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
进入中文版 ENGLISH

精品课程

• 《希伯来圣经》-15-Donn • 《希伯来圣经》-13-Donn • 《希伯来圣经》-14Donna • 《希伯来圣经》-12Donna • 《希伯来圣经》-11Donna

活动公告

• 2月《道德经》的养生密码·20 • UCCC中美禅学院2017春季 • 2017春季少儿武术班开班啦- • 1-2月无相尘舍-系列活动安排 • 2017 Weekly Sch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吴先生
电话: 1-978-790-8888
传真: 1-800-900-9332
E-mail: us.china.chan@gmail.com
地址: 美国 康州 西哈弗市 Main 街 45号
QQ:3490578263

20150418读书-扶风-《塔木德》-08

来源:小平 发布时间:2015-4-27 10:30:13
杭州-梵天的眼:
只要我们控制了性冲动而不是为它所控制,性关系就是积极和美好的。当性驱动变得无控制和无节制时,它们则可能搞垮个人甚至社会。
                        ——《大众塔木德》
请大家解读这段。
仁清拉姆:就像现在的中国,一个官几十个情妇,还选美。
广州-土豆:基本男人都有情人。
杭州-梵天的眼:从身体和精神上都能搞垮个人,这我们应该都能理解,为何这么私人的活动竟还能搞垮社会?可能就是拉姆说的官员太多了。
仁清拉姆:从上至下。
杭州-梵天的眼:社会风气。
仁清拉姆:现在习总来了似乎好点。
湖北--晨曦:人制社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必然的。
广州-土豆:但还是改变不了根本。
杭州-梵天的眼:如何控制呢?
湖北--晨曦:好不了,治标不治本。
广州-土豆:因为他们认为情人多证明自己很有能力。
杭州-梵天的眼:不顾身体吗?
广州-土豆:他们自认为身体很好,控制是没有用的。
杭州-梵天的眼:控制冲动性就美好,没有冲动还有没有性呢?
湖北--晨曦:嗯,国人普遍价值感严重匮乏,于是各种扭曲的社会现象层出不穷。
杭州-梵天的眼:
你的目光从你邻居那位迷人的妻子身上移开,否则你会坠入她的网中。不要去造访她的丈夫,更不要和他一起喝烈性饮料。
                ----《巴比伦塔木德》释文《叶瓦莫特》篇
这样的导引太具有操作性了,防患于未然,不得不赞。
仁清拉姆:是的。
杭州-梵天的眼:如果大家都这样如何?
果果:为什么不要造访她丈夫?因为妻子迷人?
湖北--晨曦:色胆包天。
杭州-梵天的眼:避免接触嘛。
仁清拉姆:控制不住的,心动则眼到。
果果:不迷人的就可以造访她丈夫?
杭州-梵天的眼:不给自己机会犯错总是一个提醒吧,不迷人当然不容易入网啦。
果果:迷人的入了眼,入网还要女的也愿意呀,这是两情相悦的事。
仁清拉姆:爱情可否控制?
果果:当然,男的好像更多一些。
湖北--晨曦:是的,控制不住的。塔木德这些具有可操作性的方法对于谦谦君子是可行的。
杭州-梵天的眼:其实这两段都是说要控制,要预防。爱情似乎不太好控制,是真爱的话。
果果:昨晚,熬夜看了韩国片《情人》,有点迷惑。
仁清拉姆:是的,都在告诉情人的合理性。
杭州-梵天的眼:
先贤阿巴各听见了一个男人对女人说:“来吧,我们一起走。”
“我要跟着他们,”他想,“以防他们之间发生罪恶之事。”
他跟着他们穿过了许多牧场。当他们快要分手时,他听见他们中的一位说:“和你同行是愉快的,路还长。”
“如果是我,”阿巴各想:“我是无法克制自己的。”
在深深的绝望中,他走开了并且靠在了一个门边。一位老人走过来教导他说:
“一个人越伟大,他的邪恶刺激也越大。”
果果:婚姻,和爱情,到底怎么把握?
杭州-梵天的眼:这段说君子也靠不住。
果果:君子也多情。
杭州-梵天的眼:婚姻是责任,爱情是冲动。
果果:婚姻就是爱情的代价?爱情的担当?
