觉,只是我们不会反观,给自己的思维建立了一个无限遐想的空间,仅此而已。
美国-扶风:有照有寂,两头得力。猫抓老鼠,自个开心。
时照:@铸光,时照时照 寂照照寂 切忌用力 这就是我的用功时的方法 ----有理无行,有脚无路。
美国-扶风:或说是不会反观,只能让思维在定势里继续。跳不出。
时照:思维的断处即是所谓的本观。
果果:我就是在定势思维中,怎么也转不过弯来。
美国-扶风:思维的断处,可比拟为那只屏幕前的手。手挡着,眼就“不见”,却不是字无。
时照:很多人说话讲修行,理上头头是道,就是不能始于足下,这叫什么理。
小龙:还是踏实观想来的实际啊。
美国-扶风:思维可用,也可断。而我们总断不了,断不开。
是绕,但能令初学大概有个方向,概念太重的,很难一下明白你的觉一切。
时照:方向有问题,穷尽一生终无是处。
铸光:有理有行 有脚有路 地前执着地后遣甚深无上般若密 我一说心性上的理 老师便说无行 我一说物的究竟 老师便来谈的心性功夫。
美国-扶风:铸光,你走宝了。
铸光:代沟啊代沟。
时照:呵呵,啥代沟了,还不是你自己心里有砍?
美国-扶风:想证明自己的,别处去。想搞明白自己的,不怕坦荡荡跟着照师来。
铸光:当然是我心里有坎,不然是照师的坎?代沟依照师说,不过是我觉的内容。
时照:心里有坎,沟自然立。
果果:就说蒙,觉得如果哪口气匀了,立马会上下贯通、醍醐灌顶的样子,可是,一直停在那个蓄势的状态。
美国-扶风:时照是难得的明师,能跟你对,也是在这个课堂上才有的待遇。铸光珍惜。
时照:心法与命法不要等同对待,尽管它们相关联。
美国-扶风:蒙与闷,正是原来概念被冲击时的反抗。
铸光:所有益我善知识,为我显示普贤行,我是依这个念区思维的,谢谢诸位。
时照:不用珍惜,一个想证明自己的人,永远遇不见明师,眼里也无明师。
小龙:都需要个过程。
时照:这个过程有多久呢。
美国-扶风:呵呵,好了,今天的课很精彩,看得懂看不懂的,都回头用心跟着文字再来一遍。
小龙:心里太弱,一棒打沉了,不好。
时照:那就等着你度过这个过程。
广州-土豆:放下我,学习。
美国-扶风:作业是,下面一段。
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彼于致福者,未数数然也。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
——讲解,为什么?
大家在回看的时候,每一个其它人的问题,都请返回自身。不要去做法官评谁对谁错,看着问题,问自己,我有吗?这个问题搞明白了,是一大关呢。二是写庄子为什么笑完宋荣子再笑列子。下课了。


--------------------------------------------------------------------
喜欢读书的朋友欢迎加入读书群,每月一书,单月隽永经典,双月心灵小书。由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会长、中山大学佛学研究中心研究员,美国斯坦福大学禅学社指导老师,【时照道德文化推广】总策划吴穗琼(扶风)老师指导。读书开慧,明心开智,欢迎加入读书QQ群:125496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