杭州-梵天的眼:没有冲动又没有婚姻。
湖北--晨曦:塔木德教授君子自控方法。
杭州-梵天的眼:也是爱情的归宿。
果果:婚姻一对一,爱情只是当下的一对一,人生,有无数的当下,是法律赋予的爱情的归宿。
杭州-梵天的眼:果果是说有无数的爱情?
果果:梵天的眼,是的,爱情是荷尔蒙的变化。
仁清拉姆:不会的。
湖北--晨曦:婚姻爱情本质太纷繁复杂,常人难以看清,非三言两语能释之。
杭州-梵天的眼:有些是自己选的归宿。没有婚姻的爱情也许真的就是当下的,不求拥有。
湖北--晨曦:言不由衷!
果果:有人讲,在将来,也许不会用法律上的婚姻制度来束缚性和婚姻了。
湖北--晨曦:求不到才会说不求拥有。
杭州-梵天的眼:真是这样,不由人控制的何必硬要。
湖北--晨曦:果果说的是有这个可能。
果果:现在社会也是这样,有的家没有爱情,有的一辈子爱情,却不在婚姻中,排除那种因荷尔蒙或一时冲动的性。
杭州-梵天的眼:是想经历的人就不能求全、求全面的保障。
仁清拉姆:家有木有存在的必要?
湖北--晨曦:人类真到了不需要婚姻约束的时候,两性关系反而更可能稳定专一。
杭州-梵天的眼:没有家可能社会真乱咯。
果果:这些另类的观点,我近来才不抵触,晒出来大家了解。
杭州-梵天的眼:以后婚姻可以是多样的,现在同性恋不是也有婚姻了嘛,但家我觉得还是一样的。
仁清拉姆:婚姻怎么多样?你能容忍一夫多妻吗?
果果:晨曦,不容忍一夫多妻。
湖北--晨曦:真到了不需要约束的时候,爱和自由必和谐统一。
仁清拉姆:最初,邪恶冲动就像蛛丝一样脆弱,可是到最后,它变得像车绳一样坚硬。
美国-扶风:先学学犹太人的观念。
杭州-梵天的眼:
男人的秘密是包含于属于他这一种类的所有智慧、理解和知识等秘密中的,要知道男性是智慧的秘密,女性是理解的秘密......纯洁的性行为是知识的秘密......如果确乎如此,自然而然,适当的性行为只要进行得恰如其分,就能达到某种精神上的高度。比这些更为伟大的秘密就是以男人和女人方式结合的天堂般身体的秘密。
仁清拉姆:邪恶冲动,为啥这么坚固?
湖北--晨曦:人之初,性本恶。
仁清拉姆:我国历史上杀人比例最多的是情杀。呵呵
果果:喜欢这句,更伟大的秘密就是以男人和女人方式结合的天堂般身体的秘密。
杭州-梵天的眼:使用中找到了支撑。女性是理解,美好的结合达到精神的高度。
海阔天空:邪恶冲动 为啥这么坚固? 答:我执。
杭州-梵天的眼:似乎和灵性提升有关。
仁清拉姆:那要双方都达到性高潮的第三阶段才算是身心灵的结合。
杭州-梵天的眼:所以没有爱情是不行的吧?
湖北--晨曦:塔木德很多智慧是实用的,但感觉带有男尊女卑的偏见。
仁清拉姆:男性力量却是强于女性。
广州-土豆:和中国的潮州人是一样的。
杭州-梵天的眼:男人的智慧需要女人的理解。
湖北--晨曦:要女人善解人意。
杭州-梵天的眼:再用来保护女人,看似挺完美的。有人说,男人不是用来爱的,是用来理解的。看样子是来自这里。这样的话女人要自爱还有得到爱。
果果:那爱在哪里呢?好像女人为男人服务是第一位,找爱是第二位。
仁清拉姆:爱是第一。
杭州-梵天的眼:爱一直都在每个人身上,只是表现不同。
湖北--晨曦:去其糟粕,取其精华。
果果:我觉得塔木德里女人的爱包括情爱、母爱、大爱。
杭州-梵天的眼:男人也有这些要求的。
果果:融为一体,呈现给男人。
湖北--晨曦:做女人好难啊。
杭州-梵天的眼:男人其实也不容易,要控制冲动,爱护妻子,养家糊口。。。
果果:男人都陪老婆逛街吃茶了。
杭州-梵天的眼:还有传宗接代。
重庆-一天:女人的爱里是有奉献的。
杭州-梵天的眼:女人特别愿意奉献。
重庆-一天:若是索取的爱注定毁了自己误了别人。
杭州-梵天的眼:人不让管还不高兴。
仁清拉姆:爱情是千古不变的话题。
杭州-梵天的眼:我个人觉得婚姻和爱情都需要退一步看对方,保持审美不疲劳。
美国-扶风:
拉比西米昂是一位早期哲人,有一次他将男性生殖器描写为“家庭中的和平象征”,并为因年老和丧失性功能感到惋惜,先哲们认为,作为一个丈夫给妻子性的欢乐是他的责任。凡是拒绝性交的丈夫或妻子,都是“恶”丈夫或“恶”妻子,他们甚至为不同职业的男人们拟定了一份最低性生活的日程表。这并不是说他们把性当做一种僵硬的公式,相反,他们是在探讨如何使它更快乐,鼓励男人和女人成为好的情侣,日程表如下:
没有职业的男人每天一次;
劳动者每周两次;
赶驴子的(他们每周行踪不定)一周一次;
商贩(他们可能一走数日)半年一次。
                         ——《密
拉比西米昂是一位早期哲人,有一次他将男性生殖器描写为“家庭中的和平象征”,塔木德的这一章节里,有很多关于性在夫妻相运用的描写。
除了看男人与女人在家庭分工中的划分,理解犹太人,不能少了这一部分,关于性爱在家庭中的运用。
杭州-梵天的眼:这样具体似乎也不一定执行吧?
果果:但是能把它放在光明处讨论,并形成要求,这真的好开明。
美国-扶风:梵天刚才贴的有意在避开这部分似的。
果果:我们是一直掩饰和避讳的。
美国-扶风:中国人是不把这些放台面上谈论的。
果果:偷偷摸摸的。
湖北--晨曦:半年一次!让女人情何以堪。
美国-扶风:反而让很多违背婚姻的事情发生了。
杭州-梵天的眼:个人隐私嘛。
果果:人们一说偷鸡摸狗,就会想到~~。
美国-扶风:不如犹太人,直接把这个人人家家都必备的,以一种平和的心态讲清楚。
果果:所以,我们认为的隐私,塔木德当祖训传下来。
美国-扶风:吃饭不是个人隐私吗?这样的隐私方便了什么人。
果果:吃饭不是隐私,上厕所是隐私。
杭州-梵天的眼:没那么赤裸裸呀。
美国-扶风:
星期五之夜
星期五之夜,主日黄昏,被认为是有强烈精神活动的时间,与之相伴而来的是肉体的----尤其是性方面的---享乐。
假设一个男人想把赶驴子的职业改为赶骆驼(虽然可以多赚点钱,但离家的日子更长),他的妻子怎么想?
回答是:一个女人宁愿金钱少一点,也不愿意以禁欲为代价换取更多的金钱。
......学者应该多长时间履行一次做丈夫的职责?拉比朱达以撒母耳的名义说,每周星期五的夜晚一次。
            -----《巴比伦塔木德》释文《科图巴特》篇
湖北--晨曦:性能与吃饭一样被允许自由讨论的时候是文明程度极高的,中国本质上还是封建统治社会,离真文明遥不可及。
美国-扶风:从这些文字里,可以看出犹太人对女性的尊重。
湖北--晨曦:是的,充分考虑女性的感受。
美国-扶风:女性作为男性伴侣,不是仅提供肉体供使用,更是要在精神层面,获得尊重。
果果:起码,做了规定,满足了基本甚至比较满意的要求。
杭州-梵天的眼:这样说好像男的如此是为了满足女性。
美国-扶风:不是满足了要求,是把两性间,或家庭的基础,以性爱为纽带,让一种温情在社会的最小单位中流淌。
湖北--晨曦:体现了身心合一。
果果:真想了解中国的祖训,是否可以与塔木德PK。
美国-扶风:
拉比阿夫迪米指出:丈夫可以用语言请求,而妻子只能用心灵请求,这是女人的美德。换言之,她应诱惑他(而不能把她的愿望明说出来)。
              ------《巴比伦塔木德》释文《埃路依》篇
既然男人的妻子是属于他的,他就可以与她发生任何关系。在他情欲旺盛时他可以与她性交,他可以吻她身体的任何部位,他可以和她自然性交和非自然性交,但他须预防无目的的浪费精液。然而,这是一种虔敬的象征:男人不能轻浮地干这件事,他应该使自己在性交时变得神圣。
                     ——迈蒙尼德《法典·关于强行性交的法律》第21章
看看后面的出处《关于强行性交的法律》,法典,犹太人把这些写在法典里。
果果:扶风老师讲讲,女人用心灵,如何诱惑他。
美国-扶风:家庭,不但是经济的结合体,更是心灵的交融处,这样的家庭出来的孩子,安全感才强大,才有无穷的创造力。
杭州-梵天的眼:这里的强行似乎单指男性吧?
美国-扶风:女人要魅吧。强行,后面的文字里,有写明,不论男方还是女方,都不可强行于对方不情愿的时候进行。
果果:媚,又不轻佻,很难哦。
湖北--晨曦:嗯嗯,要狐媚,也就是以柔克刚。
美国-扶风:犹太经典的这些规定,大量的具体规定,让犹太人自觉地把性与灵结合,它是愉悦的,是神圣的,是必须的,是不可亵渎人。
湖北--晨曦:对自己的丈夫,无轻佻之嫌。
美国-扶风:当一个女人要媚一个男人时,必须是爱他的,或至少是喜欢他的。
果果:要不,这辈子白当女人了。
杭州-梵天的眼:是啊,男的也是爱她才会又要求又不能轻浮。
美国-扶风:记得在一本苏联著名小说,什么名一下想不起了,妻子出轨的起因,是从不喜欢他老公的耳朵开始的。
湖北--晨曦:不对丈夫以外的男性媚,怎么媚都不显轻佻。
仁清拉姆:怎么色媚?
杭州-梵天的眼:神色吧。
美国-扶风:如果要求妻子要以媚态来面对丈夫,起码不容易因不喜欢到反感到冷战到不可收拾。不用问我,如果你真心装着男人的,你自会媚。
果果:那首先丈夫也要有那个承载度和气量呀。
美国-扶风:这就如一个新妈妈抱起她的初生孩子般,这就是女人媚不起来的原因。
果果:要不,他先觉得受不了,不是丢人现眼吗?
仁清拉姆:媚这招对老夫老妻不管用咋办。
美国-扶风:这招对付中国老夫老妻是不起作用的了。
湖北--晨曦:可以用语言和行为表示爱意,也就媚了。
果果:老师,我确实对媚有压力,有心里负担。
美国-扶风:希望大家教会你们的女儿吧,这是为她一生的幸福打基础呢,因为少了这层媚,我们的夫妻,没多久就都疲了。
湖北--晨曦:果果把媚等同于淫荡了。
仁清拉姆:荷尔蒙两年后就转化了。
果果:中国男人一副苦大仇深、万斤重担一肩挑的样子,根本不浪漫,能浪漫的,基本都婚外恋了。
美国-扶风:男人浪漫,女人不响应,自然外面找了。
仁清拉姆:你媚,他潜意识会认为淫荡。
果果:晨曦,我确实区别部开媚和淫荡的。
湖北--晨曦:粗鲁表达:只对丈夫一个人的淫荡就是媚。
仁清拉姆:男人更区别不开。
杭州-梵天的眼:那是你多想了吧?男人搞得清楚滴。
美国-扶风:淫荡用在非婚关系的人的,在犹太人的字典里,不用于夫妻间。
广州-土豆:
......丈夫应该对妻子说合适的话,一是关于性爱方面的,一是关于对主的敬畏方面的......
男人绝对不能强迫自己迁就妻子,也不能强制她做什么,因为圣灵绝不支持缺乏自愿、爱情和自由的婚姻关系......
一个人不能跟他的妻子争吵,当然也绝不能对她进行性虐待。犹太经典......告诉我们一个愚蠢的男人鞭打他的妻子一顿之后又恬不知耻地同她睡觉,就好比是一头狮子刚刚为它的猎物哭泣,转身就毫无愧色地将它吃掉一样。
在妻子熟睡时男人不能与她性交,因为那时不可能双方都同意这样的行为。应该把她叫醒,抚慰她,以唤起她内心的激情。
总之,当你准备好进行性交时,看你妻子的意愿是否与你相同。不要急于唤醒她,应等待她自己接受。在你进入那爱恋和热情的小径时,千万悠着点儿!
                                               ——纳
湖北--晨曦:嗯嗯,婚姻关系里怎么做都不淫荡。
美国-扶风:同意晨曦的观点,这在中国人是不可接受的。
杭州-梵天的眼:千万悠着点----形象。
美国-扶风:因为性里有圣灵。
湖北--晨曦:没有哪个正常男人会不喜欢自己的妻子对自己“淫荡”。
美国-扶风:犹太人把全法关系里的爱,看得如有神在般,是神圣的,是必须用心尊重的,中国男人有些会觉得过分的举动是轻挑的代表。
仁清拉姆:把女人比喻为猎物。
美国-扶风:犹太人却认为在婚姻关系里,一切,只要双方愿意,都是最好的对圣灵的享用与回报,因为那是真正的整合的爱,这是社会关系的基础。
湖北--晨曦:嗯,夫妻性行为是神圣的圣洁的。
美国-扶风:中国的教育,一是觉得这东西脏,一是丑。
杭州-梵天的眼:所以从语言到形式都体现着尊重。
果果:而且,上帝是万能的,他创造的一切都是完美的,包括性,所以,要好好用它,好好享受它。
仁清拉姆:有个问题哦,犹太人有这部经典,那艾滋病和性病得发病率应该很低?
美国-扶风:
丈夫不能拒绝妻子婚姻上的要求。如果他无理拒绝而使她遭受痛苦,那他就亵渎了犹太经典的训诫......
如果他生了病,或衰弱得不能进行性生活,应该等半年时间......他或许会康复。在这之后,他必须征得她的同意或与她离婚,并给她属于科图巴的财产。
如果一个妻子中止跟她丈夫正在进行的性交,这样的妻子就是所谓的“叛逆的妻子”,她应就叛逆的理由接受质询。如果她说:“我开始厌恶他了,我不能心甘情愿地忍受他的性交。”那么她丈夫只得立即同她离婚,因为她不是被俘虏来的女人,必须屈从于她所憎恨的男人。但是,她走时必须放弃她的财产,只能带走她的日常衣物和手头常用的东西......
如果她反抗丈夫只是为了使他受到折磨,并且说“我要让他受这样的苦楚,因为他对我如何如何”......法院应该送给她这样的判词:“你必须明白如果你坚持对抗你的丈夫,那么你的财产......将自动放弃。”
                       ——迈蒙尼德《法典·与婚姻有关的法律》第14章
是的,犹太人的艾滋病与同性恋都是偏低的。
海阔天空:中国的教育,一是觉得这东西脏,一是丑。不完全认同。
美国-扶风:犹太人的孩子特别具有创造力。
湖北--晨曦:中国人不信上帝,其实上帝就是国人眼中的“造物”“上苍”。
美国-扶风:因为父母激情的爱,让孩子觉得生活充满了活力。
仁清拉姆:唉,他说的是应该,如果爱,这都是自然的,如果不爱,应该也勉强做不来。
美国-扶风:半年不能性交的丈夫,就应该跟妻子离婚。这样的法典呀,。。。。
湖北--晨曦:很人性化,
仁清拉姆:那那些生病的人呢?
杭州-梵天的眼:连生病也不行是不是有点?
湖北--晨曦:真正体现了“以人为本”。
果果:突然想到中国的贞洁牌坊。
美国-扶风:我觉得这些规定,让犹太人的家庭充满了真诚的爱。性,是最好的调解药,床头打架床尾和。如果性不幸福,家庭矛盾很容易积累下去。
湖北--晨曦:中国人习惯了又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
杭州-梵天的眼:这时候如何解释夫妻感情呢?
湖北--晨曦:感觉太过了。
美国-扶风:性能令身体百脉通畅。
果果:我觉得中国的祖训好像注重一个家族的传宗接代,塔木德注重一个民族的生生不息。
美国-扶风:果果这分析对,一个民族的生生不息。
仁清拉姆:我们这个民族也生生不息下来了啊?
湖北--晨曦:国人远不及犹太人活得真,所以活力尤缺。
果果:但是,觉得有点憋屈,人人憋屈。
湖北--晨曦:是生生不息了,但无价值感和尊言感,所以憋屈,个体无价值感。
山西-阳光之旅:个体价值是真性体会的最佳感受。
美国-扶风:
假如你的父母经常和你的妻子争吵,你要想让你的妻子保持缄默,就会使你的妻子变得爱和你口角,并拒绝和你过性生活,所以这时候你最好保持沉默......别把自己置身于暴怒的双方之间......
假如你的父母是对你的妻子鸡蛋里挑骨头,而你又知道你妻子是无辜的,那你就不该责难你的妻子以取悦于父母。
                                            ——虔诚的犹太《敬神书》
果果:喜欢这段,让男人知道自己最紧密的生活的最小的圈子是夫妻。
美国-扶风:犹太人连婆媳关系都管呐。
湖北--晨曦:嗯嗯,该管婆媳关系!
杭州-梵天的眼:男人要舒服就得处理好婆媳关系。
果果:所以,我总觉得犹太人根上是炎黄子孙。
山西-阳光之旅:在中国男人好像在这方面做的不怎么好。
美国-扶风:这婆媳关系怎么与炎黄子孙挂上沟了呀,果果?
果果:很西方的美国就不存在婆媳关系的问题。
广州-土豆:
如果有人对妻子说:“我不希望你的父母兄弟姐妹到我家来。”他的意愿应该得到尊重,她最好去看望他们。......而他们不能来看她,除非她有什么事如生病或分娩,否则任何人不得强行进入他的家。
同样,如果妻子说:“我不希望你母亲或你的姐妹访问我,我也不希望和他们住在一个院子里,因为他们使我受到伤害和感到烦恼。她的意愿应该得到尊重,因为任何人不得强行要求进入别人的家庭,并和他们住在一起。
                                        ——迈蒙尼德《法典》第十三章
杭州-梵天的眼:是的,咱这里才这么麻烦。
湖北--晨曦:中国男人重孝,迂孝,严重损害了夫妻关系。
美国-扶风:中国的大家,把小家压死了。
山西-阳光之旅:怕得罪老婆。又怕得罪老人,两怕就出在二头货不知所错。
仁清拉姆:婆媳住在一起容易引发矛盾。
山西-阳光之旅:我曾经就是这样的货色。
果果:塔木德用法典明确了爱自己,爱另一半是首要考虑和确保的。
海阔天空:要有距离彼此尊重。
山西-阳光之旅:这样让双方的关系更是火上浇油。
果果:阳光,因为没人告诉你,爱的排位顺序。
山西-阳光之旅:对。
湖北--晨曦:过于重孝,其实是国家为了把养老包袱甩给家庭耍的手段。
果果:你都想爱,也不知道排序。
仁清拉姆:中国不能用,这一条,会被骂死。
果果:拉姆,一定要用,否则,会更乱。
山西-阳光之旅:我是从小惯的,她也是从小惯出来的。
果果:当然,在中国这个普遍不认可的环境,要用的有艺术。
山西-阳光之旅:现在懂点了可是自己不会表达出来。
湖北--晨曦:我以后绝不介入儿子的家庭,除非他们主动要求。
美国-扶风:晨曦有这样的认识不容易,对中国的父母,把孩子完全交出去,真心痛。
广州-土豆:
拉比梅厄曾经在每个星期五作公开布道,有一位妇女非常喜欢他的演讲,每次都参加布道。有一天晚上,他的布道特别长,当这位妇女回家后,发现家里一片漆黑,她丈夫恼怒地站在门口。
“你到哪儿去了?”他向她吼道。
“去听拉比的布道。”这位妇女回答。
这位丈夫说:“既然拉比的布道这样讨你好,那我就发誓不让你进这间房子,除非你唾他的眼睛。”他又讥讽地补充说:“这是他为给你快乐应得的报偿。”
这位丈夫挡住门口,不让他妻子进去,那位受惊的妇女只能和邻居住在一起。
当这件事传到拉比梅厄耳中后,他请来了这位妇女。拉比假装眼睛有病,问她是否知道怎样治疗。
这位单纯的妇女紧张的说:“不会”
“向我眼睛唾几次,”拉比说:“可能这样就可以治好。”
这位妇女犹豫着,终于还是照拉比要求的那样做了。
“现在回家去,”拉比对她说:“告诉你丈夫:‘你让我唾一次,而我唾了好几次。’”
当拉比的门徒们抱怨他使自己受辱时,拉比斥骂他们:“促使丈夫和妻子之间和睦幸福的任何行为都绝不是可耻的。”
                        ——根据《路得记·拉巴》中的传奇改编,第5章
湖北--晨曦:后来拉比作出了伟大的牺牲。
杭州-梵天的眼:为了家庭的和睦。
美国-扶风:令教人打仔,莫教人分妻。
山西-阳光之旅:促使丈夫和妻子之间和睦幸福的任何行为都绝不是可耻的。
湖北--晨曦:不介入,我老了才能到处疯,才能自由。
美国-扶风:要与丈夫一起疯。
果果: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美国-扶风:
孝敬父母
“孝敬你的父亲和你的母亲。”你也许理解为父亲在子女的敬意中占有优先于母亲的权利,因为句子中“父亲”二字写在“母亲”前面。《圣经》的一段这样解释:“你必须对父亲和母亲献上相同分量的孝心。”《圣经》宣称:“父亲和母亲等量地分享子女的孝敬。”
                            ——拉比伊思马尔·曼希尔塔《比萨》第1章
果果:这一条,明确的,男女平等!
山西-阳光之旅:我现在一直在义工的道路上行走,能让自己弯下自己尊贵的头颅,感受世间是多美美丽。
美国-扶风:
尽管某人用精美的食物——小鸡,来待奉自己的父母,但却要在地狱里受到煎熬。而另一个人让自己父亲上山牧羊,但死后却升入了伊甸乐园。
用精美的食物供奉父亲却被打入地狱,这怎么可能呢?
过去,有个人的确常常用小鸡来供奉自己的父亲。有一次,父亲问他:“儿啊,你从哪里弄到这些东西?”儿子回答:“老东西,闭上嘴只管一个劲地吃就行了,就像狗吃东西而不说话一样。”就这样,这个用精美食物喂养自己父亲的人被打入地狱备受折磨。
让老父亲去山坡放牧,却升入天堂,这也同样让人不可思议。
广州-土豆:为什么用精美的食物供奉父亲却被打入地狱,这怎么可能呢?
果果:晨曦,走到他宅的世界里,找出乐趣、开心点,慢慢再把他拉出来,不急。
仁清拉姆:还要精神上的孝敬。
杭州-梵天的眼:恩,真心为父母着想。
湖北--晨曦:电视剧:《婆媳之间的战国时代》,形象的解释了中国的婆媳关系。
果果:不重外表,重心。
美国-扶风:
一个人不能在言谈举止中侮辱自己的父亲。举个例子,如果年迈的父亲跟所有的老年人一样早晨想吃点东西,当他向儿子提出这样的要求时,儿子回答说:“太阳还没有上山呢,可这老家伙吵着要吃的……”
或者当父亲问:“儿啊,你给我买的这件外套和食物到底花了多少钱?”儿子回答说:“……我买的,用的是我自己的钱,不管你的事,别插嘴!”
或者儿子有时自言自语:“什么时候老东西才能升天,而我好从中解脱出来。”
                  ——伊斯拉尔本·约瑟夫《梅诺拉特·哈-马奥》第4章
湖北--晨曦:父亲放羊,他内心更有价值感,也感觉自由。价值感+自由=爱。
美国-扶风:只要你生存着,就永远不要依赖任何人,不管是儿子还是妻子,兄弟还是朋友。不要把自己的财产交给别人,否则将会追悔莫及。依靠自已的财产比依靠自己子女要好得多。
杭州-梵天的眼:
 一头骡子正在悠然自得地散步,一只狐狸看到以后,不禁想:“我怎么从没见过它?”于是,狐狸上下打量了一番骡子:严肃的脸膛,明亮的眼睛,还有大大的耳朵。
“它到底是什么?到底有什么禀性?在我的印象中根本没有它的影子。我想,我这是第一次看到它……”
狐狸于是打听骡子的身世,骡子回答说:“我叔叔是一匹战马,威风凛凛,是国王的坐骑。在毁灭与死亡之神主宰的战场上,它踊跃猛扑,带着暴风雨般的热情,后蹄掀起阵阵尘土,它的脖子上飘着长长的鬃发。它的嘶叫动人心魄,它渴望战争,渴望毁灭……它的眼睛里闪烁的是火焰,是闪电,它是力量之塔,载着骑手在战场上驰骋。
以上这些就是我骡子的家谱。”
这则寓言,显然是为那些从头到脚巧妙地、天衣无缝地为自己贴金的人准备的……这种人总喜欢炫耀自己的伟岸。一旦人们询问他们的出身和姓氏,则变得吞吞吐吐。因为他们的父母不能给他们带来应有的荣誉,于是他们便转而谈到他们那权倾一时,炙手可热的权贵亲属们,根本不提是谁把他们带到这个世界上。
在那些闭口不谈自己父母的子女之中,我曾经想搜寻一个正直的人。
过去,有个人的确常常用小鸡来供奉自己的父亲。有一次,父亲问他:“儿啊,你从哪里弄到这些东西?”儿子回答:“老东西,闭上嘴只管一个劲地吃就行了,就像狗吃东西而不说话一样。”就这样,这个用精美食物喂养自己父亲的人被打入地狱备受折磨。
让老父亲去山坡放牧,却升入天堂,这也同样让人不可思议。
从前有个人从事畜牧业,可突然国王下令所有的牧民集中起来服役,于是,牧民对父亲说:“爸爸,你留下来接替我的工作吧。如果侮辱一定要降临的话,我宁可自己承担也不让你受罪。如果打骂跟随而来,让我来领受吧!
就这样,这个让父亲去山坡放羊的人,最后升入天堂。
山西-阳光之旅:反正一切恶习在我身上都能体现出来,现在一切善喜也在我身上都能体现出来,老天告诉我阳光你要注意阴阳平衡才能够把自己的下半身健康的幸福的走,这就是一个人的价值感的亲身体会,这也是自由人生中无法抹去的不同经历重的历练,这也是真爱生成的不同方式,不允许自己吃着药进入天堂。
美国-扶风:前面一段骡子不谈他的父母,转而以叔叔来炫耀的人,是不正直的,这样的人不值得交朋友。如果一个不接受自己父母的人,一定心里有恨,有不平,总会在某些情形下爆发。
仁清拉姆:又说到了交朋友的问题,呵呵,很具有指导性。
杭州-梵天的眼:后面一段的对比就更清楚了。
广州-土豆:心中有恨就有痛苦。
杭州-梵天的眼:关心父母不只看给吃什么。
广州-土豆:主要是心。
果果: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
广州-土豆:
一只鸟带着自己的三只幼鸟,想飞渡狂风下的海洋。由于风大浪急,父亲不得不一只只按顺序抓住幼鸟,然后飞渡海洋。
刚飞到半路,风力渐渐增大,转眼之间已是狂风。于是,父亲对爪中的第一只幼鸟说:“孩子你瞧,为了你,我在这里挣扎着,冒着生命的危险。当你长大以后,你肯为你的老父亲干同样的事,冒同样的危险吗?”
幼鸟回答:“只要我能安全着陆,等你老年体弱时,我会为你做任何事情。”
刚听完这句话,父亲便把儿子丢进大海,听任它淹死在大海之中,并说:“我干吗要冒生命危险来救一个说谎的儿子。”
然后,父亲掉头返回岸边,又带着第二只幼鸟飞渡海洋,并在中途问了同样的问题,在得到同样的回答后,它又淹死了这只幼鸟。父亲哭着说:“你也是一个不诚实的孩子。”
果果:鸟的这段,这个爸爸够狠。
美国-扶风:这个观念在中国也是少有的。
广州-土豆:
最后,它带着第三只幼鸟启程了。在半途中,当他问同样的问题时,仅存的幼鸟回答说:“我亲爱的父亲,你现在的确在为我冒着生命危险和风浪搏斗,可我不能说谎骗你。我只能这样保证:当我长大以后,有了自己的孩子,我将会像你一样,为自己子女的生命而奋不顾身。”
父亲说:“回答得很好,孩子,你真聪明。我将尽最大的努力安全地带你飞到彼岸。”
                             ——汉默《记录》
杭州-梵天的眼:是为了诚实吗?
果果:我倒觉得更是人的本性和鼓励传宗接代。
杭州-梵天的眼:我觉得是对孩子诚实的培养。
湖北--晨曦:侧重在于尊重人的本性。
仁清拉姆:我觉得我也会像前两只幼鸟一样回答问题。
果果:也许老大、老二就下决心对他父亲比对孩子好呢,也有可能呀,我也可能会。
美国-扶风:下课吧,今天的课文,各人自己看着自己解读,多一个视角看人生,让自己的天地更广些。
五百字周作业:从《塔木德》第四章婚姻与家庭里,分析犹太人与中国人的社会结构异同及个人体会。


--------------------------------------------------------------------
喜欢读书的朋友欢迎加入读书群,每月一书,单月隽永经典,双月心灵小书。由中美禅文化交流协会会长、中山大学佛学研究中心研究员,美国斯坦福大学禅学社指导老师,【时照道德文化推广】总策划吴穗琼(扶风)老师指导。读书开慧,明心开智,欢迎加入读书QQ群:125496043